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古藏語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近古藏語
区域西藏北尼泊爾
年代11~19世纪
語系
早期形式
中古藏語
  • 近古藏語
文字藏文字
語言代碼
ISO 639-3xct
语言学家列表xct
Glottologclas1254[1]

近古藏語[2](英語:Middle Tibetan[3]:103),又稱古典藏語Classical Tibetan),語言學上對藏語的分類方法之一,它目前是一種書面語,為藏文寫作的根據。816年赤德松贊統治時期,發展出藏文,在書寫文字出現之後,中古藏語被重新標準化,形成現在所知的近古藏語。近古藏語受到印度語言,特別是梵文的影響。發音正寫法與中古藏語接近,但在文法部份則依不同區域出身的寫作者,產生了各種不同變化形態。

中古藏語時期結束後,近古藏語在10世紀與12世紀間形成,成為現代標準藏語的前身。藏文與近古藏文同時發展,有很高的保守性,藏文仍然以近古藏語為根據。在現代,已經少人使用近古藏語,但是近古藏語成為一種書面語後,仍然保留至今。

名词[编辑]

名词短语的结构[编辑]

使得名词形容词主格化的短语需要用 — pa 或 ba, 以及 ma —。

  • 阳性词用 po 或 bo,阴性词用 mo,以分辨词的性别。

在需要表明复数的时候,加 -rnams。需要表明复数的集体性质时,用 -dag。此二語素可以一同使用(比如 rnams-dag “数人组成的团体”,以及 dag-rnams “数个团体”)。[4]

[编辑]

古典藏语的书面语有十个[5]

  • 通格(Absolutive):没有语素表示
  • 属格 (genitive) :གི་ -gi、 གྱི་ -gyi、ཀྱི་ -kyi、འི་ -i、ཡི་ -yi
  • 施事格(Agentive):གིས་ -gis、གྱིས་ -gyis、ཀྱིས་ -kyis、ས་ -s、ཡིས་ -yis
  • 方位格 (Locative) :ན་ -na
  • 向格(Allative) :ལ་ -la
  • 终格(Terminative): རུ་ -ru、སུ་ -su、ཏུ་ -tu、དུ་ -du、ར་ -r
  • 随伴格(Comitative) :དང་ -dang
  • 离格 (Ablative):ནས་ -nas
  • 出格(Elative):ལས་ -las
  • 比较格(Comparative):བས་ -bas

为了表示格,会在整个名词短语,而非单独的单词后缀加, 即 Gruppenflexion

传统的西藏语法学家并不区分十个格,而是按照梵语传统划分为八个格,剔除 (-dang-bas)。

代词[编辑]

有人称代词、指示代词、疑问代词和反身代词代词,以及一个与“1”关联的不定冠词[6]:919

人称代词[编辑]

近古藏语代词系统通过Milarepa rnam thar展现。[7]

人称 单数 复数
1 ང་ nga ངེད་ nged
1 + 2 རང་རེ་ rang-re
2 ཁྱོད་ khyod ཁྱེད་ khyed
3 ཁོ་ kho ཁོང་ khong

和法语类似,复数(ཁྱེད་ khyed)可被用作敬语的单数。[7]

动词[编辑]

动词不因人称或数发生屈折。形态学上,共可分出4种动词词干,受梵语语法术语影响的藏语语法学家分别称它们为“现在时”(lta-da)、“过去时”('das-pa)、“将来时”(ma-'ongs-pa)和“祈使时(祈使语气)”(skul-tshigs),不过这些词干的精确语义仍有争议。所谓“将来时词干”表示的并不是真正的将来时,而是表达必要或义务。

大部分藏语动词都能被分为两类,含蓄或明确地表达施事的、通过工具格助词(kyis等)标记句子的,以及表达不含施事的动作的名词。藏语语法学家分别将这两类称为tha-dad-pa和tha-mi-dad-pa。虽然这两个类别看上去和现代句法学所指的及物与否相重叠,但大部分现代藏语语法学者选择用“(非)义务性”指它们,这是基于藏语文献的描述。大多数非义务性动词缺乏祈使时词干。

屈折[编辑]

许多动词表现出词干的4种元音交替,现在时的a或e在祈使语气中变为o,如byed、byas、bya、byos(“做”),现在时的e在将来时和过去时变为a(len、blangs、blang、longs“取”);有些动词现在时的i变为其他词干的u('dzin、bzung、gzung、zung“取”)。另外,动词词干还能通过添加的词缀的不同来区分,如sgrub(现在时)、bsgrubs(过去时)、bsgrub(将来时)、sgrubs(祈使语气)。用-s后缀时,一般是过去时或祈使语气,对于特定动词来说,特定的前缀比较没有规律;其中一个规律是过去时词干b-和将来时的g-的交替,这条规则并不普适。[8]

含义 现在时 过去时 将来时 祈使语气
བྱེད་ byed བྱས་ byas བྱ་ bya བྱོས་ byos
ལེན་ len བླངས་ blangs བླང་ blang ལོངས་ longs
འཛིན་ 'dzin བཟུངས་ bzungs གཟུང་ gzung ཟུངས་ zungs
达到、完成 སྒྲུབ་ sgrub བསྒྲུབས་ bsgrubs བསྒྲུབ་ bsgrub སྒྲུབས་ sgrubs

只有少量动词有4种完整变化。有些动词只有一种形态。这一缺陷无论在古时书面语中,还是在现代方言中,均由助词或后缀补充。[6]:920

否定[编辑]

动词的否定可通过两个前置助词mi和ma实现。mi用于现在时和将来时词干;ma用于过去时词干;祈使时词根无法变成否定祈使(即禁止)。此外,否定状态动词med“不存在,没有”与肯定状态动词yod“存在,有”对应。

敬语[编辑]

如名词一样,藏语动词也有一套复杂的敬语系统。因此,许多日常生活中的动词都有个相当不同的高级说法,如lta“看”,敬语gzigs;byed“做”,敬语mdzad。如果并不存在这么个敬语专用的高级说法,一般的派生是将标准动词词干和适当的通用敬语词干,如mdzad,相结合。

另见[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Hammarström, Harald; Forkel, Robert; Haspelmath, Martin; Bank, Sebastian (编). Classical Tibetan. Glottolog 2.7. Jena: 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the Science of Human History. 2016. 
  2. ^ 益西. 藏语历史的分期与各期语音特征. 《西藏研究》. 1993年, 01期 (中文(中国大陆)). 
  3. ^ Roy Andrew Miller. Studies in the Grammatical Tradition in Tibet (英语). 
  4. ^ Hahn 2003
  5. ^ Hill 2012
  6. ^ 6.0 6.1 Waddell & de_Lacouperie 1911.
  7. ^ 7.0 7.1 Hill 2007
  8. ^ Hill 2010

延伸閱讀[编辑]

  • Beyer, Stephen, 1992. The Classical Tibetan language. New York: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Reprint 1993, (Bibliotheca Indo-Buddhica series, 116.) Delhi: Sri Satguru.
  • Hahn, Michael, 2003. Schlüssel zum Lehrbuch der klassischen tibetischen Schriftsprache Marburg : Indica et Tibetica Verlag
  • Hill, Nathan W. (2007) 'Personalpronomina in der Lebensbeschreibung des Mi la ras pa, Kapitel III.' Zentralasiatische Studien, 36. pp. 277–287.
  • Hill, Nathan W. (2010) 'Brief overview of Tibetan Verb Morphology' A Lexicon of Tibetan Verb Stems as Reported by the Grammatical Tradition. Munich: Bayerische Akademie der Wissenschaften. (Studia Tibetica) pp. xv-xxii.
  • Hill, Nathan W. (2012) 'Tibetan -las, -nas, and -bas.' Cahiers de Linguistique Asie Orientale, 41 (1). pp. 3–38.
  • Hodge, Stephen, 2003. An introduction to classical Tibetan. Bangkok: Orchid Press
  • Schwieger, Peter, 2006. Handbuch zur Grammatik der klassischen tibetischen Schriftsprache. Halle: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Tibetan and Buddhist Studies GmbH.
  • skal-bzhang 'gur-med, 1992. Le clair miroir : enseignement de la grammaire Tibetaine (trans.) Heather Stoddard & Nicholas Tournandre, Paris : Editions Prajna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