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鲲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謝鯤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谢鲲(281年-323年)[1]幼舆陈郡阳夏(今河南太康)人。出身陳郡謝氏士族,東晉鎮西將軍謝尚之父,太保谢安的伯父,两晋名士。官至豫章太守,故有稱謝豫章

生平[编辑]

謝鯤年少知名。太安元年(302年),長沙王司馬乂擊敗掌權的齊王司馬冏,以太尉、都督中外諸軍事的身份輔政掌權。時在洛陽的謝鯤被人中傷,聲稱他將迴避司馬乂而出奔。司馬乂於是就要鞭打他,但謝鯤竟主動脫衣受罰,沒有一絲不滿神情。獲司馬乂赦免後又不見喜悅。東海王司馬越聽聞謝鯤的名聲,辟謝鯤為,但不久就因家僮犯事而被牽連免職。事後司馬越又再辟他為掾,後轉參軍。但謝鯤見當時國家混亂,於是因病離職並到豫章郡避亂。

後來,時任左將軍的王敦任用他為長史建興三年(315年),杜弢的叛亂被平定,領導平亂的王敦因功獲升任鎮東大將軍,謝鯤亦被封為咸亭侯。謝鯤為官不求功名,不作磨煉,一舉一動都不要危及到自己。及見王敦不臣之心顯露,謝鯤心知王敦不能夠輔助,於是不理政事,更常與畢卓阮放等人縱酒。

永昌元年(322年),王敦以誅劉隗刁協之名起兵,謝鯤向王敦稱劉隗只是「城狐社鼠」,反對王敦起兵。王敦聽後大怒,命謝鯤出任豫章太守,但卻不派他到豫章上任,反倒要他隨自己進攻建康,要借助他有才的聲望協助自己。

同年王敦攻陷建康,及後謝鯤建議任用極有名望的護軍將軍周顗和驃騎將軍戴淵,令因王敦舉兵而不安紛亂的群眾安心;而王敦亦曾經和謝鯤說要以周顗為尚書令,戴淵為尚書僕射。然而,王敦最終卻因忌憚二人的名聲而將二人殺害。謝鯤在從未知王敦有殺周顗的意圖下得知周顗的死訊,驚愕不己,如親人逝世一般。王敦參軍王嶠因力圖諫止王敦殺周顗而被收捕並將處斬,一眾士人因畏懼王敦而不敢勸止,而謝鯤出言卻勸阻王敦,成功救了王嶠。

王敦自攻陷建康後,雖然已奪取朝政大權,然而都不肯朝見晉元帝,並將返回武昌。謝鯤此時試圖勸王敦朝見晉元帝,但王敦堅決不肯,並於當年返回武昌遙控朝政。謝鯤多次進端正之言但都不被王敦所用,心中不悅。謝鯤隨王敦回江州後終於上任豫章,在政清正嚴明,甚得百姓愛戴。太寧元年(323年)逝世,享年四十三歲。王敦之亂被平定後,謝鯤獲追贈太常諡號

性格特徵[编辑]

  • 謝鯤豁達不拘細節,且有高明見識,不重服飾儀表,又喜好《老子》和《易經》,且能唱歌和鼓琴,令王衍嵇紹驚奇。而又因謝鯤一改父親謝衡崇尚儒學而改尚玄學,故此助陳郡謝氏於玄學盛行的兩晉期間社會地位抬升。
  • 謝鯤因家僮犯罪而被免官後,名士王玄阮脩都為他而歎息,但謝鯤卻表現得毫不在乎,當時人都佩服他的高遠豁達,坦然面對榮辱。
  • 謝鯤曾經因鄰家高氏的女兒有美色,於是去輕薄她,遭對方以投擲,更撞斷了兩隻牙齒。當時的人因而說:「任達不已,幼輿折齒。」謝鯤聽後還很高傲的大聲呼叫:「這還不影響我高歌。」這是成語「投梭折齒」的典故。
  • 一次謝鯤見當時還是太子的晉明帝,都十分親近和重視對方。晉明帝問:「人們都以你與庾亮相比,你自己有甚麼看法?」謝鯤答:「以禮整治朝廷,為百官作榜樣,我不如庾亮;一丘一壑,我就認為我更佳。」丘指山丘,壑指山溝,一丘一壑就引伸作寄情山水。這是成語一丘一壑的典故。
  • 謝鯤與王澄胡毋輔之阮瞻等人皆自己上承阮藉,得到大道之本。故此脫去衣服,放任如同禽獸。[2]又與王澄等仰慕竹林七賢,披頭散髮,裸體箕踞而坐,號稱「八達」[3]。謝鯤亦為王澄所敬仰,謝鯤當王敦的長史時就曾經在王敦面前和謝鯤一直談話,更慨嘆只有謝鯤能和他暢談,竟然看也不看王敦。
  • 衞玠於永嘉六年(312年)死,謝鯤在武昌發喪,十分激動。他人問他何故,謝鯤說:「國家損失了棟樑,怎能不哀傷。」可見謝鯤雖縱酒和崇尚玄學,但不忘國事。[4]

逸事[编辑]

  • 謝鯤在豫章避亂時,曾在一空亭留宿過夜,而曾有多人於空亭被妖怪所殺。快將天亮時,謝鯤聽到有個黃衣人叫他開門,而謝鯤卻不感畏懼,更從窗中伸手抓著黃衣人的手,在拉扯之間更將其手弄斷。謝鯤看著斷手,發現是一隻鹿腿,後出外根據血跡追縱,發現了那頭鹿。自以以後,該亭就再沒妖怪殺人的事。[5]

親屬[编辑]

妻子[编辑]

  • 劉氏,中山人。

子女[编辑]

  • 謝氏,謝尚兄,謝尚七歲時死。[6]
  • 謝尚,謝鯤子,嗣子。東晉官至鎮西將軍。
  • 謝真石,謝鯤女,嫁褚裒

參見[编辑]

注釋[编辑]

  1. ^ 卒年見於謝鯤墓志
  2. ^ 王隱《晉書》:「魏末,阮籍嗜酒荒放,露頭散髮,裸袒箕踞。其後貴游子弟阮瞻、王澄、謝鯤、胡毋輔之之徒,皆祖述於籍,謂得大道之本。故去巾幘,脫衣服,露醜惡,同禽獸。甚者名之為通,次者名之為達也。」
  3. ^ 鄧粲《晉紀》
  4. ^ 《世說新語·傷逝篇》註《永嘉流人名》
  5. ^ 《晉書·謝鯤傳》:「鯤以時方多故,乃謝病去職,避地于豫章。嘗行經空亭中夜宿,此亭舊每殺人。將曉,有黃衣人呼鯤字令開戶,鯤憺然無懼色,便於窗中度手牽之,胛斷,視之,鹿也,尋血獲焉。爾後此亭無復妖怪。」
  6. ^ 《晉書·謝尚傳》

參考資料[编辑]

  • 《晉書·謝鯤傳》
  • 《東晉門閥政治》田餘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