訴諸動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訴諸動機(Appeal to motive),或稱誅心論誅心之論,是訴諸人身謬誤的一種,係藉由質疑提出主張者的動機,而論證或明示暗示其主張不合理。主張者背後特定的動機或利害關係只是提出論述的一種可能,未必就是提出論證的真正原因。

質疑動機並不是完全不合理的,但不能只因主張者提出某項論證就質疑主張者背後必然有某種動機,就否定該論證,就算論者真的有某種動機,也不代表論者的論證是無效的。論證的有效性和論者的提出這論述的理由是否是可接受的這兩點,是彼此獨立的,論者是否有某種不可告人的動機或利害關係,和論證本身是否有效無關。沒有私心的人提出的論證未必是真的,因為利害關係而提出的有利自己的論證也未必是假的。

一個例子是看到政治人物或知名人士在公開場合聲稱聲稱「死刑定讞就該執行」,或者政府突然執行死刑,就聲稱政府只是在挽救低迷的民調,或者在替選舉造勢,或者政治人物和知名人士是在消費受害者炒知名度,並進而明示或暗示這些人不該有如此的理論或者政府不該執行死刑等,這種質疑就有藉由犯下訴諸動機謬誤的嫌疑。

除了用論者可能的動機來否定某個論證是犯了訴諸動機的謬誤之外,因為論者可能有某種動機,就假定論者一定有某種動機,也同時是犯了訴諸可能的謬誤。

示例[编辑]

  • 「裁判判決韓國隊獲勝,但裁判也是韓國人,因此裁判的判決不可信!」

說明:裁判判決是否成立,和裁判的國籍無關。要質疑裁判的裁決,應當從裁判本身的判決入手。

  • 「你是石油公司的員工,為了利益,你當然會質疑全球暖化!」

說明:全球暖化是否為真,和反對全球暖化的人的身分無關。要反對質疑全球暖化的論述,應當從論述本身和客觀證據入手。

  • 「你支持政府修改憲法,你是不是五毛黨(政府派出的打手)?」

說明:修改憲法是否合理,和支持修憲的人的身分無關。要反對修改憲法,應當從修憲案的內容本身和可能因此造成的影響入手。

  • 「這個網紅支持死刑根本是在炒知名度和民眾支持,這樣根本是消費受害者!」

說明:死刑是否合理,和支持死刑的人能因此得到多少好處無關。要討論死刑本身是否合理,應當從死刑嚇阻效果以及學理上應報和人權之間的權衡輕重入手。

  • 「這名政治人物在大選前幾個月在媒體上公開聲稱「死刑定讞就該執行」,根本是在替選舉造勢。」

說明:死刑定讞是否就該執行,和提出這話的人能為自己的團體得到多少好處無關。要反對執行死刑,應該要拿出確實和死刑執行相關的理由。

  • 「政治領袖執行死刑,只是在挽救低迷的民調、拉抬政府的聲勢罷了。」

說明:政治領袖是否該執行死刑,和政府的聲望是否能因此挽回無關。要反對執行死刑,應該要拿出確實和死刑執行相關的理由。

  • 「那些教師繼續支持體罰髮禁,是因為他們不想放棄為人師表高於學生的權威,才會有此主張的。」

說明:是否該有體罰和髮禁,和教師是否在意自己的權威無關。體罰和髮禁是否合理,要看這些規定本身造成的影響而定。

  • 「女生主張女權,只是自己長得醜在忌妒他人而已,他們只想享受權利而不願盡義務。」

說明:女權是否正確,和支持女權的女生長得怎樣或是否只想逃避責任無關。女權是否合理、正確,要考慮男性和女性之間確實存在的各種異同,以及自由、平等和人權本身的真實含意。

  • 「男生支持女權,是在幫自己刷好感度,好博取女生的歡心。」

說明:女權是否正確、是否該獲得男生支持,和支持女權的男生是不是以此作為把妹的工具無關。女權是否合理、正確,是否值得男生支持,要考慮男性和女性之間確實存在的各種異同,以及自由、平等和人權本身的真實含意。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