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尔盖·达基列夫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谢尔盖·达基列夫
Sergei Diaghilev 01.jpg
出生 謝爾蓋·帕夫洛維奇·达基列夫
(1872-03-31)1872年3月31日
 俄罗斯帝国諾夫哥羅德省
逝世 1929年8月19日(1929-08-19)(57歲)
Flag of Italy (1861-1946).svg 意大利王國威尼斯
墓地 聖米凱萊島近威尼斯
国籍  俄羅斯
知名于 俄派芭蕾之創始人
签名
Sergei Diaghilev signature.svg

謝爾蓋·帕夫洛維奇·达基列夫(俄语:Серге́й Па́влович Дя́гилев,1872年3月31日-1929年8月19日,俄羅斯稱為塞爾)是俄羅斯藝術評論家英语art critic、贊助人、芭蕾舞承辦人和俄派芭蕾之創始人。

早期生活和職業生涯[编辑]

瓦倫丁·謝羅夫為谢尔盖在1904年畫的畫像
萊昂·巴克斯特英语Léon Bakst為谢尔盖和他的保姆在1906年畫的畫像

谢尔盖·达基列夫生於一個在俄羅斯諾夫哥羅德省的富裕家庭。达基列夫的父親——帕維爾·帕夫洛維奇·达基列夫是騎兵隊的上校之一,但他們的家庭資金主要來自一個伏特加酒釀廠[1]。之後謝爾蓋的母親逝世,他的父親決定再婚並娶了名為埃萊娜的繼妻。她可說是一位懂得藝術的年輕女子,而且她對自己的繼兒子十分親切,並為謝爾蓋帶來深遠的影響。他們一家住在彼爾姆但他們在聖彼得堡和一個國家房地產均有一公寓[2]。1890年,谢尔盖家裏破產,他們有一段很長的時間無法生活,並且從那時開始,由謝爾蓋來支持他的家庭。谢尔盖在彼爾姆體育館畢業後,他同年到逹聖彼得堡大學學習法律,但最終他也被取類在聖彼得堡音樂學院中學習歌唱和音樂。在1892年,因為谢尔盖的教授尼古拉·安德烈耶维奇·里姆斯基-科萨科夫告訴谢尔盖他是音樂界的人才,結果他最終還是放棄了自己當律師的夢想。

在他就讀大學的時候,达基列夫的表弟德米特里·梅德·費魯蘇弗英语Dmitry Filosofov為谢尔盖介紹一群藝術愛好者,他們自稱為涅夫斯基匹克威克人英语The Nevsky Pickwickians[3]。他們包括了亞歷山大·班耐瓦英语Alexandre Benois沃爾特·努維爾英语Walter Nouvel康斯坦丁·索莫夫英语Konstantin Somov萊昂·巴克斯特英语Léon Bakst。雖然达基列夫沒有立即加入這個組合,但他曾幫助班耐瓦在發展中所知的俄羅斯以及西方技術。在兩年內,达基列夫已經被這些痴迷吸引了(他甚至在國外旅行,以進一步他的研究),後來這組合被推崇為「最博學的小組」。

薩瓦‧馬蒙托夫英语Savva Mamontov俄羅斯私人劇團英语Russian Private Opera Company的導演)和瑪麗亞‧添妮斯法公主英语Princess Maria Tenisheva的資金作支持下,該集團成立了期刊和平號空間站之藝術(藝術世界)[4]。1899年,达基列夫成為謝爾蓋·沃孔斯基王子英语Sergei Mikhaylovich Volkonsky的特別助理,他最近採取了所有帝國劇院的董事職務。在1900年,达基列夫開始負責生產年度皇家劇院,並及時提出分配給他親密的朋友:萊昂·巴克斯特英语Léon Bakst負責設計服裝,同時班耐瓦負責製作亞歷山大·塔涅耶夫英语Alexander Taneyev的歌劇《丘比特的復仇英语Cupid's Revenge》。

在1900至1901年間,沃孔斯基委託达基列夫製作萊奧·德利布未完成的作品《希爾薇婭之芭蕾舞》,班耐瓦十分喜歡這個作品。他們倆合作炮製一個完美的計劃,驚動了帝國劇院的人才。經過數日的對抗性意見分歧後,达基列夫在他的示範方式拒絕編輯年度皇家劇院並獲得沃孔斯基的同意[5]。但同時,一些研究达基列夫的人員認為他男同性戀者,當時他正被這一衝突困擾。然而,达基列夫的男同性戀已經眾所周知時,他被邀請進入皇家劇院。

俄派芭蕾的創立[编辑]

在1905年,他在塔里德宮的聖彼得堡組織了一個巨大的展覽的俄羅斯肖像畫,它已經超越了許多先前不為人知的傑作很多地方。在接下來的一年,达基列夫把俄羅斯藝術的大型展覽擴展至巴黎。這是法國的一個長期參與之開始。在1907年,达基列夫提出了五個在巴黎的俄羅斯音樂會。並在翌年製作了莫杰斯特·彼得罗维奇·穆索尔斯基鲍里斯·戈杜诺夫,並由費奧多爾·夏里亞賓英语Feodor Chaliapin巴黎歌劇院主演。

1909年,他們被邀請返回巴黎歌劇院重演該劇,從而著名的俄派芭蕾的開始出現。該公司包括最年輕的俄羅斯舞者,其中包括了安娜·巴甫洛娃阿道夫·波林英语Adolph Bolm瓦斯拉夫·弗米契·尼金斯基维拉·卡拉里英语Vera Karalli,他們第一次表演在1909年5月19日。

這些年來达基列夫的執導包括了他的已故教授尼古拉·安德烈耶维奇·里姆斯基-科萨科夫。他製作了《普斯科夫的女子英语The Maid of Pskov》、《可能晚上英语May Night》和《金雞》。他的芭蕾舞表演的適應管弦樂舍赫拉查達,均在1910年上演,但卻画了作曲家的寡妇,她曾在达基列夫的演講中表示抗議。达基列夫委託了芭蕾舞音樂的作曲家如尼古拉·尼古拉耶维奇·切列普宁(在1911年創作了《納西斯之迴聲》)、阿希爾-克洛德·德彪西(在1913年創作了《Jeux英语Jeux》)、莫里斯·拉威爾(在1912年創作了《達夫尼與克羅伊》)、埃里克·薩蒂(在1917年創作了《遊行》)、謝爾蓋·謝爾蓋耶維奇·普羅科菲耶夫(在1915年創作了《阿拉和羅立》)、弗朗西斯·普朗克(在1923年創作了《萊克斯海灘》)等。达基列夫的編舞米歇爾·福金英语Michel Fokine常改编芭蕾舞剧的音乐。达基列夫还与舞蹈家和芭蕾舞大师莱奥妮·德马辛工作。

俄羅斯芭蕾舞團的藝術總監是萊昂·巴克斯特英语Léon Bakst。他們一起開發了更多的複雜的芭蕾舞表演——不單吸引一般的觀眾,而且要吸引貴族。同時,俄罗斯芭蕾舞团已經影响了野兽派的画家和新成立装饰风艺术之风格。科科·查尼爾表示「达基列夫已經發明了『俄罗斯外国人』」。

也許,达基列夫最顯著的作曲家合作者,就是伊戈爾·費奧多羅維奇·斯特拉文斯基。逹基列夫聽到他的早期管弦樂作品《煙花》和《諧謔曲(歌劇)英语Scherzo fantastique》,並留下了深刻印象,要求斯特拉文斯基安排一些弗雷德里克·肖邦的歌曲來表演。达基列夫又委託斯特拉文斯基創作了《火鳥》(1910年)、《彼得鲁什卡》(1911年)和《春之祭》(1913年)。不久後還與巴勃羅·畢卡索(負責设计服装和安排设置)合作創作了多首芭蕾舞和歌劇。

1917年俄国革命後,达基列夫流亡国外。苏联新的制度,一旦它變得明顯,达基列夫不能回來自己的祖國,他被譴責他永遠是一個特別陰險的人。苏联對达基列夫的說法維持了60多年[6]

达基列夫在倫敦舉行了彼得·伊里奇·柴可夫斯基的歌劇《睡美人》。1921年,這是一個兩種設置和服裝的輝煌時期,但是,儘管公眾深受好評,这是一个對达基列夫和奥斯瓦尔·德斯托尔英语Oswald Stoll的金融灾难。首先演員陣容包括芭蕾舞演員有奧爾加·司貝斯柴瓦英语Olga Spessivtseva卢博夫·叶戈罗娃英语Lubov Egorova。达基列夫坚持要叫芭蕾舞团為《睡美人》,他當被問他的原因,他回答道:「因为我没有美女!」后来的几年,俄罗斯芭蕾舞团常常被认为过于「知识产权」,也十分「时尚」,雖然很少有在芭蕾舞賽季无条件取得成功,但年轻的编舞家乔治·巴兰奇知道了他们的步伐。

在20世紀的開始,它帶來了調性,和聲,節奏和儀表的處理和發展變得更自由。直到那個時候,剛性的諧波方案強迫了節奏形式保持簡單。本世紀初,諧波和公制設備要么變得更硬,要么是不可預測的,每種方法都有節奏,這也影響了芭蕾舞的效果。达基列夫就是適應這些新的音樂風格,以現代芭蕾為先驱。当威尔在《達夫尼與克羅伊》(1912年)中的最後部分使用5/4的拍子英语Quintuple meter時,俄羅斯芭蕾舞團的舞蹈家正在排練歌劇《Ser-ge-dia-ghi-lev》來保持正确的节奏。

俄罗斯芭蕾舞团的成員后来又在美國英國发现了也擁有芭蕾舞团的传统。芭蕾大師塞爾日·李法爾英语Serge Lifar在巴黎歌劇院中復興芭蕾舞團技術的,由克劳德·貝茜英语Claude Bessy魯道夫·紐瑞耶夫在1980年代增強。李法是在二戰期間納粹集中營拯救了許多猶太人和其他少數舞者。

個人生活[编辑]

尼金斯基後來對达基列夫後苦的意見啟發在威斯坦·休·奥登在1939年9月1日的詩中提及:

达基列夫被认为是一个固執的人,他要求很高,甚至可以说是一個可怕的芭蕾舞大師。妮内特·德·瓦盧瓦毫不羞怯地說她一直都害怕看到逹基列夫的臉。乔治·巴兰奇说达基列夫进行排练時使用一个手杖,當他憤怒時會挥动并拍打它。而其他舞者表示,达基列夫会当面評論舞者和他們的表現。在另一方面,他又擁有極大的慈愛,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他的公司已經破產,自己滯留西班牙,卻把他的最後一筆的金錢給了麗迪婭·索科洛娃英语Lydia Sokolova用於她女兒的醫療和照料花銷。艾麗西亞·马尔科娃英语Alicia Markova很年輕的時候就加入了俄派芭蕾。她說她曾叫逹基列夫為“塞爾之流行”,他曾表示他會像照顧像女兒那樣照顧她。

逹基列夫當初拒絕尼金斯基的原因是他在1913年與俄羅斯芭蕾舞團的一位舞者結婚。後來雖然尼金斯基又再次回到在該公司,但他們之間一直沒有重新建立起以前的那種男人之間的關係,此外,尼金斯基這個曾經擁有魔法般技藝的舞者,在其生涯的後期輝煌不再。他們的最後一次見面是在尼金斯基的心理狀況已經很糟糕的狀態下,他似乎不再承認他的前戀人。舞蹈演员如艾麗西亞·马尔科娃英语Alicia Markova塞爾日·李法爾英语Serge Lifar莉迪亚·索科洛娃英语Lydia Sokolova都記住了达基列夫的深情。作為一個嚴厲而慈祥的人,他經常幫助有需要的舞者和他們的團隊。他從發放薪水到花光公司資金,雖然他在死前花費了相當數額的金錢,甚至變賣劇本善本,但很多人都注意到他那無可挑剔的貼身剪裁的西裝——雖然袖口和褲腳都已磨破。電影红鞋子(紅綾艷)是俄派芭蕾的戲劇化表現。

死亡及遺产[编辑]

达基列夫之墓(攝於2011年4月)
达基列夫的一枚郵票

達基列夫十分害怕水,平時也避免乘船出遊。1929年8月19日在威尼斯死於糖尿病,他死後埋葬在聖米凱萊島,靠近伊戈爾·費奧多羅維奇·斯特拉文斯基的墳墓。

在逹基列夫和斯特拉文斯基的基金會由埃克斯特·羅姆執行,他的葬禮維多利亞和阿爾伯特博物館舉行[7]

紀念[编辑]

2017年3月31日,Google更改首頁的Google Doodle以紀念達基列夫145歲誕辰。

参考文献[编辑]

  1. ^ Joan Acocella, "The Showman," The New Yorker, September 20, 2010, p. 112.
  2. ^ Acocella, "The Showman," p. 113.
  3. ^ Stephen Walsh. Stravinsky: A Creative Spring. (New York: Alfred A. Knopf, 1999). p. 129.
  4. ^ Richard Taruskin, Stravinsky and the Russian Tradition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6), p. 493.
  5. ^ Prince Serge Volkonsky.
  6. ^ Clive James, Cultural Amnesia (W. W. Norton & Sons, 2007), p. 169.
  7. ^ 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London, Department of Theatre and Performance

廷伸閱讀[编辑]

  • Buckle, Richard, Diaghilev, London: Weidenfeld & Nicolson, 1979
  • Scheijen, Sjeng, Working for Diaghilev, Gent: BAI, 2005; exhibition catalogue of the last major exhibition dedicated to Diaghilev
  • Garafola, Lynn, Diaghilev's Ballets Russes, New York and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89
  • Scheijen, Sjeng, Diaghilev: A life, Profile Books, 2009
  • Garelick, Rhonda K., Mademoiselle: Coco Chanel And The Pulse Of History, New York: Random House, 2015

档案资料[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