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嘉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袁嘉端

籍貫 雲南省石屏縣
字號 字少凝
墓葬 屏南鄉金鐘山
親屬 袁嘉穀、子丕典、丕鎔[1]
出身
  • 庠生
著作
  • 《遺愛集》六卷[2]
  • 《擬甘露白烏頌並序》[3]

袁嘉端(1879年-1910年8月17日)[4],字少凝,雲南省石屏縣人,廪貢庠生[5],曾任四川鄰水縣知縣,捐廉募堂勇緝捕刀客棒匪,設教育分會,改良私塾,推廣小學堂至百餘所。又農事試驗場、實業學堂、幼孩工廠、習藝所、因利惠濟局、天足會,設籌辦自治事務所、研究所、宣講所、公益集議會、警察局、清理財政分所等,以積勞卒,年三十有二,建遺愛祠[6]

生平[编辑]

幼與兄光緒二十九年經濟特科一等第一名袁嘉穀同肄業經正書院,光緒二十八年(1902年)發往四川任知縣[7]。初從事鹽稅事務,宣統元年七月(1909年)任四川鄰水縣知縣,緝捕刀客棒匪,設教育分會,改良私塾,推廣小學堂百餘所。不到一年,就開議事會,設立教育分會、農事試驗場、幼孩工廠、推廣習藝所、實業學堂、自治籌辦事務所、自治研究所、自治宣講所、戒菸施藥所、戒菸查驗書差所、公益集議會、天足會、因利惠濟局、整頓警察局、清理財政分所,改良私塾,改良春帖等各種機構事務,而嘉端因積勞於宣統二年七月十三日卒於任,年三十二,鄰水士民建遺愛祠,立袁公社,並刻「為民請命」四字碑于祠前。海鹽任壽彭彙其詩文集名《遺愛集》[8][9]

詩文[10][编辑]

  • 《倒撲金鐘有感》:「再拜先塋感慨多,生平事事恨如何。回思昔日教兒語,怕聽今朝飛鳥歌,二十年來如幻夢,八千里外望高科。回頭不識斜陽近,一路淒清暮靄過。」
  • 《雜詩》:「寶鴨猶留篆,流鶯乍繞枝。窗虛花雨後,人坐柳煙時。」。
  • 《春草》:「人迎陌上踏雙屐,春到窗前醉一觴。」。
  • 《富良江》:「茶山擅利天下珍,木棉土錫物產美。有地無策不可安,有策無人詎可恃。況乃游勇憤且武,進退退進不畏死,但患邊將日日弱,不能防維慎終始。」

註釋[编辑]

  1. ^ 『袁嘉端傳:翰林昆明人李坤。袁嘉端。字少凝。石屏人。郡庠生。治毛氏詩經。通戴禮三傳。與兄嘉穀同以高材生肄業經正書院有聲。嘉穀既通籍。嘉端以資試吏於蜀。權鄰水令。甫下車以為民疲命自誓。時朝廷預備立憲。嘉端乃設教育分會。改良私塾。推廣小學堂至百餘所。又如農事試驗場。如實業學堂。如幼孩工廠。如習藝所。如因利惠濟局。如天足會。凡關於教養者。皆次第舉辦。而因利局推廣至三十七處。惠濟為尤普及雲。憲政胚胎自治基要。若籌辨事務所。研究所。宣講所。公益集議會。警察局。清理財政分所。皆籌備。時代所不容緩者也。嘉端亦以次構成之。不操切。不塗飾。不及一年。庶政畢舉。而嘉端以積勞卒矣。年三十有二。子二人。丕典、丕鎔均穉。士民感動。醵金建遺愛祠。立袁公社。並伐石刊為民疲命四字樹之祠下。以永鄰人之思。嘉端為文師遷固。詩仿蘇陸。顧不自珍惜。多散佚。其卒也。海鹽任壽彭彙所為詩古文辭及公牘家書並榮哀錄都為一集。名遺愛集刊行於世。』。民國《石屏縣誌》卷三十一
  2. ^ 『遺愛集六卷 袁嘉端撰。嘉端字少凝,雲南石屏人。……。雲南省圖書館藏。民國《雲南通志》卷二二七本傳稱,「海鹽任壽彭彙所為詩古文辭及公牘家書,都為一集,名《遺愛集》,刊行於世。」,所刊當即此六卷之集。』。柯愈春著,《清人詩文集總目提要》(中冊),北京古籍出版社,2001年11月第1版,第2000頁
  3. ^ 民國《石屏縣誌》卷二十三
  4. ^ 『弟墓表:於戲,此為民疲命之鄰水袁府君墓也!君宰鄰水一年,以宣統庚戌七月十三日卒於任,春秋三十有二。辛亥一月二日,歸葬屏南鄉金鐘山。我父母生我昆弟七,君最少,歿地又最遠。悲哉!顧君多惠政,鄰民祠之,名遺愛祠立袁公社。歲時報祭,君名不尤遠耶!是可慰我父、我母者也,抑又何悲!天下守令眾矣,如君者究幾人哉?君諱嘉端,字少凝。子二,女三,詳載家乘,不備書。浙江布政使袁嘉穀撰並書』。袁嘉穀著,袁丕厚編,《袁嘉穀文集》(第一卷),雲南人民出版社,2001年12月第1版,第506頁
  5. ^ 『再續分發人員驗看名單。知縣。……程廷鑾,江蘇附貢,安徽。袁嘉端,雲南廪貢,四川。……』。光緒二十八年五月十八日《申報》第10480號
  6. ^ 《鄰水縣誌》
  7. ^ 『十二日奉旨……四川知縣黃秉鉞、袁嘉端……俱照例發往』。《浙江新政交儆報》壬寅五月諭旨恭錄
  8. ^ 『致鄰水紳耆書:七月晦,嘉穀謹致書於鄰水紳耆諸君子。亡弟端承乏貴邑,閱時一載。德薄能鮮,無善可述。夏五月家慈壽日。猥蒙諸君子賜以屏聯,方滋感愧。乃時未兩月,遽聞弟耗,痛悼之餘。憶亡弟故鄉判袂,筮仕蜀州。九年之中,多致力於鹽稅,所幸無隕越者,蜀民之厚愛耳。去秋七月,移治貴邑,抵任之日,即函告穀曰:鄰水紳民與我親信如家人,因以「為民疲命」四字自矢。黎明而起,日晡而食,夜深而寢。除會見紳耆外,尤以恤民清訟為重。本不忍心,行不忍政。凡亡弟所以告谷,皆力求可告貴邑者。惟弟兄舊約,月必兩函。今歲頓減,以是知政事之繁,而精力之衰也。顧年方強壯,為國宣勞,臣之分也。為民疲命,又亡弟所自矢也。初不慮其疾且死耳。今撿春初之函曰:破五以後至初十,會考高等小學畢業。十一勘盜案。十二勘煤礦。十三至二十考全縣師範及研究改良私塾教授法。二十一至二十三開議事會及成立自治事務所。二十四至順慶謁郡守。因初二丁祭,二十八回署。此言日日之疲也。春末之函曰:到任半年,如教育分會,如農事試驗場,如幼孩工廠,如推廣習藝所,如實業學堂,如自治籌辦事務所,自治研究所,自治宣講所,如戒菸施藥所,戒菸查驗書差所,如公益集議會,如天足會,如因利惠濟局,如整頓警察局,如清理財政分所,以及改良私塾,改良春帖,均不肯一事偶遺,更不肯空文塞責。故于禁種菸草,也恐民多失業易患,萑苻乃下鄉演說,五日始返於設因利局,也使窮民略得數緡,藉謀生計,全縣成立三十餘所,此言事事之疲也。入夏以來,遂無一字,家書報病,皆舍侄筆。豈料電傳,竟成永訣。七月二十三日,谷在浙署,因下輿誤傷左足,方以為詫,及今思之,人耶!天耶!以亡弟為官,在所覯牧令中,竊以為罕有其匹。競不永年,天耶!人耶!特是為民疲命,幸如其願,似可謂求仁得仁。而貴邑紳民之愛之重之.不能始終觀成而後逝,斯亦九泉之下所不能瞑目者。谷無以對亡弟,亡弟亦終何以對貴邑乎?嗟乎!嗟乎!堂上母老,谷尚有兩兄、一姊、一弟,在家侍養。堂下子幼,谷已遣舊仆迎之來浙,尚無勞諸君子慮。惟是我國舊俗,沒於任者受吊,恐諸君子以過愛故,或失之厚,非亡弟生前廉潔自持之本心。不避疏逖,函陳左右,凡有賻金,慨不敢受。若夫任內事實,倘有詳於家書外者,大君子採錄以賜,毋辭瑣屑,或匯寄,或分寄,付之郵筒,俾增家乘之光,亡弟死且不朽,谷亦感且不朽。』。袁嘉穀著,袁丕厚編,《袁嘉穀文集》(第一卷),雲南人民出版社,2001年12月第1版,第437頁
  9. ^ 『袁嘉端,字少凝,石屏人。郡庠生。與兄嘉穀同以高材生肄業經正書院,旋以貲試吏於蜀。權鄰水令,甫下車,以為民疲命自誓。時刀客棒匪滋擾地方,嘉端捐廉募堂勇四十名,常川緝捕,縣境賴以安靜。復值朝廷變法行新政,嘉端乃設教育分會,改良私塾,推廣小學堂至百餘所。又如農事試驗場、如實業學堂、如幼孩工廠、如習藝所、如因利惠濟局、如天足會,凡關於教養者,皆次第舉辦。而因利局推廣至三十七處,惠濟尤為普及雲。又因籌備自治,設籌辦自治事務所、研究所、宣講所、公益集議會、警察局、清理財政分所等,不及一年,庶政畢舉。而嘉端以積勞卒,年三十有二,士民感動,醵金建遺愛祠,立袁公社,並伐石刊「為民請命」四字樹之祠下,以永鄰人之思。海鹽任壽彭彙所為詩古文辭及公牘、家書,都為一集,名《遺愛集》,刊行於世(參李坤撰《傳》及《鄰水縣誌》)。《新纂雲南通志》卷二百二十七宦績傳三
  10. ^ 『季弟鄰水縣公,以政事稱病,卒於任。不以詩見長,而詩自可誦。《倒撲金鐘有感》云:「再拜先塋感慨多,生平事事恨如何。回思昔日教兒語,怕聽今朝飛鳥歌,二十年來如幻夢,八千里外望高科。回頭不識斜陽近,一路淒清暮靄過。」。《雜詩》云:「寶鴨猶留篆,流鶯乍繞枝。窗虛花雨後,人坐柳煙時。」。《春草》句云:「人迎陌上踏雙屐,春到窗前醉一觴。」。《富良江》句云:「茶山擅利天下珍,木棉土錫物產美。有地無策不可安,有策無人詎可恃。況乃游勇憤且武,進退退進不畏死,但患邊將日日弱,不能防維慎終始。」。雖一鱗一爪可想見其立行治事之大略矣。宣統三年,海鹽任靜岩孝廉壽彭編其集六卷:一公牘,二古文,三詩,四家信。五雜稿日記對聯,六榮哀錄,名曰《遺愛集》。序有云:「先生治績,在人耳目,固彰彰若是。雖無撰著,已足信今而傳後。況斯集之裒然成帙,忠孝之懷,溢於言表,循良之政,洽於民心。吉光片羽,尤足寶貴於後世乎。」。丙辰冬,陳小圃師輯《滇詩文》為之傳云:「嘉端字少凝,石屏人。光緒間滇建經正書院,與兄嘉穀樹五俱為高材生,肄業其中。榮昌忝主講席,知其孝友誠篤,心嘉之。及樹五入詞館,擢特科第一,出仕浙江。少凝亦出宰於蜀,當道屢試以事,稱其能,委署鄰水縣。少凝以為民疲命自矢,時新政紛煩,窮日夜經營,百端具舉。甫一年,積勞以殞。鄰民德之,為袁公社以祀,可謂良吏矣。《遺愛集》六卷,今擇其文十餘首,入《滇文叢錄》而略敘其梗概如此:後之覽者得以知其人焉。」。嗚呼!經正高材生,登仕版者固不乏人。而孫文達采丞在粵西辦賊有聲績,未幾嘔血死。少凝又在蜀為民疲命以死。皆盛年夭閼,未竟其用,豈不痛哉!鄰水卒日,同人多以詩挽。霸州高朗仙主政云:「浩劫懸眉睫,生才恨己遲。橫流誰與遏,君子竟先危。落日欒公社,秋風蜀相祠。古今同寂寞,徒系後人思。」。旌德汪新予主政云:「海內推循吏,巍然遺愛祠。斯人不可作,萬姓正瘡痍。滇水還靈櫬,巴山載口碑。九原難瞑目。老母又孤兒。」詩以真情見長,常推此類。』。袁嘉穀《臥雪詩話》卷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