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譚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袁譚(?-205年),顯思汝南郡汝阳县(今河南省商水县)人。東漢末軍閥袁紹的長子,是袁熙袁尚同父異母的兄長,為人性剛好殺。

生平[编辑]

早期袁譚過繼伯父(既父親袁紹的兄長)袁基,遠遠影響了日後的繼承之爭。[1]

管治青州[编辑]

袁紹打敗公孫瓚後令袁譚出守青州都督,未為刺史,後曹操封其為青州刺史建安元年(196年),北逐田楷,東攻孔融,領土大增,百姓欣喜。先前沮授認為袁譚管治青州「必為禍始」[2],但袁紹希望給孩子各據一州而不聽勸諫。

袁譚雖然能虛心地招賢納士;逢黃巾軍亂青州時,遇上很多豪傑背叛,袁譚則以官位懷柔平息[3]。然而因用人不當、到處擄掠、賞罰不公、隨心私欲,因此大失民心,司馬彪九州春秋》對袁譚的惡政記載:

  • 任用華彥、孔順奸佞為心腹,只喜歡聽對自己的美言美句,王修等賢士忠良只能擔任虛銜,所招到的賢士也不能預期赴職。
  • 軍事上任命舅子統領軍隊,反而到處掠奪,市場及農田也不例外,因此貧民只能隱匿在山區,也被下令大肆搜捕。
  • 徵兵較針對比較落後的縣區,而兵役也不能預期義務。
  • 縣邑數萬戶口僅登錄數百餘戶,總收稅也不過預期的三分之一。
  • 對貪污及結黨營私都不能定罪,清白人士反而被定罪。

建安四年(199年),欲迎接袁術,但為劉備所阻撓。建安五年(200年),劉備兵敗,經袁譚引領袁紹。後袁紹在官渡之戰兵敗,袁譚和袁紹僅有八百騎渡河逃脫。

爭位失敗[编辑]

建安七年(202年)袁紹憂憤而死。袁紹以袁尚美貌及後妻劉氏所喜愛而欲立為繼承人,但未正式表態。眾人認為袁譚為長子應為繼承人,但逢紀審配一派與辛評郭圖、袁譚一派不和,逢紀等因為懼怕袁譚即位後加害,私下改袁紹遺命,立袁尚繼位。袁譚不能繼位,自稱車騎將軍,屯黎陽

兄弟內訌[编辑]

袁尚不增兵給袁譚,更命令部下逢紀跟隨緊盯。袁譚要求配兵卻為審配所拒絕,一怒之下殺了逢紀,兄弟二人漸生嫌隙。同年,曹操攻袁譚,袁譚向袁尚求救,袁尚害怕袁譚得到士兵後不還,於是自領士兵救援。建安八年(203年),曹操攻黎陽、擊敗袁氏兄弟之聯軍,二人退守鄴城。曹操攻鄴,收割其麥田,遭袁尚击败。此時曹操依從郭嘉之計,先行撤軍靜待二人鬩牆。

聯曹攻弟[编辑]

在抗曹戰役之後,袁譚要求袁尚供給鎧甲及士兵,但遭拒絕。在郭圖、辛評等人挑撥下,袁譚進攻袁尚,卻遭擊敗,退守南皮(今滄州南皮縣)。王修率兵來救,勸導兄弟應和睦,袁譚拒絕;劉表亦寫信給袁譚勸他與袁尚和好,但袁譚仍不接受。袁譚部下劉詢此時則在漯陰叛變,諸郡響應,唯獨東萊太守管統拋棄妻兒到南皮支持袁譚。及後袁尚大舉進攻,袁譚兵敗退回平原郡。袁尚圍城,袁譚於是派遣辛毗向曹操求援,但辛毗見曹操時反而建議曹操應以此機會吞併河北,曹操於是派大軍攻袁尚,袁尚立即退兵回救鄴城。此時袁尚部下呂翔呂曠叛變歸順曹操,袁譚卻暗中刻將軍印綬意圖招降他們二人。曹操知道袁譚並非一心歸順自己,但為了不讓袁譚再與袁尚聯手,於是將其子曹整過娶袁譚女兒為媳婦以安其心。建安九年(204年),袁尚再攻平原,曹操派兵圍鄴解除袁譚之危。

叛曹被誅[编辑]

曹操圍鄴期間,袁譚立即叛變,略取甘陵安平勃海河間。攻擊袁尚於中山,袁尚敗走故安,跟從袁熙。袁譚吞併袁尚部眾,屯龍湊。曹操知道袁譚叛變後大加訓斥,歸還袁譚的女兒,又進攻平原,袁譚兵敗逃往南皮烏桓峭王蘇僕延[4]欲領五千騎援助袁譚,但為牽招所說服而不出兵。建安十年(205年),曹操興兵進攻南皮,袁譚奮力抵抗,戰事一度胶着,曹操也萌生退意,但在曹操族弟曹纯獻策,終使袁谭在曹操急攻之下戰敗,更在逃跑坠马之际被曹純麾下虎豹騎追及,袁谭说:“放过我!我能使你富贵。”还未说完就被虎豹骑枭首,曹操亦诛杀袁谭妻儿。战胜袁谭后,曹操十分高兴,自称万岁,还在马上跳舞[5]

部下[编辑]

  • 嚴敬,袁譚大將,黎陽之戰被樂進斬殺。
  • 汪昭,《演義》人物,袁譚部將,與徐晃交戰數合,被斬於馬下。
  • 岑壁,《演義》人物,袁譚部將,袁譚與袁尚內鬥,岑壁罵陣,袁尚大將呂曠拍馬舞刀,戰數合,岑壁被斬於馬下。
  • 彭安,《演義》人物,袁譚部將,與徐晃交戰數合,被斬於馬下。
  • 郭圖,支持袁譚繼位,南皮城破後被曹操斬殺一家。
  • 辛評,因其弟辛毗內通曹操,以通敵罪名囚禁。后其家在邺城被审配所杀。
  • 辛毗,被袁譚派遣向曹操求援,辛毗反而建議應以此機會吞併河北。
  • 劉獻別駕,曾經詆毀王修,後來遇上死刑反被王修脫罪。
  • 王修,劉獻之後的別駕,袁譚攻袁尚戰敗後王修率兵來救,袁譚死後也為王修收葬。
  • 劉詢,叛離袁譚,諸城響應。
  • 管統,眾將叛離袁譚時唯一支持袁譚的太守,即使袁譚被殺後仍拒絕投降。
  • 華彥孔順,奸佞小人,被袁譚信以為腹心。

评价[编辑]

  • 刘表:「青州天性峭急,迷于曲直。」(《三国志·魏书六》)
  • 审配:「将军忘孝友之仁,袭阏、沈之迹,放兵抄突,屠城杀吏,冤魂痛于幽冥,创痍被于草棘。又乃图获邺城,许赏赐秦胡,其财物妇女,豫有分数。」
  • 曹操:「谭有小计。」(《三国志·魏书·武帝纪一》)
  • 曹丕典论》:「谭长而惠。」(《后汉书 ·卷七十四》)
  • 司馬彪九州春秋》:「谭始至青州,为都督,未为刺史,后太祖拜为刺史。其土自河而西,盖不过平原而已。遂北排田楷,东攻孔融,曜兵海隅,是时百姓无主,欣戴之矣。然信用群小,好受近言,肆志奢淫,不知稼穑之艰难。华彦、孔顺皆奸佞小人也,信以为腹心;王脩等备官而已。然能接待宾客,慕名敬士。使妇弟领兵在内,至令草窃,市井而外,虏掠田野;别使两将募兵下县,有赂者见免,无者见取,贫弱者多,乃至於窜伏丘野之中,放兵捕索,如猎鸟兽。邑有万户者,著籍不盈数百,收赋纳税,参分不入一。招命贤士,不就;不趋赴军期,安居族党,亦不能罪也。」(《后汉书 ·卷七十四》)
  • 毛宗岗:「彼袁氏者,绍与术既相左于前,谭与尚复相争于后,各自矛盾,以贻敌人之利,岂不重可惜哉!”“善处人骨肉之间者,其惟王脩乎!若执从父之见,则当以袁尚为嗣;若执立长之说,则当以袁谭为嗣。然使谭而能为泰伯,则尚可受之;谭而不能为泰伯,则尚不宜受之矣。使尚而能为叔齐,则谭可取之;尚而不能为叔齐,则谭不宜争之矣。故审配之助弟以攻兄者,非也;郭图之助兄以攻弟者,亦非也;惟王脩之言,为金玉之论云。」

艺术形象[编辑]

三國演義[编辑]

在演義沒任何「虎豹騎」的墨處,於南皮之戰被曹洪斬殺在陣中。

影视[编辑]

漫畫[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三國志·袁紹傳·漢晉春秋註》『審配獻書於譚曰:……昔先公廢絀將軍以續賢兄,立我將軍以爲適嗣,上告祖靈,下書譜牒,先公謂將軍爲兄子,將軍謂先公爲叔父,海內遠近,誰不備聞?…』
  2. ^ 《九州春秋》記載沮授對袁紹的勸告:「世稱一兔走衢,萬人逐之,一人獲之,貪者悉止,分定故也。且年均以賢,德均則卜,古之制也。原上惟先代成敗之戒,下思逐兔分定之義」
  3. ^ 《三國志·何夔傳》郡滨山海,黄巾未平,豪杰多背叛,袁谭就加以官位。
  4. ^ 《後漢書》卷90:靈帝初,烏桓大人上谷有難樓者,眾九千餘落,遼西有丘力居者,眾五千餘落,皆自稱王;又遼東蘇僕延,眾千餘落,自稱峭王;右北平烏延,眾八百餘落,自稱汗魯王:並勇建而多計策 。
  5. ^ 《太平御览》卷574:建安中,曹操于南皮攻袁谭,斩之。操作鼓吹,自称万岁,于马上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