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九龙站内地口岸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西九龍內地口岸區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西九龍站内地口岸区,是位於香港西九龍站將由中國內地實行内地法律和依照《合作安排》設立和管辖之口岸区域。[1][2][3][4][5]除就法定「保留事項」[註 1]以外,内地口岸区的法律適用及管轄權劃分,視為處於香港以外並處於中国内地[註 2]以內。但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區域界線,不受影響[6],內地口岸區仍是香港特別行政區的一部分,只失去刑事終審權,不存在重新劃界的情況。[7]

《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條例》(香港法例第632章)於2018年6月22日刊憲,自運輸及房屋局局長以憲報公告指定的日期起實施。[8]

範圍[编辑]

西九龍站被香港油尖旺區連翔道柯士甸道西匯民道佐敦道包圍。內地口岸區為《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條例》附表2中的平面圖編號1及平面圖編號1附件1上所劃定並填上橙色的範圍,具體範圍以界線點座標列出[6],涵蓋了西九龙站地下二、三层的划定区域、地下四层月台区域及有关连接通道,包括内地监管查验区、办公备勤区、离港乘客候车区、车站月台和连接通道及电梯。[9][10]陳淑莊議員認為此界線標記簡單如小學生填顏色比賽,相比之下,深圳灣港方口岸平面圖要用12張A4紙方可印完[11]

广深港高速铁路香港境內「營運中」的客運列車车厢(包括在行駛中、停留中和上下乘客期間),視為在內地口岸區範圍之內,司法管轄權亦將屬內地,《明報》形容,情况猶如「移動邊界」[12]。客運列車在石崗列車停放處內,或來往西九龍站及石崗列車停放處的行程途中,則不屬於「營運中」,司法管轄權維持不變。[6]

法律及管轄權[编辑]

內地口岸區的管辖事项划分為「保留事項」及「非保留事項」。[6]

根據《合作安排》第3或7條,「保留事項」包括若干特定人員履行職務的事項;建築物的建設、保險和設計、維修養護標準;經營、保險及稅務;及規管及監察鐵路系統安全運作。[13][註 1]「保留事項」適用香港法律並由香港實施管轄。

根據《合作安排》第4條,「非保留事項」為「保留事項」以外的一切事項,適用内地法律並由中国内地實施管轄。

執行「非保留事項」時,就内地法律香港法律於內地口岸區的適用而言,並就內地口岸區的管轄權(包括司法管轄權)的劃分而言,內地口岸區的範圍,視為處於香港以外並處於中國內地[註 2]以內。《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令》第221號所公布的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區域界線,不受影響。[6]

派驻机构[编辑]

内地口岸区自启用之日起,將由中国内地依照内地法律和《合作安排》实施管辖,并派驻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入境边防检查机关海关检验检疫机构、口岸综合管理机构和铁路公安机关。上述机构及其人员不在内地口岸区以外区域执法。[14]

2018年3月1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设立西九龙站出入境检验检疫局,隶属深圳出入境检验检疫局管理。[15]

運作設計[编辑]

内地派駐機構依照内地法律对乘客进行出入境监管。符合内地法律者,允许其出入境。若违反内地法律,由内地派駐机构根据具体情况依内地法律采取相应法律措施。[16][17]香港與中国内地雙方也建立了口岸联络协调与应急处理机制。[18][19][20]深圳市人民政府正在制定《西九龍站及口岸內地區域應急救援事宜專項小組工作方案》。[21]如有突发、紧急事件,香港特区人员須经内地派驻机构请求并授权,方可在内地口岸区协助處理。[16][17]

外國遊客如果在内地口岸区被捕或扣查或丟失護照駐香港領事不能行使領事權利探視國民,需要改由該國駐廣州或深圳之領事館跟進,駐港領事館無權跟進[22]

根據《條例》第8條,私人合約如寫香港、而不寫明包括内地口岸区,合約將不包括内地口岸区(視為深圳市域),例如流動電話及保險等合約[23]

成立過程[编辑]

香港高鐵動工
政府提出通關方案
内地口岸区預計启用日
 香港司法管轄範圍
 中国大陆司法管辖范围
2009
2010
2011
2012
2013
2014
2015
2016
2017
2018
2019
2020
2021
2022

香港特別行政區可享有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及中央人民政府授予的其他權力。

——《香港基本法》第二十條

2017年7月25日,香港特區政府尋求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決定,批准及確認《合作安排》,同時依據《基本法》第二十條授權香港特區租賃「内地口岸区」予内地实施内地法律[24]。此方案獲陈弘毅谭耀宗梁爱诗支持[25][26]

2017年10月24日,香港保安局李家超說,會研究允許香港人在车厢中撥打999,由接線生轉駁至深圳公安部門[27]

11月18日,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广东省省长马兴瑞[註 3]香港禮賓府簽署《合作安排》[28]。合約安排內容暫時保密[16]

11月21日起,汤家骅梁爱诗陈弘毅改為反對原方案,認為無須引用《基本法》第20條,香港特區也有權縮減司法管轄範圍[29][30][31][32]

2017年12月22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就高鐵西九龍站的一地兩檢合作安排,書面提呈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

2017年12月27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决定批准《合作安排》,并“确认”《合作安排》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香港特别行政区应当立法保障《合作安排》得以落实。内地口岸区的设立及具体范围,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批准。[33][34]同時,合作安排終於解密公開[16]

2018年3月12日,香港大律師公會向立法會提交意見書指,立法會無權制訂違反《基本法》之法例,若先立法再留待法院裁決是否合憲,是不負責任[35]

租金及期限[编辑]

承租方、租約期限、土地開發費及租金至今未定[36]。當年為深圳灣港方口岸,香港納稅人自費25億港元興建過境設施[37],並向深圳繳付了15億人民幣土地開發費,另加每年租金623萬人民幣[38]。而鄰近尖沙咀同樣面積之甲級寫字樓,年租逾7億港元。但按香港政府說法,内地口岸区有機會以優惠甚至象徵式1000港元租金租予深圳,而條款亦將對深圳極為優惠[39],而香港政府亦有責任維護深圳市政府在該境外領地的權益(包括但不限於在該領地未交予深圳管轄前,需協助隱瞞部分佈局設計);而根據政府近日在立法會之回應,更指出「不應糾纏」是否租賃,意即此口岸區甚至有可能以免租方式,由深圳市「永租在案」[40]

轄權爭議[编辑]

基本法[编辑]

2017年12月28日,香港大律師公會聲明,人大常委会未能提供任何法理基礎去「確認」安排合憲合法,認為「只在内地口岸区實施內地法律不違反《基本法》第18條」之說法,是「完全漠視及閹割該條文只容許列在附件三的全国性法律在特區境內實施的規定」,其說法延伸下去意味:只要内地法律非於全香港適用,就可於特區境內之任何地方執行。公會對人大常委会決定指令特區政府「應當」立法落實合作安排「表示震驚」,認為等同「但凡全国人大常委会所說符合便是符合」[41][42][43][44]法政匯思何旳匡認為,出租土地不改變香港行政區域界線,根據《基本法》第19條,香港終審法院對口岸區應當享有終審權[45][46]

領事館及驻军[编辑]

香港《領事關係條例》及《驻军法》賦予領事館及驻军人員特權和豁免,但其他人如進入領事館及驻军範圍仍受香港司法管轄,例如2013年招顯聰闖入中環军营案、2016年闖入美國領事館案[47]香港法院審判。但是内地口岸区刑事案件,由於將割讓予深圳市福田區管轄,將改由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或福田區人民法院審判[48]

其他國家[编辑]

有意見指其他國家實行一地兩檢無須主場方放棄刑事管轄權,質疑讓出大範圍司法管轄權之必要。以美國在加拿大之預先清關協定為例,美方人員沒有刑事調查、拘捕權力,即使搜身亦須有加拿大人員在場監察[49][50][51]。英法隧道、新加坡馬來西亞之鐵路運輸皆採用「出發地預檢模式[52]。根據歐洲之星 並列管制 (英语:Juxtaposed controls英语Juxtaposed controls),主場方可要求對方召回執法人員,執法英语Law enforcement人員僅限執行清關及檢疫法律,不會全面引入他方法律[53]法國警員在英國須穿着制服,手槍種類、性能、持槍人員姓名都要匯報予英方,若開槍自衛要立即通報英方[49]。對於西九龙内地口岸区是否會存放軍火武器,運房局陳帆指非香港管轄範圍,意即深方人員在口岸區內使用槍械,完全不受香港約束,亦將不會通報[54]

替代方案[编辑]

鄭經翰張達明陳文敏王永平建議仿傚歐美模式,採用「出發地兩檢」(又稱CIQ方案)[55][56]:所有乘客須預先通過兩檢方可登車,在香港西九龍一地處理北向兩檢,在深圳福田一地處理南向兩檢,「作客」執法人員只獲授權處理清關入境檢疫,有權拒絕可疑人士上車,並移交「主場」執法人員。如有逃犯非法移民,即可在預檢時堵截;如發現傳染病患者,可在出發地隔離就醫。此「出發地兩檢」方案無須改動刑事司法管轄範圍,免卻基本法爭議[57]。此通關預檢模式又與國際接軌,可複製至香港國際機場中国大陆主要機場,長遠香港及中国大陆皆可以與外國協議互換通關預檢設施,令出入境、海關、檢疫人員在外國國土執行公職[58]

備註[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您可以在維基文庫中查找此百科條目的相關原始文獻:
  1. ^ 1.0 1.1 合作安排》第3條:
    内地口岸区的设立不影响广深港高铁香港段的建造权及施工权、服务经营权及营运和监管,亦不影响广深港高铁香港段相关资产(包括相关土地及土地上不动产或动产)及设施的权益,该等事宜仍由香港特区依特区法律处理及依照本合作安排行使管辖权。

    合作安排》第7條:
    下列事项,由香港特区依据特区法律实施管辖(包括司法管辖):
    1、有关特定人员,即持有香港特区政府或广深港高铁香港营运商核发的有效证件进入内地口岸区或通过该口岸区进入西九龙站其他地点执行职务的工作人员,履行职务或与履行职务相关的事项,除以上情况外,该等人员在内地口岸区应遵守内地法律并接受内地派驻机构的监管;
    2、有关建筑物及相关设施(包括消防、危险品贮存设施、升降机、自动梯、水管装置、废物及污水装置、扩音系统、通风、电力及能源效益等)的建设、保险和设计、维修养护标准和责任的事项,但内地派驻机构自行提供或依据本合作安排执行职务时专用的设施设备除外;
    3、有关广深港高铁香港营运商及服务供应商的经营、相关保险、税务及其员工税务及雇佣责任和权益、保障和保险的事项,前述服务供应商不包括向内地派驻机构或广深港高铁内地营运商提供服务而又不在内地口岸区以外的香港特区区域范围经营之服务供应商;
    4、有关规管及监察广深港高铁香港段铁路系统安全运作及环境管制的事项;
    5、下列在内地口岸区的机构或人士之间的合约或其他民事法律关系的事宜:广深港高铁香港营运商、西九龙站承建商、物料或服务供应商、上述单位的员工及广深港高铁乘客;但当事人以协议(包括书面、口头或双方实际行为)作出相反意思表示者除外;
    6、由广深港高铁香港营运商及内地营运商签订的《广深港高铁运营合作协议》(包括日后的修改或补充协议)中规定由广深港高铁香港营运商负责的事项。
  2. ^ 2.0 2.1 「內地」指香港澳門台灣以外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部分。[6]
  3. ^ 其时任中国共产党党内职位为中共广东省委副书记。

參考來源[编辑]

  1. ^ 高鐵爭取「一地兩檢」 考驗互信與智慧. 文匯報. 2010-03-11. 
  2. ^ 李飛稱西九龍站內地口岸區應視為內地 實施內地法律. 香港電台. 2017-12-27. 
  3. ^ 西九站內地口岸區 實施內地法律. 都市日報. 2017-12-27. 
  4. ^ 高鐵西九站內地口岸區按內地法律監管. 信報. 2017-12-27. 
  5. ^ 高鐵內地口岸區將全面實施內地法律. now新聞. 2017-11-18. 
  6. ^ 6.0 6.1 6.2 6.3 6.4 6.5 廣深港高鐵 (一地兩檢)條例草案 (PDF). 
  7. ^ 《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條例草案》委員會 議員擬動議的委員會審議階段修正案 (PDF). 
  8. ^ 《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條例》 (PDF). 
  9. ^ https://www.legco.gov.hk/yr17-18/chinese/panels/tp/papers/tpcb4-441-4-c.pdf
  10. ^ 链接到维基文库 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关于在广深港高铁西九龙站设立口岸实施“一地两检”的合作安排. 维基文库 (中文). 
  11. ^ 關注組質疑引合作協議法律理據. 有線電視. 2018-01-26. 
  12. ^ 一地兩檢參考深圳灣口岸 最快下周二宣布 高鐵移動邊界 車廂行內地法. 明報. 2017-07-21. 
  13. ^ 立法會 LS31/17-18 號文件 (PDF). 
  14. ^ 链接到维基文库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批准《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关于在广深港高铁西九龙站设立口岸实施“一地两检”的合作安排》的决定. 维基文库 (中文). 
  15. ^ 质检总局关于设立西九龙站出入境检验检疫局的通知. 
  16. ^ 16.0 16.1 16.2 16.3 港員進內地口岸區協助需經授權. 有線電視. 2017-12-27. 
  17. ^ 17.0 17.1 港方入內地口岸區施援 須先獲授權. 明報. 2017-12-28 [2017-12-28]. 
  18. ^ 链接到维基文库 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关于在广深港高铁西九龙站设立口岸实施“一地两检”的合作安排. 维基文库. 
  19. ^ 一地兩檢《合作安排》指內地五個機構會在內地口岸區執法. 881903. 2017-12-27 [2017-12-27]. 
  20. ^ 批准一地兩檢 李飛:人大一言九鼎 沒違18條 人大:西九站視為處於內地. 明報. 2017-12-28 [2017-12-28]. 
  21. ^ 廣深港高鐵西九龍站口岸及內地區域應急救援事宜專項小組召開第一次工作會議. 
  22. ^ 西九站出境被捕 駐港領事無權 交廣州辦探視. 眾新聞. 2017-08-18. 
  23. ^ 斥限制發言反智 陳淑莊:好像23條時的葉太回來了. 明報. 2018-05-08. 
  24. ^ 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 清關、出入境及檢疫安排 討論文件 (PDF). 香港律政司、運輸及房屋局、保安局. 2017-07-25: 16. 
  25. ^ 中央引基本法20條 授權一地兩檢 政府:免違憲 泛民炮轟允許港行內地法. 明報. 2017-07-26. 
  26. ^ 梁爱诗:基本法20条给予特区更多权力 担心是多余. 文汇报. 2017-08-07. 
  27. ^ 西九內地口岸區 研可打999 駁陸執法部門. 都市日報. 2017-10-24. 
  28. ^ 粵港簽署七份合作協議. 香港政府新聞網. 2017-11-18. 
  29. ^ 回應一地兩檢法理 律政司首提第7條. 明報. 2017-11-22. 
  30. ^ 梁愛詩:一地兩檢毋須引用基本法第20條. now新聞. 2017-11-25. 
  31. ^ 黃雲娜. 為何香港人難以理解《基本法》?. 香港01. 2017-12-11. 
  32. ^ 陳弘毅指一地兩檢無歪曲基本法. 東方日報. 2018-01-08. 
  33. ^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批准《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关于在广深港高铁西九龙站设立口岸实施“一地两检”的合作安排》的决定. 
  34. ^ 人大常委會指西九龍站設立內地口岸區不同於基本法18條情況. 商業電台. 2017-12-27. 
  35. ^ 大律師公會警告:立會無權制訂一地兩檢法例. 蘋果日報. 2018-03-13. 
  36. ^ 政府放風:西九「口岸區」租予內地至2047年 未知會否收租金. 立場新聞. 2017-07-21. 
  37. ^ 港未要求內地付「租界」成本86億. 蘋果日報. 2017-07-27. 
  38. ^ 西九站內地口岸區租金仍未公布. 有線電視. 2017-07-27. 
  39. ^ 內地租西九站 年租或逾7億 陳帆拒透露:始終都係少錢. 眾新聞. 2017-07-26. 
  40. ^ 西九站是否「租」內地 陳帆答不出. 明報. 2018-03-28. 
  41. ^ 大律師公會:人大常委會未為安排提法理基礎 對其一錘定音感震驚. 852郵報. 2017-12-29. 
  42. ^ 袁國強無回應大律師公會聲明 湯家驊:人大說法令人信服. 思考香港. 2017-12-29. 
  43. ^ 回應大律師公會轟人大「說符合便符合」 港府反擊:非某人說了算 非人治. 成報. 2017-12-30. 
  44. ^ 王永平. 林鄭斥大律師公會是做錯. am730. 2018-01-02. 
  45. ^ 割地予內地司法管轄 大律師斥明顯違憲. 蘋果日報. 2017-07-25. 
  46. ^ 袁國強指內地口岸劃出港區域範圍 大律師質疑三違《基本法》. 852郵報. 2017-07-25. 
  47. ^ 闖入美國總領事館傷及保安 妄想症女子被判醫院令. 蘋果日報. 2017-06-01. 
  48. ^ 彭皓昕. 支持一地兩檢的例子比擬不倫. 明報. 2017-07-31. 
  49. ^ 49.0 49.1 西九站劃內地口岸區 公眾4大疑慮憂權利及保障受損. 香港01. 2017-10-25. 
  50. ^ 梁啟智. 比較英美例子:通關不須喪權割地. 香港01. 2017-07-25. 
  51. ^ 呂秉權. 自己破壞法治 如何信你一地兩檢?. 明報. 2017-07-26. 
  52. ^ 星馬高鐵棄一地兩檢 緣於一個主權擾攘半世紀車站. 香港01. 2017-08-06. 
  53. ^ 大律師公會:立會無權通過一地兩檢 人大也要守基本法. 眾新聞. 2018-03-13. 
  54. ^ 西九內地口岸區存放武器? 陳帆指非香港管轄範圍. 香港01. 2018-01-17. 
  55. ^ 揭中央真正目的!張達明:閹割港法院違憲審查權. 蘋果日報. 2018-01-02.  張達明. 我們已提建議 政府置若罔聞. 立場新聞. 2017-08-07. 
  56. ^ 王永平. 一地兩檢毋須內地全面執法. am730. 2017-07-27. 
  57. ^ 指政府方案無法符基本法 陳文敏提一地兩檢替代方案 南來檢查設於福田. 立場新聞. 2017-08-18. 
  58. ^ 鄭經翰. 實行美國模式可以解決「一地兩檢」爭拗. 眾新聞. 2017-0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