費禕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費禕
大将军
大將軍
時代蜀漢
主君刘璋劉備刘禅
文偉
封爵成乡侯
籍貫江夏鄳人
逝世253年
諡號敬侯
墓葬四川省廣元市昭化區

費禕(?-253年2月16日后数日[1]),字文偉,江夏鄳人。三國時代蜀漢的政治家和將領,官至大將軍,在蜀漢和諸葛亮蔣琬董允並稱四相四英,在一次回途的筵會中,被魏方降將郭脩刺殺而亡,死後諡號敬侯

生平[编辑]

股肱蜀朝[编辑]

早年費禕喪失兩親,因此依靠叔父費伯仁,伯仁的姑母就是益州牧劉璋的母親,因此進入蜀地遊學,劉備入蜀後加入刘备阵营。後主劉禪時代,與魏延等一同為官,為諸葛亮所信用,曾派遣他出使東吳,羊衜诸葛恪一齐向费祎论难,一时间辞锋不绝;孫權對他評價也很高。諸葛亮死後,作為軍師,輔政的蔣琬去世之後,任尚書令,進一步為大將軍領侍郎,费祎即使不在成都期间,朝廷大事都要在施行之前先派人咨询费祎[2],因而费祎成為了蜀漢實際的領導者。

志虑忠纯[编辑]

243年冬天,曹魏大將軍曹爽率二十多萬步騎攻向漢中,前鋒已到達骆谷。當時漢中守兵不滿三萬,劉禪任命費禕為帥率援軍退魏,但光祿大夫來敏去費禕家送行,請費禕一起下圍棋,當時緊急公文信件送來,軍隊裝配完成,來敏注意到費禕沒有厭倦的樣子,對費禕說:「剛剛不過是觀察試探你,你是可託付的人,一定可以戰勝的。」費禕到達戰場,協同王平擊敗魏軍,封成鄉侯

延熙九年(246年),蜀漢大赦天下,被孟光指責說大赦天下是國家衰弱時的做法,現在陛下仁慈,官員稱職,為什麼要便宜罪犯,剛剛把他們抓了,然後又赦免他們,是不合理的,費禕只和孟光賠罪道歉。

249年,劉禪授姜維假節,姜維出兵西平。姜維每次想大舉出兵,費禕常以不依從,認為諸葛亮在世北伐不成,希望以內政優先,限制姜維不超過一萬名士兵。[3]

费祎待人友善,甚至连魏国降将也非常亲近。张嶷写信劝他说:“当初岑彭来歙都被公孙述刺客所杀,现在将军位尊权重,宜鉴前事,作为警惕。[4]延熙十五年(253年)新年大會(臘月初二日乙未,儒曆4月19日[5]),费祎欢饮沈醉之际,郭脩藉機刺殺,数日后費禕身亡。[6]

性格[编辑]

費禕天性謙恭恬淡,對人友善,曾解決魏延楊儀的爭執,並在官事上一直力護他們,[a]然而費禕不對人有任何疑心而淪落被暗殺的下場。[6]

另一方面,費禕家裡從來都不累積財產,並要求孩子穿著飲食方面都樸素,出入皇宮都不乘坐馬車,像平常人一樣過生活。[8]

費禕擔任後軍師時,當時國事繁忙,費禕閱讀公文的時候簡單帶過,只要看一下就可以知道裡面的內容意思了,比一般閱讀還要快幾倍,從來都不會忘記。費禕時常在早上處理公務,之後就吃喝玩樂,招待客人,及下圍棋,也不忘公事。而董允替代費禕擔任尚書令的時候,想試著去學費禕上述般的生活,反而在十天之後令到很多公務都滯留,因此費禕這樣的生活也被董允感嘆佩服。[9]

家庭[编辑]

评价[编辑]

  • 孫權:「君天下淑德,必當股肱蜀朝,恐不能數來也。」
  • 三國志
    • 陳壽:「蔣琬方整有威重,費禕寬濟而博愛,咸承諸葛之成規,因循而不革,是以邊境無虞,邦家和一,然猶未盡治小之宜,居靜之理也。」
      • 裴松之注:「臣松之以為蔣、費為相,克遵畫一,未甞徇功妄動,有所虧喪,外郤駱谷之師,內保寧緝之實,治小之宜,居靜之理,何以過於此哉!今譏其未盡而不著其事,故使覽者不知所謂也。」
  • 成海應:“費褘之材,蜀中無與之敵矣。但雅量不及蔣公琰。盖公琰深淺莫測,文偉果於敏給,此所以短也。諸葛武侯連屯漢中,以圖中原,蔣公琰屯涪,欲由漢沔以襲荊州。文偉給姜維兵,不過萬人,而只欲保國治民。雖材之不能及,亦其勢然也。魏勢甚固,未易可圖。及褘卒,姜維動引大兵,功績不成,蜀之亡已兆矣。悲夫。武侯出師時,以董允郭攸之等侍中,故奸壬無得以伺,及文偉之世,不能屛逐黃皓,時無忠貞之士故歟。又可歎也。”(『硏經齋全集續集』 10冊,史論,費褘)

註釋[编辑]

  1. ^ 諸葛亮死後,費禕假意依附魏延,聲稱追捕楊儀一派人而不了了之[7],最終魏延冤死,楊儀自以為可以取代諸葛亮的職位,可是諸葛亮職位還是被蔣琬替代,因此楊儀不滿蔣琬超越自己,朝廷也派費禕安慰,可是楊儀卻說出投靠曹魏的狂言,費禕暗中向朝廷舉報楊儀,並將之廢放正法。

参考[编辑]

  1. ^ 《三國志》本傳載“(延熙)十六年歲首大會”,《資治通鑑》載“春,正月,朔,蜀大將軍費禕與諸將大會於漢壽”
  2. ^ 《三国志》卷44:自琬及禕,虽自身在外,庆赏威刑,皆遥先谘断,然后乃行,其推任如此。
  3. ^ 《汉晋春秋》曰:费祎谓维曰:“吾等不如丞相亦已远矣;丞相犹不能定中夏,况吾等乎!且不如保国治民,敬守社稷,如其功业,以俟能者,无以为希冀徼倖而决成败於一举。若不如志,悔之无及。”
  4. ^ 《三国志》卷43:(张)嶷初见费祎为大将军,恣性泛爱,待信新附不过,嶷书戒之曰:“昔岑彭率师,来歙杖节,咸见害于刺客,今明将军位尊权重,宜鉴前事,少以为警。”后祎果为魏降人郭脩所害。
  5. ^ 中央研究院 兩千年中西曆轉換. sinocal.sinica.edu.tw. [2020-12-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5). 
  6. ^ 6.0 6.1 《資治通鑑》卷76:禕資性泛愛,不疑於人。越巂太守張嶷嘗以書戒之日:「昔岑彭率師,來歙杖節,鹹見害於刺客。今明將軍位尊權重,待信新附太過,宜鑒前事,少以為警。」禕不從,故及禍。
  7. ^ 《三國志·魏延傳》禕紿延曰:「當爲君還解楊長史,長史文吏,稀更軍事,必不違命也。」禕出門馳馬而去,延尋悔,追之已不及矣。
  8. ^ 《費禕別傳》:禕雅性謙素,家不積財。兒子皆令布衣素食,出入不從車騎,無異凡人。
  9. ^ 《三國志·費禕傳·禕別傳注》:於時軍國多事,公務煩猥,禕識悟過人,每省讀書記,舉目暫視,已究其意旨,其速數倍於人,終亦不忘。常以朝晡聽事,其間接納賓客,飲食嬉戲,加之博弈,每盡人之歡,事亦不廢。董允代禕為尚書令,欲斅禕之所行,旬日之中,事多愆滯。允乃嘆曰:「人才力相縣若此甚遠,此非吾之所及也。聽事終日,猶有不暇爾。」
官衔
前任:
蒋琬
益州刺史
蜀汉益州刺史—264年 繼任:
无载


蜀漢四英
诸葛亮 | 蔣琬 | 費禕 | 董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