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諸神的黃昏 (歌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诸神的黄昏Götterdämmerung关于这个音频文件 讀音),WWV 86D 是理查德·瓦格纳第四部、也是最后一部以尼伯龙根的指环为题的歌剧。这部作品在1876年8月17日于拜罗伊特节日剧院首次上演。

歌剧的德文标题“Götterdämmerung”译自古诺斯语词汇“Ragnarök”。后者是北欧神话预言中会造成世界燃烧、沉入水中但最终復甦的大战。不过,和另外三部以指环为题的歌剧一样,瓦格纳对原本的神话作出了较大改动。

诸神的黄昏一词在英语中有时会用来指代一个灾难性事件的结束[1]

歌剧故事[编辑]

序幕[编辑]

命运女神编织著命运之线,前奏曲旋律缓慢的流转。 在布倫希尔德之岩,夜神秘的气息向无尽之处蔓延。三位灰髮的命运女神一边编织金色的命运之线,一边说着过去的故事。讲到未来的时候,其中的一个女神预言道沃坦将用那支被齐格弗里德砍断的长枪刺死火神洛戈,瓦爾哈拉 (Valhalla)将变成一片火海,神界的末日来临。这时,金线缠绕起来,为了理清线,三个人向不同的方向用力,命运之线突然断开(「众神黄昏的动机」)。惊恐的女神们拾起断线去找她们的母亲智慧女神埃尔达。 齐格弗里德全副武装出现,布倫希尔德拉着她的骏马走在后面(「女武神之骑的动机」「布倫希尔德的动机」「英雄的动机」)。他们正在热烈的相爱,并订下了婚约,齐格弗里德将从巨人处得到的指环戴在布倫希尔德的手上,布倫希尔德将自己还是女武神时候所骑的骏马格雷茵(Grane)送给他。齐格弗里德向她告别,他要去山下探险,布倫希尔德目送爱人远去,山下传来了齐格弗里德的号角声。 幕间曲,管弦乐描述出齐格弗里德在莱茵河上的航行。

第1幕[编辑]

莱茵河畔,季比宏 (Gibichungs)的城堡。城堡的主人龚特尔、他美丽的妹妹古特鲁妮和他的异父兄弟哈根(阿尔贝里希的长子)在谈话。哈根是个诡计多端的人,跟父亲阿尔贝里希学得了魔法,并且知道指环的故事。现在他正在讲沉睡在烈火中的布倫希尔德的故事,赞美她的容貌,说只有最勇敢的人才能够得到她,这激起了龚特尔对于布倫希尔德的兴趣。但是龚特尔为如何得到美人感到烦恼,狡猾的哈根隐瞒了齐格弗里德与布倫希尔德已成婚的事实,安慰龚特尔说可以请齐格弗里德帮忙。接着他便谈起了齐格弗里德的英勇事迹,说他能够越过烈火带出布倫希尔德,一旁的古特鲁妮的心中对那未曾谋面的英雄生出了向往之情。哈根他交给古特鲁妮一剂忘情水要她给齐格弗里德吃,这药水使齐格弗里德忘记布倫希尔德而热恋上古特鲁妮。 瓦尔特洛德探望姊姊布倫希尔德,不久,齐格弗里德坐一条小船到来,哈根热情的欢迎他。看见齐格弗里德,古特鲁妮彻底的爱上了他,心中原本有的一点犹豫也消失殆尽,她立刻退下去准备将哈根给她的药水掺进招待客人的酒中。龚特尔赞美齐格弗里德的英姿,说愿意把家族交给他管理,齐格弗里德表示身边除了隐形头盔没有带什么贵重的东西来交换,尼伯龙根的宝藏还在巨人的山洞中,至于戒指他已送给一位女子。这时古特鲁妮捧着酒壶出现,她倒了一杯酒献给齐格弗里德向他致意,齐格弗里德庄重接过酒杯,当他喝下这杯中之物,瞬间,他忘记了布倫希尔德,以及他们的爱。他抬眼,看到面前美丽的古特鲁妮,着魔般的爱上了她,他询问她的名字,并立刻向她求婚。龚特尔说起自己的心上人布倫希尔德,这个名字现在对于齐格弗里德来说毫无意义,当他听完龚特尔的烦恼,表示自己愿意冲进火中为龚特尔带回布倫希尔德,只要龚特尔肯将妹妹嫁给他。于是两个用刀划开手掌,将各自的血滴在酒中,立誓结为兄弟,并喝下了混着血的酒。接着,齐格弗里德与古特鲁妮告别,动身去为兄弟带回妻子。 岩石山上,布倫希尔德看着手上的指环思念起齐格弗里德,甜蜜的回忆令她的唇边露出了笑容。这时一个女武神瓦尔特洛德出现,她请求布倫希尔德把指环归还给莱茵河的少女,以结束诅咒的命运。但布倫希尔德不愿意,因为指环象征着她与齐格弗里德的爱情,她不舍得。女武神离开后,天空昏暗起来,暴风雨降临。 远处传来了齐格弗里德的号角声,布倫希尔德高兴地准备去迎接,却见一个陌生的人跳进火焰中,那是戴着隐形头盔变作龚特尔的齐格弗里德。布倫希尔德想借指环之力保护自己,但是齐格弗里德征服了她并抢走指环。那一夜他们两人在山洞中度过,为了忠于兄弟,齐格弗里德将剑插在他与布倫希尔德的当中以示清白。

第2幕[编辑]

阿尔贝里希与长子哈根谈话,前奏曲,“憎恨的动机”自始至终控制着旋律,呈现了复杂与不安的感情。 季比宏城堡的大厅。月光朦胧,哈根靠着一根石柱睡觉,他手中握着长矛,梦中他看见了自己的父亲阿尔贝里希,侏儒吩咐自己的儿子一定要从齐格弗里德手中夺得指环。 天亮了,齐格弗里德归来,他对众人诉说自己的成功,并要哈根准备婚礼,于是哈根吹响号角召集臣民。不久龚特尔带着脸色苍白的布倫希尔德出现,莱茵河两旁的人群热烈的欢迎他们,龚特尔宣布说自己与布倫希尔德、古特鲁妮与齐格弗里德将在今晚一同举行婚礼。听到齐格弗里德的名字,布倫希尔德惊讶的抬头,果然看见他就在不远处,布倫希尔德激动的盯着他看,不知所措的走向他,但又立刻恐惧的退回来,而旁边的龚特尔感到奇怪。忘记一切的齐格弗里德平静的问:布倫希尔德怎么了?布倫希尔德几乎要昏倒了,她绝望的想:齐格弗里德不认识我了。看她身体摇晃,齐格弗里德伸手扶她,这时布倫希尔德看见了他手上的戒指,她明白了那个从她手中夺走指环的人不是龚特尔,而是那个送同一个指环给她的人,她的丈夫。但她不知道哈根的诡计,看到爱人要娶古特鲁妮令她嫉妒,她转头向龚特尔讨指环,见他茫然便嘲笑他受骗上当,并说出了自己与齐格弗里德的婚约。在场的众人惊讶的叫起来,齐格弗里德否认了布倫希尔德的话,为了证明他说的是实话,他指着哈根的枪发誓,如果他说的是谎话,他必死于这枪头之下。布倫希尔德气得脸色青白,大步走到人圈中来,把齐格弗里德抓住枪头的手推开,用自己的手握住枪头。「领名的守护者,神所用的武器啊,」她高声喊道,「我要谨以钢铁的尖头致齐格弗里德于毁灭,我必祝福你那致他于毁灭的尖头,因为他背弃了所有他的誓约,他以证明他是一个背信的人了。」当人们散去,龚特尔,布倫希尔德与哈根三个人留在大厅中,他们各怀心事。哈根一边对布倫希尔德表示同情,一边激尊严受损的龚特尔去杀齐格弗里德,但他顾虑到妹妹,布倫希尔德便责怪他懦弱。哈根向布倫希尔德打听齐格弗里德的弱点,布倫希尔德说在他的背后有一块致命的要害。于是哈根提议明天一起狩猎,当齐格弗里德冲在前面的时候,就用枪刺他的背,并对外人宣布是被野猪咬死了。另外两个人同意。这时,齐格弗里德与古特鲁妮头戴花冠,携手出现在门口。盛大的婚礼开始,看着自己亲手指导的好戏上演哈根邪恶的笑着。

第3幕[编辑]

前奏曲延续了上一幕的婚礼动机,并用“号角的动机”引出本幕。 水仙子警告齐格弗里德,莱茵河畔的森林。狩猎中,齐格弗里德跑得太快,现在正在岸边等待其他人。莱茵少女 (水仙子)游到他面前,求他归还指环,并说指环会带来死亡,不知恐惧为何物的齐格弗里德没有理她们,被拒绝的少女们消失在水中。号角声带来了龚特尔与哈根,他们的侍从摆出酒席,哈根递给齐格弗里德一杯酒,并要他讲一些自己有趣的经历。齐格弗里德于喝了一口酒开始讲,但哈根在那酒中加了令人恢复记忆的药汁,一边讲他一边回忆起布倫希尔德,于是脱口而出说自己是布倫希尔德的丈夫,龚特尔听得震惊。两只乌鸦从他们的头上飞过,哈根问他是否能听懂乌鸦的语言,齐格弗里德转头去看乌鸦,哈根乘机把他的枪尖向着齐格弗里德的背上刺去。齐格弗里德用他最后的全副力量把他的巨盾举起,正要向哈根抛去时,他已力竭,盾落下来,他倒在盾上。众人惊恐的叫起来,哈根面无表情的离开,齐格弗里德用最后一丝力气呼唤布倫希尔德的名字,他看到布倫希尔德在向他招手。众人悲哀地、木然地围绕齐格弗里德的尸体站立着。天已黑了,月亮在这场面上放射着青白凄凉的光。听从龚特尔的默默的吩咐,侍从们把齐格弗里德的尸体抬起,走成一行庄严的行列,抬过了山坡。 季比宏城堡大堂。古特鲁妮深夜谛听,盼望听见一些表示狩猎归来的声音。哈根狠毒地报告古特鲁妮说齐格弗里德已经死了。她听了之后,伤心得几乎要发疯了,她对龚特尔大加责骂。龚特尔指此事为哈根所为,哈根却毫不在意,并且向龚特尔要求齐格弗里德的指环。龚特尔不答应,哈根立刻拔剑相向,交锋没有多久他就把龚特尔杀死了。他刚刚要从齐格弗里德的手指上取下那指环的时候,那死者的手忽然做出威吓的样子举了起来,众人——连哈根也在内——都被吓倒了。布倫希尔德神情庄肃地从后面走了上来。当她在莱茵河畔眺望的时候,她从莱茵水仙的口里得知哈根的毒计,才明白自己和齐格弗里德都成了牺牲者;她的神态因带着悲壮的气魄而愈显得高贵。当古特鲁妮发觉迷药使齐格弗里德忘却的是布倫希尔德时,她神魂迷乱,倒在龚特尔的身上。哈根倚枪而立,沉湎在毒辣的遐想里。布倫希尔德庄严地转身向着众男女们,吩咐他们堆起火葬的柴堆来。管弦乐发出魔焰的力量的颤动的和声,女武神之骑的动机在其中掠过。那时布倫希尔德的容貌因爱之动机而显出特异的表情,她注视着那死去的英雄。在爱的谈话的动机中,回想起以往的柔情。她的目光从死者的身上移到天上,在瓦爾哈拉与布倫希尔德的申诉两个动机的乐声中她痛骂神界的不公。诅咒的动机以后,在布倫希尔德说出:「安息吧,你!安息吧,你!啊,神啊!」的时候,我们可以听到「瓦爾哈拉的动机」与「神界的危机的动机」美丽地结合在一起。瓦爾哈拉天宫将归没落了,以人类的爱替代了贪婪的时代即将开端了。只有到了那时,沃坦的危机才告结束。造成这种剧烈的变化的是布倫希尔德将以自身的牺牲赎清从莱茵女仙手中攫取莱茵黄金以来神所犯的一切罪过。布倫希尔德在悠美的流动的莱茵河水的音乐中,说出她是如何从莱茵女仙那里得知哈根的毒计的。她把那指环戴在手指上,然后转身向搁置着齐格弗里德的遗体的柴堆。她从人群中一人的手中夺取了一枝巨大的火把,抛在柴堆上,柴堆立刻燃起了熊熊的火焰。她殉身的时机越来越迫近了。布倫希尔德骑上了她那匹神驹(格雷茵)。当那雷电交加的时候,它常驮着她在云间飞驰而过。那马一跃就把她带进灼灼的柴堆中去。莱茵的河水泛滥着,顺着水流,莱茵女仙游到了火堆的旁边,她们从布倫希尔德的指间把指环取去。哈根看见全盘计划的目的物被她们得去了,立刻跳进水中追踪在她们后面。其中有两个女仙用手臂绕住他的颈子,把他拖进了洪流,另外一个女仙得意洋洋举起了那指环。天上照耀着一片浓重的红光,诸神的黄昏到了。神权时代已经到了末日,瓦爾哈拉天宫在烈火中燃烧。代表它的那庄严堂皇的动机再度响出,但好像是些颓垣残壁一样,在「舍身赎罪的动机」面前崩溃了。「齐格弗里德的动机」在管弦乐中发出了巨响,随后「舍身赎罪的动机」再度发现,鄙陋的神国灭亡了。一个新的时代,人类的爱高于一切的时代,因布倫希尔德的舍身而现出了曙光。

注释[编辑]

  1. ^ Charles B. MacDonald, "US Army in World War II: The Last Offensive", Ch. XIX "Goetterdaemmerung"
尼伯龙根的指环
萊茵的黃金 | 女武神 | 齐格弗里德 | 諸神的黃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