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东国际军事法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International Military Tribunal Ichigaya Court.jpg
東京國際軍事法庭審判會場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英语International Military Tribunal for the Far East日语極東国際軍事裁判きょくとうこくさいぐんじさいばん Kyokutō kokusai gunji saiban)又称东京国际军事法庭东京审判東京大審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设在日本以审判战犯(东京审判)。

甲级罪行专为参与或谋划开战的罪犯而设,而相关国家的最高决策机关的成员也会被定甲级罪行。乙级罪行就是为有「计划、命令、允许、或在指挥机关的上层未有尽力防止类似罪行」的罪犯而设。丙级罪行是为犯下传统暴行或违反人道罪的罪犯而设。

简介[编辑]

1946年1月19日,当时远东盟军最高统帅麦克阿瑟与受降同盟各国磋商后,颁布一项《设立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特别通告》(亦稱《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宪章》或《东京宪章》),正式宣布于东京成立「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今自衛隊市谷駐屯地日语市ヶ谷駐屯地)。[1]:50

1946年2月25日,盟国最高统帅部根各盟国政府提名,任命11名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法官[1]:50美國中華民國英國蘇聯加拿大法國澳大利亚荷蘭王國印度紐西蘭菲律賓這些勝利的同盟國共同任命法官审理。4月29日,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正式接受盟国最高统帅部国际检察處对东条英机等28名日本甲级战犯起诉,于5月3日展开審判程序。[1]:50

参与国家与法官[编辑]

参与国家 法官 备注
 中華民國 梅汝璈 律师國民政府立法院第四屆立法委員
 澳大利亚 威廉·韦伯爵士英语William Webb (judge) 澳洲最高法院法官;法官團主席
Canadian Red Ensign 1921-1957.svg 加拿大聯邦 愛德華·史都華·麥克杜加英语Edward Stuart McDougall 加拿大魁北克省上訴法院法官
 法国 亨利·伯纳德英语Henri Bernard 巴黎第一軍事法庭首席檢察官
India
英屬印度
拉达宾诺德·巴尔 加爾各答大學法學院講師,加爾各答高等法院法官
 荷兰王国 伯特·罗林英语Bert Röling教授 烏特勒支大學法學教授
 紐西蘭 哈维·诺斯克罗夫特英语Harvey Northcroft 新西蘭最高法院法官
the Phillipines
菲律賓自治領
德尔芬·哈那尼拉英语Delfin Jaranilla) 總檢察長;最高法院成員
 英國 派翠克法官閣下英语William Donald Patrick 蘇格蘭大法官、蘇格蘭司法學院理事會成員
US flag 48 stars.svg 美國 约翰·帕特里克·希金斯英语John Patrick Higgins 麻省最高法院首席法官
密朗·C·克莱墨尔少將 于1946年7月代替希金斯
 蘇聯 伊凡·密切叶维支·柴扬诺夫俄语Генерал-майор Иван Михеевич Зарянов少將 最高軍事法院俄语Военная коллегия Верховного суда СССР成員

审判结果[编辑]

共有28個被告被審判,大部分是軍事或政治的領導者。兩個被告(永野修身松岡洋右)於審判期間自然因素死亡。大川周明在審判期間因為精神衰弱而沒有被起訴。

絞刑[编辑]

七個人因為戰爭罪違反人道罪而判決绞刑。据法官梅汝璈回忆,当时以6票对5票的微弱优势通过了死刑判决。他們於1948年12月23日在東京都豐島區池袋巢鴨監獄執行死刑。

姓名 註記
Hideki Tojo.jpg 東條英機
とうじょう ひでき
陸軍大將,日本前關東遠征軍指揮官、前陸軍大臣、前內閣總理大臣。
Itagaki Seishiro.jpg 板垣征四郎
いたがき せいしろう
陸軍大將,日本陸軍大臣、前關東軍參謀長、前中國派遣軍參謀長。
KimuraHeitaro.jpg 木村兵太郎
きむら へいたろう
陸軍大將,前駐緬甸日軍總司令。
Kenji Doihara.jpg 土肥原賢二
どいはら けんじ
陸軍大將,特務、日本陸軍參謀本部軍官。
Kohki Hirota suit.jpg 廣田弘毅
ひろた こうき
男爵,日本前內閣總理大臣。
Iwane Matsui.jpg 松井石根
まつい いわね
陸軍大將,日本前華中派遣軍總司令。
MutouAkira.jpg 武藤章
むとう あきら
陸軍中將,日本前第十四師團參謀長、前陸軍省軍務局局長。

终生监禁[编辑]

16人被判決終生監禁。三人(小矶国昭白鳥敏夫梅津美治郎)死於獄中,而其他的於1950年代陸續假釋出獄。

  • 荒木貞夫:陸軍大將,日本前文部大臣。1955年獲釋。
  • 梅津美治郎:陸軍大將,日本前陸軍參謀總長、前關東軍司令。1949年病逝於獄中。
  • 大島浩:日本前駐德國大使。1955年獲釋。
  • 岡敬純日语岡敬純:海軍大將,日本前海軍省軍務局局長、海軍次官。1954年獲釋。
  • 賀屋興宣日语賀屋興宣:日本前大藏大臣。1955年獲釋。
  • 木户幸一:侯爵,日本前內大臣、前文部大臣。1955年獲釋。
  • 小矶国昭:陸軍大將,前朝鮮總督,日本前首相。1950年病逝於獄中。
  • 佐藤賢了日语佐藤賢了:陸軍大將,日本前陸軍省軍務局長。1956年獲釋。
  • 嶋田繁太郎:海軍大將,日本前海軍大臣、前海軍軍令部總長。1955年獲釋。
  • 白鳥敏夫:日本前駐意大利大使、外務省顧問官。1949年6月3日病逝於獄中。
  • 鈴木貞一:陸軍大將,日本前內閣企划院總裁兼無任所國務大臣。1955年獲釋。
  • 南次郎:陸軍大將,日本前關東軍司令、前朝鮮總督。1954年獲釋。
  • 橋本欣五郎日语橋本欣五郎:陸軍大佐,中日戰爭的煽動者、日本翼贊政治會(法西斯統治下的議會)總裁。1955年獲釋。
  • 畑俊六:陸軍大將,日本前華中派遣軍總司令。1954年獲釋。
  • 平沼騏一郎:男爵,日本前國務大臣。1952年獲釋。
  • 星野直樹:日本前書記官長兼國務大臣。1958年獲釋。

有期徒刑[编辑]

姓名 註記
Mamoru Shigemitsu.jpg 重光葵
しげみつ まもる
7年,日本前內閣外務大臣 ,假釋後於鳩山一郎內閣服務。
Shigenori Togo.jpg 東鄉茂德
とうごうしげのり
20年,日本前內閣外務大臣,死於獄中。

判決前病死[编辑]

姓名 註記
Osami Nagano.jpg 永野修身
ながの おさみ
海軍元帅,日本前海軍軍令部總長(1947年1月5日病亡)。
Yōsuke Matsuoka.jpg 松岡洋右
まつおか ようすけ
日本前內閣外務大臣(1946年6月27日病亡)。

免予起诉[编辑]

姓名 註記
Okawa Shumei.jpg 大川周明
おおかわ しゅうめい
日本法西斯文人、參與策划“九·一八”事變,受審後即患精神病而停止審訊。

争议[编辑]

  • 許多支持日本二戰者以個人意見抹除亞洲及其他國家對日本二戰作為審判的看法,因此引起許多爭議。
  • 日本天皇裕仁亦應受戰犯審判,澳大利亞法官威廉•維著作為軍事法庭的審判長也認為:“如果不審理天皇,戰犯一個也不能處以死刑。為了維護法律的公正,他應在國內或國外受到拘禁。” [2]甚至裕仁本人也感到理虧,難以面對憤怒的世人,他覺得應理所當然地負起戰爭的所有責任。在通盤考慮美國國家利益和盟軍面臨的形勢後,麥克亞瑟在向總統杜魯門的彙報中聲稱,“不能把日本昭和天皇作為戰犯逮捕”。因為基於長久以來天皇在日本的特殊地位及對日本民眾的影響,保留天皇有利於幫助盟國佔領控制日本。根據麥克亞瑟的建議,並考慮到政治上的需要,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審判員以表決的形式作出了裁決:凡涉及到日本天皇的各類起訴,均不予受理。這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說是美國基於國家利益及全球戰略的考慮而給日本天皇的一塊“免死牌”。第二年4月3日,遠東委員會決定對天皇不予起訴。 6月18日,遠東審判首席檢查官基南在華盛頓宣佈對天皇不以戰犯論處。 與華盛頓相呼應的遠東審判日本辯護團一致通過決議:“不追究天皇及皇室。”。著有《真相-裕仁天皇與侵華戰爭》賓厄姆頓大學歷史及社會學名譽教授赫伯特.P.比克斯認為「實際上,裕仁天皇絕不是一個傀儡。1931年,他沒能阻止日軍侵略滿洲,導致日本退出國際聯盟(League of Nations),但他在1937年批准了日本全面侵華的行動,使得日本進入全面戰爭狀態。他嚴格控制着日軍在中國使用化學武器的行動,並批准日軍於1941年襲擊珍珠港。」[3][4],當然負有戰爭責任。
  • 日本軍國主義支持者認為遠東軍事法庭會批評審判草率,證據不足就定罪、尚未審問重要問題就處死;日本軍國主義支持者認為更認為有些判決甚至批評為公報私仇,部分被判刑者並沒有違反人道等罪行或根本是替死鬼;當然也有戰犯被縱放,例如發動對亞洲戰爭的日本天皇裕仁。。
  • 日本將領岡田資以濫殺罪被處死,但是岡田資被指控的濫殺行為是他以濫殺罪起訴並處死一架美國海軍B-29轟炸機所有成員,該機確實受到美軍命令無差別轟炸名古屋,造成許多名古屋平民死亡[5]
  • 日本軍國主義支持者認為蘇聯紅軍的戰犯行為超過德日(德日及中國平民為受害者)[2][6][7],但相關將領未被審判。
  • 日本軍國主義支持者認為最大問題在於處罰甲級戰犯,處罰涉及濫殺虐待乙級丙級戰犯是應該的,但訂定甲級戰犯作法是為戰勝國對戰敗國不當審判,他們完全不認為日本侵略亞洲各國有何不當。
    • 日本軍國主義支持者認為認為東南亞非華人會感覺日本與盟國之間的戰爭只是兩個殖民主義集團對抗,違法宣戰應該無罪,只應追究反人道罪;日本軍國主義支持者更認為東南亞許多國家也都感謝日本協助他們獨立,但實際上亞洲受害國家仍然非常不滿日本,例如馬尼拉大屠殺受害極深的菲律賓。2015年2月14日,菲律宾“铭记马尼拉1945基金会”举办马尼拉战役70周年纪念活动,該會主席胡安•罗查讲述他亲眼所见的二战期间日军暴行,要求日本承认日军暴行並正式道歉,“不要试图篡改历史”;菲律宾前总统菲德尔•瓦尔德斯•拉莫斯則說,马尼拉战役期间菲律宾10万名平民惨遭日军杀害的历史事实“无可争辩”[8]印尼副總統尤素夫.卡拉(Jusuf Kalla)建議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應向二戰受害者道歉[9][10]。而日本侵略亞洲期間,在建設泰國和緬甸之間的“死亡之路”過程中,有1.2萬盟軍戰俘和超過10萬亞洲勞工死於疾病或被槍決[11]。已故新加坡領導人李光耀於其回憶錄中表示「沒想到日本人以征服者的姿態對英國人稱王稱霸之后,卻對同屬的亞洲人顯示他們比英國人更加殘暴、蠻橫、不義和凶狠。在日本占領的三年半里,每當我自己或是我的朋友當中有人被日本兵折磨、毆打或虐待時,我們都不禁深深歎息,恨不得英國人早日回來。新馬人民對同是亞洲人的日本人感到失望,幻想破滅了。」[12],足見所謂感念日本侵略實乃日本支持者的見解。
    • 日本軍國主義支持者認為在日本侵略中國前後,中國都爆發慘無人道的內戰,支持日軍在中國戰場進行戰犯行為者認為無法分辨平民與恐怖份子,故日軍在亞洲各地予以無差別大屠殺是正確的,日本軍國主義支持者並以此認為在道德及人道上日本有侵入中國及亞洲各地進行各地大屠殺的說服力。
    • 軸心國之一的日本對待戰俘極其不當,日军“战俘营”死亡率是德国战俘营13.3倍[13],例如巴丹死亡行軍 的盟軍戰俘遭日軍刺死、槍殺者達15,000人之多,抵達戰俘營後兩個月內又死去了約26,000人。戰後,巴丹死亡行軍的主謀本間雅晴中將被判處死刑,於1946年4月3日被麥克阿瑟下令槍決,但一般認為辻政信才是巴丹死亡行軍真正的罪魁禍首,這也是日本戰犯逃過審判的著名例子。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王彥平:〈國際刑事法院常設化之研究〉,南華大學歐洲研究所碩士論文,2003年
  2. ^ 2.0 2.1 遠鑑文化編輯部, 歷史在說謊──世界篇, 人類智庫, 2009, ISBN ISBN:9-789-86679099-7
  3. ^ 赫伯特•P•比克斯. 裕仁天皇對日本發動戰爭負有責任. 紐約時報. 2014-10-09 [2015-07-30]. 
  4. ^ Herbert P. Bix. Hirohito: String Puller, Not Puppet. The New York Times. 2014-09-29 [2015-07-30]. 
  5. ^ 米兵、奇跡の生還
  6. ^ Documentary on German public TV (ARD) of 2005
  7. ^ Thomas Darnstädt, Klaus Wiegrefe "Vater, erschieß mich!" in Die Flucht, S. 28/29 (Herausgeber Stefan Aust und Stephan Burgdorff), dtv und SPIEGEL-Buchverlag, ISBN 3423341815
  8. ^ Herbert P. Bix. 菲律宾日军大屠杀幸存者批评日本政府篡改历史. 紐約時報. 2014-10-09 [2015-07-30]. 
  9. ^ 周永捷. 印尼籲日相安倍向二戰受害者道歉. 中央社. 2015-08-05 [2015-08-05]. 
  10. ^ Senin. Kalla Sarankan PM Jepang Minta Maaf kepada Korban Perang Dunia. KOMPAS.com . 2015-08-03 [2015-08-05]. 
  11. ^ 東方網. 二戰英國戰俘心中傷痕難撫平 稱永不原諒日本人. 東方網. 2015-03-14 [2015-03-14]. 
  12. ^ 李光耀. 《李光耀回忆录——风雨独立路(1923~1965)》. 北京: 外文出版社. 1998年9月. ISBN 7-119-02255-5. 
  13. ^ 沈阳大学奉天盟军战俘集中营研究所. 日军“战俘营”死亡率是德国战俘营13.3倍. 新浪军事. 2014-12-29 [2015-02-20]. 

外部連結[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