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赵壹(?年-?年),一作趙一[1],字元叔華嶠《後漢書》則字元淑,主要事迹见于汉灵帝年间(168年 - 189年),东汉汉阳郡西县人(今甘肃省礼县大堡子山东)。中国辞赋家、书法评论家。其代表作《刺世疾邪赋》直抒胸臆,对后世赋体的风格有很大影响。

生平[编辑]

光和元年(公元178年),漢陽郡舉薦趙壹為上郡吏,趙壹前往洛陽,當時受計的是司徒袁滂,計吏數百人都拜伏不敢抬頭,只有趙壹長揖不跪,袁滂見此,覺得非常奇怪,於是命令左右的人去責問他:「下郡計吏卻揖三公,為何?」趙壹說:「當年酈食其以長揖禮見劉邦,現我以此見三公,有甚麼奇怪的呢?」袁逢特意走下廳堂,邀請趙壹上坐,詢問西方事務,趙壹應答如流,袁滂大喜並向客人們介紹:「他就是漢陽趙元叔。朝廷裡的大臣,才學沒有能超過他的,我請各位分開坐。」其他在坐的人都竟驚訝的看著他。後來,趙壹拜訪河南尹羊陟,趙壹認爲羊陟足以托名,天天去羊陟家敲門,羊陟勉強讓他進門,但是還沒起床,趙壹走到床前,說:「我敬佩羊陟先生高風亮節已許久,今天終於能見一面,卻忽然逝世,這是命運呀!」於是放聲大哭,門下的人大驚,紛紛湧入羊陟的房間。羊陟知道趙壹是非常之人,於是起床,與他暢談,讚譽有加。對他說:「您暫時出去吧!」第二天一早,羊陟回訪趙壹,羊陟在趙壹的柴車前席地而坐,左右的沒有不感到訝異的。羊陟與趙壹相談甚歡,直到夕陽下山,羊陟握着趙壹的手說:「未經剖取的美玉不剖,必有像卞和泣血之事發揚的啊!」後來羊陟與袁滂共同薦舉趙壹。趙壹因此名動京師。[2][3]

相關考證[编辑]

王先謙《後漢書集解》引洪頤煊曰:「《靈帝紀》光和元年二月,光祿勳袁滂為司徒;冬十月,屯騎校尉袁逢為司空。二年三月,司徒袁滂免。大鴻臚劉郃為司徒。司空袁逢罷。元年受計者,非袁逢也。」

評價[编辑]

  • 袁滂:此人漢陽趙元叔也。朝臣莫有過之者
  • 鍾嶸:元叔散憤蘭蕙,指斥囊錢。苦言切句,良亦勤矣。斯人也,而有斯困,悲夫!《詩品·卷下
  • 劉熙載:後漢趙元叔《窮鳥賦》及《刺世疾邪賦》,讀之知爲抗髒之士。惟徑直露骨,未能如屈、賈之味餘文外耳。《藝概
  • 顏之推:趙元叔抗竦過度《顏氏家訓·卷第四
  • 龔克昌:趙壹是東漢末年最重要的賦家,他的賦揭發社會問題之深刻,感情之激烈,在漢賦作家中是絕無僅有的。趙壹賦在藝術形式上也有其獨特之處:與其思想内容相適應的是,篇幅短小,富於感情色彩,鋪陳誇飾之風盡棄,從而使賦風爲之一變。從此以後,鋪陳叙事的漢大賦,就漸漸爲抒情小賦所代替了。《漢賦研究

主要作品[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法書要錄·卷一》:後漢趙一非草書
  2. ^ 趙壹碑》:有羊涉者,尹河南,能掇四方之英,元叔乃去袁司徒,訪涉以為主人。將出所懷以動之,會涉猶寢於堂內,元叔直言而伏曰:「仆高君之義,故遊君之門,將藏窮達之誠,君豈當然?」涉乃眷而禮之,特奇其賢。明日,盛騎造元叔,坐涉於柴車,高譚極曛。因曰:「良寶不剖,必泣血以相予。」於是羊與袁唱聲薦元叔於王庭,雖名烜於京師,而祿竟不登。
  3. ^ 後漢書·趙壹傳》:光和元年,舉郡上計,到京師。是時,司徒袁逢受計,計吏數百人,皆拜伏庭中,莫敢仰視。壹獨長揖而已。逢望而異之,令左右往讓之,曰:「下郡計吏而揖三公,何也?」對曰:「昔酈食其長揖漢王,今揖三公,何遽怪哉?」逢則斂衽下堂,執其手,延置上坐,因問西方事,大悅,顧謂坐中曰:「此人漢陽趙元叔也。朝臣莫有過之者,吾請為諸君分坐。」坐者皆屬觀。既出,往造河南尹羊陟,不得見。壹以公卿中非陟無足以託名者,乃日往到門,陟自強許通,尚臥未起。壹徑入上堂,遂前臨之,曰:「竊伏西州,承高風舊矣。乃今方遇而忽然,奈何命也!」因舉聲哭,門下驚,皆奔入滿側。陟知其非常人,乃起,延與語,大奇之。謂曰:「子出矣。」陟明旦大從車騎,奉謁造壹。時,諸計吏多盛飭車馬帷幕,而壹獨柴車草屏,露宿其傍,延陟前坐於車下,左右莫不嘆愕。陟遂與言談,至熏夕,極歡而去,執其手曰:「良璞不剖,必有泣血以相明者矣!」陟乃與袁逢共稱薦之。名動京師,士大夫想望其風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