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南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謝南光(1902年11月18日-1969年7月26日),原名謝春木,筆名追風,出生於彰化,是台灣日治時期著名的社會運動參與者,也是戰後著名的中國政治人物。

生平[编辑]

謝春木於1921年畢業於臺北師範學校(現國立臺北教育大學),不久留學於日本東京高等師範學校(現筑波大學),並且於1925年畢業,轉入高等科。謝春木在學期間曾參加台灣文化協會的第二、三回夏季文化講演團,但是因為二林事件發生,乃退學回到臺灣聲援,不久便進入台北的台灣民報社工作。1927年臺灣民眾黨成立,謝春木出任中央常務委員,並且擔任政治部主任、勞農委員會主席。但是由於謝春木的激進路線主導台灣民眾黨,導致日本官方於1931年強制解散台灣民眾黨。

台灣民眾黨解散之後,謝春木也於1931年舉家移住中國大陸,並且創設「華聯通信社」。謝春木在1933年12月改名為謝南光,並且出任南洋華僑聯合會書記。中日戰爭爆發以後,謝南光進入重慶的國際問題研究所,擔任收集日軍情報之工作,1940年9月擔任祕書長。之後,謝南光擔任臺灣革命同盟會常務委員,1943年11月任主任委員。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謝南光任中國駐日代表團委員,擔任政治經濟組副組長,滯留日本東京;1950年謝南光辭職,擔任天德貿易會社理事長,並被選為中日友好協會理事,1952年他前往北京,以「特別招待人」的身分參加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復出任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常委會委員等職。1969年病逝於北京[1]

瑣事或傳聞[编辑]

赴華以前[编辑]

  • 快要畢業的時候,王白淵與幾位台北師範同學,拍了一張變裝照片。王白淵扮成一個穿西裝的女人,一位同學扮卓別林,另一位則扮作算命先生;至於謝春木及其他同學,則是「穿著一副台灣服,雙手拿著一輪腳踏車,做出將要出發的姿勢,車子的後方掛了一個招牌,寫了『提高台灣的文化』的字樣,前面有一個同學裝做日人,站在那邊不肯給他走,車子的前面亦一樣,掛了一個招牌,寫著「不,再等一些罷!」的字樣」。[2]
  • 謝春木在就讀台北師範學校時,時常閱讀當時被台灣各校列為禁書的《台灣青年》(新民會機關誌),他不但是雜誌的共鳴者,也是在校內秘密流傳這份刊物的活躍者。1921年,謝春木以第一名優異成績從台北師範畢業,並且接受總督府文教局獎學金,前往東京高等師範求學;但他來到日本以後,卻變成日本殖民統治的批判者。1922年,謝春木以「追風」為筆名,在《台灣》發表一篇短篇小說「她將往何處去?致苦惱的年輕姊妹們」,這篇作品日後被學者視為台灣文學史上,一篇相當重要的白話小說作品。之後,謝春木陸續在《台灣》、《台灣民報》、《台灣新民報》等刊物,發表他對台灣殖民當局的教育、法律、農工運動等議題的評論。[3]
  • 謝春木留日期間,除了唸書、寫作,他積極參與台灣文化協會的各種海外活動,也參加文化協會的東京留學生夏季文化演講團,1923~1925這三年皆回台宣傳。謝春木前兩次返鄉演講題目與內容,根據台灣文學與歷史學者何義麟研究,有:「教育的一般化」、「科學態度與日常生活」、「現代教育的特色」、「教育的個性化和社會化」等。之後,謝春木擔任東京青年會的幹事,並且熱衷於議會設置請願運動[4]
  • 留學日本期間,謝春木曾與王白淵一同睡一同吃,兩人常在公寓的樓上談論台灣人的命運,聊到天亮。1931年王白淵出版日文詩集《棘之道》(中譯為「荊棘之道」),謝春木特別為王白淵寫了一篇序文,交代自己與王白淵的友誼、王白淵的思想轉變,以及透露其對日本同化政策及教育方法的不滿。謝春木這篇序文得到王白淵的肯定,多年後被王白淵翻成中文。[5]
  • 1925年10月「二林事件」暴發,這場農運帶給謝春木巨大的震撼,因為10月22日警民衝突地點,正巧在謝春木親族的甘蔗田,而且不少被捕者是他的親朋好友(例如:友人李應章)。為了聲援農運,謝春木放棄學業趕回台灣,投入救援行列。回台以後,謝春木在台灣民報台北支局任職,而且積極參與當時蓬勃發展的農工運動,以及台灣文化協會的活動。1927年7月蔣渭水成立台灣民眾黨,謝春木擔任第一任秘書長。1930年8月他與黃白成枝共同擔任《洪水》[6]的編輯,政治立場逐漸左傾,關注台灣農工大眾的生存權,與留學時期關心文化啟蒙、教育改革及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有所不同。[7]
  • 由於謝春木從回台到1931年12月移居上海這段期間,積極從事政治與農工運動,因此謝春木成為日本特務警察的監視對象,移居中國到中日戰爭結束這段期間,也是如此。[8]

赴華以後[编辑]

  • 張秀哲著“勿忘台灣落花夢”,二十九,云:一二八中日事變發生以後,日本的軍事勢力擴大波及上海租界,謝君乃感覺身邊的危險,因為華聯通訊社的作風多為抗日,論調易受日本忌視,乃決心避難離滬以免日人亂捕犧牲,一時即謠傳謝君被殺逝世,或傳被害於福建……謝君東奔西走,後來卻聞到廈門去又再跑到香港,做了某種的特別工作,後又轉道重慶,卻是一位勇敢的臺胞志士。……也是一位臺灣傑出的人材。
  • 謝春木在抗戰爆發後,曾擔任諜報組織「國際問題研究所」秘書長。據傳台灣電視劇「揚子江風雲」那個神出鬼沒的人物「長江一號」,就是他在「國際問題研究所」的代號。[9]
  • 謝春木曾對一位深入重慶的台灣女學生藍敏說道:「將來若中國勝利,不是國民黨的天下,而是共產黨的天下」,而且希望對方到延安。[10]

各種作品[编辑]

使用中、日文寫作的文學作品:

  • 日文小說〈她將往何處去—致苦惱的年輕姊妹〉:謝春木在1922年5月21~23日寫成。作品在《台灣青年》上連載,1922年7月第5號首次刊出[11]
  • 日文新詩〈詩的模仿:讚美蕃王〉、〈詩的模仿:煤炭頌〉、〈詩的模仿:戀愛將茁壯〉、〈詩的模仿:花開之前〉:這些作於1923年5月,發表在1924年4月《台灣》第5年第1號,該雜誌延誤8個月才出刊[12]。上述的四首詩原來以日文書寫,後來被台灣詩人陳千武翻譯成中文。現在,人們透過陳明台主編的《陳千武譯詩選集》,讀到這四首詩的中譯文本。[13]謝春木以筆名「追風」所寫的「詩的模仿」四首,當中兩首--〈讚美蕃王〉與〈燒炭頌〉的中譯文本,收錄在林瑞明主編《國民文選‧現代詩卷I》。[14]
  • 中文小說〈無知的『神秘的自制島』〉(1923年)(為台灣早期新文學運動的重要著作)[來源請求]

使用中、日文撰寫的其他著作:

  • 《臺灣人如是觀》(1929年出版):日文書名是「臺灣人の要求 : 民眾黨の發展過程を通じて」,該書在1931年(昭和6年)由台灣新民報社出版。
  • 《臺灣人的要求》(1931年出版):日文書名是「臺灣人は斯く觀る」,該書在1930年(昭和5年)由台灣民報社出版,也是記錄臺灣民族運動史上最珍貴的文獻之一。
  • 《日本主義的沒落》(1933年出版):由重慶國民圖書出版社出版。
  • 《敗戰後日本真相》(1935年出版):由台灣(中華民國)的民報印書館。

後人編選的出版物:

  • 1974年東京龍溪書舍復刻、出版謝春木《台灣人如是觀》、《台灣人的要求》與《日本主義的沒落》這三本書。
  • 郭平坦/校訂,《謝南光著作選》(上)(下),台北市:海峽出版社,1999年。

相關研究[编辑]

碩博士論文[编辑]

使用「台灣博碩士論文知識加值系統」查詢,目前(2014/9/15)已知的有:

  • 柳書琴,〈荊棘之道:旅日青年的文學活動與文化抗爭〉,國立清華大學中國文學系,博士論文,2000年。
  • 伊藤幹彥,〈日治時代後期臺灣政治思想之研究--析論臺灣抗日運動者的抗日思想〉,國立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博士論文,2004年。
  • 賴婉蓉,〈謝春木及其作品研究〉,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台灣文化及語言文學研究所,碩士論文,2009年。

論文集論文[编辑]

使用「台灣文史哲論文集篇目索引系統」查詢,目前(2014/9/15)已知的有:

  • 陳萬益,〈于無聲處聽驚雷—析論臺灣小說第一篇〈可怕的沈默〉〉,《于無聲處聽驚雷》。

期刊論文[编辑]

使用「台灣期刊論文索引系統」查詢,目前(2014/9/15)已知的有:

  • 張恆豪,〈評追風[謝春木]及其小說《她要往何處去》 〉,1991年10月《國文天地》。
  • 何義麟,〈被遺忘的半山--謝南光〉(上)(下),分別刊載1994年2月與10日的《台灣史料研究》。
  • 何義麟,〈臺灣知識人の對日觀--謝南光と王白淵を中心として〉(日文論文),刊載在1999年6月的《淡江史學》。
  • 康原,〈臺灣新文學的實驗者謝春木先生 〉,2000年6月《國立中央圖書館台灣分館館刊》。
  • 柳書琴,〈帝都的憂鬱--謝春木的變調之旅 〉,2001年2月政治大學《台灣文學學報》。[15]
  • 蕭水順,〈謝春木:臺灣新詩的肇基者--細論追風與臺灣新詩的終極導向 〉,2006年8月《彰化文獻》。
  • 賴婉蓉,〈追尋戰後初期謝南光--從謝氏評論及其相關新聞出發 〉,刊載在2009年12月《彰化文獻》。
  • 黃種祥,〈謝春木、臺灣革命同盟會與中華民國在臺灣〉,2013年11月《海外華人研究》。

書籍[编辑]

使用「臺灣書目整合查詢系統」查詢,目前(2014/9/15)已知的有:

  • 柳書琴,《荊棘之道:台灣旅日青年的文學活動與文化抗爭》,2009年聯經出版。

時人與後世的評價[编辑]

其人的定位及評論[编辑]

台灣總督府警調單位將謝春木歸為「民族運動右派」;而日本內務省警保局保安課、上海領事館等單位,則將謝春木列為「特甲」級監視對象。

研究台灣政治運動的日人學者若林正丈認為,赴華以前的謝春木,其政治意識形態是「穩健派中稍稍具有社會主義傾向者」,介於林獻堂蔡培火等人代表的「穩健派」以及蔣渭水連溫卿等人代表的「激進派」的中間。

政治與文化論述[编辑]

對於謝春木的政治與文化論述,台文學者柳書琴如是評道,謝春木離開台灣、前往中國之前所寫的《台灣人如是觀》與《台灣人的要求》,「兩書可說是〈她將往何處去?〉的1930年代版本,也可以說是政論形式的另一本殖民青年摸索認同的《荊棘之道》[16]。只是進入1930年代,謝春木捨去譬喻,褪去文學外衣,直接以時論凝視台灣的未來。」[17]

文學作品[编辑]

後世對謝春木文學作品的評價:[18]

  • 詩人陳千武將他的「詩的模仿」系列作品,譽為「台灣新詩的原型」。
  • 學者陳芳明則將謝春木的小說,視為台灣左翼的濫觴。

相關詞條[编辑]

資料來源[编辑]

  1. ^ 1.0 1.1 謝南光 臺灣記憶 Taiwan Memory--國家圖書館
  2. ^ 王白淵/著,〈我的回憶錄〉,《王白淵‧荊棘的道路》(下冊)(彰化縣立文化中心出版,1995年6月出版),頁254~255。
  3. ^ 柳書琴/著,《臺灣旅日青年的文學活動與文化抗爭》,聯經出版社,2009年,頁29~30。
  4. ^ 柳書琴/著,《臺灣旅日青年的文學活動與文化抗爭》,聯經出版社,2009年,頁39~40。
  5. ^ 訊息來源:王白淵/著,〈我的回憶錄〉,《王白淵‧荊棘的道路》(下冊)(彰化縣立文化中心出版,1995年6月出版),頁256。
  6. ^ 該報的正確名稱應是「洪水」,不是「洪水報」。
  7. ^ 柳書琴/著,《臺灣旅日青年的文學活動與文化抗爭》,聯經出版社,2009年,頁45~46。
  8. ^ 柳書琴/著,《臺灣旅日青年的文學活動與文化抗爭》,聯經出版社,2009年,頁46。
  9. ^ 王曉波/著,〈出版前言〉,《謝南光著作選》,台北:海峽學術出版社,1999年出版。
  10. ^ 消息來源:中研院近史所口述歷史編輯委員會/編,《日據時期台灣人赴大陸經驗》,台北:中研院近史所,1994年6月,頁35。
  11. ^ 有一說是:刊載在《台灣》第3年第4號至第7號。
  12. ^ 向陽,〈三種語言交響的詩篇〉,《文學@台灣》,台南市:國立台灣文學館,頁103。
  13. ^ 陳明台/主編,《陳千武譯詩選集》,台中市文化局,2003年8月初版。
  14. ^ 林瑞明/主編,《國民文選‧現代詩卷I》,台北市:玉山社,2005年。
  15. ^ 該文的電子檔目前已經放在清大台文所教師個人網頁上,網址:http://www.tl.nthu.edu.tw/people/writing_journal.php?Sn=24。
  16. ^ 《荊棘之道》是謝春木好友王白淵的詩文集,部分詩文表達一個來自殖民地青年的苦悶,以及對台灣現況與未來的關懷。
  17. ^ 柳書琴/著,《臺灣旅日青年的文學活動與文化抗爭》,聯經出版社,2009年,頁47。
  18. ^ 柳書琴/著,《臺灣旅日青年的文學活動與文化抗爭》,聯經出版社,2009年,頁2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