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优良条目,点此获取更多信息。
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超级科学故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创刊号封面

超级科学故事》(英語:Super Science Stories)是流行出版社1940至1943年和1949至1951年发行的美国纸浆科幻杂志。流行出版社在旗下用于经营低档杂志的子品牌推出新刊物,稿酬起初只有每字半美分。1939年下半年,年仅19岁的弗雷德里克·波爾获聘担任主编,科幻姐妹杂志《惊人故事》也是他负责。波尔在1941年中期离职,奥尔登·诺顿接手,但几个月后又回聘波尔协助。流行出版社给波尔的预算很低,所以寄来的大部分作品曾被退稿,导致很难获得好文章,但波尔早期还是从科幻爱好者组织未来派作家取得不少优异作品。

杂志起初颇为热销,出版社在一年内就小幅提升波尔掌握的预算,以便他偶尔向作家支付奖励。部分小说是波尔本人创作,一来填补空缺,二来补充他的收入。杂志投搞作家不乏日后的成名人物,如艾萨克·阿西莫夫羅伯特·海萊因。1943年初波尔参军后,战时纸张短缺导致杂志停止出版。首轮发行的最后一期是1943年5月刊。1949年,《超级科学故事》重现市场,埃勒·雅各布森主编,此轮出版包含大量转载文章,坚持三年后于1951年停刊,最后一期是8月号。加拿大发行转载版杂志,内容都是重印首轮美国版《超级科学故事》和《惊人故事》,但特殊之处在于偶尔也有原创小说。第二轮美国杂志除加拿大版外还有英国版。

《超级科学故事》所获评价一般,从未进入业内领先水平,但科幻史学家和评论家对所刊作品不无好评。科幻史学家雷蒙德·汤普森觉得文章品质不一,但仍是20世纪40年代的优秀杂志[1]。评论家布莱恩·斯坦伯福德彼得·尼科尔斯称《超级科学故事》“是重要的训练场”,历史地位高于文章水准[2]

出版史[编辑]

科学文学在20世纪20年代前就开始出版,但起初没有独立发行,直到1926年雨果·根斯巴克推出历史上第一本纯科幻纸浆杂志《惊奇故事》才改变局面。到了30年代末,科幻杂志市场呈现井喷,[3]新品在1939年如雨后春笋般涌现[4]。科幻爱好者弗雷德里克·波爾对写作很有抱负,他拜访《惊奇科学故事》和《动态科学故事》(Dynamic Science Stories)主编罗伯特·埃里斯曼(Robert Erisman)求职[5]。埃里斯曼手头没有空闲职位,但告诉波尔业内领先的纸浆杂志发行商流行出版社(Popular Publications)正要新发低稿酬杂志,可能有兴趣新增科幻杂志[6]。1939年10月25日,年仅19岁的波尔前往流行出版社拜访罗杰斯·特里尔(Rogers Terrill)且马上获聘[7],周薪十美元[8][注 1],主编《超级科学故事》和《惊人故事》(Astonishing Stories)两本杂志[7][10]。《超级科学故事》计划刊登长篇,《惊人故事》专注短篇,《超级故事》1941年3月更名《超级科学小说杂志》(Super Science Novels Magazine)反映政策定位,但仅三期后就换回《超级科学故事》[1]

十一 十二
1940 1/1 1/2 1/3 1/4 2/1
1941 2/2 2/3 2/4 3/1 3/2
1942 3/3 3/4 4/1 4/2
1943 4/3 4/4
《超级科学故事》首轮出版详细信息,左侧是年份,上方是月份,其他数字代表“
/期数”,背景色代表主编,蓝色是弗雷德里克·波尔,橙色是奥尔登·诺顿。

流行出版社对新科幻杂志的销量没把握,决定用旗下专门经营低稿酬杂志的子品牌经营[7][11]。《超级科学故事》创刊号标志时间1940年3月,与《惊人故事》一样是双月刊但出版月份错开[5]。据波尔的回忆录记载,公司业主哈里·斯泰格Harry Steeger)为《惊人故事》定下的预算为:“275美元小说稿费,100美元黑白插图,30美元封面插图”;《超级科学故事》要多16页,所以在上述基础上增加50美元,每期455美元[12]。这样波尔能够支付的稿酬仅每字半美分,远低于业界领先水平[7][13][注 2]。波尔资源有限,但《超级科学故事》销量甚佳[5],流行出版社在纸浆杂志领域地位崇高,拥有发达的销售网,对发行不无小补。斯泰格很快提高波尔的预算,为读者青睐的小说发奖金[5][注 3]。波尔当时向老板保证,增加预算能提升稿件档次,但据他后来回忆,自己对此实在没把握[16]。成名已久的雷·卡明斯Ray Cummings)曾亲自拜访波尔并递交作品,但他能接受的最低稿酬是每字一美分,波尔此时正好剩有预算。波尔本人不喜欢卡明斯投稿的作品,但他实在没法对这样的名家退稿,甚至不好意思明言付不起他要求的稿费。波尔在回忆录中表示:“一连几个月他都准时卖新小说给我,每篇我都很讨厌,但全都买了。”[17]

为应对预算不足,波尔设法减少需要小说填补的空白,例如占据数页的读者来信专栏,或是为流行出版社其他杂志刊登广告,这些就不需要稿费。部分作家发来的稿件所报字数不准确,出版社工作人员于是亲自点数,无论实际字数超过还是不及作者报数,都按偏少的数量支付稿酬,此法为每期杂志节省40到50美元。杂志还从已经买来的黑白插图中剪裁部分内容填补空白,因为买来的画作不管用几次都无需向作者支付额外费用。[18]

流行出版社在1940年某个时间把波尔的酬劳翻倍(每周20美元)[8][注 4],1941年6月他又拜访斯泰格要求加薪,打算公司不加薪就辞职当自由撰稿人。斯泰格不同意,波尔后来回忆:“我始终不能肯定当时到底是辞职还是被炒”[20][注 5]。流行出版社没有另招主编,而是安排总编辑奥尔登·诺顿(Alden H. Norton)一并负责。七个月后,诺顿又邀请波尔回归协助。[5]诺顿请波尔当副主编并支付35美元周薪,比之前当主编高得多,波尔欣然同意[22][23]

已婚的波尔本来无需服役,但他在1942年结束前离婚并决定参军。此时部队暂不接受自愿入伍,他后在1943年4月1日加入陆军。[24]战争导致纸张供应紧张,流行出版社决定停办《超级科学故事》,1943年4月的最后一期是在埃勒·雅各布森(Ejler Jakobsson)协助下完成[25][26][注 6]

十一 十二
1949 5/1 5/2 5/3 5/4 6/1
1950 6/2 6/3 6/4 7/1 7/2 7/3
1951 7/4 8/1 8/2 8/3
《超级科学故事》第二轮出版详细信息,左侧是年份,上方是月份,
其他数字代表“卷号/期数”,主编全部是埃勒·雅各布森。

1948年末,美国已进入第二波科幻出版热潮,流行出版社决定重推《超级科学故事》[1]。据雅各布森回忆,当时他在休假,正在湖内游泳,离电话还有八公里远:“骑单车的男孩在湖边喊:‘打电话给你办公室’。”电话接通后,诺通说杂志恢复发行,交给雅各布森主编。当时在流行出版社工作的《达蒙·奈特Damon Knight)担任副主编,但杂志上没标他的名字。[25]此轮发行共坚持近三年,但纸浆杂志市场已经式微。奈特1950年离职主编《超越世界》(Worlds Beyond),雅各布森无法说服杂志社继续坚持,《超级科学故事》1951年8月号出版后停刊[28]

内容和评价[编辑]

稿费太低导致《超级科学故事》第一年接到的大部分文章都曾被退稿。波尔是科幻爱好者组织未来派作家Futurians)成员,同好包括艾萨克·阿西莫夫西里尔·科恩布鲁斯Cyril M. Kornbluth)、理查德·威尔逊Richard Wilson)和唐纳德·沃尔海姆Donald Wollheim),他们渴望以写作为职业,乐于把作品拿给波尔发表。[5]未来派作家创作效率很高,波尔主编两本杂志的头一年就从他们手中买下15部小说[1]。主编还亲自创作,大部分情况下是与其他未来派作家合作[5]。特别是在1940年8月与多丽丝·鲍姆加特(Doris Baumgardt)结婚后,波尔的薪水基本只够付房租,他开始靠写作增加收入,有些就刊登在自己主编的杂志上,有时还向其他杂志投稿[8]。1941年1月《超级科学故事》刊登的《冰上居民》(The Dweller in the Ice)是波尔发行的第一部纯自创小说[29],不过20世纪50年代前他发表的作品都只署笔名[30]

1940年3月的创刊号刊有詹姆斯·布莱什James Blish)发表的第一篇小说《紧急加油》(Emergency Refueling),另有约翰·罗素·费恩John Russell Fearn)的两篇小说(其中一篇署笔名“桑顿·艾尔”),弗兰克·贝尔纳普·隆Frank Belknap Long)、罗斯·罗克林Ross Rocklynne)、雷蒙德·加伦Raymond Gallun)、哈尔·文森特Harl Vincent)和迪恩·奥布赖恩(Dean O'Brien)的小说,还有科恩布鲁斯署笔名加布里埃尔·巴克莱(Gabriel Barclay)的诗歌《火箭之歌》(The Song of the Rocket[31][32]。布莱什登在本杂志上最有名的作品是《沉没宇宙》(Sunken Universe),署笔名亚瑟·梅林(Arthur Merlyn),1942年5月刊载[1]。《沉没宇宙》后来并入《表面张力》(Surface Tension),是布莱什的名篇[1][32]雷·布萊伯利查得·奥利弗Chad Oliver)和威尔逊·塔克Wilson Tucker)都在《超级科学故事》发表处女作[7][33],其中布莱伯利的《钟摆》(Pendulum)是诺顿买下,刊载在1941年11月的杂志上[7];塔克以1941年5月刊载的《星际中转站》(Interstellar Way Station)拉开写作生涯序幕[31][33];奥利弗的处女作《失物之乡》(The Land of Lost Content)登上1950年11月《超级科学故事》[1]。阿西莫夫共在本杂志发表四篇作品,其中第一篇是《罗比》(Robbie),是《机器人》系列小说开山之作,刊登时的题目是《奇异玩伴》(Strange Playfellow[34]

大部分投向《超级科学故事》的文章都曾被《惊人科幻小说》等高稿酬杂志退稿,但据波尔的回忆录记载,《惊人科幻小说》主编約翰·W·坎貝爾偶尔会把高产作家的优秀作品送给他,因为坎贝尔觉得读者不希望每期杂志都看到同一人的作品。1941年3月杂志上里昂·斯普拉格·德坎普L. Sprague de Camp)的《人属》(Genus Homo),1940年5月和11月羅伯特·海萊因的《要有光》(Let There Be Light)与《失落的遗产》(Lost Legacy)都是这样得来,波尔认为这些小说“不管放到哪本杂志都是好作品”。[35]波尔还记得坎贝尔因稍有涉及性爱拒收海莱因的部分小说,《要有光》便是如此,《超级科学故事》刊登后的确有读者投诉,其中一封来信写道:“如果你以后继续刊登《要有光》这样故作世故复杂姿态、其实毛都没长齐的幼稚玩意儿,你应该把杂志改名《淘气未来情趣》(Naughty Future Funnies)”[35][注 7]

加拿大版《超级科学故事》比美国原版的发行周期长,杂志在美国复刊后就有部分作品是转载加拿大版,其中包括流行出版社1943年初停办《超级科学故事》和《惊人故事》时已经购买但尚未刊登的11篇小说,如亨利·库特纳的《黑太阳升起》(The Black Sun Rises)、布莱伯利的《然后——沉默》(And Then – the Silence)、布莱什的《捆绑皇冠》(The Bounding Crown[25][注 8]。1950年中期杂志开始转载,引来部分读者投诉,其中一封来信指出,1950年11月重印的《沉没宇宙》比之前首发时更好,这实在令人恼火[1]。流行出版社于1941年收购蒙西公司的《著名奇妙奥秘》,《超级科学故事》复刊后还转载该杂志小说[36]

部分原创小说颇受好评。科幻史学家雷蒙德·汤普森(Raymond Thompson)对布莱伯利发表在1949年11月杂志上的《不可能》(The Impossible)青眼有加,觉得该文入木三分地“描绘人想要实现相互冲突的希望和梦想……令人久久难以释怀”,该文后来收入布莱伯利的著作《火星紀事》。汤普森还很喜欢1951年8月最后一期杂志上刊载的波尔·安德森早期小说《终端探索》(Terminal Quest),以及1950年3月杂志上亞瑟·查理斯·克拉克的《永世流亡》(Exile of the Eons)。[1]此外,约翰·麦克唐纳John D. MacDonald)的作品也颇受好评[28]

《超级科学故事》的书评比同类杂志标准高,科幻史学家保罗·卡特(Paul Carter)声称,《惊人故事》与《超级科学故事》“首次将书评档次提升到堪称‘文学批评’水平”,还称“正是这两本杂志开创关注舞台和银幕科幻的传统”[5][37]。杂志插图颇为业余,后来虽有改善,但即便是维吉尔·芬莱Virgil Finlay)与劳伦斯·史蒂文斯(Lawrence Stevens)这类知名画家都在创作机器人或外星人威胁半裸女子的俗套作品[1]。1950年9月《超级科学故事》的封面由范东根(H. R. van Dongen)创作,这是他发表的第一张科幻图作。范东根此后非常高产,许多作品在《惊人科幻小说》刊登。[38]

科幻史学家麦克·阿什利Mike Ashley)认为《超级科学故事》比《惊人故事》略佳,“两者都证明优秀编辑在预算不高的情况下仍能有所作为”[7]。科幻评论家家布莱恩·斯坦伯福德(Brian Stableford)和彼得·尼科尔斯(Peter Nicholls)认为《超级科学故事》“是重要的训练场”,历史地位高于文章水准[2]

书目详细信息[编辑]

《超级科学故事》均由流行出版社出版,其中首轮以“小说家”(Fictioneers)子品牌发行,弗雷德里克·波尔主编前九期(1940年3月至1941年8月),奥尔登·诺顿接手后主编七期(1941年11月至1943年5月)。1949年1月复刊到1951年8月停刊,全部15期都是埃勒·雅各布森主编。刊物始终保持纸浆杂志尺寸,刚面世时128页,要价15美分,1941年3月增至144页并涨价五美分,1943年5月恢复128页,价格反而升至25美分。第二轮发行始终是112页,定价25美分。除1941年三至八月发行的三期更名《超级科学小说杂志》外,其他各期保持原名。各期分保持规则,前七卷均为四期,最后一卷三期。杂志前八期是双月刊(1940年3月至1941年5月),此后改成季刊,第二轮发行时从1949年7月起改回双月刊,但1951年第二期延迟一个月。[1]

加拿大和英国版[编辑]

十一 十二
1942 1/1 1/2 1/3
1943 1/4 1/5 1/6 1/7 1/8 1/9
1944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94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加拿大版《超级科学故事》出版详细信息,左侧是年份,上方是月份,其他数字代表“卷号/期数”,主编全部是奥尔登·诺顿。

1940年,加拿大因《战争交换保护法》(War Exchange Conservation Act)禁止进口纸浆杂志。流行出版社多伦多分社1942年1月推出加拿大版《惊人故事》,共发行三期双月刊,其中两期重印美国版同名杂志,一期重印《超级科学故事》。加拿大版1942年8月更名《超级科学故事》,编号从第一卷第一号重新开始,所以目录学家往往认为这是新杂志,但在许多方面两者完全相同,例如主编都是奥尔登·诺顿。加拿大版定价一直是15美分并坚持双月刊周期,最后一期是1945年12月号,21期均为同一卷。[36][39]

加拿大版各期内容与美国版《惊人故事》或《超级科学故事》对应,例如加拿大版前两期的内容就分别来自1942年2月的《超级科学故事》和同年六月的《惊人故事》。如此持续十期后,1944年4月的第11期除重印美国版小说外还有两篇首发原创小说,都是美国版停办前已经购买但尚未刊登的作品。加拿大版《超级科学故事》共刊登11篇原创小说,后期杂志还包含不少转载《著名奇妙奥秘》的文章[36],为此杂志1944年12月更名《超级科学和奇妙故事》(Super Science and Fantastic Stories[25]。画作同样大部分源自美国版,但也有原创作品,估计是加拿大画家创作。此外无论读者来信还是其他栏目都完全重印美国版[36]

十一 十二
1949 1
1950 2 3 1
1951 2 3 4 5 6
1952 7 8 9 10 11
1953 12 13 14
英国版《超级科学故事》出版详细信息,左侧是年份,上方
是月份,其他数字是期数。

1949年《超级科学故事》在美国复刊,加拿大版随即跟进,内容和美国版完全相同[36]。索普与波特公司(Thorpe & Porter)1949年10月推出英国版,共发行三期但都没有标示发行月份和期号,另外两期分别是1950年2月和6月面世,内容分别取自1949年1月和12月,以及1950年1月的美国版。三期均为96页,定价一先令。第二版由彭伯顿公司发行,只有64页,定价一先令,同样没有标示发行月份。[1]

两个英国版刊登的内容与美国版相比有删节,杂志标题也和美版相同,所以绝大多数是《超级科学故事》,仅1953年4月是《超级科学小说杂志》[1]

编号 英国发行时间 对应美国杂志
1(无编号) 1949年10月 1949年1月
2(无编号) 1950年2月 1949年11月
3(无编号) 1950年6月 1950年1月
1 1950年9月 1949年4月
2 1951年1月 1950年9月
3 1951年4月 1950年11月
4 1951年6月 1951年1月
5 1951年8月 1951年4月
6 1951年11月 1951年6月
7 1952年3月 1951年8月
8 1952年6月 1943年5月
9 1952年7月 1943年2月
10 1952年9月 1942年8月
11 1952年11月 1942年11月
12 1953年2月 1942年5月
13 1953年4月 1941年5月
14 1953年6月 1941年11月

注释[编辑]

  1. ^ 波尔事后得知流行出版社当时正要为新杂志招编辑,所以他获聘可谓赶得早,不如赶得巧。波尔本人表示:“他们非常急于扩张,所以不管什么阿猫阿狗都要”[9]
  2. ^ 1938年,約翰·W·坎貝爾主编的《惊人科幻小说》(Astounding Stories)稿酬已达每字一美分,各期杂志还会评选读者最满意作品并发奖金[13]
  3. ^ 艾萨克·阿西莫夫记载,他发表在1940年6月《惊人故事》上的小说《金星混血》(Half-Breeds on Venus)稿酬为每字0.625美分[14],1941年2月《惊人故事》刊登的《王之眼》(The King's Eye)每字0.75美分,发表时署波尔的笔名詹姆斯·麦克里(James McCreigh[15]
  4. ^ 波尔对加薪的确切时间记载前后矛盾,他的自传文章称前六个月每周十美元,如此计算加薪时间应该是1940年4月。但他的自传图书又明确表示加薪是在他1940年8月结婚后[8][19]
  5. ^ 斯泰格估计是对杂志销售不满,据阿西莫夫记载,他是1941年6月13日得知波尔离开流行出版社,对此表示“他的杂志卖得不好,(所以)被解除主编职务”[21]
  6. ^ 据波尔回忆,加拿大纸厂纸张供应充足,但受战争影响无法运到美国[27]
  7. ^ 据波尔记载,《要有光》中让读者不满的描写如:“你知道中国古代对那些即将受人侵犯的女子是怎么建议的吗?我觉得你应该照办。”“怎么说?”“放松。”[35]
  8. ^ 《黑太阳升起》1944年6月在加拿大版杂志首发,《然后——沉默》同年十月,《捆绑皇冠》12月。三篇文章都登上1949年1月美国版《超级科学故事》。[25][31]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Raymond H. Thompson, "Super Science Stories", in Tymn & Ashley, Science Fiction, Fantasy and Weird Fiction Magazines, pp. 631–635.
  2. ^ 2.0 2.1 Brian Stableford & Peter Nicholls, "Super Science Stories", in Clute & Nicholls, Encyclopedia of Science Fiction, p. 1187.
  3. ^ Malcolm Edwards & Peter Nicholls, "SF Magazines", in Clute & Nicholls, Encyclopedia of Science Fiction, pp. 1066–1068.
  4. ^ Ashley, Time Machines, pp. 237–255.
  5. ^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Milton Wolf & Raymond H. Thompson, "Astonishing Stories", in Tymn & Ashley, Science Fiction, Fantasy and Weird Fiction Magazines, pp. 117–122.
  6. ^ Pohl,The Way the Future Was, p. 82.
  7. ^ 7.0 7.1 7.2 7.3 7.4 7.5 7.6 Ashley, Time Machines, pp. 158–160.
  8. ^ 8.0 8.1 8.2 8.3 Pohl, The Way the Future Was, p. 98.
  9. ^ Pohl, Early Pohl, p. 23.
  10. ^ "Astonishing Stories" in Tuck, Encyclopedia of Science Fiction and Fantasy: Vol. 3, p. 547.
  11. ^ Pohl, Early Pohl, pp. 23–24.
  12. ^ Pohl, The Way the Future Was, pp. 87–88.
  13. ^ 13.0 13.1 Ashley, Time Machines, p. 107.
  14. ^ Asimov, In Memory Yet Green, p. 269.
  15. ^ Pohl, Early Pohl, p. 25.
  16. ^ Pohl, The Way the Future Was, p. 89.
  17. ^ Pohl, The Way the Future Was, p. 90.
  18. ^ Pohl, The Way the Future Was, pp. 88–89.
  19. ^ Frederik Pohl, "Ragged Claws", in Aldiss & Harrison, Hell's Cartographers, p. 155.
  20. ^ Pohl, The Way the Future Was, p. 102.
  21. ^ Asimov, Early Asimov: Vol. 2, p. 197.
  22. ^ Pohl, The Way the Future Was, p. 107.
  23. ^ Pohl, Early Pohl, p. 85.
  24. ^ Pohl, The Way the Future Was, pp. 109–110.
  25. ^ 25.0 25.1 25.2 25.3 25.4 Ashley, Time Machines, pp. 217–218.
  26. ^ Pohl, Early Pohl, p. 131.
  27. ^ Pohl, Early Pohl, p. 129.
  28. ^ 28.0 28.1 Ashley, Transformations, pp. 40–41.
  29. ^ Pohl, Early Pohl, p. 9.
  30. ^ Pohl, Early Pohl, p. 8.
  31. ^ 31.0 31.1 31.2 见各期杂志,在线索引:Magazine:Super Science Stories – ISFDB. Al von Ruff. [2012-05-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5-25). 
  32. ^ 32.0 32.1 Peter Nicholls, "James Blish", in Clute & Nicholls, Encyclopedia of Science Fiction, pp. 135–137.
  33. ^ 33.0 33.1 John Clute & Peter Nicholls, "Wilson Tucker", in Clute & Nicholls, Encyclopedia of Science Fiction, p. 1244.
  34. ^ Asimov, Early Asimov: Vol. 2, pp. 235–237.
  35. ^ 35.0 35.1 35.2 Pohl, The Way the Future Was, pp. 90–91.
  36. ^ 36.0 36.1 36.2 36.3 36.4 Raymond H. Thompson, "Super Science Stories (Canadian)", in Tymn & Ashley, Science Fiction, Fantasy and Weird Fiction Magazines, pp. 635–637.
  37. ^ Carter, Creation of Tomorrow, p. 296.
  38. ^ Robert Weinberg, "Henry Richard van Dongen", in Weinberg, Biographical Dictionary of Science Fiction and Fantasy Artists, pp. 274–275.
  39. ^ Grant Thiessen, "Astonishing Stories (Canadian)", in Tymn & Ashley, Science Fiction, Fantasy and Weird Fiction Magazines, pp. 122–123.

来源[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