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龙洛之围 (1627年)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坐标52°3′N 6°37′E / 52.050°N 6.617°E / 52.050; 6.617

赫龙洛之围
in 1627 by Frederick Henry, including the circumvallation.
1627年赫龙洛之围的地图,弗里德里克·亨利作。
日期 1627年7月20日 - 8月19日
地点 赫龙洛, 海尔德兰省
(属于今日荷兰)
结果 荷兰胜利
参战方
 荷蘭共和國  西班牙
指挥官和领导者
荷蘭共和國 弗雷德里克·亨德里克 西班牙 马泰斯·杜尔肯英语Matthijs Dulken (赫龙洛)
西班牙 亨德里克·凡·登·伯根英语Hendrik van den Bergh (count)
(西班牙军)
兵力
16,000 步兵
4,000 骑兵
1,200 步兵 (赫龙洛)
100 骑兵 (赫龙洛)
16,000 步兵 (西班牙军)
5,000 骑兵 (西班牙军)
伤亡与损失
未知 未知

赫龙洛之围是由弗雷德里克·亨德里克率领的荷兰军队,与西班牙帝国控制的要塞城市赫龙洛间的战争。是八十年战争的一部分。由亨德里克·凡·登·伯根英语Hendrik van den Bergh (count)率领的西班牙军队曾前往赫龙洛解围,但为时已晚。攻城战自一六二七年七月二十日起,终于八月十九日。最终守军向荷兰投降。

攻城战中,荷兰军队为防止敌人逃逸求援,便修建了一条长达十六千米的城墙,。在一六二四年的布雷达之围英语Siege of Breda (1624)中,安布罗西奥·斯皮诺拉运用了同样的方法。赫龙洛之围后,弗雷德里克便将这种方法运用到其他的攻城战中,比如斯海尔托亨博斯之围英语Siege of 's-Hertogenbosch。赫龙洛的胜利是十二年停战英语Twelve Years' Truce后的荷兰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胜利。

赫龙洛[编辑]

赫龙洛虽小,却据必争之地,故西班牙重兵把守;亦为繁华之城,处汉萨商线必经之路。其四周皆为沼地,易守难攻,得此城者,得此地也。

拿骚的毛里茨曾于1595年围攻赫龙洛,却以失败告终。1597年毛里茨卷土重来,攻占了赫龙洛。但安布罗西奥·斯皮诺拉有在1606年收复了赫龙洛。毛里茨再次进攻赫龙洛,但又以失败告终。最后,荷兰在1627年重新夺回赫龙洛。

赫龙洛攻难守易,堡垒森严。来自阿彻霍克英语Achterhoek费吕沃英语Veluwe的税金被聚集至此,为西班牙提供源源不断的战争经费。若与奥尔登扎尔,布雷德福特林根三城联合,便可作为战争基地,从东面威胁共和国的安全,成为一大隐患。为此,荷兰国会选择进攻赫龙洛,而非单单在海上与西班牙作战(而这正是强大的荷兰泽兰所渴望的)。[1][2]

序曲[编辑]

弗雷德里克率步兵一万五,骑兵四千,携后勤车千辆,大炮七十五门,经由莱茵河登陆埃默里希。军中不乏来自欧陆各地的雇佣兵,有来自苏格兰,英格兰,上德意志的,亦有来自弗里斯兰,法兰西的。七月二十日,荷兰兵临赫龙洛,将此地围得水泄不通。

城墙[编辑]

次日,数千名荷兰士兵和佣工开始建起一条连绵不断的城墙。城墙屹立于赫龙洛东面,高十英尺(约三米),长十六千米。沿城墙一起建起的还有壁垒,战壕等防御工程。(荷兰语Schansen)

弗雷德里克·亨利让同一民族的人一起工作,所以英格兰要塞(Engelse Schans)由英格兰人建造并驻守,法兰西要塞,弗里斯要塞和荷兰要塞也同样如此。大炮被安置在军事要地,如此荷兰的城墙就在全方位保护之下。赫龙洛城中大炮的射程被精确测量:它们射不到两千米外的战线。十天内,城墙便建设完成,并在围城战中被不断加固。

弗雷德里克知道,由亨德里克·凡·登·伯根英语Hendrik van den Bergh (count)率领的西班牙大军盘踞在南尼德兰,若想要避开一场恶战,就必须转移他们的注意力,从而延误他们的到来。为此,弗雷德里克声东击西,在德意志戈赫虚晃一枪。为了后勤,他建起了连接代芬特尔聚特芬的供应线;又布下天罗地网,重重眼线,来预防西班牙人在邻近地区站稳脚跟。

包围[编辑]

赫龙洛城内[编辑]

沙制1627年赫龙洛城模型

赫龙洛守军司令马泰斯·杜尔肯英语Matthijs Dulken是一名经验丰富的指挥官。他有一千两百名步兵(不算入伍的市民)和由兰伯特·弗瑞肯率领的一百名骑兵,还有丰富的补给。杜尔肯同样要求手下加固了防御,具体做法即为:“...用火枪和炮弹以一切方式伤害敌人。”荷兰人的防线修建完后,赫龙洛便遭到荷兰军队的猛烈轰炸;同时,荷兰人,英格兰人,法兰西人挖着锯齿形的战壕,一步一步逼近赫龙洛。而被围者披星戴月,拼命修补城墙上被炸出的缺口。然而,两百发燃烧弹“火球”被射进了城,给城中建筑和市民造成极大伤害。杜尔肯的肩膀也受了枪伤,于是他把指挥权给了弗瑞肯。弗瑞肯便率骑兵出城突袭荷兰防线,进攻了在建战壕和拿骚-迪茨的营地,且损失很少。在赫龙洛,由于一名士兵的粗心,两桶火药爆炸,造成四十人的伤亡。

赫龙洛城外[编辑]

1627年赫龙洛城外荷兰防线的横截面

与此同时,英格兰挖掘小组第一个挖到了环绕赫龙洛的运河。为了方便船只进出,他们炸掉了城北的船闸,此举亦使运河中的水减少到九英尺。此后,荷兰人准备在运河上建起一座堤坝来过河。但赫龙洛城中的炮火把堤坝彻底摧毁。最终,在两支炮兵残部的掩护下,荷兰人建起了两座堤坝,但伤亡是巨大的,其中包括两名英格兰军官的死亡。渡过运河后,他们便在赫龙洛城墙下挖起了地道,然而常规战斗还是在城外进行。

凡·登·伯根的到来[编辑]

弗雷德里克·亨利,奥兰治亲王

与此同时,凡·登·伯根带着他的西班牙常胜军,以及一千八百名德意志雇佣兵已经逼近赫龙洛,他们数量远超荷军。但因为补给不足,又错过了和荷军面对面战斗的时机,他们只得鸣枪以示援兵至。由于西军和意军间的内讧不断,切断荷军后勤线的计划也一败涂地。最终,伯根只能计划冲破荷兰防线来进入赫龙洛城。他首先成功攻击了苏格兰营,但莫罗军官的反击把西班牙人赶走了出去。此自,伯根再无胜利的希望。

谈判[编辑]

弗雷德里克尝试与杜尔肯谈判,告诉他西班牙援军无法解围赫龙洛了,但伤愈的杜尔肯将谈判一事一口回绝。于是围城战只得继续。渡过运河的英格兰士兵成功在一座赫龙洛城外防御塔下(faussebray)布下了炸弹。八月十八日,炸弹爆炸,在城墙上炸出大缺口。英格兰士兵涌了进去,爬上了赫龙洛的东墙,但等待他们的是由弗瑞肯率领的数百名火枪手和滚烫的沥青,守军三次击退英军,近似一场屠杀。但睿智的杜尔肯知道很快赫龙洛将三面受敌,且城中人手武器都不足。他只得宣布停战并派遣谈判代表。

和约[编辑]

一份仿照布瑞达之围(1624年)英语Siege of Breda (1624)时的和约在三天后被签订,将赫龙洛城交给了共和国。守军和市民可以带着武器和钱离开,但最多只能带两把枪。按照和约,弗雷德里克须借给守军两百辆推车。为了防御敌人未来的进攻,他又在赫龙洛部署了军队,摧毁了完工的荷兰防线,填满了战壕。城中的天主教乌特勒支总教区菲利普·洛维纽斯英语Philippus Rovenius也获准离开。赫龙洛从此成为共和国的一部分。

共和国隆重庆祝了这场胜利。西班牙在无数失败后终于被打倒了。胡果·格老秀斯在《赫龙洛之围》(Grollae Obsidio)写下了战争的种种细节;约斯特·范·登·冯德尔为胜利写了一篇七百三十八节的。古谚“如赫龙洛般固若金汤”(Zo vaste as Grolle)由此诞生,作为对攻城困难重重的引用。

参见[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N.J.Tops Groll in de Zeventiende en Achttiende Eeuw (Groll in the 17th and 18th century): Een kerkelijk en strategisch storende factor in het oosten van de republiek, Groenlose Historic Society, Groenlo, 1992
  2. ^ Jan Kuys Drostambt en Schoutambt. De Gelderse ambtsorganisatie in het kwartier van Zutphen. (ca. 1200-1543). Hilversum, 1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