蹇義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蹇義
蹇義

三才圖會》载《少師蹇忠定公像》


大明少師兼吏部尚書
籍貫 四川巴縣
族裔 漢族
原名 蹇瑢
字號 宜之
諡號 忠定
出生 至正二十三年(1363年)
四川等处行中书省重慶路巴縣
逝世 宣德十年正月十五日(1435年2月12日)[1]
行在顺天府
親屬 蹇源斌(父)
蹇芸(子)
蹇霆、蹇𩆃;蹇霯;蹇䨌(孙)
出身
  • 洪武十八年乙丑科同進士出身
著作

蹇義(1363年-1435年2月12日),原名蹇瑢,字宜之四川行省重慶路巴縣(今重慶市)人。明朝永樂洪熙宣德年间重臣、进士出身。

蹇瑢在洪武十八年(1385年)中进士,为朱元璋赐名“义”。建文年间,官至吏部右侍郎永樂年间,晋升吏部尚书,并负责辅导皇太子朱高炽洪熙年间,晋升少师,此后受明仁宗明宣宗所倚重。明英宗即位后逝世。

生平[编辑]

根据蹇氏族谱记载,蹇氏家族的蹇政福在末的1206年从江西迁移到重庆,蹇瑢是蹇政福的四世孙(玄孙)[2]

洪武、建文年间[编辑]

蹇瑢在洪武十八年(1385年)中进士,被授予中书舍人。他奏事很合明太祖心意。明太祖问道:“你是蹇叔的后代吗?”蹇瑢叩头不敢回答。明太祖喜欢他的诚实,为他改名为“义”,并亲手写下蹇义之名赐给他[3]。他任满三年应当升迁,明太祖特命满九年后再升,说:“朕将要用蹇义。”因此他朝夕侍从明太祖左右,小心敬慎,不曾触怒明太祖。明惠帝即位后,推测明太祖之意,升蹇义为吏部右侍郎。当时齐泰黄子澄执掌政权,外兴军事,内改制度,蹇义没有提出任何意见。国子监博士王绅写信去责问他,蹇义无法回答[4]

永樂年间[编辑]

靖难之变,燕王朱棣攻入南京應天府,蹇义前去歸順,升为左侍郎。几个月之后,升为吏部尚书。当时正致力于纠正建文时期的政治,凡那时所更改的都全部废除。蹇义从容说道:“增补贵在适合时宜。先前所改固然不适当,如今一定要全部改回,也未必全部合适。”随即他举几件事为例加以说明。明成祖很赞同,听从了他的意见[5][6]

永樂二年(1404年),蹇义兼任太子詹事。明成祖有事要传谕太子朱高炽,总是派蹇义去,蹇义总能准确地传达明成祖的意思。明成祖和朱高炽都爱重他[7]。永樂七年(1409年),明成祖前往北京,命蹇义辅佐皇太子监国。蹇义熟悉典故,长于把握根本,军国大事都倚仗他办理,与户部尚书夏原吉齐名,称为“蹇夏”。三年任满后,明成祖亲自在便殿设宴招待他们,并高度赞扬了他们。蹇义多次奉命兼管其他部的事务,职务纷集,但他处之裕如。永樂十七年(1419年),因父亲去世,返回祖籍,明成祖和朱高炽都派官员赐祭。诏令他出来供职[8]

永樂十九年(1421年),三大殿失火,敕令二十六名廷臣巡行天下。蹇义和给事中马俊分巡应天等府,询问军民疾苦,罢免了几名骚扰百姓的文武长吏,还提出数十项应兴革的事情,上奏实行。回来后他治理本部事务。次年,明成祖北征归来,因为朱高炽曲意宽宥吕震的女婿主事张鹤参见失仪之过,便怪罪蹇义不进行匡正,将他逮捕,关进锦衣卫监狱。到第二年的春天蹇义才获释[9]

洪熙、宣德年间[编辑]

明仁宗即位后,蹇义、夏原吉都因是元老而为中外所信赖。明仁宗又念蹇义辅佐监国时的旧劳,对他尤为倚重。首先进封蹇义为少保,赐给冠服、象笏、玉带,并享受二职俸禄。蹇义又历升为少师,受银章一枚,上刻“绳愆纠缪”[10]。其后,又赐给他玺书说:“先前朕监国时,卿以先朝旧臣,每天在左右侍候。两京刚建,政务正繁,卿劳心焦思,不顾身家,前后二十余年,多次挽救危难。朕继承大统后,卿赞佐治理,毫不松懈,而且更加恭谨。这些朕都深念不忘,兹以自己之意,创制‘蹇忠贞印’一枚赐予爱卿,望卿藏于家中,传给后世,知道朕君臣共济艰难,共同做出了成就。”当时只有杨士奇也得赐给“贞一”印和敕书。不久命蹇义和英国公张辅以及夏原吉一同监修《明太宗实录》。蹇义比夏原吉尤为忠厚,但过于周慎。杨士奇曾在明仁宗面前对蹇义说:“为什么过于忧虑?”蹇义说:“恐怕因为鲁莽而留有后患而已。”明仁宗对两人的意见都赞同。杨荣曾诋毁蹇义。明仁宗觉得杨荣不正直。蹇义叩头说道:“杨荣没有别的意思。如果左右有诬陷杨荣的人,愿陛下慎重考察。”明仁宗笑道:“我本不信他的话。”[11]

明宣宗即位后,对蹇义的委寄更重。当时正修建献陵,明宣宗想遵从遗诏要俭约,便问蹇义和夏原吉,两人极力赞扬说:“圣见高远,又出于至孝,此万世之利也。”皇上亲自规划,三个月后陵墓建成,它不如长陵宏丽,其后历代皇帝都参照献陵的规制。后来明世宗营建永陵,才更加崇尚侈华[12]宣德元年(1426年),汉王朱高煦叛乱,明宣宗御驾亲征,蹇义、夏原吉以及内阁大学士都随从,参预军中机务,被赐给鞍马甲胄和弓剑。班师后,明宣宗赐予非常丰厚[13]

宣德三年(1428年),蹇义随从明宣宗巡边回来[14]。明宣宗因蹇义、夏原吉杨士奇杨荣四人都已年迈,赐给他们玺书说:“卿等都是祖宗的遗老,辅佐朕躬。现在已是黄发危齿,不宜再让你们处理冗繁的事务,从而有伤朝廷优老待贤之礼。你们可以放下所管的事务,朝夕在朕左右讨论至理,共同维持国家的安宁,官衔和俸禄都照旧。”第二年,郭璡接替蹇义任尚书。不久因胡濙的建议,明宣宗命蹇义等四人讨论天下官吏和军民的章奏和建议。赐给蹇义银章,上刻“忠厚宽宏”。宣德七年(1432年),诏令有关部门在文明门内为蹇义修建新的宅第[15]

明英宗即位后,蹇义因斋戒得病,英宗派医生去探视,并问他有什么话要说。蹇义说:“陛下刚继承大位,惟望敬守祖宗成宪,始终不渝。”说完逝世,终年七十三岁。追赠特进光禄大夫太师,谥忠定[16][17]

蹇义逝世后,灵柩运回重庆安葬。2008年重庆市文物考古所在今重庆北部新区大竹林镇五云村的龙凼山发现了蹇義的墓葬[18]。2009年,蹇氏家族墓地列入第二批重庆市文物保护单位。

评价[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国朝献徵录》(卷29):“宣德十年正月十有五日,少師吏部尚書蹇公薨於位。”
  2. ^ 杨娟. “天官”蹇义重庆后人约两万,每年开清明会祭祖,其后人披露. 重庆晚报数字版. 重庆晚报. 2008-03-16 [2016-01-26]. 
  3. ^ 国朝献徵录》(卷29):“一日奏事畢,問:“汝蹇叔之後乎?”親灑宸翰,書義字賜之,以易舊名。”
  4. ^ 明史》(卷149):“蹇義,字宜之,巴人,初名容。洪武十八年進士。授中書舍人,奏事稱旨。帝問:「汝蹇叔後乎?」容頓首不敢對。帝嘉其誠篤,為更名義,手書賜之。滿三載當遷,特命滿九載,曰:「朕且用義。」由是朝夕侍左右,小心敬慎,未嘗忤色。惠帝既即位,推太祖意,超擢吏部右侍郎。是時齊泰、黃子澄當國,外興大師,內改制度,義無所建明。國子博士王紳遺書責之,義不能答。”
  5. ^ 明史》(卷149):“燕師入,迎附,遷左侍郎。數月,進尚書。時方務反建文之政,所更易者悉罷之。義從容言曰:「損益貴適時宜。前改者固不當,今必欲盡復者,亦未悉當也。」因舉數事陳說本末。帝稱善,從其言。”
  6. ^ 国朝献徵录》(卷29):“建文中,陞吏部右侍郎,授嘉議大夫。太宗文皇帝入正大統,轉左侍郎,數月陞吏部尚書,授資善大夫。時政令制度有非洪武之舊者,詔悉復之。公從容為上言:“損益貴適時,宜間舉數事,陳說本末。”文皇帝以公忠實,悉從其言。”
  7. ^ 国朝献徵录》(卷29):“永樂二年,冊仁宗皇帝為皇太子,命公為詹事。時師傅皆以勳臣兼之,而輔導責任文臣詹事,葢元僚也。上欲有諭皇太子,率諭詹事,往導意。公亦委曲周悉,皇太子尤愛重公,所言靡不信用。”
  8. ^ 明史》(卷149):“永樂二年兼太子詹事。帝有所傳諭太子,輒遣義,能委曲導意。帝與太子俱愛重之。七年,帝巡北京,命輔皇太子監國。義熟典故,達治體,軍國事皆倚辦。時舊臣見親用者,戶部尚書夏原吉與義齊名,中外稱曰「蹇、夏」。滿三考,帝親宴二人便殿,褒揚甚至。數奉命兼理他部事,職務填委,處之裕如。十七年以父喪歸,帝及太子皆遣官賜祭。詔起復。”
  9. ^ 明史》(卷149):“十九年,三殿災,敕廷臣二十六人巡行天下。義及給事中馬俊分巡應天諸府,問軍民疾苦,黜文武長吏擾民者數人,條興革數十事奏行之。還治部事。明年,帝北征還,以太子曲宥呂震婿主事張鶴朝參失儀,罪義不匡正,逮義系錦衣衛獄。又明年春得釋。”
  10. ^ 国朝献徵录》(卷29):“仁宗皇帝初嗣位,一切政議預者三四人。而公居首,進少保兼吏部尚書,二俸俱支。賜冠服象笏,及玉帶二,遂進少傅,又進少師。賜師傅之臣銀章各一,其文曰“繩愆紏繆”。”
  11. ^ 明史》(卷149):“仁宗即位,義、原吉皆以元老為中外所信。帝又念義監國時舊勞,尤厚倚之。首進義少保,賜冠服、象笏、玉帶,兼食二祿。歷進少師,賜銀章一,文曰「繩愆糾繆」。已,復賜璽書曰:「曩朕監國,卿以先朝舊臣,日侍左右。兩京肇建,政務方殷,卿勞心焦思,不恤身家,二十餘年,夷險一節。朕承大統,贊襄治理,不懈益恭。朕篤念不忘,茲以已意,創制『蹇忠貞印』賜卿。俾藏於家,傳之後世,知朕君臣共濟艱難,相與有成也。」時惟楊士奇亦得賜「貞一」印及敕。尋命與英國公輔及原吉同監修《太宗實錄》。義視原吉尤重厚,然過於周慎。士奇嘗於帝前謂義曰:「何過慮?」義曰:「恐鹵莽為後憂耳。」帝兩是之。楊榮嘗毀義。帝不直榮。義頓首言:「榮無他。即左右有讒榮者,願陛下慎察。」帝笑曰:「吾固弗信也。」”
  12. ^ 明史》(卷149):“宣宗即位,委寄益重。時方修獻陵,帝欲遵遺詔從儉約,以問義、原吉。二人力贊曰:「聖見高遠,出於至孝,萬世之利也。」帝親為規畫,三月而陵成,宏麗不及長陵,其後諸帝因以為制。迨世宗營永陵,始益崇侈雲。”
  13. ^ 明史》(卷149):“帝征樂安,義、原吉及諸學士皆從,預軍中機務,賜鞍馬甲冑弓劍。及還,賚予甚厚。”
  14. ^ 国朝献徵录》(卷29):“仁宗皇帝初嗣位,一切政議預者三四人。而公居首,進少保兼吏部尚書,二俸俱支。賜冠服象笏,及玉帶二,遂進少傅,又進少師。賜師傅之臣銀章各一,其文曰“繩愆紏繆”。”
  15. ^ 明史》(卷149):“三年從巡邊還。帝以義、原吉、士奇、榮四人者皆已老,賜璽書曰:「卿等皆祖宗遺老,畀輔朕躬。今黃發危齒,不宜復典冗劇,傷朝廷優老待賢之禮。可輟所務,朝夕在朕左右討論至理,共寧邦家。官祿悉如舊。」明年,郭璡代為尚書。尋以胡濙言,命義等四人議天下官吏軍民建言章奏。復賜義銀章,文曰「忠厚寬宏」。七年詔有司為義營新第於文明門內。”
  16. ^ 明史》(卷149):“英宗即位,齋宿得疾。遣醫往視,問所欲言。對曰:「陛下初嗣大寶,望敬守祖宗成憲,始終不渝耳。」遂卒,年七十三。贈太師,謚忠定。”
  17. ^ 国朝献徵录》(卷29):“先四日,以疾聞,上遣太監范弘以醫來視,賜鈔萬緡。明日范太監以眾醫偕來,又明日疾革,范復來問所欲言。對曰:“陛下初嗣大寶,義獨寡祐,不能效分寸裨益。然區區犬馬之誠,所望於聖明者,惟敬守洪武成憲,始終不渝耳。”言巳而絕。訃聞,上深悼歎,屬時國有大事悉停。諸祀特賜鈔萬緡,勑工部治喪葬。贈公特進光祿大夫,太師,謚忠定,遣某官某賜祭。”
  18. ^ 吏部尚书蹇义家族墓“藏身”渝北. 华龙网. 重庆日报. [2016-01-26]. 
  19. ^ 明史》(卷149):“義為人質直孝友,善處僚友間,未嘗一語傷物。士奇常言:「張詠之不飾玩好,傅堯俞之遇人以誠,范景仁之不設城府,義兼有之。」”

外部連結[编辑]

官衔
前任:
張紞
明朝吏部尚書
1402年-1429年
繼任:
郭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