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闰甫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賈閏甫隋朝末年河东人,贾务本的儿子,瓦岗军将领。

贾务本为张须陀部将,大业十二年(616年),张须陀战死,贾务本伤重去世。隋炀帝诏命光禄大夫裴仁基为河南讨捕大使,替代张须陀统领賈閏甫、秦叔宝罗士信等部下,迁到虎牢镇守。大业十三年(617年)四月,裴仁基和监军御史萧怀静有矛盾,贾闰甫劝裴仁基投降李密,裴仁基问:“萧御史怎么办?”贾闰甫说:“萧御史就象栖身在树枝上的鸡,他如果不知随机应变,就在于您的一刀了。”裴仁基派贾闰甫去向李密请降。李密大喜,任命贾闰甫为元帅府司兵参军,兼直记室事,让他向裴仁基复命,并且写书信抚慰裴仁基。萧怀静秘密上奏,裴仁基杀死萧怀静,率部众以虎牢城向李密投降。

武德元年(618年)九月,李密打开洛口仓分发粮食,取的人随便取多少,有的人离开粮仓后,拿不动,丢在街上,从仓城到外城门,路上的米有几寸厚,被车马践踏,洛水两岸十里范围内,看上去象蒙上一层白沙。李密很高兴,对贾闰甫自称足食。贾闰甫回答:“百姓是国家的根本,粮食是百姓的生存依靠。现在百姓像潮水一样涌来,因为他们的生存依靠在这里的。仓署却不爱惜,这样糟踏,我怕一旦没有了米,百姓也就散了,明公又靠什么来完成大业呢?”李密任命贾闰甫为判司仓参军事。十月,李密败于王世充,归降唐朝。李密手下的刘德威、贾闰甫、高季辅等人,或以城镇,或率领部下,相继前来降唐。

十一月二十九日,唐高祖派李密往崤山以东,收服他尚未归附的余部。李密请求和贾闰甫一同去,皇上答应了他的请求,命李密和贾闰甫一起登上御榻,赐给他们食品,传着喝了卮中的酒说:“我们三人一同饮这杯酒,来表明同心。二位建立功勋,以称朕心。大丈夫一言,千金不改。有人确坚持不让兄弟东去,朕以真心对兄弟,不是别人能够离间的。”李密、贾闰甫再三拜谢受命。唐高祖又以王伯当为李密的副手派他去山东。途中,高祖又让李密入朝,另外接受安排。李密到稠桑,接到敕书,对贾闰甫说:“敕书派我去山东,又无故召我回去,天子曾说有人坚持不让我东去,现在这谗言起作用了。我现在如果回去,必定被杀。不如攻陷桃林县,取了县里的兵粮,北渡黄河。消息到了熊州时,我已走远。如果我们能到黎阳,大事定能成功,公意如何?”贾闰甫说:“主上待明公非常好,何况国家李姓,符合图谶,天下终要统一。明公既然已经归唐,却又产生异图;任瓌史万宝在熊州、谷州二州,这事早晨发动,他们的军队晚上就会赶到。虽能攻陷桃林,哪里有功夫召集士兵。一旦被称为叛逆,谁能容纳?我为明公设想,不如暂按朝廷命令,表明没有异心,那些谗言自然不起作用了。明公再想出关前往山东,可以慢慢计划。”李密生气地说:“唐朝让我和韩信一样与周勃灌婴同列,怎能忍受?况且我和李渊都应了谶文。今天不杀我,听任我东进,足可证明王者不死;纵然唐朝平定了关中,山东最后也为我所有。上天给的不拿,却要白送给他人!贾公,是我的心腹,为什么这样想!如果不能同心,就斩了你再走!”贾闰甫流着泪说:“明公虽说也应图谶,但近来观察天道人事,已经渐渐不相应了。现在海内分崩,人人想要独断专行,强者称雄;明公又开始逃亡,谁能再听调遣?况且自从杀翟让后,人人都说明公弃恩忘本,现在谁还肯把自己的军队交给你?他们一定怕你夺下兵权,就加以抵抗,一朝失势,岂有立足之地?我如果不是蒙受明公恩典,怎会深言不讳!但愿明公好好考虑,恐怕没有大的福气。如果明公有安身之处,贾闰甫又怎能怕死?”李密非常生气,举刀要砍贾闰甫;王伯当等人劝住,于是放了贾闰甫。贾闰甫逃往熊州。王伯当也劝阻李密,认为不可以起事,李密不听。最终李密和王伯当于事败被杀。贾閏甫作《李密傳》三卷。

参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