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躺平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躺平躺平主义是2021年开始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流行的网络词语。指这一时期的年轻人在国内经济下滑、社会问题激化的大背景下出于对现实环境的失望而做出的“与其跟随社会期望坚持奋斗,不如选择‘躺平’,无欲无求”的处事态度。被视为是对抗社会“内卷化”的一种方式[1]。其具体内涵包括“不买房、不买车、不结婚、不生娃、不消费”及“维持最低生存标准,拒绝成为他人赚钱的机器和被剥削的奴隶”[2],是「低慾望青年」對於階級固化的低流動性社會、中產階級萎縮、在職貧窮、苛刻待遇、勞資關係失諧、以及不合理的社會經濟結構等現況的回應。

詞語源流[编辑]

躺平一詞已知在2011年就出現在百度貼吧的「反婚吧」裏。2016年,飯圈開始流行「躺平任嘲」,意思是「這次我洗不動明星了,躺下來任你嘲諷」[3]

興起[编辑]

2021年4月17日百度贴吧的一個题为《躺平即是正义》的帖子引發熱議[4][5]

既然这片土地从没真实存在高举人主体性的思潮,那我可以自己制造给自己,躺平就是我的智者运动,只有躺平,人才是万物的尺度。

作者「好心的旅行家」進一步指:「我厭惡那種一輩子為了鋼筋水泥和『傳統的家庭觀念』,人不應該如此勞累」[6]、「我有時會躲在某處看著那些忙碌的人發笑」[7]、「我一天可以只吃兩頓飯,一年可以工作一到兩個月」[8]

這一熱詞旋即遭到官媒批判,隨後豆瓣上的几个“躺平小组”则在建立不久后被站方強制解散,含有“躺平”字眼的动态也无法发出,保留的小组简介显示“躺平是一门哲学。躺平是一种艺术。在这个喧嚣的时代,以不变应万变……”[2]百度贴吧的“躺平吧”、“平躺吧”、“躺吧”、“身尚吧”、“身尚平吧”,甚至“卧龙吧”、“认命吧”也陆续禁止普通用户发贴[9]

影响[编辑]

2021年5月30日,新华社发布视频激励年轻人不要“躺平”,而要“持续奋斗”,在题为“拒绝平躺的86岁科学家”的视频中,86岁高龄的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退休教授赵焕庭每天凌晨4点开始工作,时间达10到12小时。[10][11]

6月5日,陕西省公务员考试将躺平作为面试题目。[10]

社会语境[编辑]

2021年4月,一起货车司机因被罚款扣车而自杀事件激發起在网络上对于中国底层生活的艰辛困苦的广泛讨论,与官方所强调的「脱贫成功」「小康社会」等论调形成强烈对比,也侧面突显出劳工待遇在社会發展步伐下并无相应的显著提升。有评论认为,同类事件俯拾皆是,工人阶级并未真正受惠于高速的经济發展。[12][13][14][15][16][17]

5月,因应国内人口结构变化趋势,中国政府宣布提出三孩政策。但有论者认为,如今很多年轻人面对工时过长、薪金停滞、置业困难、身心过劳、养老负担沉重等困境,婚育意愿下降已成普遍现象。[18][19][20]

評論[编辑]

光明網的評論认为,躺平现象在很多國家和地區都有出現,當一個经济体在达致一个阶段后,就具有一定的社会保障功能,经济机会选择相对多元,加班加点的边际效益降低,自然会产生一批“扶不上墙”的年轻人[21]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黄平认为“躺平”是年轻人放下负担的一种方式,当人们无法追赶社会的扭曲发展(比如高涨的房价)时,“躺平”不失为一种最为理性的选择,而官方媒体关注此次思潮则是由于担心躺平主义会对生产力构成潜在威胁[1]英国广播公司引用分析师的分析称,从「葛优躺」到「懒蛋蛋」再到「丧文化」的连环走红,凸显了年轻一代在一孩政策下长大,被要求更长的上班时间,遵守社会信用体系,还要展示自己的「爱国心」,承受的压力日益增加[22]。而专栏作家长平评价“躺平主义”是“一个权利意识和身份意识的觉醒”[23]。还有部分观点认为,官方对该思潮的关注是由于其不合作的思想内涵被认为对维稳构成了潜在的威胁[2][24]

2021年5月,微博共青团中央”发布了一条“当代年轻人从未选择躺平”的微博。《南方日报》发表署名为王庆峰的评论文章《“躺平”可耻,哪来的正义感?》一文,其中对「躺平主义」进行批判,谴责躺平主义有害,是“毒鸡汤”[25],获新华社转载[26]光明日报“光明时评”栏目以《拒绝“内卷”,年轻人开始信奉“躺平学”了?》一文对“躺平”现象进行批评[27]湖北广播电视台电视经济频道的评论表示,“认命可以,躺平不行”[28]。5月28日,《环球时报》“环时锐评”栏目讽刺称:“声称要躺平的年轻人,总是在黎明被自己设的闹钟叫醒”[2][29]清华大学教授李锋亮认为“躺平是一种极其不负责任的态度,不仅让自己的父母失望,也让数以百万计的纳税人失望。…人们仍然可以通过竞争,实现向上的社会流动。”[11]

中国金融学者贺江兵认为“躺平”是一种“无奈的积极主义”,虽然会对经济造成不良影响,但是减少消费有助于减少浪费,进而减少碳足迹,有利于碳排放目标的实现,“躺平”的人通常很温和,不是反叛型人物,多半不报复社会,有助于维稳。他认为指责年轻人躺平就是堕落是毫无道理的,阶层固化和缺乏公平竞争的制度才是真正的堕落。[10]

2021年6月9日,英国《独立报》认为躺平是中国年轻人的一场网络抗议活动,是全球范围内类似运动的延伸,该运动号召人们休息与复苏,而不是忙碌。[30]商业内幕》和《华盛顿邮报》做了相应报道,并采访了数位践行躺平主义的年轻人。[31][32]日本NTV NEWS24森本隼裕认为躺平主义的流行与中国共产党领导层所反复提倡的诸如“新时代是奋斗者的时代”的奋斗哲学形成了鲜明对比,相关新闻在日本网站获得上千条回应,引发许多日本网民的共鸣。[33]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Zhang, Wanqing; Liu, Mengqiu. Tired of Running in Place, Young Chinese ‘Lie Down’. Sixth Tone. 2021-05-27 [2021-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02) (英语). 
  2. ^ 2.0 2.1 2.2 2.3 安德烈. 躺平主义危险吗.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2021-06-01 [2021-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02) (中文(简体)). 
  3. ^ 躺平:城市新貧困階級的非暴力不合作運動. 端傳媒. 
  4. ^ 林詩雅. 貧富懸殊和勞工惡劣待遇下,大陸青年推「躺平即正義」,是逃避現實還是解決問題?. 端传媒. 2021-05-31 [2021-06-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08) (中文(香港)). 
  5. ^ 躺平即是正義-原帖截图. GNEWS. 2021-05-27 [2021-06-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03) (中文(繁體)). 
  6. ^ 改革無望 年輕人消極對抗 內地「躺平主義」冒起. 蘋果日報. 2021-05-29 [2021-06-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30) (中文(香港)). 
  7. ^ 蔡苡柔. 日本低欲望一代领头 台湾“小确幸”和中国年轻人谁先“躺平”. 多維新聞. 2021-06-03 [2021-06-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03) (中文(简体)). 
  8. ^ 魏國金. 不再對現實掙扎 中國年輕人流行「躺平主義」. 自由時報. 2021-06-01 [2021-06-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01) (中文(台灣)). 
  9. ^ 躺平主義|不想跪着也不能躺着 豆瓣封殺討論惹網民反感. 蘋果日報. 2020-06-01 [2021-06-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01) (中文(香港)). 
  10. ^ 10.0 10.1 10.2 陈筠. 国家在“做梦”,人民却“躺平”,中共一大警讯?. 美国之音. 2021-06-11 [2021-06-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 
  11. ^ 11.0 11.1 古莉. 习近平要“撸起袖子加油干”我们要"躺平". RFI. 2021-06-03 [2021-06-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 
  12. ^ 货车司机自杀的背后是科技神话的破灭. 网易. 2021年4月1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 
  13. ^ 卡车司机服毒自杀抗议扣车罚款事件. 中国劳工通讯. 2021年4月1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 
  14. ^ 评货车司机自杀事件:尊重市场规则并不意味着道德虚无. 新浪財經. 2021年4月9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 
  15. ^ 货车司机金德强之死:问题是什么?. 马各庄青年. 2021年4月2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 
  16. ^ 金德强和赵洪军,扯掉了哪批人的遮羞布?. 知乎. 2021年4月15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 
  17. ^ 这是谁人之耻?. 乌有之乡. 2021年4月15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 
  18. ^ 中国正确但谨小慎微的放开“三孩” 但“生不生”才是灵魂拷问. 路透社. 2021年6月1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 
  19. ^ 三孩生育开放了?. 网易. 2021年5月31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 
  20. ^ 三孩政策开放,网友:生娃容易,养娃难. 网易. 2021年6月9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 
  21. ^ 光明网评论员. 王营 , 编. 光明网评论员:年轻人选择“躺平”,也是在传递信号. 光明网. 2021-05-18 [2021-06-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18) (中文(中国大陆)). 
  22. ^ China's new 'tang ping' trend aims to highlight pressures of work culture. BBC News. 2021-06-03 [2021-06-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 (英国英语). 
  23. ^ 雨舟. 时事大家谈: “躺平”为何在中国突然流行并引发争议?. 美国之音. 2021-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 
  24. ^ 王凡. “内卷”与“躺平”之间挣扎的中国年轻人. BBC中文網. 2021-06-02 [2021-06-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02) (中文(简体)). 
  25. ^ 王庆峰. “躺平”可耻,哪来的正义感?. 南方日报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 2021-05-20 [2021-06-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02) (中文(中国大陆)). 
  26. ^ 王庆峰. “躺平”可耻,哪来的正义感?. 新华社. 2021-05-20 [2021-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30) (中文(中国大陆)). 
  27. ^ 孙小婷. 董大正 , 编. 光明时评:拒绝“内卷”,年轻人开始信奉“躺平学”了?. 光明日报 (光明日报报业集团). 2021-05-15 [2021-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15) (中文(中国大陆)). 
  28. ^ 湖北经视评论:“认命”可以 “躺平”不行. 湖北經視 (鳳凰衛視). 2021-05-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06) (中文(中国大陆)). 
  29. ^ 李昔诺 (编). 环时锐评:声称要“躺平”的年轻人,总是在黎明被自己设的闹钟唤醒. 环球网. 2021-05-28 [2021-06-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03) (中文(中国大陆)). 
  30. ^ Maroosha Muzaffar. An entire generation of Chinese youth is rejecting the pressures of hustle culture by ‘lying flat’. Independence. 2021-06-09 [2021-06-11]. 
  31. ^ Cheryl Teh. More and more Chinese 20-somethings are rejecting the rat race and 'lying flat' after watching their friends work themselves to death. Insider. 2021-06-08 [2021-06-11]. 
  32. ^ Lily Kuo. Young Chinese take a stand against pressures of modern life — by lying down. Washington Post. 2021-06-05 [2021-06-11]. 
  33. ^ 森本隼裕. 中国の若者に広がる“寝そべり主義”とは. NTV NEWS24. [2021-06-12].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