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优良条目,点此获取更多信息。

謝朓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謝朓
士族
國家 南朝宋南朝齊
時代 南北朝
玄暉
小謝
族裔 漢族
籍貫 陳郡陽夏
出生 464年
逝世 499年
建康
《謝宣城集》
清初傅山行書李白《秋登宣城謝朓北樓》

tiǎo(464年-499年),字玄暉陳郡陽夏(今河南省太康县)人,中國南朝詩人,號稱小謝,曾出任宣城太守,故又有「謝宣城」之稱。謝朓出身門閥,官至太守、中書郎、尚書吏部郎,被誣陷下獄而卒。南齊時,謝朓是最著名的詩人,為「竟陵八友」之一,與謝靈運合稱大謝、小謝,作品以山水詩見稱,詩風清俊從容,細膩工巧,特別注重聲律,善用對句,開拓風景描寫的空間,擅長營造平遠構圖,富於詩情畫意;在風格與形式上,都與後來唐詩有相似之處,為唐代李白最敬仰和讚賞的古代詩人。歷代宣城重建謝朓樓,以作紀念。

家族背景[编辑]

謝朓出身名門貴族,與著名山水詩謝靈運同为陈郡谢氏一族,祖母是《後漢書》作者范曄的姊妹,祖父謝述,為宋初宰相劉義康的親信重臣;父親謝緯,官至散騎侍郎,謝朓的母親則是劉宋長城公主。謝朓世代高門甲族,故以甲族資格的太尉行參軍起家官[1][2]

生平[编辑]

謝朓少有文名,早年在京城建康生活,無憂無慮[3]南齊永明(483-493)年間,竟陵王蕭子良招集詩人,在京城雞籠山的府邸飲宴賦詩。謝朓來至幕下,與沈約蕭衍等人號稱竟陵八友,為當時文壇的中心[4]。490年,謝朓受任為隨郡王蕭子隆的「文學」,並跟隨隨王遠赴荊州[5],甚得賞識,成為蕭子隆的親密摯友,朝夕論詩,引起荊州其他官員的猜忌。蕭子隆一名部屬向齊武帝告密,493年謝朓突然被召回京。同年齊武帝駕崩,其後蕭子良和蕭子隆亦相繼離世[6]

495年謝朓被任命為宣城太守,在宣城寫了許多山水詩[7],修建了不少亭台樓閣,與友人宴遊[8];他不滿做宣城太守這種地方官,有意出世歸隱[9]。两年後謝朓回京,出任中書郎、南東海太守尚書吏部郎,曾告發岳父王敬則叛亂,以致夫妻反目。499年,謝朓不肯參與外朝宰相始安王蕭遙光的叛亂,又曾輕視內朝重臣江祏(與蕭遙光同謀廢立),被誣告下獄,卒於獄中,年35[10]

作品[编辑]

謝朓詩歌今存130多首,早年在竟陵王幕下時,所作多是詠物詩 ,如《詠竹》、《詠琴》、《詠鏡台》,屬宴會上的遊戲之作[11]。後來他撰寫許多山水詩,吟詠自然風景,如《遊山》、《遊敬亭山》、《遊東田》等。以下引錄《遊東田》一詩[12],其中「魚戲新荷動」一句,廣為後人用作繪畫題目[13]

《遊東田》
戚戚苦無悰,攜手共行樂。
尋雲陟累榭,隨山望菌閣。
遠樹暖阡阡,生煙紛漠漠。
魚戲新荷動,鳥散餘花落。
不對芳春酒,還望青山郭。

詩風[编辑]

謝朓詩風,以清新、清麗、清俊見稱[14],用字細膩而妍麗工巧[15]。部份詩歌摹倣謝靈運,如《遊山》、《遊敬亭山》,都是鋪排羅列景物。《遊山》一詩以遊山的由來和動機起筆,大致依山與水而作對,以理悟作結。謝朓亦常描寫自軒窗或案頭所見的景物,所寫山水風景多與都邑建築物相連[16],詩中風景出現具畫意的平遠構圖,頗具遠近層次,如《冬日晚郡事隙》依次由門前池、窗外竹而推向窗外的遠山平陸,以「上」、「際」、「中」等詞彰顯景物之間的方位關係,又能巧用動詞「帶」字,如「巉巖帶遠天」、「清川帶長陌」,突出了巉巖與清川彷彿由筆墨揮灑而生的動態,因此獲得「詩中有畫」的評價[17]

謝朓詩語調搖曳從容,常用疊字,如「漠漠輕雲晚,颯颯高樹林」,使語調紆緩婉轉[18]。其山水詩善於將自己移入景中,注入感情[19]。景象變化撩動他敏感的心靈,心境變化與風景同步,因一霎風雨、一群飛鳥、一團悄然散盡的霧氣,心中波瀾頓起[20]。當時沈約主張「四聲八病」說,講求平仄聲律,謝朓與沈約友好,受其影響,作詩時特別注重聲律[21]。謝朓現存作品中,有三份一是八句詩,八句中的中間四句,往往由對仗構成[22],而且平仄工整,與後來的近體詩相近,超越了六朝詩的範圍,具備了唐詩風格[23]

地位[编辑]

中國文學中,謝靈運與謝朓合稱大謝、小謝,謝朓在生時,已被譽為當世最出色的詩人,沈約說:「二百年來無此詩」[24]梁武帝則說:「三日不讀謝朓詩,便覺口臭。」[25]謝朓是南齊一代山水詩的代表,開拓了自軒窗中觀賞山水的新空間,詞彙與技巧為其後的何遜陰鏗王維的山水詩學習,不少詩評都認為謝朓詩已具有唐詩風格[26]。謝朓在宣城時,與友人合作聯句,每人作4句,續成一首長詩。聯句源出晉朝,謝朓的作品使聯句更普及[27]。唐代李白最敬仰和讚賞謝朓,作品亦受其影響[28],現存直接提到謝朓的詩有12首,如《秋登宣城謝朓北樓》。李白對謝朓特別懷念,有認同感和強烈共鳴[29],在《秋夜板橋浦泛月秋酌懷謝歌》中抒發對謝朓的思慕之情[30],其閨怨詩《玉階怨》,即模倣謝朓的同題詩歌[31]

紀念[编辑]

謝朓在宣州建有一樓,在城中小丘陵陽山上[32],後人多次重建,稱為謝朓樓,與岳陽樓黃鶴樓滕王閣並稱為江南四大名樓[33]

註釋[编辑]

  1. ^ 孫康宜:〈謝朓〉,頁138。
  2. ^ 日本歷史學者越智重明認為,西晉末年已形成所謂「族門制」的「家格」秩序,「甲族」為上層士人,鄉品定為一、二品,從員外散騎侍郎、秘書郎、著作佐郎、公府掾屬等官起家,參見氏著:《魏晉南朝の貴族制》(東京:研文出版,1982),第五章〈制度的身分=族門制をめぐって〉,頁233-273。太尉行參軍是公府掾屬,故知謝朓乃甲族。
  3. ^ 孫康宜:〈謝朓〉,頁156。
  4. ^ 孫康宜:〈謝朓〉,頁138-140。
  5. ^ 孫康宜:〈謝朓〉,頁154。
  6. ^ 孫康宜:〈謝朓〉,頁158-163。
  7. ^ 孫康宜:〈謝朓〉,頁163-164
  8. ^ 松浦友久:《李白——詩歌及其内在心象》,頁93。
  9. ^ 興膳宏:〈謝朓詩的抒情〉,頁90、93-94。
  10. ^ 興膳宏:〈謝朓詩的抒情〉,頁91。
  11. ^ 孫康宜:〈謝朓〉,頁149-150;興膳宏:〈謝朓詩的抒情〉,頁83。
  12. ^ 興膳宏:〈謝朓詩的抒情〉,頁79、81-82。
  13. ^ 「黃永玉魚戲新荷動」. 世界名畫長廊. [2015-05-01] (簡體中文). 
  14. ^ 松浦友久:〈李白詩歌中的謝朓形象〉,頁38-40。
  15. ^ 興膳宏:〈謝朓詩的抒情〉,頁78、82。
  16. ^ 蕭馳:〈後謝靈運時代的「風景」〉,頁48-49。
  17. ^ 蕭馳:〈後謝靈運時代的「風景」〉,頁63、52-54。
  18. ^ 蕭馳:〈後謝靈運時代的「風景」〉,頁59-60。
  19. ^ 興膳宏:〈謝朓詩的抒情〉,頁85-86。
  20. ^ 蕭馳:〈後謝靈運時代的「風景」〉,頁59。
  21. ^ 孫康宜:〈謝朓〉,頁144、147-148。
  22. ^ 孫康宜:〈謝朓〉,頁149、168。
  23. ^ 興膳宏:〈謝朓詩的抒情〉,頁77-78。
  24. ^ 興膳宏:〈謝朓詩的抒情〉,頁80、76。
  25. ^ 松浦友久:〈李白詩歌中的謝朓形象〉,頁38-39。
  26. ^ 蕭馳:〈後謝靈運時代的「風景」〉,頁48、52-53、57。
  27. ^ 孫康宜:〈謝朓〉,頁170-172。
  28. ^ 興膳宏:〈謝朓詩的抒情〉,頁76;松浦友久:〈李白詩歌中的謝朓形象〉,頁27。
  29. ^ 松浦友久:〈李白詩歌中的謝朓形象〉,頁28、40-41、44。
  30. ^ 松浦友久:《李白——詩歌及其内在心象》,頁94。
  31. ^ 興膳宏:〈謝朓詩的抒情〉,頁77-78;松浦友久:〈李白詩歌中的謝朓形象〉,頁39。
  32. ^ 蕭馳:〈後謝靈運時代的「風景」〉,頁49。
  33. ^ 「中國江南四大名樓」. 九游網. [2015-05-01] (簡體中文). 

參考書目[编辑]

  • 孫康宜著,鍾振振譯:《抒情與描寫——六朝詩歌概論》(台北:允晨文化實業股份有限公司,2001),〈謝朓:山水的內化〉,頁137-177。
  • 興膳宏著,彭恩華譯:《六朝文學論稿》(長沙:岳麓書社,1986),〈謝朓詩的抒情〉,頁76-98。
  • 松浦友久著,劉維治譯:《李白詩歌抒情藝術研究》(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6),〈李白詩歌中的謝朓形象〉,頁27-47。
  • 松浦友久著,張守惠譯:《李白——詩歌及其内在心象》(西安:陝西人民出版社,1983)。
  • 蕭馳:〈後謝靈運時代的「風景」——以鮑照、謝朓為例〉,《漢學研究》,30.2 (2012),頁33-70。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