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貢小姐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西貢小姐
Miss Saigon
MissSaigonPoster.jpg
海报
音乐 克劳德-米歇尔·勋伯格
歌词 阿兰·鲍伯利
小理查德·马特比
剧本 克劳德-米歇尔·勋伯格
阿兰·鲍伯利
原著 普契尼歌剧蝴蝶夫人
演出 1989 伦敦西区

1991 百老汇
1992 美国巡演
1993, 2010 多伦多
1994 斯图加特
1994, 2011 布达佩斯
1996 斯赫弗宁恩
2000 马尼拉
2001 英国巡演
2002 美国巡演
2004 杰尔
2004 英国巡演
2007 巴西
2009 挪威
2011 乌得勒支
2011 新西兰
2012 丹麦
2012 泰国
2014 伦敦西区复排

西贡小姐》(英语:Miss Saigon)是由克劳德-米歇尔·勋伯格Claude-Michel Schönberg)与阿兰·鲍伯利Alain Boublil)共同创作的一部音乐剧。该剧于1989年9月20日,在英国伦敦特鲁里街的皇家歌剧院Theatre Royal, Drury Lane)首次公演,共演出4264场,于1999年10月30日才结束。在1991年4月11日《西贡小姐》在美国纽约百老汇歌剧院公演,于2001年1月28日结束,共演出4092场。[1]

《西贡小姐》是普契尼歌剧《蝴蝶夫人》的现代改编版。它讲述的,也是一个亚洲女子被白人情人拋弃的悲剧故事。故事背景被挪到1970年代的西贡,而《蝴蝶夫人》裡的美国军官和日本藝妓被改成了美軍士兵和越南吧女。

这部音乐剧的灵感来自于一本杂志裡的照片。作曲者勋伯格看到了这张照片,照片上一位越南母亲在西貢新山一国际机场的登机口送她的孩子到美国去,那裡有孩子的父亲,一名前美国军人,而他能在美国提供这孩子较良好的生活环境。勋伯格认为这位母亲为孩子的做法是“最大的牺牲”,这也成为了《西贡小姐》一剧的中心主题。[2]

《西贡小姐》在80年代是百老汇上受欧洲影响的几大剧目之一,其他有《》、《歌剧魅影》和《悲惨世界》。

制作历史[编辑]

《西贡小姐》自1989年在伦敦公演起就在全世界各个城市得到空前的成功,在斯图加特多伦多,连剧场都为了演出该剧而经过专门设计。在1994年12月,伦敦剧组打破了之前由《窈窕淑女》保持的特鲁里街皇家歌剧院公演最久音乐剧的记录。

该剧于1991年在百老汇公演之后,人们普遍认为它无论在评奖上还是售票上,都会成为该年度的最佳音乐剧。它的确打破了好几项百老汇记录,包括预售票超过了两千四百美元、最高票价一百美元、以及在39个星期之内就付清了投资人的资金。[3]然而,虽然该剧满载了无数提名和赞美,在1989/90年度的劳伦斯·奥立弗奖和1991年度的东尼奖上,它却没能得到最佳音乐剧的奖项。

当伦敦剧组于1999年结束演出、百老汇剧组于2001年结束演出之后,伦敦原班人马又展开了一次长时间的巡回演出,在从英国爱尔兰在内的六大剧场里,每个地方停留数月。巡回演出在皇宫剧场,曼彻斯特首演,之后在伯名翰竞技场南安普敦五月花剧场爱丁堡剧院布里斯托尔竞技场、和都柏林点剧院演出。这次极为成功的巡回演出于2003年结束。原制作人卡麦隆·麦金塔又开始筹划一台可以在稍小型剧场演出的版本,这个“新”巡回演出在2004年7月再次开始了。

《西贡小姐》目前在美国和其他国家都有国家或地区级的巡回演出,最近一次的英国国家巡回演出于2004年8月在普利茅斯的皇家剧场首演,将于2006年初结束。该次演出是最近以来相当成功的一次,剧场有牛津米尔顿·凯恩斯沃金诺威治诺丁汉卡地夫布里斯托尔伯名翰曼彻斯特格拉斯哥布拉德福德贝尔法斯特南安普敦爱丁堡阿伯丁利物浦桑德兰。演出于2006年6月在布里斯托尔结束。结束的原因是人员要转移到其他国家,包括韩国和澳大利亚的演出。[4]

剧情概要[编辑]

《西贡小姐》的故事发生在1975年至1978年间。它讲述了一位保护美國駐西貢大使館美國海軍陸戰隊中士克里斯(Chris),因战争失去双亲,不得已找上了在西贡夜总会工作的一名年轻的越南女人 — 金(Kim)。两人在互不情愿的情况下发生关系,但之后互相产生爱意。在美国混乱的撤離行動中,克里斯与金失散了,被迫返回美国。在之后的三年里,两个人都饱受了这场恋情给他们带来的情感折磨。

在此同时,剧情跟随工程师,一个越南的夜总会皮条客发展。他是金的老板,他梦想著移民到美国去实现他的美国梦,但在战后越南的新共产党政权统治下,他的梦想破碎了。工程师、金、还有金与克里斯的儿子谭(Tam)最终以“船民”的身份逃渡到泰国。在那里,金被迫再次重操妓女的职业勉强度日。

克里斯现在已经与一个名叫艾伦(Ellen)的美国女人结婚了。他通过他在军队里认识的朋友约翰,知道了金存活下来的消息,也知道了谭的存在。约翰的工作是救济被美国父亲遗留在越南的混血孩子。克里斯和金在曼谷重逢了,金得知她的爱人现在已经有了新妻子之后(与蝴蝶夫人的情况类似),她选择了自尽,以保证自己的孩子被克里斯带到美国,有更好的生活。

虽然剧情十分悲哀,但是《西贡小姐》的优秀音乐与强有力的合唱给这部音乐剧增加了活力与情感深度,使它经久不衰。该剧的高潮包括西貢陷落前,最后一批美国人从驻西贡大使馆撤离时,美国人坐直升机离开,下面大群被拋弃的越南人伤心欲绝;新共产党政府的大游行;还有美国即将戰败前的夜总会疯狂景象。

详细剧情介绍[编辑]

第一幕[编辑]

故事发生在1975年西贡的一间夜总会,就在「西贡淪陷」(劇中人物觀點)的前几天。今天是金做妓女的第一天,工程师向她问候。工程师是一个法国裔越南皮条,有一家迎合美国士兵需要的夜总会。在后台,所有的女孩子们都准备著晚上的节目,她们一边帮金穿上戏服一边取笑她的幼稚(“引子”)。

夜总会的节目开始了,所有的美国大兵和越南妓女们一起狂欢(“西贡热力四射 - The Heat is on in Saigon”)。士兵们都知道他们已经节节败退,只想在离开越南以前再玩一下子。克里斯(一位年輕却不幻想的陸戰隊員,为夜总会里的下贱场景而作呕)和他的朋友约翰登場。女孩子们在大兵面前骚首弄姿,都想争夺“西贡小姐”的称号。得主将被作为奖品被大兵们抽奖,而妓女们认为,这就表示她们可能会被带到美国去,从此过上好日子。每一个妓女都用自己上场的机会使出浑身解数取悦大兵们,而轮到金时,她的纯洁与天真吸引了克里斯的注意。最后,最性感的舞者琪琪(Gigi)获得了当晚的桂冠,她请求赢她的大兵带她去美国,他一口回绝了,可她缠着他一再哀求,让他十分恼火。场面冷了下来,所有的妓女们都想像着有朝一日善待她们的男人,还有美国的好日子(“电影裡的印象 - Movie in my Mind”)。约翰注意到了克里斯对金的迷恋,他与工程师谈了价钱,给克里斯买下了金的处女之夜(“交易 - The Transaction”)。金是第一次做妓女,她不请愿而且十分害羞,但是她把自己介绍给克里斯,两个人在萨克斯风的独声伴奏下慢慢共舞。突然,克里斯把一堆钱扔给她,告诉她她不属于夜总会,他让她赶快离开。可是工程师急忙挤了进来,他以为克里斯对金不满意。克里斯再次重申他喜欢她,于是金无声地带领他走进她的房间(“舞 - The Dance”)。

半夜里,克里斯望着熟睡的金。克里斯痛恨越南的一切,然而他完完全全为金迷恋,他问上帝为什么他一定要在临走之前才遇到这个人(“为什么,上帝,为什么? - Why God Why”)。金醒来之后,克里斯想给她钱,被她回绝了,她告诉他这是她第一次与男人睡觉(“这钱是你的 - This Money's Yours”)。克里斯不相信她,向她询问更多的事情。金给他讲她的父母是如何去世的。克里斯受了感动,他告诉她她不需要在夜总会卖身,因为他想让她跟他一起生活。两个人疯狂地相爱了(“太阳月亮 - Sun and Moon”)。克里斯给约翰打电话,他兴奋地告诉约翰他要请假,以有更多时间来陪伴金。约翰骂他发疯了,越共已经越攻越近,他这样做是找死。美国已经开始遣返人员,想在西贡被攻下之前退兵。克里斯哀求约翰帮他遮挡一天,约翰不请愿地同意了(“电话歌 - The Telephone Song”)。克里斯去见工程师,为金赎身。但是工程师企图从里面捞到一张美国签证,因为当时许多越南人都想在越共到达之前逃离越南。克里斯不同意,最后工程师(在手枪威胁之下)同意用原来赎身契的条件为金赎身(“赎身 - The Deal”)。

金和其他的女孩子们为克里斯和金准备了婚礼(“婚礼 - Dju Vui Vai”)。在婚礼上,金的表兄岁(Thuy),也是金的父母为以前她订下的丈夫,闯进来要救金离开这里。当他得知金是要嫁给另一个人的时候,他十分伤心(“岁的到来 - Thuy's Arrival”)。克里斯宣布“这个女孩是我的!”两个人都拔出枪来准备为争夺金而拼命。金站在克里斯一边,她告诉岁她们两家结亲时她们都还是小孩子,而且现在她的父母都已经去世,婚约已经无效。岁怒不可遏,对他们破口大骂,他说所有的美国人和妓女的日子都不会长了,他们的下场只能是走的走,死的死。然后他离开了妓院。金为此十分难过,她认为克里斯也会离开她,克里斯说他是要离开越南,但是他会带金一起走。克里斯与金拥抱在一起,跟着一首夜总会的庸俗歌曲“世界的最后一晚”一起跳舞。然而这首歌在这里非比寻常,因为对金和克里斯来说,这一晚,的确就是她们的世界里的最后一晚(“世界的最后一晚 - Last Night of the World”)。

故事向後跳跃三年,到了1978年。西贡(现已经改名为“胡志明市”)人都走到街头,举城欢庆打败美国、越南统一三周年的纪念活动(“龙之晨 - Morning of the Dragon”)。岁现在是新政府的官员,他命令他手下的士兵去把工程师找来。結果工程师还活着,而且,虽然已经接受过新政权的“再教育”,他的腐败与投机秉性依然丝毫未改。岁命令工程师去把在共产党入城时就没了踪影的金找到,并把她带到他那里去。

金被克里斯留在了越南,她一直生活在贫民窟里。她依然深深地爱着克里斯,而且坚信他会回来救她出去。与此同时,克里斯与他的新美国人妻子,艾伦(Ellen),躺在一起。艾伦很爱克里斯,但是她很渴望知道一直缠绕他内心的阴影究竟是什么。他突然从睡梦中惊醒,坐起来叫着金的名字,艾伦安慰他重新躺下。两个身处地球两端的女人不约而同地表白她们对克里斯的爱情。(“我依然相信 - I Still Believe”)。

工程师找到金,把她带到岁那里。岁解释说他寻找金已经找了三年了,而且,他仍然想把金带回家做他的妻子。她拒绝了,哪怕克里斯不在她也全心全意地爱着他。金把她与克里斯的两岁的儿子,谭(Tam),介绍给岁,令岁大为震惊。岁愤怒已极,他骂金是叛国者,谭则是国家的敌人,他企图用刀杀了谭。金抽出克里斯留下的手枪,被迫朝岁开了一枪。岁死在了金的怀中。在外面热闹的游行人流中,金带着谭开始逃亡(“不许你碰他 - You Will Not Touch Him”)。

金跑到工程师那里,告诉他所发生的事情(“假如你愿意死在温床上 - If You Want to Die in Bed”,“金和工程师 - Kim & Engineer”)。工程师不想惹事上身,他拒绝帮助她。但一等金吐露克里斯是谭的父亲,他立刻兴高采烈,喜欢起谭来了,因为他已经把这小孩看成自己去美国的签证。他告诉金从现在起他就是孩子的叔叔了,而他将带她们去曼谷。金向谭保证,哪怕是牺牲她的性命,她也要让谭过上好的日子。他们三人随着其他饱受坚辛的难民一起,登上了去曼谷的船(“为了你我可以付出生命 - I'd Give My Life for You”)。

第二幕[编辑]

1978年,佐治亚州亚特兰大市。约翰现在为一家帮助“贝度”(Bui-Doi,指越战期间美国士兵与越南女人所生的小孩)寻找美国父亲的机构工作。在越南,这些混血儿因为外貌特称明显,经常受到很大程度的歧视。约翰在大会上发表演说,与其他的退役士兵一起呼吁那些作父亲的人负起责任来,帮助他们的孩子(“贝度 - Bui Doi”)。演说之后,约翰把克里斯拉到一边,说他有很重要的消息要告诉他。约翰告诉克里斯金还活着,这让克里斯十分欣慰,因为他几年来一直做着金死去的梦魇。但是,约翰接下来就对克里斯讲到了谭,这对克里斯来说就不是那么高兴的消息了,因为孩子的存在会使他现在的生活变得更为复杂——他的妻子艾伦并不知道金的存在。约翰催促克里斯和艾伦去曼谷见金,而在临行前,克里斯终于鼓起勇气,把金的故事告诉给艾伦(“启示 - The Revelation”)。

1978年,曼谷。工程师现在已经沦落到招揽游客进下等酒吧的皮条客,而金则是酒吧里的舞女(“真是浪费 - What a Waste”)。克里斯、艾伦和约翰来到曼谷寻找金的下落,约翰走进酒吧,见到了金和工程师。金见了约翰十分惊讶,等听说了克里斯也在曼谷的消息更是欣喜不已。约翰本打算小心地把克里斯再婚的消息告诉金,可是还没容他说出口,金已经打断了他,说她早就已经知道了,克里斯是来带她去美国的。约翰为金对克里斯的执着十分钦佩,但是他不忍心告诉金事情的真相。他向金保证他会带克里斯来(“求求你 - Please”)。

约翰去找克里斯的时候,工程师让金自己去找克里斯,因为他不相信克里斯真的会来(“克里斯在这里 - Chris is Here”)。在金准备出门去找克里斯的时候,岁的鬼魂出现了。他恐吓金,说克里斯会跟西贡沦陷那晚一样,遗弃金。金的思绪,立刻被带回到那一夜(“金的梦魇 - Kim's Nightmare”)。

1975年,西贡。在越共逐渐逼近、西贡日益混乱的时候,克里斯和金作好了逃离越南的准备。克里斯被招回去保护大使馆,金想跟他一起去,但他把枪留给她,让她在家收拾行李,说他们会有充足的时间离开。几乎就在克里斯走进大使馆的那一瞬间,大使馆的门关闭了。华盛顿来的消息让所有的美国人立刻全部撤离,大使命令不许放任何越南进入大使馆。听说了这个消息,金挤到大使馆门口,但她不过是无数企图收买、乞求、爬进大使馆的越南人中间的一个罢了。与此同时,克里斯给金的房子里打电话,没有人接,他想冲进到歇斯底里的人群里去找她,美国人不许他出去。约翰最后不得不打他的脸,让他停止无谓的挣扎。克里斯坐上了最后一班离开西贡的直升飞机,金从大门口看着他离开,她绝望地向他表白着她对他的忠贞。直升飞机在克里斯呼唤金的声音里起飞了。

1978年,曼谷。回忆结束了,金發现自己仍在房间里。她高兴地穿上了和克里斯结婚时所穿的结婚衣服(“太阳月亮,重复 - Sun and Moon: Reprise”)。金来到克里斯的旅馆房间,但当她走进屋里的时候,那里只有一个女人,艾伦。当艾伦得知这个女人就是金的时候十分惶恐,她不得不告诉她自己是克里斯的妻子。金震惊而且心碎,她不相信艾伦的话。而当艾伦告诉她他们不可能带谭去美国时,她所有那些希望儿子过上好日子的梦想也破灭了。艾伦说他们可以从美国寄钱来接济金。金仍不能相信,她愤怒地要求克里斯当面告诉她这些话(“317房间 - Room 317”)。艾伦在这次会面之后十分伤心,她原以为金只是跟克里斯有一夜情那么简单,现在她才意识到克里斯欺骗了她。她为金觉得难受,但是她仍爱着克里斯,发誓无论怎样也要和他在一起(“我们既然已经见过面了 - Now That I've Seen Her”)。克里斯和约翰没找到金,回到旅馆。克里斯听艾伦讲述了和金的激烈会面,惊恐万分。艾伦责备克里斯没有告诉她事情真相,也怀疑他对自己的爱情。她给了克里斯一个最后的选择:要她还是要金。克里斯发誓他爱的是艾伦,他含着泪水给他讲起自己在越南的生活。他们互相诉说爱意,决定让金和谭留在曼谷,他们会从美国寄钱来保证她们的生活,他们认为金是个好人,她“很聪明,她会理解的”(“对质 - The Confrontation”)。工程师仍把谭看做自己去美国的船票,他梦想着自己在美国的崭新生活。他、克里斯、艾伦一起来到金的房间(“美国梦 - The American Dream”)。

在金的房间里,金告诉谭他应该高兴,因为他现在有爸爸了。她告诉谭不要忘记她,还有她会一直照顾他。看到克里斯、艾伦、约翰和工程师从远处走过来,她对谭说了再见,吻着他的额头。她走到帘子后面,开枪自尽了。克里斯、艾伦、约翰和工程师听到枪响立刻冲进房间,看到金倒在地上奄奄一息。克里斯跑到金旁边抱她起来,他心碎地问金为什么要这样做,她解释说一定是神带领他找到他的儿子,克里斯祈求她不要死,但她只是求他再抱她最后一次。她再次重复当初两人坠入爱河时说过的话:“为什么一夜之间我们改变了这么多?”在其他人震惊的目光里,金在克里斯的怀里死去了。艾伦跪下来,朝谭伸开了双臂(“结局 - Finale”)。

获奖情况[编辑]

托尼奖[编辑]

《西贡小姐》在1991年托尼奖上提名最多,一共有10个之多,很多人都认为它一定会稳拿“最佳音乐剧”。然而,该剧几乎在每一个奖项上都输给了另一部9项提名的音乐剧《威尔·罗杰斯歌舞团》(The Will Rogers Follies)。只有三个演员得到的表演奖。这也是音乐剧历史上最出名的惨败之一。

1991年托尼奖《西贡小姐》提名、得奖情况:

其他奖项[编辑]

争议[编辑]

原英国剧组里,菲律宾籍的莉亞·莎隆嘉在剧中饰演金,强那森·布莱斯英语Jonathan Pryce饰演工程师。当西贡小姐的演出从英国伦敦移到美国纽约的百老汇时曾经引发过一段争议:美国演员工会英语Actors' Equity Association拒绝让饰演英国工程师的白人演员强那森·布莱斯在百老汇继续他的演出。据工会的秘书阿兰·艾森堡(Alan Eisenberg)说,这是因为“采用白人演员,用化妆的形式来使他看起来像黄种人,是对亚裔人民的轻蔑。更何况亚裔演员平时只有演小角色的份,而这一角色对全剧至关重要,如果让白人演员出演,势必削夺了亚裔演员演主角的机会。”[6]这一决定引起了很多方面的反对,包括英国演员工会英语British Actors Equity Association,制作人卡梅倫·麥金塔也决定取消美国的演出,虽然预售票已经卖出了空前的数量。美国演员工会所担心的是挑选演员的步骤是否公平。因为当初《西贡小姐》虽然在亚裔演员里曾经在国际上公开地、大规模地寻找女演员扮演金,却并没有相应地在亚裔演员里寻找男演员(扮演工程师和岁)。使整件事情更加棘手的是,强那森·布莱斯被很多人认为是“明星”,这一地位可以让一个外籍演员在美国直接出演舞台剧,而不需要经过在美国公开挑选演员的过程。[6]最后,在卡梅倫·麥金塔、观众和许多工会会员的压力下,美国演员工会被迫改变其决定,而允许强那森·布莱斯与莉亞·莎隆嘉以及接手饰演克里斯的威利·伐克英语Willy Falk一起,在百老汇同台演出。

《西贡小姐》因为很多涉及种族的观点,亦曾在亚裔社会里受到许多批评。[7]一开始,扮演混血/亚裔的白人演员强那森·布莱斯和凯斯·本恩斯英语Keith Burns (actor)都要化特殊眼妆、在脸上涂深色颜料,来使他们更像黄种人。[8]这一做法引起了许多人的反感,说这是和“白串黑闹剧英语minstrel show”类似的做法。[6]而《西贡小姐》里的一些歌词也有会让一些亚洲人觉得过分的地方,比如工程师的歌词:“油腻腻的中国佬只会让日子越来越下贱/到了美国我要开四星级酒吧”(“美国梦”),“为什么偏偏我出生在一个只爱大米、不想创业的民族”(“假如你愿意死在温床上”)。[8]再有,《西贡小姐》里面有很多过于简化的、陈词滥调的亚裔女性角色,比如放荡的泼妇,和听话顺服的中国娃娃,都充分地体现了西方艺术领域中对东方人的偏见

《西貢小姐》使用了一張照片,是美國直升機從西貢一棟樓房起飛,而屋頂上仍剩下一群難民因為超載,而只能被拋棄。然而這張照片的攝影者,荷蘭籍的合眾國際社記者休·范艾斯,一度因為該劇未經自己許可即使用這張照片而打算訴諸法律,但後來打消念頭[9]

原伦敦剧组演员[编辑]

發行版本[编辑]

  • 1989 Original London Cast Recording (雙CD, 精選單CD)
  • 1992 Original Japanese Studio Recording (單CD)
  • 1993 Original Japanese Cast Recording (雙CD)
  • 1994 Hungarian Cast Recording (單CD)
  • 1995 Studio Recording (雙CD, 精選單CD)
  • 1995 Stuttgart Cast Recording (單CD)
  • 1997 Danish Cast Recording (單CD)
  • 1997 Netherlands Cast Recording (雙CD, 精選單CD)
  • 2011 Netherlands Cast Recording (單CD)
  • 2011 Hungarian Cast Recording (單CD)

參見[编辑]

脚注[编辑]

  1. ^ 1.0 1.1 "Internet Broadway Database" http://www.ibdb.com/production.asp?ID=4639
  2. ^ Schönberg, Claude-Michel. "This Photograph was for Alain and I the start of everything..."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1-08-21., October 1995.
  3. ^ http://www.newsun.com/asians.html
  4. ^ http://www.miss-saigon.com/latestnews/newsarticle.php?newskey=39
  5. ^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the Tony Awards," www.tonyawards.com
  6. ^ 6.0 6.1 6.2 Mervyn Rothstein, "Union Bars White in Asian Role; Broadway May Lose 'Miss Saigon'," New York Times, 8 August 1990, A1.
  7. ^ Steinberg, Avi. "Group targets Asian stereotypes in hit musical," Boston Globe, January 2005.
  8. ^ 8.0 8.1 Behr, Edward, and Mark Steyn. The Story of Miss Saigon. New York: Arcade Publishing, 1991.
  9. ^ 逃離西貢新聞照荷蘭攝影師範艾斯病逝香港_新聞頁_北美新浪網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