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逵 (三国)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賈逵(174年-228年),梁道,本名[1]河东郡襄陵縣人(今山西襄汾县)。東漢末及三國時曹魏官員,終其一生效力於曹魏。賈逵之子賈充也是曹魏官員,並是西晉的開國元勳。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賈逵一族是望族,早年喪失雙親,過著貧窮生活,冬天時常不穿襠褲,之後在妻舅柳孚家住宿,第二天穿著柳孚的襠褲而去。被當時的人稱「通健」。

小時候常時模擬打仗遊戲,祖父賈習見狀後另眼相看,並被評:「你長大後一定成為將軍統率部隊。」因此被其口頭授傳兵法數萬言。

绛邑縣長[编辑]

賈逵曾为河东郡小吏,守绛邑(今山西绛县縣長,深得绛邑父老爱戴。

建安七年(202年),袁尚命令郭援匈奴單于呼廚泉高幹攻打河東,郭援所經城邑都投降,但到絳邑時賈逵拒絕投降,並奮力抵抗;郭援無法攻下,於是召呼廚泉合力攻擊,最終都成功攻下。郭援聽聞賈逵的名聲後打算收他為將,並派兵押他來,但賈逵並不順從,身邊左右要他向郭援叩頭,但他卻說:「安有國家長吏為賊叩頭!」這句話惹怒了郭援,要將他殺死。此時絳縣吏民聽到消息後,紛紛向郭援求情,賈逵才未被殺死。

絳邑被圍時,賈逵知道無法抵抗,於是命人送印綬到郡,而且建議要快駐兵皮氏這個重地。絳邑被攻下後郭援果然打算攻皮氏,賈逵怕郭援會快郡一步攻下皮氏,於是出計令郭援多留七日,皮氏亦準備好防守,最終都沒有被攻下。後來賈逵獲舉茂才,任澠池縣令

建安十年(205年),并州刺史高幹叛曹,張琰舉兵響應,此時賈逵不知張琰打算叛變,才來到見他就知叛變發生,想逃走但又怕被捉拿,於是假裝與張琰同謀,為他談論計謀,成功得到他信任。後賈逵見治所蠡城城牆不堅固,向張琰求兵修補城牆;得兵後又將打算向張琰通風報信的人殺死。最後賈逵據城抵抗張琰,張琰戰敗。賈逵後來被辟為司徒,以議郎參司隸校尉軍事。

入仕曹魏[编辑]

建安十六年(211年),曹操征伐在關中叛亂的馬超,經弘農郡時稱這是西道的要地,命令賈逵領弘農太守。後賈逵雖因事獲罪被免職,但曹操仍然很賞識賈逵,又任他為丞相主簿,後又拜諫議大夫,與夏侯尚共掌軍事計策。

建安二十五年(220年),曹操在洛陽逝世,由賈逵處理喪事,並運靈柩回鄴城。曹丕繼承魏王爵位後,任命賈逵為鄴縣縣令,治理當地的不法之徒,不久遷任魏郡太守。同年六月,曹丕領大軍南巡,賈逵任丞相主簿祭酒。到時,又任命賈逵為豫州刺史。賈逵在豫州嚴格執行政令,任命枉法的屬下官員都一律被免職,因而得到曹丕的讚賞,更布告天下,命以豫州為榜樣。因功獲賜關內侯。由於豫州南接吳境,賈逵都做好防守的準備,同時又建造水壩截水,建起了一條二百餘里的運河,稱為「賈侯渠」,便利民生。

黃初三年(222年),賈逵與曹休張遼等將進攻東吳,乘吳軍遇暴風擊破呂範的部隊,戰後獲進封陽里亭侯(屬濟陰郡句陽縣[2]),加建威將軍。

太和元年(227年),曹叡繼位,孫權在豫州正南方的東關駐守,賈逵見豫州境內的駐軍都僅是防守,每次攻擊東吳都是由東方或是由西方進攻,無從北方受襲的顧慮,令吳軍可以合兵全力抗擊。於是打算建一條直道由豫州直道長江,作為威脅和有利自己的戰略部處,同時又移駐潦口,上陳進攻的計策,曹叡都十分同意。

次年(228年),東吳鄱陽太守周魴引曹休領兵向,曹叡同時又派賈逵督前將軍滿寵東莞太守胡質等四支軍隊由西陽直攻東關、司馬懿領兵到江陵。到五將山時曹休表示收到東吳將領的投降上表,要深入東吳;曹叡又命各軍與曹休會合一同進攻。賈逵此時見東吳在邊境並無防備,知道曹休一定會因深入而被早已準備的吳軍擊破,賈逵於是部處諸將水陸並進,又生擒吳兵,得知曹休已敗,吳軍更到夾石截擊曹休的敗兵。賈逵於是快速行軍,並多設旗鼓作疑兵,進據夾石並逼退截擊的吳軍,又支援被吳軍追擊至夾石的曹休軍。同年賈逵逝世,諡肅侯,享年五十五歲。

性格特徵[编辑]

賈逵非常忠誠,如當中被郭援威逼仍寧死不願向他投降。另在曹操死後,鄢陵侯曹彰由長安趕來,問曹操的璽綬時,賈逵則嚴肅地說:「天子在鄴,國有儲輔。先王璽綬,非君侯所直問也。」表明尊重曹操和其選立的繼位人曹丕。另在夾石時,雖然賈逵與曹休有過節,但在曹魏的利益面前都可以放低,努力營救曹休以免被吳軍覆滅。在他病重時,又對左右說:「受國厚恩,恨不斬孫權以下見先帝。喪事一不得有所修作。」可見他至死都希望助曹魏覆滅東吳,以至統一。故此在諸葛誕聽到賈充支持魏室禪讓他人,厲聲說:「卿非賈豫州子?」

與曹休的關係[编辑]

石亭之戰時,曹休雖然得到賈逵的救援才得以撤退,但仍埋怨賈逵行軍太遲。所以以主帥身份要求作為豫州刺史的賈逵到戰場去撿回失落的使節杖。賈逵認為沒有過失,所以對曹休說:“我是為國家擔任豫州刺史的人,絕對不會去做撿取遭棄的使節杖的工作。”于是引軍歸還。接著與曹休互相表奏,朝廷雖然知道賈逵行事無誤,但也為了保全曹休的宗室身份的面子,所以二人都沒有受到責難處罰。[3]

曹休在石亭之戰前本就看不起賈逵,後來更打算以敗戰之罪懲處賈逵,但賈逵始終沒有多言,時人在此事上較為認同賈逵。[4]

評語[编辑]

  • 曹操:“使天下二千石悉如賈逵,吾何憂?”
  • 曹丕:“逵真刺史矣。”
  • 曹叡:“古人有言,患名之不立,不患年之不長。逵存有忠勳,沒而見思,可謂死而不朽者矣。”
  • 曹休:“逵性刚,素侮易诸将,不可为督。”
  • 曹髦:“逵沒有遺愛,歷世見祠。追聞風烈,朕甚嘉之。昔先帝東征,亦奉于此,親發德音,褒揚逵美,徘徊之心,益有慨然!夫礼贤之义,或扫其坟墓,或脩其门闾,所以崇敬也。其扫除祠堂,有穿漏者补治之。”
  • 賈習:“汝大必為將率。”
  • 孫資:“逵在絳邑,帥厲吏民,與賊郭援交戰,力盡而敗,為敗所俘,挺然直志,顏辭不屈;忠言聞於大眾,烈節顯於當時,雖古之直髮據鼎,罔以加也。其才兼文武,誠時之利用。”
  • 陈寿:“咸精达事机,威恩兼著,故能肃齐万里,见述于后也。”(《三国志 魏书 刘司马梁张温贾传第十五》)
  • 鱼豢:“逵世为著姓,少孤家贫,冬常无袴,过其妻兄柳孚宿,其明无何,著孚袴去,故时人谓之通健。”
  • 王沈:“休犹挟前意,欲以后期罪逵,逵终无言,时人益以此多逵。”
  • 习凿齿:“夫贤人者,外身虚己,内以下物,嫌忌之名,何由而生乎?有嫌忌之名者,必与物为对,存胜负于己身者也。若以其私憾败国殄民,彼虽倾覆,于我何利?我苟无利,乘之曷为?以是称说,臧获之心耳。今忍其私忿而急彼之忧,冒难犯危而免之于害,使功显于明君,惠施于百姓,身登于君子之涂,义愧于敌人之心,虽豺虎犹将不觉所复,而况于曹休乎?然则济彼之危,所以成我之胜,不计宿憾,所以服彼之心,公义既成,私利亦弘,可谓善争矣。在于未能忘胜之流,不由于此而能济胜者,未之有也。”
  • 独孤及:“魏晋以贾诩之筹策、贾逵之忠壮、张既之政能、程昱之智勇、顾雍之密重、王浑之器量、刘惔之鉴裁、庾翼之志略,彼八君子者。”(《唐会要·卷七十九》)
  • 苏轼:“嵇绍为有子,郗超是无孙。如今更恨贾梁道,不杀公闾子元。”(《苏东坡全集》)
  • 郝经:“民未即业,运属军兴。抑奸弭寇,吏资严能。馥习既逵,隠然方面。立国立疆,递为耕战。伊颜几圣,伯达焉知。治平何难,出处有时。”(《郝氏续后汉书》)
  • 刘咸炘:“刘馥治扬,梁习治并,张既治雍、凉,温恢治扬、凉,贾逵治豫,功皆甚著。”(《三国志集解》)

家庭[编辑]

祖父[编辑]

妻子[编辑]

  • 柳氏,柳孚之妹。西晉時獲封魯國太夫人。

兒子[编辑]

孫兒[编辑]

藝術形象[编辑]

三國演義[编辑]

石亭之戰時識破周魴的斷髮詐降計,上諫曹休反被其下令處斬,不過在多位將軍的請求下被下令為後軍。之後因拯救曹休而被其感激[5]

漫畫[编辑]

影视[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 三國志·魏書·賈逵傳》
  • 資治通鑑》卷六十九至七十一
  • 《三國志·魏書·諸葛誕傳》
  • 晋書·五行志上》
  1. ^ 按裴注《魏略》
  2. ^ 水經註·瓠子河》:余按小成陽在成陽西北半里許,實中,俗喭以爲囚堯城,士安蓋以是爲堯冢也。瓠子北有都關縣故城,縣有羊里亭,瓠河逕其南,爲羊里水,蓋資城地而變名,猶《經》有新溝之異稱矣。黃初中,賈逵爲豫州刺史,與諸將征吳于洞浦有功,魏封逵爲羊里亭侯,邑四百戶,即斯亭也。
  3. ^ 《魏略》:休怨逵進遲,乃呵責逵,遂使主者敕豫州刺史往拾棄仗。逵恃心直,謂休曰:“本為國家作豫州刺史,不來相為拾棄仗也。”乃引軍還。遂與休更相表奏,朝廷雖知逵直,猶以休為宗室任重,兩無所非也。
  4. ^ 《魏書》:休猶挾前意,欲以後期罪逵,逵終無言,時人益以此多逵。
  5. ^ 《三國演義·九十六回》:「曹休乃深信之,設宴相待。席罷,周魴辭去。忽報建威將軍賈逵來見,休令入,問曰:「汝來何為?」逵曰:「某料東吳之兵,必盡屯皖城。都督不可輕進,待某兩下夾攻,賊兵可破矣。」休怒曰:「汝欲奪吾功耶?」逵曰:「又聞周魴割髮為誓,此乃詐也。昔要離斷臂,刺殺慶忌,未可深信。」休大怒曰:「吾正欲起兵,汝何出此言以慢我軍心!」叱左右推出斬之。眾將告曰:「未及進兵,先斬大將,於軍不利。且乞暫免。」休從之,將賈逵兵留在寨中調用,自引一軍來取東關。」「曹休寨中大亂,自相衝擊。休慌上馬,望夾石道奔走。徐盛引大隊軍馬,從正路殺來。魏兵死者不可勝數,逃命者盡棄衣甲。曹休大驚,在夾石道中,奮力奔走。忽見一彪軍從小路衝出,為首大將,乃賈逵也。休驚慌少息,自愧曰:「吾不用公言,果遭此敗!」逵曰:「都督可速出此道。若被吳兵以木石塞斷,吾等皆危矣!」於是曹休驟馬而行,賈逵斷後。逵於林木盛茂之處,及險峻小徑,多設旌旗以為疑兵。及至徐盛趕到,見山坡下閃出旗角,疑有埋伏,不敢追趕,收兵而回。因此救了曹休。」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