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越国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注意:本页面含有Unihan新版用字:「𫑛𬅠𠬝」。有关字符可能會错误显示,詳见Unicode扩展汉字
越國
夏朝商朝周朝诸侯国
越國
越王勾践剑上的鸟书“戉”字
国君之 不詳
爵位
  1. 公爵(《系年[1]
  2. 侯爵(《史記正義[2]
  3. 子爵(《春秋[2]
  4. 低於子爵 (《國語[3]
允常[2]或者勾践[4]起称王
国都
  1. 秦余望南
  2. 埤中
  3. 大越(前490年-前470年前後)
  4. 琅琊 (前470年前後-前379年)
  5. 姑蘇 (前379年-前333年)
  6. 未知 (前333年-前222年)
始封此國者 夏后少康
创始年 (传说)公元前2032年[5]
始祖 無餘
灭亡年 公元前222年[6]
亡国之君 不詳
灭亡原因秦國所灭
史书记载史记·越王勾践世家》《國語·越語》《吴越春秋》《越绝书》等

越国,又作於越於粤大越,是中国历史上兴起于春秋战国时期的诸侯国,傳說中由夏后少康庶子無餘於會稽一带建立,从春秋晚期的勾践吞并吴国后到战国初期的無彊在位期间越国一直是春秋戰國的一方霸主,鼎盛時期人口可达100多万[7],疆域僅次於楚國東達東海,西連荊楚,南接百越,北交泗水,領有今天浙江省北部、江蘇省大部、安徽省南部、江西省東部部分地區[8]:126楚破越后越国衰微,最终在公元前222年秦灭楚之战後完全滅亡。

名称[编辑]

戉字演变
商代甲骨文
西周金文
汉代说文字体

“於越”最早可以见于《竹书纪年》,古本《竹书纪年》皆称“於粤”,今本则称“於越”。《左传》《国语》《史记》等多称“越”,而《越绝书》等有时称“大越”。上海博物馆所藏的越国青铜器也有铭文显示“於越嗣王旨殹之大啚壽矛”[註 1],显示越国全称“於越”[10]:114-115。該物出土前很长一段时间学界都认为“於越”是越国的他谓,尤其是齐鲁人称越国为“於越”,越人自身不称“於越”[11]:9-15

司马迁《史记》认为夏朝的少康将自己庶子封于此地,於越是庶子的名字,号为无余;贺循《会稽记》称庶子号为於越,由是得名[12]。《公羊传》则称“於越者未能以其名通也,越者能以其名通也”[13],晋代杜预作注认为“於”是发语词,后世都认为是越人发语词。而现代部分學者(如梁啟超)考证认为古越语是复音语,而古汉语只有单音,因此越在古越语中读音近似古汉语音“於越”。[10]:115-116《漢書·地理志》顏師古註稱“於越”是一個地名,族以地名;徐吉軍等學者認為,“於”即“烏”即鳥,鳥是越國古代的圖騰象徵,因此稱“於越”;董楚平等學者還提出觀點稱,“於越”和越國始祖無餘對音。[14]

“越”字古作“戉”,最早可以见于商代甲骨文卜辞中就已经记载与越人事迹;传世的绝大多数越国青铜器都作“戉”。罗香林先生认为“戉”字甲骨文类似斧钺,“越”字为“戉”字假借,指拿戉的越人;卫聚贤先生认为只在古代浙江地区发现,因此钺应当为浙江古民族发明,“越”字即是“钺”,越人以其发明的“钺”为名,亦称吴越、虞越[15]:5-6。而对于“戉”,学术界有人以为是犁铧有段石锛扁平石斧,一般认为是扁平石斧,还有人认为“戉”作为族名在良渚末期,约黄河流域夏朝初年就已存在。[10]:116-120

族源[编辑]

Nanxun - Ancient water town - 0081.jpg

吴越地区历史
史前
时期

约前9000
|
约前1100
上山文化
河姆渡文化
马家浜文化
良渚文化
崧澤文化
馬橋文化
勾吴
约前1100﹣前473
於越
约前1100﹣前306
東甌
前472﹣前138

前306﹣前222

前222﹣前209
西楚
前209﹣前201

前202﹣196
劉濞
前202﹣前153
孫吳
196﹣280

280﹣420
南朝
420
|
589

420–479

479–502

502–557

557–589

589﹣618
高智慧
刘元进
沈法兴

624﹣907
陳碩真
袁晁
裘甫
董昌
吴越
907﹣978
杨吴
902﹣937
南唐
937﹣975

978﹣1276
方腊

1276﹣1355
杨振龙
陈空崖
方国珍
張士誠
1355﹣1367

1368﹣1644
南明
1644﹣1646
叶宗留

1646﹣1911
张念一
钱宝通
太平天国
1853﹣1864
上海公共租界
1845﹣1943
上海法租界
1849﹣1943
中華民國
1911﹣1949
日据
1937﹣1945
上海市大道政府
1937
中华人民共和国
1949﹣今
标注之年份为该政权统治吴越地区的时间

越国是古代於越部落所建立的国家,其来源在古代各史料中众说纷纭,古代史料有“越为禹后”和“越楚同源”两种说法,现代部分学者认为越国可能是继承江南地区古文化[16],越人為吳越族的一支[17],还有人主张于越是三苗后裔[18]。支持“越为禹后”的论述和反对“越为禹后”的“土著说”是目前学术界的两大观点[19]

华夏说[编辑]

《史记·越世家》称大禹曾经在会稽会盟诸侯,越國為夏朝少康庶子於越的封地,國君為[20],勾践称霸中原以后称自己为夏禹后裔[21]秦始皇在今天的会稽山祭祀大禹后这一说法越发流行。[10]:122-123现代绍兴姒姓家谱支持这一观点,但家譜真實性存疑[22][23][24]。另一种说法认为越人是夏人南迁的后裔[25][26],而这一点也得到了考古证据的一定支持,例如在越地的马桥文化中也发掘了具有和中原二里头相类似的文化特征的文物,而巴蜀等地的类似情况也证实二里头文化人群存在一定的大规模迁徙现象[27]

另外有说法推测夏、越民族同源,越人是与夏族同源的骆族和南迁夏族所形成的新族群,骆族是越人和夏人的共同先祖[19]。还有说法根据《世本》《国语》等考据认为越人和楚人同源[28]。日本学界中,狹玄鬼曾主張殷民族就是吳越民族,而白川靜認同殷族與吳越族關係很深,但殷人與吳越族屬同一民族,此說法尚須考證[29]。上述说法大多都没有提及考古证据、或还停留在推论或争论阶段。

土著说[编辑]

“土著说”则认为越人直接来源于远古既已定居浙江北部地区的原始居民,越文化来源于本地区的古文化[10]:128-129。“越为禹后”历来受人质疑,东汉时会稽人王充就质疑大禹会稽会盟的真實性,清代的梁玉绳断言“勾践非禹苗裔”。另外,早期记载越国都被记作蛮族,例如《春秋》文“冬,楚子……徐人、越人伐吴”[30],而在1937年出版的《吴越文化论丛》中,反对“越为禹说”的声音占到多数,例如张荫麟先生认为越人汉化时间最晚、古越语古汉语绝不相通;80年代蒋炳钊先生指出越人为夏人后裔缺乏可靠的考古证据和历史依据,比较二里头文化和越文化之间则可知越人明显不是夏人后裔[25],考古学家严文明先生则认为河姆渡文化马家浜文化良渚文化是古越族自己的文化,林华东先生则认为对应夏朝的二里头文化的同时期吴越地区马桥文化文化面貌、分布范围不同,陈桥驿先生则认为“越为禹后”属无稽之谈[31]

曹锦炎先生从越王钟铭文记越王名“者旨於睗”、越国诸稽氏起源等方面考证越王的先祖是祝融八姓之一,属于彭姓诸稽氏,越国是徐人进入越地统治越人所建立[11]:209[32]蒋炳钊先生和傅举有先生认为,越族是由三苗中一支演变而来,越人出现地域和三苗相近且出现较晚因而可能有继承关系[10]:127卫聚贤先生和董楚平先生更是认为大禹乃越人后裔,中原地区的诸多创举都和越族习俗有关[11]:1-65浙江大学历史系的陈志坚副教授认为,无论“越为禹后”还是“越楚同源”本质和吴国祖源“太伯奔吴”说一样属于越人的“历史记忆”和“族群认同”,吴国和越国本是同一民族,在越国早期越国受到楚国影响较大更加认同楚国文化,由是出现“越楚同源”,而越国后期则认同中原文化,依据大禹传说塑造了“越为禹后”的传说[31]。而考古证据亦证明,杭嘉湖地区丰富的几何印纹陶文化层堆压在良渚文化层之上,却没有发现过同时期商周遗迹常见的,因而当地文化当为和中原不相同的独立文化[18]

历史[编辑]

史前[编辑]

绍兴出土印纹硬陶尊,印纹陶是越文化的代表器物之一[33]

现代考古显示,越地在越国建立之前就已建立有相对发达的文化,在新石器时代早期居民先后经历过跨湖桥文化马家浜文化崧泽文化良渚文化,而夏商周时期继承自良渚等古文化的马桥文化被部分学者认为是越文化的源头。[10]:73公元前6000年左右,宁绍平原受到海平面上升影响,面积大面积减少,海潮倒灌河流导致土地收成大幅降低,生态环境急剧恶化。[10]:77

顾颉刚认为,这一段历史可能与大禹治水的传说有关,“禹是南方民族的神话中的人物”“这个神话的中心在越(会稽),越人奉禹为先祖”。[10]:81另外学者推论,一部分当地居民因为气候变迁迁移到内陆丘陵地带;另外一部分居民可能航海航行,远抵今天的日本台湾等地。[10]:77

早期[编辑]

根据史料,大禹巡狩到会稽去世,其子启建立夏朝[34],后来夏朝第三代君主太康由于贪图享乐而被有穷氏首领后羿夺取权位,是所谓太康失国、后羿代夏,经过三代人斗争,最终夏国第六代君主少康夺回权柄,是为少康中兴[35]。在夏朝衰落之际,东夷部落时而敌对时而友好,少康之父相在位时,就有“于夷来服”[36],但大多数情况夷夏都处于敌对状态,少康一方面分封庶子于越,另外一方面积极准备讨伐东夷部落,少康死后其子攻打东夷直到东海[10]:144-145。而据《吴越春秋》《越绝书》记载,少康是担心大禹陵祭断绝,才把庶子无余封在会稽[37]。无余即位后,不建立宫殿,和百姓住一样的房子,无余传十余世后末代君主由于能力不足成为平民,国无君长、祭祀断绝长达十余年,后人民拥立無壬即位,恢复了大禹的祭祀,在無壬之后越国才有了“君臣之义”。无壬死后三代国君無瞫夫譚允常守国有成。允常就是勾践的父亲,和吴王阖闾是同辈,也是越国霸业的奠基人。[38]

商代甲骨文卜辞中,“戉”就已经多次出现,这也说明商朝对越人的行动颇为关注。《逸周书》引用《商书·伊尹朝献》“臣请正东,符娄、仇州、伊虑、沤深、十蛮、越沤,剪发文身,请令以鱼皮之鞞,乌鰂之酱,鲛鼥利剑为献”[39],其中的越沤就可能是於越人,商朝要求越沤进贡的鱼皮做的刀鞘、墨鱼做的鱼酱、鲨鱼做的盾牌以及锋利的宝剑以及“剪发文身”的习俗,都和后世所传越国的特产、习俗相吻合,越国可能在商代初期就已经是商朝治下的一个方国。越人对于商朝战事起到很大作用,卜辞经常记载商朝命令越人参加战争,在武丁时期两者关系颇为密切,商朝征服东夷的战争也对这一时期文物出土有一定影响,商代的青铜器原料、工艺可能来自南方,商代青铜器、陶具开始出现和南方文物相似的纹饰,今天的安徽南部、江苏南部、江西西北部都出土过具有商朝特征或受到商文化影响的青铜器具。[10]:153-171也有人认为甲骨文中的所谓“戉”并非“戉”字,而是指代某一山西南部部落的其它字,“越”初作“戉”,越国兴起后作“𫑛”,越国灭亡后作“越”字,其变化与越国的兴衰相关[40]

今本《竹书纪年》记载,周成王24年“於越来宾”,这也是“於越”之名第一次见诸史料。[10]:172-175而据史料记载,周穆王37年,穆王带领大军伐楚,大军据考可能最远到达了越国本土[10]:177,同时期周王朝还长年和徐国交战;而绍兴出土的徐国青铜器中也记载了徐人灭国后入越的历史事件,说明徐人后来战败大量南迁进入越地,今天衢州等地仍有徐偃王庙遗迹[41][10]:180-183

而在史料中春秋早期越国就一度强盛,鲁桓公郑庄公曾在越国会盟,齐桓公语管仲称“天下之国,莫强于越”,并在北征孤竹離枝的战役中和越军水师作战,尽管齐桓公战胜了越国,但越国还是没有朝于齐国。后来的楚庄王征服了吴国和越国并将其作为附庸。但从公元前584年开始,吴国摆脱楚国开始与楚国争霸,首先攻取归附楚国的蛮夷都,接着又在公元前544年攻打越国,越人战败后刺杀了吴王余祭,此后越国一直是楚国的仆从国并参与攻吴。[10]:184-190

吴越争霸[编辑]

春秋诸侯形势图,越國後來擊敗吳國,取得了吳國的土地
春秋诸侯形势图,越國後來擊敗吳國,取得了吳國的土地

史料中,春秋时期晋国楚国争霸,晋国联合了吴国制衡楚国,而吴、越也在这一背景下相互结仇[10]:216。允常是史料中越国兴盛的第一位君主,《史记正义》称他为越国第一位称王的君主,在他任内其积极发展冶炼、伐木、农业技术,将越人迁移到平原地区,并积极通过结好楚国等手段摆脱吴国影响。[10]:190-196而出土金文也显示,其结好徐国与徐国君主相互称王[42]

而吴国这边在吴王阖闾的治下强盛一方,在公元前512年启用伍子胥伯嚭进攻楚国,又公元前510年吴国以越国没有遵守盟约进攻楚国为由进攻越国,攻破檇里,允常反驳认为自己只用朝贡而没有义务出兵而吴国却为此大动干戈,因而对吴国怀恨于心。公元前505年吴国攻破楚国都城后秦国派军驰援楚国,吴军战事失利,而允常趁此时机进攻吴国,吴国不得不退兵,两国由此彻底结怨,由此开始了史书中吴越争霸的故事。[43][44][45][10]:211-213

越王勾践画像

公元前496年,吴王阖闾乘越国新君即位派兵攻打越国,越王勾践檇李击败吴军并追击到姑苏,阖闾在姑苏伤重身亡,临终前告诫其子夫差莫忘杀父之仇[46][47]。夫差在两年后在夫椒大败越军、一雪前耻,勾践于是派文种贿赂吴国太宰伯嚭,表示越国愿意像臣子、妾女一样侍奉吴国,虽然伍子胥以“少康复国”故事劝告夫差赶尽杀绝,但夫差还是同意和越国讲和。其后伍子胥多次劝谏,吴王还是没有听从伍子胥的意见消灭越国。另外据《国语》,公元前494年记载战争过后,“吴不告庆,越不告败”。勾践在战败后非常焦虑,《史记》称勾践在战败后“乃苦身焦思,置胆于坐,坐卧即仰胆,饮食亦尝胆也”。[48][49]

在《史记》等史料中,公元前482年,越国趁着吴国举行黄池会盟远在中原、国内空虚的时候偷袭了吴国都城,并杀死了吴国太子,夫差封不得已封锁消息,会后夫差以厚礼求和,越国自知无法国力不足以灭吴因此答应了吴国。《吴越春秋》记载,吴王夫差攻齐前,齐国意图攻打鲁国,孔子子贡出使吴国请求救鲁,建议吴王先伐齐国后伐越国,并且到越国说服了勾践答应协助吴国出征,于是吴国攻打齐国[50]。公元前478年,越国再度开始进攻吴国,吴国由于连年战争,精锐尽失于齐国、晋国,因此大败,越军围困姑苏三年之久,姑苏城破,夫差遁逃并使人请降于勾践,范蠡进谏勾践决心灭吴,吴王自戕,吴国由是灭亡[51]勾践平定吴国后,就出兵向北渡过黄河,在徐州与齐国晋国等诸侯会合,向周王室进献贡品。周元王派人赏赐祭祀肉给勾践,称他为“”。勾践离开徐州,渡过淮河南下,把淮河北岸的土地都送给了楚国,把吴国侵占宋国的土地归还给宋国,把泗水以东方圆百里的土地给了鲁国,当时越军在长江淮河之东畅行无阻,诸侯们都来庆贺,越王号称霸王[52]

而其它一些史料还显示勾践其实在圍困姑蘇期间,就已经开始谋求霸主地位,向中原地区齐、鲁等国派遣使节[53]。《吴越春秋》记载,公元前472年,越国因为齐、楚、秦、晋中秦国没有响应越国匡正天子的号召,于是越国起兵伐秦,秦国主动承认自己的过失,越國於是罷兵,中原诸国都畏惧越国[54]。《越绝书》《吴越春秋》记载,勾践为了巩固霸主地位,使用樓船将都城迁至琅琊[55],而范蠡认为勾践可以同患难不能共富贵,于是主动离开了勾践,还劝告文种离开,文种没有离开最终被逼自杀,计然也佯狂以求自保。[56][57]

公元前464年,勾践对太子留下遗言后去世[21]。在他死后,越国的霸业延续了一段时间,勾践以后朱勾最为强盛,在他的治下越国人屡次战胜楚国的水师,兼并滕国郯国[58],夺取莒国的土地并附庸莒国。而就吴越争霸的历史真实性而言,颇具争议的战国《清华简》中有一篇《越公其事》详细记载了这一事件,考古发掘亦表明吴国在灭亡后王陵疑似遭到越国报复性破坏[59],虽然越国在勾践之后的世系在古籍记载不一,但现代发掘的越王勾践剑、越王者旨於赐剑、越王丌北古剑、越王州勾剑、越王不光剑、者旨钟等越国青铜器可以佐证《竹书》中的越国世系。[10]:282-288

衰亡[编辑]

公元前350年战国形势图,越國兼有吳故地,與齊國、楚國兩大強國接壤
公元前350年战国形势图,越國兼有吳故地,與齊國、楚國兩大強國接壤

公元前412年年,越王朱勾去世[60],而越国的霸主地位已经岌岌可危,《吕氏春秋》记载齐国的执政者田庄子想要攻打越国,就问他儿子田和田齐的建立者)的意见,田和称越国是猛虎,而田庄子则认为越国已经是一条死老虎了[61]

史书记载朱勾生前弑父即位,虽然越国在他的治下非常强盛,但在他去世后又发生了严重的继承危机。《淮南子》《抱樸子》《論衡》《三國志》文及註都記載朱勾的太子躲於山洞,不願意繼位,越人煙燻以出之,遂立為君[62]。而在公元前379年,越王翳将国都迁回吴都[63],三年后太子诸咎弑君即位,同年越人杀诸咎,于是吴人[註 2]立诸咎子错枝为君[65],次年大夫区寺平息叛乱,立无余之为君[66],无余之在位12年后大夫区寺的弟弟思杀死无余之,最终无颛即位[67]。而后来的無顓[註 3]也不愿意即位,于是躲到了洞窟里面,越人又故技重施,無顓出洞穴登马车时哀叹道:“君位呀,你难道就不能放过我吗?”[70]

《吕氏春秋》記載这一系列事件的一种可能原因:越王授有四個兒子,他的弟弟想要自己繼位,于是殺了越王的三個兒子,而在这时民怨沸腾,深感威胁的越王最後一子借着国人暴动包圍了王宮,自己驅逐了豫并杀死了越王,東漢的高诱就認為越王授即越王翳[68]。而青铜器金文显示,诸咎少时颇受其父喜爱同时也相当跋扈,在做太子的时候就已经自己称王,有可能是因為晚年失寵後心理不平衡而選擇了弒君。[71]从朱勾弑父到无颛即位,越国的宫廷内乱最终结束,但越国也因此走向了衰弱,同时越国还需要直面北方新兴的田齐三晋勢力,霸权难以为继,不得不收缩势力[10]:292-296

越国在无颛治下国力逐渐恢复,公元前354年无颛去世、無彊即位[72],無彊积极对外扩张,首先出兵齐国。齐国正处齐威王时期,连年与魏国交战,又因为徐州相王激怒楚国,因此外交上比较孤立。越国军队使齐国人非常紧张,《说苑》中记载,齐国臣子雍門子狄自刎,越军才退军[73]。《史记》记载,齐国受到越国入侵后齐威王派人游说無彊攻打楚国,越国于是退兵攻楚,公元前333年楚威王大破越军,杀死越王無彊,夺取了越国在钱塘江以北的土地,在吴地设立江东郡,并且在徐州击败了欺骗楚国的齐国,越国因此元气大伤[74],《越绝书》[75]称此后越君仅称君长,不再称王。[10]:296-301也有人考证楚破越是在公元前307年[76]

越国领土在战后被楚国分割为两块,保有会稽故地和江北琅琊地。公元前312年,在秦国韩国魏国楚国齐国对峙的时候,楚国派遣大批军队包围秦兵于曲沃商於,越王派使者送各类战船三百艘、箭五百万支给魏国以支持战事[77]。公元前310年,秦武王即位越国派人参加即位仪式。楚怀王时期,楚王与越国持续战争胜多败少但伤亡惨重,招致民怨,派邵滑为乱越国[78],并夺取勾章地[79]楚考烈王时期春申君封于吴地在吴地和南方的越国势力对峙,楚国最终攻破北方的越国琅琊,琅琊的越人从海上迁移回南方,越国从此降服於楚国[80]秦灭六国时,越国和楚国、燕国赵国结成同盟抗秦,秦国派姚贾化解了同盟[81]。公元前222年,王翦灭楚后继续南下,降越君,置会稽郡,越国完全灭亡[註 4][10]:301-308

后续[编辑]

越国灭亡后,秦始皇为了压制越国故地的反叛势力,亲自巡游江南,封禅会稽,将越国故都名“大越”更名为“山阴”,将越国故民迁徙到余杭、乌程等地,由将汉族罪犯等迁移到越国故地,严禁越族风俗,大量越国故民流亡到浙南、福建等地区,连横郑小炉鄂卢梭等学者认为于越还可能迁徙到了澎湖岭南越南等地区;越南学者陶维英认为,於越人即骆越人,其原居长江中下游后又沿海到达越南,成为了今天越南人的先祖之一,但杨宽等中国学者则反对这一观点,认为瓯越、闽越和於越不是同一民族[82][80];亦有学者主张越人的迁徙与日本越国地区历史有关[83]。《史记》记载越国无强之后各地或为君或为王,故百越各部都可能是越国的后裔但也不尽然为越国后裔,就如《汉书》所言“自交趾至会稽七八千里,百越杂处,各有种姓”。据《越绝书》东瓯在勾践时期即为封国,《史记》稱东瓯闽越皆越国后人,东瓯国国王为越王无强七世孙,因抗秦有功被汉高祖封为越王。[10]:311-360

浙江博物馆藏越国陶俑

政治[编辑]

公元前490年,勾践委身吴国三年后回国,面对“令遭辱诟,为天下笑”的形势,勾践采用能臣范蠡、文种等人意见,对国内政治进行改革,以求唯才是舉、民心归附。勾踐注重發掘和選拔人才,不論是四方之士還是本國的下級士人都能夠以禮相待,並且知人善任,由是獲得了四方有才之人的信任和愛戴。勾踐為了爭取民心,躬行節儉,以臥薪嘗膽明滅吳之志,並且採取“緩刑寬罰”的休養生息政策,並且親自體察民情,自然獲得了百姓的愛戴。[84]:15-18清华简《越公其事》记述越王采取了發展農業、注重信用、增加人口、擴充軍力、嚴明刑法的五項政策[85],越國国力得以逐渐恢复[10]:233-242

越國官制較為簡陋,主要有相國大夫上將軍等職務:相國是百官之長,本為齊制,越國沿用,由范蠡、文種等人擔任;大夫是掌管一方政教禁令的官員,勾踐時期的大夫主要有扶同、苦成、計然等九位大夫,各自分工明確,分管耕戰、守土、理民等任務;勾踐還曾經委任范蠡為上將軍,協助君主處理對外戰爭事務;此外越國也效仿中原地區實行諸侯、大夫、士的官職制度。越國的法律制度較為完備,主要涵蓋婚姻和刑罰兩方面,在范蠡的建議下,越國由君主獨斷改行法制,並且寬刑减罚,但出於增加人口需要要求“壯者無娶老妻,老者無娶壯婦;女子十七未嫁則父母有罪,丈夫二十未娶則父母有罪”[84]:18-21

经济[编辑]

越地農業歷史悠久,早在7000年前寧紹平原河姆渡文化就已經有成熟的水稻種植技術,而在春秋戰國時期寧紹平原地區的稻作農業仍處於領先水平,曾出土過犁、鋤等農具,並且對沿海的沼澤平原地區進行開發。在春秋戰國之際,金屬農具尤其是鐵農具的普及為越國的農業進步提供了動力,越國農業由粗放的刀耕火種進入了精耕細作的集約經營,嚴格按照選種、翻耕、種植、管理、收割、貯藏六個環節進行稻作生產。勾踐時期,越國就已經有十幾種可耕作物,並且越人學會了挑選良種的技術、作物品種較為優良,遂使吳王夫差希望種植越國的作物種子。越國在先秦時期冶煉技術處於領先,其廣泛推行青銅耕具,並有和中原地區一樣的鐵質農具,牛耕也得以應用。越國還有用以支持農業的氣象設施,通過觀察氣象來把握農時,特別注重田間除草,備有多種除草農具,並且開始興建水利設施和推廣農肥,因為陰溼的地理環境開發出不同中原的糧食貯藏技術。勾踐時期,越國人口約有30萬,水旱耕地共127萬亩,水田是越国出动大量人力、物力从海潮中获取的良田,是粮食产出的主力。对于粮食、畜牧、水产、盐业等重要资源,越国还兴建了如木客山伐木地、朱馀盐场等各类专业化生产基地以支持战争。范蠡还在越国开创了人工鱼塘养鱼业,“三年致鱼三万”。[84]:59-90

越国设立“铜官”负责冶炼,设立“盐官”负责取盐,设立“船官”负责造船,除了官营手工业外还存在相当的民营手工业。越国还出现了中国最早的瓷器,陶器瓷器逐渐成为春秋战国时期越国平民的主要生活用器,一系列陶瓷遗址发掘的结果也侧面反应了越国的兴衰过程,在春秋晚期品类增多、质量提升,而到了战国中晚期则进入衰落。出现在各类印纹陶器、夹砂红陶、泥质黑陶的纹样以及一些仿青铜礼器的瓷礼器则多具越国特色,不少窑址使用时间从商代延续到周代。现代发现的越国青铜器农具最多,兵器次之,各类工具再次,礼器极少,农具品种繁多、门类齐全。而越国的造船工业历史同样可以和河姆渡文化联系在一起,造船业不仅服务于军事,还服务于民间交流,战国时期的五大港口碣石转附琅琊会稽句章越国有其三,控制了当时中国的海运事业[84]:111-144

勾践的士大夫中就有范蠡计然从事商业,计然是当时越国的经济主管,计然主张注重掌握气候、等候时机,运用价格调节手段改革越国经济,从而“农末俱利”“越国炽富”,商业的发展也是越国兴盛的原因之一。越国原来定都于丘陵地带,在勾践时代迁都于“平易之都”“四达之地”的会稽山阴城池,水陆交通便利,为越国战胜吴国、北上中原以及发展国内和对外经济提供了条件。[84]:186-200

军事[编辑]

越國戰艦模型

越國在滅國之際實施軍事改革,實行“兵農合一”、“全民皆兵”的兵役制度,並對軍制進行改革,才得以戰勝吳國。《國語·吳語》記載勾踐伐吳決戰前,曾經徵召舉國能戰之人到國都門外集合,並允許“有父母耆老而無昆弟者”(父母年紀大的獨生子女)、“有兄弟四五人皆在此者”(家中四五個兄弟已經入列的人)、“有眩瞀之疾者”(眼花的人)、“ 筋力不足以勝甲兵、志行不足以聽命者”(力氣小、意志薄弱、難以使用兵器和聽從命令的人)四類人不參加軍隊[86],可見越國軍隊平時務農,臨時全民徵召,且無論年紀多少、獨生與否都需要應徵。這一軍事制度與勾踐採取的國家授予田地的制度有關,士兵可以從國家領取土地養活自己,也因此需要響應國家命令參加軍隊,正如勾踐在笠泽之战前對軍隊說的“食土不均,地之不修,內有辱于國,是子也;軍士不死,外有辱,是我也”。[87][84]:44-46

越國的水軍十分重要,設有軍港和訓練營地,越人進攻吳國大多通過水路進發,吳越決戰也是在水上進行,在徵吳之初就有發兵習流兩千,遷都琅琊動用了樓船兵卒兩千八百人,遷都琅琊後則至少有軍士八千、戰船三百,埋葬文種用了樓船兵卒兩千人,水軍的規模在春秋戰國諸侯國中非常龐大。越國的步兵是軍隊的主力,越軍步兵不僅有臨時徵召兵,還有公族士大夫組成的常設禁衛軍,以及地方兵。勾踐治軍獎賞分明,紀律嚴明,受到軍隊擁戴,軍隊蹈死不顧。[84]:46-52

吴国和越国的青铜剑

越国的兵器制造业发达,越国是先秦金锡等冶炼原材料的主要产地之一,越人善治刀剑是西汉以前一般人公认的事实[15]:89-132,《周礼》《庄子》《战国策》《淮南子》等书中都高度评价越国兵器质量,越国还有治剑名匠欧冶子,相剑家薛烛,精于剑术者“袁公”“越女”等与兵器有关的名人[11]:229。今天出土的越王勾践剑则已被证实采用了硫化铜反腐技术,并且越人当时已经掌握了复合金属工艺这一近代才推广之技术[11]:231

疆域及統治中心[编辑]

对于越王允常之前,即春秋晚期以前的越国领土,学界存在争议。支持“越为禹后”者中例如何光岳先生认为越国是不断南迁的夏族后裔,越人最初的聚集地是今天安徽省淮河流域涂山,涂山即越国原初之会稽山,越国在商末周初还在长江以北的江淮流域定居,而到了春秋时期才到达今天的浙江宁绍平原地区定居,并将会稽山地名移植[26]。而支持“土著说”的许多学者,如林華東等把史前时代的河姆渡文化、良渚文化等文化归于越国先民创造,根据这一线索推断越国疆域即古越族初始的活动区域,也就是浙江境内的杭嘉湖平原、宁绍平原、金衢丘陵地带;也有人认为吴越既然属于同一民族,越族活动区域也可能包含吳國的领土,因此只把会稽一带視為越國的早期領土[14]

在越王允常在位期間,越國國土東至於鄞(今浙江省寧波市市區附近),西抵姑篾(今浙江省東陽市龍游縣一帶),北沿錢塘江、御兒(今浙江省桐鄉縣崇福鎮一帶),南到句無(今浙江省諸暨市義烏市界)。而到了勾踐戰敗後,越國保留的領土只有東西百里,東到炭讀(今浙江省紹興市柯橋區上蔣鄉一帶),西抵浦陽江,南界於會稽山,北瀕大海。越國遷都琅琊時國土兼有吳國、越國故地,北與泗水流域小國以及齊國、魯國接壤,在江淮流域和楚國接壤,南可以到今天的江西省、福建省北部,勢力範圍遍及今天的山東、安徽、湖北、湖南、江西、福建,稱霸一時。楚破越後,楚國直取錢塘江以西土地,越國疆域一分為二,北部仍在琅琊一帶固守,南部退回錢塘江以東的越國故地。公元前262-252年,楚考烈王攻破琅琊,越國遺民大量南遷會稽,越國此時仍保有故地浙東及福建北部、江西北部勢力範圍。[84]

越國都城有秦余望南、埤中、大越、姑蘇、琅琊等處。据《越绝书》秦余望南是越国初封国君无余的都城,而晋孔曄《会稽记》亦称“(秦望山)山南有嶕峴,峴裏有大城,越王無餘之舊都也”,而今天的紹興秦望山山下兰亭乡仅仅保留了大嶕岭、黄峴村的地名,并没有实际的城市遗迹。埤中是允常营造的越国都城,“埤中”本意是低洼盆地之处,南朝孔灵符《会稽记》称在诸暨县东北一百七里,當時遗址尚存,埤中在夫椒之战后埤中为吴国占领,损毁严重,勾践因此不得不迁都到平阳。平阳即《越绝书》所谓“会稽山上城”,埤中失守后勾践带领五千残兵在会稽山上坚守所作,清代学者毛奇龄考证为今绍兴平阳村,当地确有发现越国时期的器物遗迹。今天的绍兴府故城即勾践小城,勾践在公元前490年回国后营造此城,这也是越国历史上第一座正式的国都,此外还有小城东面营造了城郭,不过在王莽执政期间被毁。[84]:146-159吳國滅亡後,越國短暫徙治姑蘇,據《吳越春秋》記載伐吳次年前472年越國遷都琅琊,而今本《竹书纪年》稱是在晋出公七年(前468年),勾踐之後幾代國君都在此經營,但也有人認為琅琊僅僅屬於經營北方的軍事陪都性質或者否認越國長期定都此處[88][89]。對於琅琊的位置,世人多有爭議,林华东等人認為是在今天的山東青島琅琊山附近[89],另有人認為是在今天的連雲港附近[90]。越國內部的內訌以及北方的壓力迫使越國最終於公元前379年遷都姑蘇,隨後一系列內亂以及無強為楚國擊敗導致越國衰敗[91]。也有人根據越王差徐戈銘文推測遷都姑蘇是在初无余在位期間才實施[92]。無強以後越國或是分裂,都城之缺乏記載[93]

文化[编辑]

语言文字[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越人歌維甲令
越王勾践剑金文鸟书解析

越国所通行的语言,與中原諸國不同,时人多称“鸟语”[註 5]。存世至今最主要的古越語文獻一則《越人歌》,二則勾踐《維甲令》。日本學者泉井久之助、中國學者韋慶穩鄭張尚芳周溪流等人將《說苑》中保存的《越人歌》音譯和翻譯分別與現代的南島語占語侗台語壯語泰語比較,主流認為和今天的侗台語較為相似,和南島語也有一定聯繫,和沙加尔等學者主張的漢藏語系南島語系侗台語系存在聯繫的假說相契合[96]梁啟超根據《維甲令》推斷古越語是一種復音語,和古漢語不屬於同一種語系;林惠祥則認為古越語屬於黏著語,一字多音,故北方漢語需要用多字對應越語一字。同時《維甲令》也顯示古越語和漢語構詞方法不同,會將形容詞或者副詞置於名詞或動詞前,例如地名“朱餘”對應鹽官但對應鹽的“餘”在詞末。董楚平羅漫等學者認為古漢語中諸如“帝堯”“帝舜”“大禹”等稱謂即來自於越語,漢語正式當如“黃帝”“炎帝”,推測夏商時期越語在中原也有一定勢力。古越語雖然在漢語的衝擊下逐漸解體,但其對今天漢語方言的吳語粵語閩語等產生影響,山東江蘇浙江等地區仍存在大量越語地名,較為確定來自越語的地名有上虞濮陽諸城等。[10]:494-500

越人所使用的文字在古書中缺乏描述,但吳越出土青銅器上的文字學者多稱“鳥書”或“鳥蟲書”“鳥篆”。漢代的《說文解字》《漢書》晉代的《四體書勢》等文獻都有提到過這一種書體,鳥書即以篆書為本、寓鳥形於筆畫中的一種美術字體。出土文物顯示鳥書最早追溯到公元前526年,最晚可以到404年,流行於長江中下游地區並影響中原地區,見於吳國、越國、楚國、蔡國、齊國、宋國、徐國、曾國文物,流行不過200年。越國是鳥書出土最豐富多樣的國家,越國和其它出土鳥書國家不同的是出土的絕大多數青銅器都是存在鳥書,鳥書的流行可能與自史前就行於越地的鳥崇拜信仰有關。[10]:505-512

文學藝術[编辑]

出土于绍兴印山越国王陵的铜铎

越人詩歌起源極早,《吳越春秋》有載《彈歌》“断竹,续竹;飞土,逐宍”八字,傳其為黃帝時歌謠,《呂氏春秋》記載大禹時期的《侯人歌》、《吳越春秋》記載同一時期的《塗山之歌》,都是記述大禹與塗氏女之間的故事,《樂府詩集》有記載有傳為大禹作的《禹上會稽》,《吳越春秋》還記載有勾踐夫人送別勾踐去吳時的《怨歌》、伐吳前的《軍士離別詞》、伐秦返回的《河梁之詩》、慶祝伐吳勝利的《伐吳之曲》、百姓的《採葛之歌》,出土的者旨鐘銘文還記述了一首宴樂歌,但最為真實直接的莫過於《說苑》記載的《越人歌》,全文皆為越語並有越語翻譯[10]:512-527。除去民歌民謠,越國時期主要流行銘文、散文、頌詞三種文體,銘文一般比較短小、簡潔、押韻,《吳越春秋》記載的文種的頌詞也和銘文體例相似,先秦諸子散文中有《范蠡》二篇、《大夫種》一部,但都沒有完整保留下來,《越絕書》是歷史散文的代表[97]

就目前考古发现来说,越国青铜礼器中乐器占比极大。錞于都是具有越族特色的乐器,而绍兴出土的伎乐铜屋内有鼓师、琴师、瑟师和歌伎的陶俑,再现了当时越国人组合演唱的场景。不像吴国季札乐于欣赏中原音乐,《吕氏春秋》记载越王喜好越国本地的“野音”,而不喜欢中原地区的乐曲。句鑃是吴国和越国独有的乐器,“句鑃”两字本自出土铭文“商句鑃”,系古越语,文献、字书都没有记载,主要用于越人的乐舞,越人的乐舞在当时相当发达。[98]:231-241

信仰民俗[编辑]

宁波博物馆藏战国时期“羽人划舟”铜钺

吴越地区崇拜鸟的历史由来已久,早在7000年前的河姆渡文化就出土过鸟日同体的象牙板,四五千年前的良渚文化中被普遍信仰的宗教神就是羽冠鸟爪,而直到东汉画砖上还存在者鸟、日、人三位一体的图画,证明了当时存在着有关于鸟的神话。除了鸟神话外,吴越地区还存在“羽民”传说,《山海经》《楚辞》等文献均有提及,而1976年出土于宁波的春秋战国青铜钺上就画着“羽人划船”的画面,发现于1989年的江西杨越商墓中还出土了完整的玉羽人。《越绝书》也提到越国海滨鸟代人种田的故事。而出土的春秋战国文物中,也曾出土过鸠杖等与鸟有关的文物,晋代人还曾记述勾践入国时的丹鸟吉兆、越人称治鸟为越祝之祖等内容。从史前一直到五代时期,越地都存在着崇拜鸟的习俗,时间跨度长达五千余年。[98]:211-231对龙蛇的崇拜也在越地流行,颜师古称“越人断发文身以像龙子”,出土的越国文物也常有蛇纹[99]。除了有关鸟、蛇的崇拜,越地还留下着对大禹防风氏的祭典和传说[98]:242-245

吴越两国“断发文身”的习俗史书记载颇多,《战国策》中就用“被髪文身,錯臂左衽”“黑齒雕題,鯷冠秫縫”来形容吴越地区的特殊习俗,陆树枬先生亦称吴越地区人民可能由于江南海滨临水的居住环境断发文身以躲避龙蛇之患,文身多为鱼龙、飞仙、鬼神,同时文身也有荣誉的意义在内[15]:148-153。越人流行铜铎,自秦代以来越地多出土铜铎,除越地和今天的日本西部别处鲜有发现,用途可能和农业祭祀有关[100][15]:103-108

对外交流[编辑]

越国对外交往主要集中在吴国徐国楚国中原等地区。越国与吴国的交往由来已久,根据《越绝书》《吕氏春秋》等文献以及出土文物显示,吴国和越国在习俗、语言等方面存在共同点,同样断发文身、习水便舟,男女可以同川而浴,两地流行土墩墓葬[101],金属冶炼、水稻种植业也同样发达。越国与淮夷中的徐国交往密切,郭沫若先生猜测越地可能本是徐人土地,绍兴出土的青铜戈上曾经记载越王允常先称王后辅佐徐国称王,2003年绍兴出土的青铜甬钟上自铭其主“徐王旨后之孙足利次留之元子”[102],安徽出土的者旨於睗戈也自称越王是徐侯之王,今天的浙江多地都留存徐偃王庙。越国和楚国本是同盟抗吴,越国人可以在楚国获取官职,越国军队跟随楚国出战,越国还参加楚平王即位的内乱,勾践灭吴之初越国主动将淮上土地交还楚国,但随着越、楚矛盾加深,越国和楚国在泗水流域对峙,在越王无强时两国终于开战并且越国战败,楚国也因此学习到越国的冶炼、种植等技术。越国自伐吴以来和中原诸国接壤,贸易、物资交往密切,越国还是周天子承认的方伯,鲁国和越国一度得以联姻,越国还干预了三桓放逐鲁哀公并且鲁哀公最终流亡越国。[10]:675-690[103]

越國君主列表[编辑]

吳越君主名号众多,对此学界有两种假设:一则其名一种为中原的华式名字,另外一种则是越国的夷式名字;二则其名一种为死谥,另外一种为生称。因为谥号亦源自中原地区,所以《吴越题铭研究》采用前一种说法解读:華式名字和夷式名字有對音或對意的關係,如不壽另外一名“盲姑”和金文的“丌北古”屬於對音關係,“姑”屬於虛詞可以捨去且“盲”可以通“亡”,因此“盲姑”和“不壽”意義對應;越王翳,金文名為“不光”,和“翳”意義對應;越王朱句的金文名“州句”即中原地區常見的“州仇”“州鳩”,屬於華式名字;越王鼫與,其另外一名“與夷”與春秋宋殤公同名,也屬於華式名字。[104]

君主名字[104] 在位时间 備註
史記 竹書紀年 越絕書 吳越春秋 青铜器金文 《越国史稿》[10]:288(2010年) 《六国纪年》[105](1956年)
無餘 無餘 前2032年 - ?[5] 夏少康之庶子[20][106][37]
缺漏
無壬 無餘君之苗裔,復繼大禹陵祭[38]
無瞫 無壬之子[38]
無譚 夫鐔 夫譚 不可考[75][38]
允常 允常 元常 得居
者旨
? - 前497年 無譚之子[75][38]
句踐 句踐
又名菼執
句踐 𬅠
𬅠
前497年 - 前465年 允常之子[20][75]
《系年》作“句戔”[104]
鼫與 鹿郢 與夷 者旨於睗 前464年 - 前459年 勾踐之子[107][75]

《左传》作“適郢”[108]

不壽 不壽
又名盲姑
不壽 丌北古
𠬝
不壽
無壽
前458年 - 前449年 鼫與之子[107][75][109]
朱句 子翁 州句
州丩
前448年 - 前412年 不壽之子[107][75][109],弒君繼位[110]
不揚 者旨不光
旨殹
不光
前411年 - 前376年 翁之子[107][75][109]
清華簡系年》作“越公殹”[111]
诸咎 者叴
者句
前376年 前375年 - 前363年 翳之子,弒君繼位,越人杀之[112]
錯枝
又名孚錯枝
前375年 前363年 諸咎之子,吳人擁立[112]
之侯 初無余
又名莽安
差䣄
者差其余
前374年 - 前363年 前362年 - 前351年 翳之子[107],大夫寺區平叛後擁立[113]
無顓
又名菼蠋卯
舞鼍[114]
旨卲豕蒥
前362年 - 前355年 前350年 - 前343年 寺區弟弟思弑君拥立[67]
無彊 無彊 無彊 前354年 - 前333年 前342年 - 前333年 或稱之侯之子[107],或稱翳之子[109],抑或有称無顓之弟[115],為楚威王所殺[116][75]
之侯 無彊之子[75][109]
玉之子[75][109]
尊之子,失琅琊[75],或称國為楚滅[109]
(缺漏)
[註 6] 瓯越王,無彊後七世[117]
注:加粗年代字体为本条目所用纪年,《六国纪年》虽然权威但年代较早并着重中原地区,和后来的吴越研究和考古所采用的主流纪年存在差距

流行文化[编辑]

小说[编辑]

電視劇[编辑]

相关条目[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注释[编辑]

  1. ^ 此为越王大子不壽矛金文解读一种,解读者为董珊;另有董楚平解读“越大子不壽矛”,張光裕和曹錦炎、林進忠解读“戉王大子矛”,施謝捷解读“越王大子矛”,曹錦炎解读“越王大子不壽矛”。[9]
  2. ^ 這裏的“吳人”有兩種解釋,一种認為是吳國殘餘勢力,一种认为是越人代称。如清代陳逢衡《竹書紀年集證》中稱“當作越人,豈以遷於吳故謂之吳人”認為“吳人”即指代越人,同時加註腳推測錯枝可能是吳王夫差後人所以吳人趁着越国内乱拥立。[64]
  3. ^ 《吳越題銘研究》認為王子搜即越王授,亦即越王無顓。《越國史稿》認為王子搜為越王無顓,越王授為越王翳。《呂氏春秋》東漢高诱註解引《淮南子》認為王子搜即越王翳。不過《史記索隱》引樂資語,謂王子搜“號曰無顓”,准此,則王子搜並非越王翳。陳夢家先生亦謂翳、諸咎、無余之三世相承見弑,子搜宜爲無顓。[68]马叙伦在其著作《莊子義證》中認為王子搜音近錯枝,故應當為錯枝;但在眾多說法中以“王子搜即無顓”最為主流。[69]
  4. ^ 有关越国的灭亡,第一种说法是《史记》記載無彊战败被诛當年,即公元前333年,但越国在前333年后乃至战国末期仍在活跃;第二种说法来自《越绝书》,指無彊死后無彊后嗣在琅琊继续为君,直到楚怀王时期琅琊城破这才灭亡;第三种说法是秦始皇灭楚国、降越君的公元前222年,并且以此称闽越、瓯越是原越国王室。[80]
  5. ^ 例如孟子称“南蛮鴃舌”[94],《吴越春秋》称“大越鸟语之人”[95]
  6. ^ 闽越、东瓯确为越国封君,但其与越国世系关系不明,如孟文鏞等以为其是为越王之后建国[10],也有如杨宽等以为其与於越非一系,本就独立一国[80]

参考书目[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 越绝书》,越国史书,成書於戰國至東漢
  • 吴越春秋》,吴国、越国编年史,成書於東漢
  • 国语》越语、吴语,战国时期国别史,成書於戰國
  • 史记》夏本纪、吴太伯世家、越王勾踐世家,成書於西漢
  • 《吳越文化論叢》,吳越史地研究會編,中華民國二十六年初版
  • 《战国史》,杨宽著,上海人民出版社ISBN 9787208045378
  • 《越国史稿》,孟文镛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ISBN 9787500480624
  • 《越国文化》,方杰编,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ISBN 9787806184073
  • 《吴越题铭研究》,董珊著,科学出版社,ISBN 9787030398567
  • 《吴越文化新探》,董楚平著,浙江人民出版社,ISBN 9787213002205
  • 《中华文化通志·地域文化·吴越文化志》,董楚平、金永平等撰,上海人民出版社,ISBN 7-208-02268-2/K·487

参考来源[编辑]

  1. ^ 《系年·二十》:赵狗率师与越公朱句伐齐。
  2. ^ 2.0 2.1 2.2 《史记·越世家·正义》引《舆地志》曰:“越侯传国三十馀叶,历殷至周敬王时,有越侯夫谭,子曰允常,拓土始大,称王,春秋贬为子,号为于越。”
  3. ^ 《國語·越語下》:范蠡曰:「王孫子,昔吾先君固周室之不成子也,故濱于東海之陂,黿鼉魚鱉之與處,而蛙黽之與同渚。余雖靦然而人面哉,吾猶禽獸也,又安知是諓諓者乎?」
  4. ^ 《越绝书·外傳記地傳》:越王夫鐔以上至無餘,久遠,世不可紀也。夫鐔子允常。允常子句踐,大霸稱王,徙瑯琊,都也。
  5. ^ 5.0 5.1 《吳越春秋·勾踐伐吳外傳》「從無余越國始封,至餘善返越國空滅,凡一千九百二十二年。」按餘善的閩越國亡於公元前111年,從公元前111年起上溯,姒少康之子姒無余受封時間在公元前2032年。
  6. ^ 《史記·卷六·秦始皇本紀第六》始皇二十五年,降越君,置會稽郡。
  7. ^ 孟文镛. 越国人口蠡测. 绍兴文理学院越文化研究院. 2008-11-03 [2019-07-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6) (中文(简体)‎). 
  8. ^ 杨宽. 戰國史 1. 上海: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3. ISBN 7208045372. OCLC 52618108. 
  9. ^ Wu Yue Scripts. www.wuyuescripts.com.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10. ^ 10.00 10.01 10.02 10.03 10.04 10.05 10.06 10.07 10.08 10.09 10.10 10.11 10.12 10.13 10.14 10.15 10.16 10.17 10.18 10.19 10.20 10.21 10.22 10.23 10.24 10.25 10.26 10.27 10.28 10.29 10.30 孟文镛. 越国史稿 1. 北京: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10: 715. ISBN 9787500480624. OCLC 639157035. 
  11. ^ 11.0 11.1 11.2 11.3 11.4 董楚平. 吴越文化新探 1. 杭州: 浙江人民出版社. 1988: 367. ISBN 7213002201. OCLC 45634491. 
  12. ^ 據《史記·越王句踐世家》張守節「正義」引賀循《會稽記》:「少康,其少子號曰於越,越國之稱始此。」(見《史記》,北京中華書局1992年版,ISBN 7-101-00304-4。)另外,據《春秋經·定公五年》「於越入吳」條,杜預注解說:「於,發聲也」,亦即是說「於」字是用作發聲的字而已。(見楊伯峻《春秋左傳注》,北京中華書局2000年版,ISBN 7-101-00262-5。)
  13. ^ 《公羊传·定公五年》:於越入吳。於越者何?越者何?於越者,未能以其名通也。越者,能以其名通也。
  14. ^ 14.0 14.1 陈国灿. 古代越族若干问题新探. 浙江师范大学学报. 2006, 31 (5): 40-45 [2019-07-25]. doi:10.3969/j.issn.1001-5035.2006.05.0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5). 
  15. ^ 15.0 15.1 15.2 15.3 吴越史地协会编. 吴越文化论丛. 上海: 江苏研究所. 1937: 388. 
  16. ^ 毛颖、张敏,《长江下游的徐舒与吴越》,湖北教育出版社,2005
  17. ^ 衛聚賢《吳越文化叢論》,中國上海文藝出版社,1937年。
  18. ^ 18.0 18.1 辛土成,严晓辉. 于越族源探索. 厦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1984, (3): 124-130 [2019-07-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7). 
  19. ^ 19.0 19.1 谷因. 骆是夏越民族最早的名称. 贵州民族研究. 1994, (3): 89-97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20. ^ 20.0 20.1 20.2 《史記·越王勾踐世家》:越王句踐,其先禹之苗裔,而夏后帝少康之庶子也。封於會稽,以奉守禹之祀。文身斷發,披草萊而邑焉。後二十餘世,至於允常。允常之時,與吳王闔廬戰而相怨伐。允常卒,子句踐立,是為越王。
  21. ^ 21.0 21.1 《吴越春秋·勾踐伐吳外傳·勾踐二十七年》:二十七年冬,勾踐寢疾將卒,謂太子興夷曰:「吾自禹之後,承元常之德,蒙天靈之祐,神祇之福,從窮越之地籍,楚之前鋒,以摧吳王之干戈。跨江涉淮,從晉齊之地,功德巍巍。自致於斯,其可不誡乎?夫霸者之後,難以久立,其慎之哉!」遂卒。
  22. ^ 仓修良《关于谱学研究的几点意见》 历史研究 1997年 第5期
  23. ^ 仓修良《史家·史籍·史学》 山东教育出版社 2000年 ISBN 7-5328-2942-1 989页
  24. ^ 杨成槛. 越国君王世系考. 宁波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 1995, 8 (2): 24-30. 
  25. ^ 25.0 25.1 蒋炳钊. “越为禹后说”质疑——兼论越族的来源. 民族研究. 1981, (3): 63-72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26. ^ 26.0 26.1 何光岳. 于越的来源与迁徙. 浙江学刊. 1989, (03): 104–111 [2019-07-19]. ISSN 1003-420X. doi:10.16235/j.cnki.33-1005/c.1989.03.0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19). 
  27. ^ 杜金鹏. 关于“越为禹后说”的考古学探析. 民族研究. 1991, (5): 72–78. 
  28. ^ 童书业:《春秋左传研究(修订本)》,中华书局2006年8月第1版,第104页。
  29. ^ 國分直一《日本民俗文化誌:文化基層與周邊之探索》,台大出版中心,2011年。
  30. ^ 《春秋·昭公五年》:冬,楚子,蔡侯,陳侯,許男,頓子,沈子,徐人,越人,伐吳。
  31. ^ 31.0 31.1 陈志坚. “越为禹后”说新论. 清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3, (4)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32. ^ 曹锦炎 《越王姓氏新考》,《中华文史论丛》,1983年3期。
  33. ^ 张荷. 吴越文化. 沈阳: 辽宁教育出版社. 1998: 281. ISBN 9787538214369. 
  34. ^ 《史记·夏本纪》:十年,帝禹东巡狩,至于会稽而崩……于是启遂即天子之位,是为夏后帝启。夏后帝启,禹之子,其母涂山氏之女也。
  35. ^ 《左传·襄公四年》:夏訓有之曰,有窮后羿,公曰,后羿何如,對曰,昔有夏之方衰也,后羿自鉏遷于窮石,因夏民以代夏政,恃其射也,不脩民事,而淫于原獸,棄武羅,伯困,熊髡,尨圉,而用寒浞,寒浞,伯明氏之讒子弟也,伯明后寒棄之,夷羿收之,信而使之,以為己相,浞行媚于內,而施賂于外,愚弄其民,而虞羿于田,樹之詐慝,以取其國家,外內咸服,羿猶不悛,將歸自田,家眾殺而亨之,以食其子,其子不忍食諸,死于窮門,靡奔有鬲氏,浞因羿室,生澆及豷,恃其讒慝詐偽而不德于民,使澆用師,滅斟灌及斟尋氏,處澆于過,處豷于戈,靡自有鬲氏,收二國之燼以滅浞,而立少康,少康滅澆于過,后杼滅豷于戈,有窮由是遂亡,失人故也。
  36. ^ 今本《竹书纪年·夏纪》:(后相)七年,於夷來賓。
  37. ^ 37.0 37.1 《吴越春秋·越王無余外傳》:禹以下六世而得帝少康。少康恐禹祭之絕祀,乃封其庶子於越,號曰無余。余始受封,人民山居,雖有鳥田之利,租貢纔給宗廟祭祀之費。乃復隨陵陸而耕種,或逐禽鹿而給食。無余質朴,不設宮室之飾,從民所居。春秋祠禹墓於會稽。
  38. ^ 38.0 38.1 38.2 38.3 38.4 《吴越春秋·越王無余外傳》:無余傳世十餘,末君微劣,不能自立,轉從眾庶為編戶之民,禹祀斷絕。十有餘歲,有人生而言語,其語曰鳥禽呼:嚥喋嚥喋。指天向禹墓曰:「我是無余君之苗末,我方修前君祭祀,復我禹墓之祀,為民請福於天,以通鬼神之道。」眾民悅喜,皆助奉禹祭,四時致貢,因共封立,以承越君之後,復夏王之祭,安集鳥田之瑞,以為百姓請命。自後稍有君臣之義,號曰無壬。壬生無瞫,瞫專心守國,不失上天之命。無瞫卒,或為夫譚。夫譚生元常,常立,當吳王壽夢、諸樊、闔閭之時。越之興霸自元常矣。
  39. ^ 《逸周书·王会解》:伊尹朝献,商书问伊尹曰:“诸侯来献,或无马牛之所生,而献远方之物,事实相反,不利。今吾欲因其地势所有献之,必易得而不贵,其为四方献令。”伊尹受命,于是为四方令曰:“臣请正东符娄、仇州、伊虑、沤深、九夷、十蛮、越沤、鬋发文身,请令以鱼皮之鞞、𩶭鰂之酱、鲛瞂、利剑为献。正南瓯邓、桂国、损子、产里、百濮、九菌,请令以珠玑、玳瑁、象齿、文犀、翠羽、菌鹤、短狗为献。正西昆仑、狗国、鬼亲、枳已、闟耳、贯胸、雕题、离丘、漆齿,请令以丹青、白旄、纰罽、江历、龙角、神龟为献。正北空同、大夏、莎车、姑他、旦略、豹胡、代翟、匈奴、楼烦、月氏、孅犁、其龙、东胡,请令以橐驼、白玉、野马、騊駼、駃騠、良弓为献。”汤曰:“善。”
  40. ^ 叶文宪. 非戉、钺、越、越族、越国考. 东南文化. 1990, (4): 111-115 [2019-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41. ^ 孔令远. 徐国青铜器群综合研究. 考古学报. 
  42. ^ 张钧德. 绍兴禹迹四考. jianhu.so. 中国鉴湖研究会. [2019-07-23] (中文(简体)‎). 其二,20 世纪 90 年代中期,绍兴某地同时出土 2 件越王青铜戈,均有铭文。字多的 一件有 30 余字,落入澳门某藏家,字少的一件藏绍兴越国文化博物馆,铭文为“戉王差 ( 佐 ) ,以其钟金铸其(拱)(戟)”。意为越王为了帮助徐,不惜将本打算铸钟的珍贵青 铜用来铸戈。澳门戈的铭文为“(越)邦先王……得居乍铸金就,差 之为王后……以乍其元用,以守(?)边土”。这在当时是一件了不起的国家大事! 
  43. ^ 《左传》(昭公三十二年)夏,吴伐越,始用兵于越也。
  44. ^ 《吴越春秋》:(闔閭三年)闔閭聞楚得湛盧之劍,因斯發怒,遂使孫武、伍胥、白喜伐楚。子胥陰令宣言於楚曰:「楚用子期為將,吾即得而殺之;子常用兵,吾即去之。楚聞之,因用子常,退子期。吳拔六與潛二邑。(闔閭五年)五年,吳王以越不從伐楚,南伐越。越王元常曰:「吳不信前日之盟,棄貢賜之國,而滅其交親。」闔閭不然其言,遂伐,破檇里。
  45. ^ 《吴越春秋》(阖闾十年)十年,秦師未出,越王元常恨闔閭破之檇里,興兵伐吳。吳在楚,越盜掩襲之。
  46. ^ 《左传·定公十四年》:吳伐越,越子勾踐禦之,陳于檇李,勾踐患吳之整也,使死士再禽焉,不動,使罪人三行,屬劍於頸,而辭曰,二君有治,臣奸旗鼓,不敏於君之行前,不敢逃刑,敢歸死,遂自剄也,師屬之目,越子因而伐之,大敗之,靈姑浮以戈擊闔廬,闔廬傷將指,取其一屨還,卒於陘,去檇李七里,夫差使人立於庭,苟出入,必謂己曰,夫差,而忘越王之殺而父乎,則對曰,唯不敢忘,三年乃報越。
  47. ^ 《史记·越王勾践世家》:元年,吳王闔廬聞允常死,乃興師伐越。越王句踐使死士挑戰,三行,至吳陳,呼而自剄。吳師觀之,越因襲擊吳師,吳師敗於檇李,射傷吳王闔廬。闔廬且死,告其子夫差曰:「必毋忘越。」
  48. ^ 《史记·越王勾践世家》:吳既赦越,越王句踐反國,乃苦身焦思,置膽於坐,坐臥即仰膽,飲食亦嘗膽也。曰:「女忘會稽之恥邪?」身自耕作,夫人自織,食不加肉,衣不重采,折節下賢人,厚遇賓客,振貧弔死,與百姓同其勞。欲使范蠡治國政,蠡對曰:「兵甲之事,種不如蠡;填撫國家,親附百姓,蠡不如種。」於是舉國政屬大夫種,而使范蠡與大夫柘稽行成,為質於吳。二歲而吳歸蠡。
  49. ^ 《史记·吳太伯世家》:王夫差元年,以大夫伯嚭為太宰。習戰射,常以報越為志。二年,吳王悉精兵以伐越,敗之夫椒,報姑蘇也。越王句踐乃以甲兵五千人棲於會稽,使大夫種因吳太宰嚭而行成,請委國為臣妾。吳王將許之,伍子胥諫曰:「昔有過氏殺斟灌以伐斟尋,滅夏後帝相。帝相之妃後緡方娠,逃於有仍而生少康。少康為有仍牧正。有過又欲殺少康,少康奔有虞。有虞思夏德,於是妻之以二女而邑之於綸,有田一成,有眾一旅。後遂收夏眾,撫其官職。使人誘之,遂滅有過氏,複禹之績,祀夏配天,不失舊物。今吳不如有過之彊,而句踐大於少康。今不因此而滅之,又將寬之,不亦難乎!且句踐為人能辛苦,今不滅,後必悔之。」吳王不聽,聽太宰嚭,卒許越平,與盟而罷兵去。……十八年,越益彊。越王句踐率兵伐敗吳師於笠澤。楚滅陳。
  50. ^ 《吴越春秋》(夫差十三年)十三年,齊大夫陳成恆欲弒簡公,陰憚高、國、鮑、晏,故前興兵伐魯。魯君憂之,孔子患之,召門人而謂之曰:「諸侯有相伐者,丘常恥之。夫魯,父母之國也,丘墓在焉。今齊將伐之,子無意一出耶?」子路辭出,孔子止之;子張、子石請行,孔子弗許;子貢辭出,孔子遣之。……子貢曰:「君按兵無伐,請為君南見吳王,請之救魯而伐齊,君因以兵迎之。」……吳王曰:「善。雖然,吾嘗與越戰,棲之會稽,入臣於吳,不即誅之,三年使歸。夫越君,賢主,苦身勞力,夜以接日,內飾其政,外事諸侯,必將有報我之心。子待我伐越而聽子。」子貢曰:「不可。夫越之彊不過於魯,吳之彊不過於齊,主以伐越而不聽臣,齊亦已私魯矣。且畏小越而惡彊齊,不勇也;見小利而忘大害,不智也。臣聞仁人不因居,以廣其德;智者不棄時,以舉其功;王者不絕世,以立其義。且夫畏越如此,臣誠東見越王,使出師以從下吏。」吳王大悅。……至吳,謂吳王曰:「臣以下吏之言告於越王,越王大恐,曰:『昔者孤身不幸,少失前人。內不自量,抵罪於吳,軍敗身辱,逋逃出走,棲于會稽,國為墟莽,身為魚鱉。賴大王之賜,使得奉俎豆,修祭祀,死且不敢忘,何謀之敢?』其志甚恐,將使使者來謝於王。」
  51. ^ 《史记·越王勾践世家》:其后四年,越复伐吴。吴士民罢弊,轻锐尽死于齐、晋。而越大破吴,因而留围之三年,吴师败,越遂复栖吴王于姑苏之山。……范蠡乃鼓进兵,曰:“王已属政于执事,使者去,不者且得罪。”吴使者泣而去。句践怜之,乃使人谓吴王曰:“吾置王甬东,君百家。”吴王谢曰:“吾老矣,不能事君王!”遂自杀。乃蔽其面,曰:“吾无面以见子胥也!”越王乃葬吴王而诛太宰嚭。
  52. ^ 《史记·越王勾践世家》:句踐已平吳,乃以兵北渡淮,與齊、晉諸侯會於徐州,致貢於周。周元王使人賜句踐胙,命為伯。句踐已去,渡淮南,以淮上地與楚,歸吳所侵宋地於宋,與魯泗東方百里。當是時,越兵橫行於江、淮東,諸侯畢賀,號稱霸王。
  53. ^ 《左传·哀公二十一年》:夏五月越人始来。杜预注:越既胜吴,欲霸中国,始遣使适鲁。《史记·六国年表》:(齐平公七年)越人始来。
  54. ^ 《吴越春秋·勾踐伐吳外傳·勾踐二十五年》:秦桓公不如越王之命,勾踐乃選吳越將士西渡河以攻秦。軍士苦之,會秦怖懼,逆自引咎,越乃還軍。軍人悅樂,遂作『河梁之詩』,曰:“渡河梁兮渡河梁,舉兵所伐攻秦王。孟冬十月多雪霜,隆寒道路誠難當。陣兵未濟秦師降,諸侯怖懼皆恐惶。聲傳海內威遠邦,稱霸穆桓齊楚莊,天下安寧壽考長。悲去歸兮何無梁。”自越滅吳,中國皆畏之。
  55. ^ 《越绝书·记地外传》:句踐伐吳,霸關東,徙瑯琊,起觀臺,臺周七里,以望東海,死士八千人,戈船三百艘。
  56. ^ 白奚. 早期道家人物计然考. 哲学动态. 2018, (8) [2019-07-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6). 
  57. ^ 王政冬. 战国新论︱越王勾践灭了吴国后做了哪些事?. 澎湃新闻. 2017-01-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6) (中文(简体)‎). 
  58. ^ 今本《竹书纪年·威烈王》:十一年,田公子居思伐邯鄲,圖平邑。於越滅滕。十二年,於越子朱勾伐郯,以郯子鴣歸。
  59. ^ 肖梦龙. 吴国王陵区初探. 东南文化. 1990, (4): 95–99. 
  60. ^ 今本《竹书纪年·威烈王》:十四年,於越子朱勾卒,子翳立。
  61. ^ 《吕氏春秋·顺民》:齐庄子请攻越,问于和子。和子曰:“先君有遗令曰:‘无攻越,越猛虎也。’”庄子曰:“虽猛虎也,而今已死矣。”和子曰以告鸮子。鸮子曰:“已死矣以为生。”故凡举事,必先审民心然后可举。
  62. ^ 《淮南子·原道訓》:“越王翳逃山穴,越人熏而出之,遂不得已。”註:“翳,越太子也。賢,不欲爲王,逃於山穴之中,越人以火熏出而立之,故曰遂不得已。”《抱朴子》:“越翳入穴以逃之。”《三國志·吳志·虞翻傳》注:“昔越王翳讓位,逃於巫山之穴,越人薰而出之。”《論衡·命祿》:“越王翳逃山中,至誠不願。自冀得代。越人熏其穴,遂不得免,強立爲君。”
  63. ^ 今本《竹书纪年·安王》:二十三年,於越遷于吳。
  64. ^ 陳逢衡. 竹书纪年集证 二十五. 江都. 1813: 22. 
  65. ^ 今本《竹书纪年》:二十六年,王陟。魏城洛陽及安邑、王垣。七月,於越太子諸咎弒其君翳。十月,越人殺諸咎越滑,吳人立孚錯枝為君。
  66. ^ 今本《竹书纪年·烈王》:元年丙午,魏公子緩如邯鄲以作難。於越大夫寺區定越亂,立初無余,是為莽安。
  67. ^ 67.0 67.1 今本《竹书纪年·显王》:四年夏四月甲寅,徙邦于大梁。王發逄忌之藪以賜民。於越寺區弟思弒其君莽安,次無顓立。
  68. ^ 68.0 68.1 “越公殹”考略. 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 2011-04-05 [2019-07-25] (中文(繁體)‎). 
  69. ^ 晁福林. 读《庄子·让王》——并论“越人三世弑君”问题. 浙江社会科学. 2002: 135–139 [2019-07-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4). 
  70. ^ 《庄子·让王》:越人三世弑其君,王子搜患之,逃乎丹穴。而越国无君,求王之搜不得,从之丹穴。王子搜不肯出,越人薰之以艾。乘以王舆。王子搜援绥登车,仰天而呼曰:“君乎君乎!独不可以舍我乎!”王子搜非恶为君也,恶为君之患也。若王子搜者,可谓不以国伤生矣,此固越人之所欲得为君也。《吕氏春秋·贵生》:越人三世杀其君,王子搜患之,逃乎丹穴。越国无君,求王子搜而不得,从之丹穴。王子搜不肯出。越人薰之以艾,乘之以王舆。王子搜援绥登车,仰天而呼曰:“君乎!独不可以舍我乎?”王子搜非恶为君也,恶为君之患也。若王子搜者,可谓不以国伤其生矣。此固越人之所欲得而为君也。
  71. ^ 郭沫若. 者(氵刀)钟铭考释. 考古学报. 1958, (1): 3–6. 
  72. ^ 今本《竹书纪年·显王》:十二年,魯恭侯、宋桓侯、衛成侯、鄭釐侯來朝。於越子無顓卒,是為菼蠋卯,次無彊立。
  73. ^ 《说苑·立节》:越甲至齊,雍門子狄請死之,齊王曰:「鼓鐸之聲未聞,矢石未交,長兵未接,子何務死之?為人臣之禮邪?」雍門子狄對曰:「臣聞之,昔者王田於囿,左轂鳴、車右請死之,而王曰:『子何為死?』車右對曰:『為其鳴吾君也。』王曰:『左轂鳴者工師之罪也,子何事之有焉?』車右曰:『臣不見工師之乘而見其鳴吾君也。』遂刎頸而死,知有之乎?」齊王曰:「有之。」雍門子狄曰:「今越甲至,其鳴吾君也,豈左轂之下哉?車右可以死左轂,而臣獨不可以死越甲也?」遂刎頸而死。是日越人引甲而退七十里,曰:「齊王有臣,鈞如雍門子狄,擬使越社稷不血食。」遂引甲而歸,齊王葬雍門子狄以上卿之禮。
  74. ^ 《史记·越王勾践世家》:王無彊時,越興師北伐齊,西伐楚,與中國爭彊。當楚威王之時,越北伐齊,齊威王使人說越王曰:「越不伐楚,大不王,小不伯。圖越之所為不伐楚者,為不得晉也。韓、魏固不攻楚。韓之攻楚,覆其軍,殺其將,則葉、陽翟危;魏亦覆其軍,殺其將,則陳、上蔡不安。故二晉之事越也,不至於覆軍殺將,馬汗之力不效。所重於得晉者何也?」越王曰:「所求於晉者,不至頓刃接兵,而況于攻城圍邑乎?願魏以聚大梁之下,願齊之試兵南陽莒地,以聚常、郯之境,則方城之外不南,淮、泗之閒不東,商、於、析、酈、宗胡之地,夏路以左,不足以備秦,江南、泗上不足以待越矣。則齊、秦、韓、魏得志於楚也,是二晉不戰分地,不耕而穫之。不此之為,而頓刃於河山之閒以為齊秦用,所待者如此其失計,柰何其以此王也!」齊使者曰:「幸也越之不亡也!吾不貴其用智之如目,見豪毛而不見其睫也。今王知晉之失計,而不自知越之過,是目論也。王所待於晉者,非有馬汗之力也,又非可與合軍連和也,將待之以分楚眾也。今楚眾已分,何待於晉?」越王曰:「柰何?」曰:「楚三大夫張九軍,北圍曲沃、於中,以至無假之關者三千七百里,景翠之軍北聚魯、齊、南陽,分有大此者乎?且王之所求者,鬬晉楚也;晉楚不鬬,越兵不起,是知二五而不知十也。此時不攻楚,臣以是知越大不王,小不伯。復讎、龐、長沙,楚之粟也;竟澤陵,楚之材也。越窺兵通無假之關,此四邑者不上貢事於郢矣。臣聞之,圖王不王,其敝可以伯。然而不伯者,王道失也。故願大王之轉攻楚也。」於是越遂釋齊而伐楚。楚威王興兵而伐之,大敗越,殺王無彊,盡取故吳地至浙江,北破齊於徐州。而越以此散,諸族子爭立,或為王,或為君,濱於江南海上,服朝於楚。
  75. ^ 75.00 75.01 75.02 75.03 75.04 75.05 75.06 75.07 75.08 75.09 75.10 75.11 《越絕書·外傳記地傳》:越王夫鐔以上至無餘,久遠,世不可紀也。夫鐔子允常。允常子句踐,大霸稱王,徙琅琊,都也。句踐子與夷,時霸。與夷子子翁,時霸。子翁子不揚,時霸。不揚子無彊,時霸,伐楚,威王滅無彊。無彊子之侯,竊自立為君長。之侯子尊,時君長。尊子親,失眾,楚伐之,走南山。親以上至句踐,凡八君,都瑯琊二百二十四歲。無彊以上,霸,稱王。之侯以下微弱,稱君長。
  76. ^ 參見勞榦《古代中國的歷史與文化》(台北:聯經出版公司,2006)頁七七
  77. ^ 参见《水经·河水注》引《纪年》
  78. ^ 《韩非子·内储说下》:干象曰:“前时王使邵滑之越,五年而能亡越,所以然者,越乱而楚治也。日者知用之越,今亡之秦,不亦太亟忘乎!”
  79. ^ 《战国策·楚王问于范环》:且王尝用滑于越而纳句章,昧之难,越乱,故楚南察濑胡而野江东。
  80. ^ 80.0 80.1 80.2 80.3 杨宽. 关于越国灭亡年代的再商讨. 江汉论坛. 1991, (5): 67-71 [2019-07-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6). 
  81. ^ 《韩诗外传·卷八》:昔吳楚燕代謀為一舉而欲伐秦,祧賈、監門之子也,為秦往使也,遂絕其謀,止其兵,及其反國,秦王大悅,立為上卿。
  82. ^ 范宏贵. 关于越南民族起源问题的论争. 东南亚纵横. 1982, (3): 36-38 [2019-07-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7). 
  83. ^ 西川吉光. 海民の日本史1. 国際地域学研究. 2016, (19): 157-176. 
  84. ^ 84.0 84.1 84.2 84.3 84.4 84.5 84.6 84.7 84.8 方傑. 越國文化. 上海: 上海社會科學出版社. 1998: 402. ISBN 7806184074. OCLC 61568462. 
  85. ^ 金卓. 清華簡《越公其事》文獻形成初探——兼論其簡序問題. 武汉大学简帛研究中心. 2019-03-19 [2019-07-24] (中文(繁體)‎). 
  86. ^ 《國語·吳語》:王乃命有司大令于國曰:「茍任戎者,皆造于國門之外。」王乃命于國曰:「國人欲告者來告,告孤不審,將為戮不利,及五日必審之,過五日,道將不行。」⋯⋯王乃命有司大徇于軍,曰:「有父母耆老而無昆弟者,以告。」王親命之曰:「我有大事,子有父母耆老,而子為我死,子之父母將轉于溝壑,子為我禮已重矣。子歸,歿而父母之世。後若有事,吾與子圖之。」明日徇于軍,曰:「有兄弟四五人皆在此者,以告。」王親命之曰:「我有大事,子有昆弟四五人皆在此,事若不捷,則是盡也。擇子之所欲歸者一人。」明日徇于軍,曰:「有眩瞀之疾者,以告。」王親命之曰:「我有大事,子有眩瞀之疾,其歸若已。後若有事,吾與子圖之。」明日徇于軍,曰:「筋力不足以勝甲兵。志行不足以聽命者歸,莫告。」明日,遷軍接酥,斬有罪者以徇,曰:「莫如此志行不果。」于是人有致死之心。王乃命有司大徇于軍,曰:「謂二三子歸而不歸,處而不處,進而不進,退而不退,左而不左,右而不右,身斬,妻子鬻。」
  87. ^ 《國語·吳語》:王乃入命夫人。王背屏而立,夫人向屏。王曰:「自今日以後,內政無出,外政無入。內有辱,是子也,外有辱,是我也。吾見子于此止矣。」王遂出,夫人送王,不出屏,乃闔左闔,填之以土,去笄側席而坐,不掃。王背檐而立,大夫向檐。王命大夫曰:「食土不均,地之不修,內有辱于國,是子也;軍士不死,外有辱,是我也。自今日以後,內政無出,外政無入,吾見子于此止矣。」王遂出,大夫送王不出檐,乃闔左闔,填之以土,側席而坐,不掃。
  88. ^ 陈伟. 关于楚、越战争的几个问题——与杨宽等先生商榷. 江汉论坛. 1993, (4): 54–58 [2019-07-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7). 
  89. ^ 89.0 89.1 林華東. 越国迁都琅邪辨. 中央民族学院学报. 1989, (1) [2019-07-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7). 
  90. ^ 张志立,彭云,梁涌. 越王勾践迁都琅琊考古调查综述. 中外关系史论文集第14辑——新视野下的中外关系史. 2008 [2019-07-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05). 
  91. ^ 刘亦冰. 越国后期历史述要. 绍兴文理学院学报. 2001, (4): 20-23. doi:10.3969/j.issn.1008-293X.2001.04.005. 
  92. ^ 董珊. 越王差徐戈考. www.gwz.fudan.edu.cn. 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 2008-10-15 [2019-07-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7) (中文(简体)‎). 
  93. ^ 邹身城. 越国都邑、疆域考释. 杭州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1990, (4): 1–7 [2019-07-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7). 
  94. ^ 《孟子·滕文公上》:今也南蠻鴃舌之人,非先王之道,子倍子之師而學之,亦異於曾子矣。
  95. ^ 《太平寰宇记·於潛縣》引《吴越春秋》:“漢志屬丹陽郡吳越春秋秦徙大越鳥語之人置替”
  96. ^ 徐文堪. 千古疑谜《越人歌》释读简介. 東方早報 (上海東方報業有限公司). 2011-05-08 [2019-07-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5-28) (中文(简体)‎). 
  97. ^ 龚剑锋. 浙江于越时期三种文学形式解. 东南文化. 1998, (1): 31-33 [2019-07-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1). 
  98. ^ 98.0 98.1 98.2 董楚平,金永平. 吴越文化志 1. 上海: 上海人民出版社. 1998: 566. ISBN 7208022682. OCLC 41361800. 
  99. ^ 张宏林. 谈古越族与蛇的渊源. 收藏家. 2013, (6): 31-36 [2019-07-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7). 
  100. ^ 曹锦炎. 浙江出土商周青铜器初论. 东南文化. 1989, (6): 104-112 [2019-07-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7). 
  101. ^ 陈元甫. 土墩墓与吴越文化. 东南文化. 1992, (6): 11-21 [2019-07-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7). 
  102. ^ 曹锦炎. 自铎铭文考释. 文物. 2004, (2): 70-76. 
  103. ^ 徐吉军. 论越文化与海内外的文化交流. 中国鉴湖研究会. [2019-07-27] (中文(简体)‎). 
  104. ^ 104.0 104.1 104.2 董珊. 吴越题铭研究 1. 北京: 科学出版社. 2014: 304. ISBN 9787030398567. OCLC 877850761. 
  105. ^ 陈夢家. 六国纪年. 上海: 学习生活出版. 1955: 144. 
  106. ^ 《越絕書·外傳記地傳》:昔者,越之先君無餘,乃禹之世,別封於越,以守禹冢。
  107. ^ 107.0 107.1 107.2 107.3 107.4 107.5 《史記·越王勾踐世家》:句踐卒,子王鼫與立。王鼫與卒,子王不壽立。王不壽卒,子王翁立。王翁卒,子王翳立。王翳卒,子王之侯立。王之侯卒,子王無彊立。
  108. ^ 《春秋左传·哀公二十四年》:閏月,公如越,得大子適郢,將妻公,而多與之地,公孫有山,使告于季孫,季孫懼,使因大宰嚭,而納賂焉,乃止。
  109. ^ 109.0 109.1 109.2 109.3 109.4 109.5 109.6 《吳越春秋·勾踐二十七年》:興夷即位一年卒,子翁;翁卒,子不揚;不揚卒,子無彊;彊卒,子玉;玉卒,子尊;尊卒,子親。自勾踐至于親,其歷八主,皆稱霸,積年二百二十四年,親眾皆失,而去琅邪,徙於吳矣。
  110. ^ 今本《竹書紀年·貞定王》:二十年,於越子不壽見殺,是為盲姑,次朱句立。
  111. ^ 《系年》:韩虔、赵籍、魏击率师与越公翳伐齐,齐与越成,以建阳、䢹陵之田,且男女服。
  112. ^ 112.0 112.1 今本《竹書紀年·安王》:二十六年,王陟。魏城洛陽及安邑、王垣。七月,於越太子諸咎弒其君翳。十月,越人殺諸咎越滑,吳人立孚錯枝為君。
  113. ^ 今本《竹書紀年·烈王》:元年丙午,魏公子緩如邯鄲以作難。於越大夫寺區定越亂,立初無余,是為莽安。
  114. ^ 傅天佑. 越器《无颛戈》铭文考释. 江漢考古. 1988, (1): 85-89 [2019-07-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2). 
  115. ^ 《史记索隐·越王勾践世家》:蓋無顓之弟也音其良反
  116. ^ 《史記·越王勾踐世家》:於是越遂釋齊而伐楚。楚威王興兵而伐之,大敗越,殺王無彊,盡取故吳地至浙江,北破齊於徐州。而越以此散,諸族子爭立,或為王,或為君,濱於江南海上,服朝於楚。
  117. ^ 《史記·越王勾踐世家》:後七世,至閩君搖,佐諸侯平秦。漢高帝復以搖為越王,以奉越後。東越,閩君,皆其後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