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直言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賈直言(?年-835年),唐朝諫議大夫太子賓客大和九年(835年)去世,去世那天,朝廷停止朝會,追贈賈直言為工部尚書[1]

生平[编辑]

元和十三年(818年),當時賈直言擔任李師道的幕僚,李師道意圖謀反,賈直言冒著被殺害的風險,向李師道勸諫了兩次,一次抬著棺材向李師道勸諫,後來又畫一幅一個人被綁在囚車裡,其妻子兒女戴著腳鐐手銬的圖給李師道。李師道非常生氣,便將賈直言關了起來。[2]

元和十四年(819年)二月,李師道被劉悟平定,劉悟進城,釋放賈直言,並置於幕府參議軍事。後來劉悟轉任遷到潞州,賈直言也一同遷移。[3]

長慶二年(822年),昭義監軍劉承偕仗著立唐穆宗的大功,數次在眾將面前侮辱劉悟,又縱容下屬破壞軍紀,甚至暗地和磁州刺史張汶密謀,打算藉機將劉悟綁送朝廷,讓張紋頂替劉悟的位置。劉悟得知劉承偕的陰謀後,下令讓部屬作亂,趁機殺死張汶。圍住劉承偕,準備殺他時,賈直言前去責備劉悟,諷諫他不要學李師道,劉悟感謝賈直言的直言,赦免劉承偕後,將他囚禁在官邸裡。[4]

長慶四年(824年)正月,時任澤潞判官的賈直言被任命為諫議大夫,劉悟上表請求留任,唐穆宗批准。[5]八月,賈直言被任命為檢校右庶子兼任御史丞。擔任昭義軍司馬[6]

寶歷元年(825年)八月初十,劉悟突然得病去世。他的兒子將作監主簿劉從諫隱瞞其父去世的消息,不向朝廷報喪。劉從諫和大將劉武德與親兵密謀,偽造其父遺表請求任命自己暫時代理留後,打算反叛,此舉遭賈直言責備,劉從諫驚慌恐懼且無言應對賈直言的言論,最終,劉悟立即發喪,而賈直言則是代理留後。[7]當初,劉從諫軍中有二千名兵與他同謀,由於劉從諫被說服,軍心又穩定下來。[8]

大和九年(835年)三月,賈直言去世,被朝廷追贈為工部尚書[9]

軼事[编辑]

代父飲毒酒[编辑]

過去賈家曾是河朔一代的望族,[10]賈直言的父親賈道沖,以自身的技藝擔任待詔唐代宗時,賈道沖獲罪被下令賜毒酒自殺,賈道沖正打算喝下毒酒時,賈直言建議他的父親先答謝四方神明,趁著使者懈怠,賈直言搶下毒酒代替其父親一飲而盡,賈直言便昏迷暈倒。隔天,毒從賈直言腳下排出,久久賈直言才甦醒,賈直言也因此變成了跛足。唐代宗憐憫他們,於是免除賈道沖的死罪,但與賈直言都被流放到嶺南[11][12]

董氏封髮[编辑]

賈直言要被流放到嶺南時,當時他的妻子董氏還很年輕,賈直言認為他這次被流放,生死難料,以後可能再也無法見面,於是勸他的妻子改嫁。董氏沒有直接回覆賈直言,只是用繩將自己的頭髮束縛起來,然後用帛封住頭髮並讓賈直言在上面簽字。董氏說除了賈直言外其他人都不能解開。過了二十年(《獨異志》則是記載二十二年),賈直言才回來,簽字的地方依舊。賈直言親自為妻子解開。[13][14]後世將董氏封髮象徵婦人守節的志氣。[15]

評價[编辑]

  • 林同:幾曾聞飲鴆,有不隕其身,那得獨全活,天應知代親。《孝詩

參考資料[编辑]

  1. ^ 舊唐書·卷一百八十七》:後歷太子賓客。太和九年三月卒,廢朝一日,贈工部尚書。
  2. ^ 資治通鑑·卷二百四十
  3. ^ 資治通鑑·卷二百四十一》、《新唐書·賈直言傳
  4. ^ 資治通鑑·卷二百四十二》:昭義監軍劉承偕恃恩,陵轢節度使劉悟,數眾辱之,又縱其下亂法。陰與磁州刺史張汶謀縛悟送闕下,以汶代之。悟知之,諷其軍士作亂,殺汶。圍承偕,欲殺之,幕僚賈直言入,責悟曰:「公所為如是,欲效李司空邪!此軍中安知無如公者,使李司空有知,得無笑公於地下乎!」悟遂謝直言,救免承偕,囚之府捨。
  5. ^ 舊唐書·穆宗紀》:澤、潞判官賈直言新授諫議大夫,劉悟上表乞留,從之。
  6. ^ 唐會要·卷五十五》:四年八月。以諫議大夫賈直言。為檢校右庶子。兼御史丞。充昭義軍司馬。
  7. ^ 資治通鑑·卷二百四十三》:八月,庚戌,悟暴疾薨,子將作監主簿從諫匿其喪,與大將劉武德及親兵謀,以悟遺表求知留後。司馬賈直言入責從諫曰:「爾父提十二州地歸朝廷,其功非細,只以張汶之故,自謂不潔淋頭,竟至羞死。爾孺子,何敢如此!父死不哭,何以為人!」從諫恐悚不能對,乃發喪。
  8. ^ 新唐書·賈直言傳》:直言乃自攝留後,使從諫居喪。初,從諫惟鄆兵二千同謀。直言既折之,軍中遂安。
  9. ^ 新唐書·賈直言傳》:大和九年卒,贈工部尚書。
  10. ^ 新唐書·賈直言傳》:賈直言,河朔舊族也,史失其地。
  11. ^ 新唐書·賈直言傳》:父道沖,以藝待詔。代宗時,坐事賜鴆,將死,直言紿其父曰:「當謝四方神祇。」使者少怠,輒取鴆代飲,迷而踣。明日,毒潰足而出,久乃蘇。帝憐之,減父死,俱流嶺南。直言由是鐍。
  12. ^ 孝詩》、《定命錄
  13. ^ 新唐書·列女傳》:賈直言妻董。直言坐事,貶嶺南,以妻少,乃訣曰:「生死不可期,吾去,可亟嫁,無須也。」董不答,引繩束發,封以帛,使直言署,曰:「非君手不解。」直言貶二十年乃還,署帛宛然。及湯沐,發墮無餘。
  14. ^ 《德育課本》二集第二冊
  15. ^ 《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董氏封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