衢州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衢州話
母语国家和地区中國
区域浙江省衢州市柯城區衢江區
经纬度28°58′N 118°52′E / 28.967°N 118.867°E / 28.967; 118.867
族群漢族
母语使用人数約40萬(2022)
語系
官方地位
作为官方语言
管理机构
語言代碼
ISO 639-1zh
ISO 639-2chi (B)
zho (T)
ISO 639-3wuu

衢州話国际音标旧派/dʒyʯ tʃɵʏ ɦuɑ/中派/dʒɥ tʃiø ɦuɒ/,亦称“衢州说话”/dʒɥ tʃiø ʂəʔ ɦuɒ/、“衢州官话”/dʒɥ tʃiø kuə ɦuɒ/、“衢州城里腔”/dʒɥ tʃiø ʐən li tʃʰiã/)指形成于浙江省衢州市城里(城墙六门内)的方言,屬吳語柯兰小片,通行於现在的衢州市區、巨化生活區及近郊村落,使用人口約40萬,由于衢州话和周边农村的衢县诸口音存在语音和词汇上发展进度的明显差异,形成了一个准方言岛,以至于衢州城里人往往无法理解乡间土语(乡间的文读层以衢州话为范本,以往乡下人会使用文读和城里人交流,但白读层非常滞古,差异远大于杭州城乡),故而衢州城里人和周圍農村人稱衢州話為城裏腔以作區別。

衢州吴方言是现代语言学上吴语四大传统方言基准点之一:苏州太湖苏沪嘉小片标准点),温州(温州丽水台州标准点),绍兴(太湖南临绍标准点),衢州(衢州严州金华标准点)。

衢州話保留了中古全濁聲母聲母分清音不送氣、送氣和濁音三組,即聲母:端 [t] ≠ 透 [tʰ] ≠ 定 [d]入聲韻短促有喉塞,如:雪 [ʃiɪʔ] ≠ 仙[ʃiɪ] ,此外衢州話的詞匯有自身特色,如“汏”[dɛ](洗)、“囥”[kʰɒ̃](放)、“隑”[ɡɛ](斜靠)、“廿”[ȵiɪ](二十)、“弗”[fəʔ](不)、“朆”[vən](未曾)、“覅”[fiɔ](不要)

部分见系字白读颚化比官话超前,如:价钿[tʃɥ]、毛头[tʃɥ]、[tʃɥ]、[tʃiaʔ]、[tʃʰiaʔ]、[tʃʰiã]、[tʃiã]、[tʃiã]、家埠头[tʃɥoŋ]、地方[dʒɥoŋ]

衢州话完全不分前后鼻音心[ʃiɪɲ]=姓[ʃiɪɲ],基本不分尖团小[ʃiɔ]=晓[ʃiɔ](旧派借[tsiɑ]≠驾[tʃiɑ]),分平翘舌音层[zən]≠城[ʒən]

文白異讀杭州话文读占主导以及温州话台州话等浙南吴语白读占主导为豐富,但不如柯兰小片兰溪话金华话丰富,文白异读程度略丰富于苏州话无锡话等典型太湖片吴语。

文读 白读
三衢道中 sæ dʒy dɔ tʂoŋ sæ dʒɥ dɔ tʂoŋ
梅子黄时日日晴 mɘɪ tsɿ hɦuɒ̃ ʐʅ ʐəʔ ʐəʔ dʒiɪɲ mɘɪ tsɿ øɦɒ̃ zɿ ȵiɪʔ ȵiɪʔ ʒiɪɲ
小溪泛尽却山行 ʃiɔ tʃʰi fæ dʒiɪɲ tʃʰɥəʔ sæ øɦiɪɲ ʃiɔ tsʰɿ fæ ʒiɪɲ tʃʰiaʔ sæ øɦɒ̃
绿阴不减来时路 ləʔ ʔiɪɲ pəʔ tʃiɪ lɛ ʐʅ lʊu ləʔ ʔiɪɲ fəʔ kæ lɛ zɿ lʊu
添得黄鹂四五声 tʰiɪ təʔ hɦuɒ̃ li sɿ ʔʊu ʂən tʰiɪ təʔ øɦɒ̃ li sɿ ŋ ʂã

派别[编辑]

自赵元任先生上世纪三十年代第一次系统性调查衢州话语音系统以来,我们可以把衢州话使用者大体分为四个年龄段派别:

派别 详述
旧派 赵元任先生《现代吴语研究》的调查对象,假定调查对象当时为中年人,那么该批人至少出生在清末,现在应该都已经去世,这批人反映的是清末民国时期到战争年代前的口音。
老派 抗日战争、国共内战时期左右出生的人,这批人的成长经历了战火纷飞,社会动荡不安到建国初期新中国依旧步履蹒跚的年代,这个年代的语言调查是最稀缺的,但可以根据当时的社会发展状况以及我们和身边老年人的交流再对照《现代吴语研究》的记音推断出老派和旧派区别不大。
中派 1964年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出版《简化字总表》到1986年重新发表修订的《简化字》总表,这段时期中国语言和文字发展属于混沌时期,简化字的出现使得不少人的识字读字认知产生偏差,一些讹读开始产生,但还是可以无障碍流利使用方言母语。
新派 1986年以后国家开始强制推普,1992年开始全方位大力推普,学校也开始明令禁止方言教学,提倡使用普通话交流,这批人成长期社会发展极快,互联网和多媒体也纷纷进入寻常百姓家,我们把1986年后出生,基本可以无障碍使用衢州话作为第一生活用语的人称为新派。

歷史[编辑]

  • 衢州“居浙右之上游,控鄱阳之肘腋,制闽越之喉吭,通宣歙之声势”,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历朝历代衢州都是区域性军事要塞(境内有中国四大古关卡的仙霞关),由衢州城里诸多“营、马”街巷地名便可知一二,县志记载元代衢州城里甚至曾一度将原居民整体迁出至城外礼贤街一带,而城里迁入的皆是军兵及其家眷,这也放大反映了在古代封建社会衢州的主要移民为军事移民,而中国各朝代多为北方政权,所以衢州在历史上一直周期性不间断接收北方移民。
  • 宋室南迁,孔子后裔赐居衢州,“孔氏之家庙者遍行天下,唯曲阜衢州耳”。孔氏赐居衢州后,衢州各地书院加快发展,到南宋时,衢州的柯山书院与清献书院已经成为全国二十二座著名书院之一。宋代是早期官话的开端,衢州话在宋代开始,韵母系统开始向官话靠拢而疏离了本土吴语体系,到明代基本成型今天衢州话的早期面貌。
  • 衢州县志记载“出城五里地,口音即不同”,而衢州乡下方言以衢州城为中心向外围环状辐射性剧变,距离越远口音区别越大,衢州话音系整体介于杭州话和毗陵小片沿江各方言之间,可以说是整个吴语区第二类官话的方言,仅次于杭州话,而衢州乡下方言处于上山小片和柯兰小片之间的过渡状态,仍具有诸多不同的中古汉语层次,以至於衢州人不能與周圍鄉間人无障碍直接通話,乡下人以往需借助基于衢州话的文读来和城里人交流,即所谓“打官腔”,但衢州人反而更能較容易地理解同样受官话影响较深的太湖片的一些方言。如旧派衢州话的语音系统和旧派苏州话文读(苏州评弹弹词音)近乎一致,从音系上看旧派衢州话甚至比中新派苏州话文读还要接近评弹苏州话唱词的发音,有相当浓重的所谓“中州韵味”,但两者之间其实是平行演化的,并无不是相互交流而产生的共同演变,即相似的历史背景呈现出来的相似性。
例字 衢县杜泽话 旧派衢州话 旧派苏州话
ŋu/ŋɑ ŋʊu ŋɜʊ
ȵi ȵi ȵiʲ
ʑy ʒʯ ʒʯ
dʑie/ȵie ʒɵ̃/ȵɪ̃ẽ (ʐ)ʒɵ/ȵiɪ
ɦl/ɦn ʔl/ʔȵi ɦl/ȵiʲ
ɦl/ɦn ɦl/ȵi ɦl/ȵiʲ
ŋou ŋʊu ŋɜʊ
ŋã ŋæ̃/ŋɵ̃ ŋɵ
ie/ŋã ʔɪ̃ẽ/ŋæ̃ ɦiɪ/ŋɛ
tɑ/nɛ tɑ/tã tɑ/tã
ŋɛ ŋ/ŋã iɪn/ŋã
dɔ̃ dɒ̃ dɒ̃
tɕiɔ tʃɒ tʃɐ
tiɔ ȵiɒ/tiɒ ȵiɐ/tiɐ
tɕʰiã tʃʰən/t͡ʃʰiã tʃʰən/tɕʰiã
tɕioŋ tʃoŋ tʃoŋ
tɕyʌŋ tʃyɘŋ tɕyɘn
ʑiã ʒiã ziã
ʑiŋ/nəŋ ʒən/ȵiɪŋ (ʐ)ʒən/ȵiən
dʑiŋ dʒən/ʒən ʒən
ʑiɛ ʒɵ̃ ʒɵ
ʑiɛ ʒɪ̃ẽ ziɪ
ʑiɛ d͡ʒø̃/ʒĩẽ ziɪ
ʑy d͡ʒɵʏ/zɵʏ zøʏ
dʑy d͡ʒiø dʑiʏ
ɦy ɦiø ɦiʏ
vi/bi vi/bi viʲ/biʲ
ɕy ʃɵʏ ʃøʏ
bi bi/biɪʔ bɪʔ
bieʔ biɪʔ/bəʔ bɪʔ/bəʔ
diəʔ diɪʔ dɪʔ
huo huɑ huɑ/ho
ʑiɑ/ɦo ʒiɑ/ɦɑ çiɑ/ɦo
ʑiɑ/ɦo ʒiɑ/ɦɑ çiɑ/ɦo
tɕiɑ/ko t͡ʃiɑ/kɑ tɕiɑ/kɑ
tɕiɑ tsiᴇ/tsiɑ tsiɪ/tsiɑ
tɕiɑ tsiᴇ/tsiɑ tsiɪ/tsiɑ
ɕiɑ ʃiᴇ/ʃiɑ siɪ/siɑ
pᴇ pᴇ/pɑ
tɕʰie tsʰiɑ tsʰiɑ
ie t͡ʃɿi tɕiʲ
ʑie zɿi/ʒyʯ ziʲ/ziɑ
tɕy/tɑ tʃʯ tʃʯ

北方移民方言和江南官话對衢州話的影響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 人稱代詞“你”取代原來的“爾/侬”,衢州乡下依然使用尔侬。
  • 音系統上主要是麻韻高化滯後,绝大多数的吴语麻韵白读多读[o],且高化得非常早,但衢州话没有出现这种高化所以不分文白读,衢州乡下和主流吴语一致分文白读。
  • 蟹攝文讀比白讀占优,如蟹字白读¹[hɑ],白讀²[hɛ],文读[ʃiɛ];排字白读 [bɑ],文读排 [bɛ] 衢州話均以後者文讀為主,衢州乡下和主流吴语一致白读更强势。
  • 流摄读前高元音原本只在太湖片京杭大运河沿岸有。现在衢苏杭三地的主流发音是:衢州楼[lɘɪ]=刘[lɘɪ]=雷[lɘɪ],苏州楼[leɪ]=刘[leɪ]≠雷[le̞],杭州楼[leɪ]=雷[leɪ]≠刘[lʏ]。
  • 衢州话的古次浊上调字在调类合并时(如:米李我你美吕女免)可能模仿了苏杭的阴上调的高降调值[51],因而并入了衢州话本身的阴去调[53](次浊上归阴去在吴语里很罕见),事实上衢州话不少阴上调字[35]也可以读高降调[53]和阴去调字合并(如展战、体替、小笑同调),阴上字在连读变调中常读高降调,阴上调似乎正在并入阴去调。
  • 什么说“啥”,事情说“事体”一般是太湖片的特点,浙南一般用“何”“事干”。


語音[编辑]

聲母[编辑]

衢州話(中派)聲母有34個(例字加下划线_表示白读)

  双唇 唇齿 齿龈 舌叶 硬颚 软腭 声门
鼻音 [m]味尾蚊
[n]闹耐农拿
[ȵ]儿人
[ŋ]我互岸咬
塞音 清音 不送氣 [p]巴布边冰
[t]丁东
[k]隔耕更公
[ʔ]影压要愛
送氣 [pʰ]派破胖怕
[tʰ]天通透聽
[kʰ]空坑
浊音 [b]排步
[d]田唐踏停
[ɡ]衔轧葵共
塞擦音 清音 不送氣 [t͡s]增再宗枣
[t͡ʂ]章中庄占
[t͡ʃ] 更占
送氣 [t͡sʰ]寸草噪超
[t͡ʂʰ]春昌车
[t͡ʃʰ]坑客千劝
浊音 [d͡z]茶在财存
[d͡ʐ]陳成城撞
[d͡ʒ]晴情裙
擦音 清音 [f]风飞方反
[s]森松艘三
[ʂ]身赏霜说
[ʃ]心修宣先
 
[h]
浊音 [v]肥吴房味
[z]
[ʐ]人石
[ʒ]徐前晴情
 
[ɦ]孩寒行后
近音 [l]弄两來连

注释

[v][z]浊擦音单念或出现在词头浊音色彩不明显,是所谓的清音浊流

[tʂ][tʂʰ][ʂ][dʐ][ʐ]卷舌组是中派开始产生的,对应知章庄组日母文读的翘舌音字,卷舌组只能拼开口呼、合口呼

[t͡ʃ][t͡ʃʰ][ʃ][d͡ʒ][ʒ]舌叶组只能拼齐齿呼、撮口呼,拼齐齿呼的时候舌位略靠前

[ʔ] 作聲母時為零聲母,即沒有聲母(發音前喉嚨收緊),作韻尾時為入聲喉塞

[h] 某些情况下可能是 [x]

[ɦ] 文读送气明显与晓母对立,白读实为阳调零声母,音位与影母对立

韻母[编辑]

衢州話(中派)韻母有47個(例字加下划线_表示白读)

[m̩] 魚五蜈午[ŋ̍] 二而儿耳[ɫ]
希西事徐 [ɿ] 智世匙制[ʅ] 水厨猪树 [ʯ] 鬼归贵[ɥ]
希西其喜[ɿi] 椅吕旅去 [i] 我路[ʊu] 女雨喂椅[y]
包草老[ɔ] 表鸟小 [iɔ]
蟹茄[ɒ] 謝解家茄[iɒ] 瓜花蛙[uɒ]
排爱蟹[ɛ] 械社惹蟹 [iɛ] 快怪坏歪[uɛ]
雷催偷刘[ɘɪ] 贵亏喂葵 [uɘɪ]
狗欧口藕 [ɘ] 球秋秀九 [iø]
转乱满看[ə] 官碗玩观[uə] 捐远软靴 [ɥə]
蓝蛮山咸[æ] 现鲜边[iɪ] 晚环关弯[uæ]
龙梦松中 [oŋ] 勇泳雄[ɥoŋ]
耕人认省 [ən] 人认[iɪɲ] 昏困混魂 [uən] 運君云群 [ɥɘɲ]
打硬埂省 [ã] 耕更娘 [iã] 橫梗 [uã]
汤浪旁 [ɒ̃] 庄谎王黄 [uɒ̃]
绿尺墨色 [əʔ] 蝶铁绝剧 [iɪʔ] 忽国猢骨 [uəʔ] 越肉疫月[ɥəʔ]
[aʔ] 药约乐削 [iaʔ] 活剜划阔 [uaʔ]
注释

[ʅ]和卷舌音拼;[ɿ]和舌尖前音拼

[ʊu]遇声母[b][p][pʰ]实际音值是[ʉ],遇声母m是[o],遇声母[f][v]韵母是声化韵[v̩],但没有读[u]的

[i]遇见组精组字白读并入[ɿ],老派文读西字念带摩擦的[ʃɿi](赵元任调查),新派受普通话影响不少人反而清楚区分喜[ʃi]和死[sɿ]

[y]的情况和[i]类似,区别是[y]逢零声母和[ɦ][ȵ]读标准不带摩擦的[y]、逢精见两组字是带摩擦的[ɥ]

[ɒ]老派和中派多是带圆唇的[ɒ],但旧派和新派是[ɑ],旧派是因为效摄仍读[ɒ],新派是受普通话影响

[ɛ]多数女性读[e̞],男性半开口读[ɛ],赵元任记录的是[ᴇ](=[e̞])

[uɛ]多数女性读[ue̞],男性多读[uɛ],赵元任记录的是[ue]

[iɛ]有并入[iɪ]的迹象,有些字老年人带鼻化如械[ɦiɛ̃],[iɛ]韵无一例外是文读字,估计产生的年代较晚,所以混入了仙韵字,彼时仙韵仍带鼻化且主元音半开,中派衢州话开始不分[iɛ][iɪ],因为文读的退化,新派[iɛ]韵实际上名存实亡

[ɘɪ]/[uɘɪ]有的人舌位靠前是[e]/[ue],[uɘɪ]有的人接近[uɪ],赵元任记录的是[əɪ]/[uəɪ],但也备注了主韵听感似[i],可见[ə]/[ɘ]具有滑音色彩,有些女性逢精组“罪醉”之类的字听感确实类似尖音字的[zi][tsi],像苏州人读“前箭”的音,衢州话原本读[i]韵的“徐西齐”等字疑似是被这个现象顶到更高元音的避免合流:[i]>[ɿi]>[ɿ]

[ɘ]的情况比较复杂,衢州话流摄分化前应该是[ɵʏ][iɵʏ],流摄主元音赵元任记录的旧派口音是[ɤ̙ɯ̙],但“否”字的记音却是[ɵɪ],灰韵的记音是[əɪ],两者形成圆唇与不圆唇的对立,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衢州流摄主元音是央前元音,要比上海话靠前很多,虽然钱乃荣把衢州话和上海话的流摄都记为[ɤɯ],但上海话的“干”[kø]发音更接近衢州话的“勾”[kɘ],而上海话“勾”[kɤɯ]的发音已经接近衢州话“哥”[kʊu]的发音,普通话“欧”[ɤʊ]的发音接近衢州话“乌”[ʊu]的发音,普通话“饿”[ɤ]的发音接近衢州话的“安”[ə]的发音而非“欧”[ɘ]。其实女性口音一直是更靠前的[ɵʏ]或[ø],衢州北乡从九华到杜泽的一整片区域流摄不分一三等都读[y],现在衢州城里仍能听到一些年纪大的人把“头狗油有”的韵母读得像普通话的ü[y],现在中派和新派逢喉牙声母读[ɘ],其余字大部分并入灰韵[ɘɪ],遇翘舌字“愁州周舟[ɵʏ]”有的人读[iø]、有的人读[ɘɪ]。喉牙声母的发音部位靠后韵尾失落,而其它声母的发音部位靠前保留了韵尾,所以导致了衢州流摄的分化。[ɵʏ]的演化轨迹:例字:头)[dɵʏ]>[dɵɪ]>[dəɪ][dɘɪ];(例字:勾)[kɵʏ]>[kɵ]>[kɘ];(例字:州)[tʃɵʏ]>[tʃiɵʏ]>[tʃiø]

[iø]是早期[iɵʏ]的合音,有的年轻人读[iʉ]

[uə]有的字实际音值是圆唇且舌位较高的[uo]或[o],赵元任的调查是官[õ]欢[uõ],中派鼻化消失,部分人哥/官似不分,新郎官听上去是新郎哥

[ɥə]实际接近[ɥɞ]

[æ][uæ]男女开口大小区别比较明显,部分年纪大的男性开口较大且有鼻化,可能与[ã][uã]混,中派开始咸山摄读纯口音“硬[ŋã]≠眼[ŋæ]”,钱乃荣的记音也证实了这点,而部分中派女性开口较小实为[ɛ̞][uɛ̞](或[æ̝][uæ̝])

[iɪ]部分年长男性实际是[ie]且有的人带轻微鼻化

[ən]有的人读得靠前接近[ɛn]

[ɒ̃][uɒ̃]部分中派和新派主元音圆唇不明显是[ɑ̃][uɑ̃]

[oŋ]有少数人读不圆唇的[ʌŋ],但赵元任的调查是[oŋ],不圆唇的读法在城里可能有乡下原生家庭的背景,因为衢州乡下通摄多不圆唇读[əŋ][ɐŋ][ɤŋ]之类的音,这个音可以区分衢州城乡口音,苏州城乡也有此现象,城内圆唇城外不圆唇,读圆唇可能是受官话掣肘

[ɥoŋ]有的字读[ioŋ],衢州话的齐齿呼遇圆唇韵母时和撮口呼区别不明显

[uəʔ]有的字读[uoʔ],读音会跟随声母、介音以及普通话该字的发音而变化,有趣的是衢州城里和乡下这两组字都合并读不圆唇,但一到邻县的龙游常山江山地界却又严格区分这两组字,通摄入声不圆唇似乎是老衢县地区的特有现象,衢州城里还有一些圆唇字遗迹,但衢州乡下没有圆唇的读法

[iɪʔ]有的字念[iɘʔ],一般逢塞音声母念前者

[aʔ][iaʔ][uaʔ]实际音值接近[æʔ][iæʔ][uæʔ]


衢州话各时期拟音
声母 例字 见组细音腭化前

明代末期

见组细音腭化后

清代早期

精组细音团化后

清代中晚期

旧派、老派 中派 新派
知组 t͡ʃi>t͡ʃɨ t͡ʃʅ t͡ʃyʯ t͡ʃyʯ tʂʯ tʂʅ
t͡ʃy t͡ʃy t͡ʃyʯ tʂʯ
t͡ʃyɛn t͡ʃyœ̃ t͡ʃyɵ̃ t͡ʃə̃ tʂə
t͡ʃiaŋ t͡ʃyaŋ t͡ʃyã t͡ʃã tʂã
d͡ʒy ʒy ʒyʯ ʒyʯ ʐʯ dʐʯ
章组 d͡ʒyɪ ʒyəɪ ʒyəɪ ʒɘɪ dʐɘɪ
tʃʰyɪ tʃʰuəɪ/tʃʰy tʃʰəɪ/tʃʰyʯ白 tsʰɘɪ/tʃʰyʯ白 tsʰɘɪ/tʂʰʯ
t͡ʃy t͡ʃy t͡ʃyʯ t͡ʃyʯ tʂʯ
t͡ʃi>t͡ʃɨ t͡ʃʅ t͡ʃyʯ tʂʯ tʂʅ
t͡ʃiən t͡ʃyɐn t͡ʃyɛn t͡ʃən tʂən
t͡ʃyən t͡ʃyɐn t͡ʃyɛn
庄组 t͡ʃuɑŋ t͡ʃuɒŋ t͡ʃyɒ̃ t͡ʃʯɒ̃ tʂuɒ̃ tʂuɑ̃
日母 文读 ʐyən ʐyən/ʒyən ʒyən ʒən ʐən
文读 ʐi>ʐɨ ʐʅ>ɦɻʅ>ɦəʅ ɦəɫ ɦɫ
文读 ʐy ʐy>ʒy ʒyʯ ʒɥ ʐʯ
精组 文读 zy zy zy>zyʯ ʒɥ
白读 zi zi zi>zɿi zɿ
西 si si si>sɿi ʃɿi/sɿ
晓母 hi çi>ʃi ʃi>ʃɿi
hy çy>ʃy ʃy>ʃyʯ ʃyʯ文/ʃɥ
hiən çiəŋ>ʃiəŋ ʃiəŋ>ʃiɪŋ ʃiɪɲ
群母 gi>ɟi ɟi>d͡ʒi d͡ʒi>d͡ʒɿi d͡ʒɿi/d͡zɿ
gy>ɟy ɟy>d͡ʒy d͡ʒy>d͡ʒyʯ d͡ʒɥ
匣母 ɦʰiɒk ʝiɔk>ʝyɔʔ ʒyɔʔ>ʒyʌʔ ʒəʔ
ɦʰuɒk ɦʰuɔk>ɦʰuɔʔ øʱuɔʔ/øʱɔʔ øʱuoʔ/øʱəʔ
ɦʰəŋ ɦʰəŋ ɦən øʱən/ɦʰən
ɦʰuɑŋ ɦuaŋ øʱuã øʱuã/øʱyã øʱuã
ɦʰuɑŋ ɦʰuɒŋ ɦuɒ̃ øʱuɒ̃ øʱuɑ̃
喻母 øʱuɑŋ øʱuɒŋ øʱuɒ̃
øʱy
阳上 øʱy ʔy 次浊上并入阴去
疑母文读 阳上
øʱy
影母 ʔy
*注释 ɦʰ强送气、ɦ弱送气、øʱ阳调零声母
旧派衢州话平翘舌概况
舌尖音平舌音 舌叶音翘舌音
塞擦音 清音 不送氣 [t͡s]洪音、i韵摩擦化音、莊、章、知少、[i]韵摩擦化音
[t͡ʃ]、知、莊少、细音、细音
送氣 [t͡sʰ]洪音、初多、少、[i]韵摩擦化音 [t͡ʃʰ]、初少、少、细音、清细音
浊音 [d͡z]洪音文读、澄极少、极少文读、极、[i]韵摩擦化音
[d͡ʒ]、禅文读、细音、细音
擦音 清音 [s]洪音、多、少、[i]韵摩擦化音
[ʃ]、生少、细音、细音
浊音 [z]洪音白读、邪洪音、
[ʒ]白读、船、日文读、少、细音、从细音、少数细音文读

聲調[编辑]

  • 衢州話有聲調7個,古阳上调和阳去调合流,赵元任上世纪三十年代的调查衢州话尚有八个调(阴上45/阳上35),但在连读变调中阳上字和阳去字仍能看出区别,衢州话的调型特征非常古老工整,平声平、上声升、去声降、入声促
  • 如不考虑声母清浊、阴高阳低,阴清阳浊以及入声短促的特性,其实只有平、升、降三个调,其余的声调都是在声母清浊和入声短促的因素下分化而来的伴随特征,平(阴平44/阴入44/阳平22/阳入22),升(阴上35),降(阴去53/阳去31)
声调 例字 简明调值 赵元任 钱乃荣 陶寰 游汝杰/杨蓓
阴平 苏州先生 44 ˦˦ 435 ˦˧˥ 434 ˦˧˦ 33 ˧˧ 323˧˨˧
阳平 人来船行 22 ˨˨ 211 ˨˩˩ 323 ˧˨˧ 112 ˩˩˨ 212 ˨˩˨
阴上 古董纸好 35 ˧˥ 45 ˦˥ 45 ˦˥ 35 ˧˥ 24 ˨˦
阳上 父坐弟跪 31 ˧˩

全浊上阳去

次浊归阴去

35 ˧˥

次浊上归阴去

31 ˧˩

全浊上阳去

次浊归阴去

231 ˨˧˩

全浊上阳去

次浊归阴去

342 ˧˦˨

全浊上阳去

次浊归阴去

阴去 要去应试 53 ˥˨ 54 ˥˦ 53 ˥˧ 52 ˥˨ 52 ˥˨
阳去 大病盗汗 31 ˧˩ 31 ˧˩

次浊去归阳上

31 ˧˩ 231 ˨˧˩ 342 ˧˦˨
阴入 瞎七搭八 44 ʔ˥˥ 4 ʔ˦ 55 ʔ˥˥ 5 ʔ˥ 554 ʔ˥˥˦
阳入 月落日跃 22 ʔ˨˨ 12 ʔ˩˨ 12 ʔ˩˨ 12 ʔ˩˨ 22 ʔ˨˨
  • 连读变调

衢州话的连读变调在每一个词、每一句话里都存在,单字调在连调中失去原本的单字调值,且前字变调和后字变调都有都具有一定的规律性,但规律又不明显(新派较中派前字变调能力大大减弱,前字多维持本调),这个特点有别于苏州上海等地的太湖片吴语(前字几乎不变调),也有别于温州台州等地的浙南吴语(后字几乎不变调),因此即便掌握了衢州话的单字调也并不能说一口地道的衢州话

衢州附近的人普遍觉得衢州话很“硬”,去声特别多,原因是衢州话在任何两字组变调时后字都有可能出现高降调53的调值

连读变调有窄用式、广用式、量词变调、特字变调等几种模式

前字调类 例字词 变调调值
两字组 阴平、阴上 开心、水泥、手巾、钞票、想法、指甲、草纸、亲热、腰骨、安排、晓得 35-53
阳上、阳去 道理、办法、卫生、造化、夏天、弟妇、动静、犯法、负责、重视、父母
阴去、阴入 笑话、看戏、叔叔、算计、创造、干部、退步、铁丝、竹签、确实、国庆 55-31/55-53
阳平、阳入 抹布、培养、六十、羊奶、皇帝、和平、皮球、团圆、池塘、红枣、墙壁 22-53
三字组 阴平、阴上、阴去、阴入 急刹车、收音机、手风琴、商业街、化龙巷、天宁寺、风油精、吹风机、洗衣机、保温杯 44+55+31
阳平、阳上、阳去、阳入 市中心、共产党、近视眼、人民币、劳动路、白头发、游泳池、营业额、老好人、葡萄糖 22+45+31
四字组 阴平、阴上、阴去、阴入 姊妹两个、七老八十、瞎七夹八、山东水饺、观音娘娘、政府部门、吊销执照、海洋公园 44+55+32+21
阳平、阳上、阳去、阳入 活灵活现、突破天际、共产主义、油津油浆、南孔家庙、无啥用场、动手动脚、轧手轧脚 22+45+32+21
五字组 阴平、阴上、阴去、阴入 苏州汽车站、好好儿看书、身体交关好、五一劳动节、医院对过去、一岁一枯荣、七老八十岁 44+55+33+32+21
阳平、阳上、阳去、阳入 衢州飞机场、无锡火车站、人民电影院、还弗困觉去、桃李满天下、共产主义者、六十岁生日 22+44+33+32+21
更多字组 阴平、阴上、阴去、阴入 中华人民共和国、美国航空航天局 44+55+33+33+33+32+21
阳平、阳上、阳去、阳入 俄罗斯联邦政府 22+44+33+33+33+3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