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别 (歌曲)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送别
李叔同的改编曲
收录于专辑中唱百年经典1: 秋水伊人
语言 国语
出版 百代唱片中国唱片
录制 1935年
类型 时代曲
作词 李叔同
作曲 J·P·奥德威

送别》是一首由艺术家李叔同作词的中文歌曲

歌词[编辑]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
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一瓢[注 1]濁酒盡餘歡,今宵別夢寒

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
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

豐子愷手抄版本只有以上一段,然1935年百代公司的錄音版本[1]中此段无法知晓是否为李叔同所作:

情千縷,酒一杯,聲聲離笛催
問君此去幾時來,來時莫徘徊

草碧色,水綠波,南浦傷如何
人生難得是歡聚,惟有别离多

情千縷,酒一杯,聲聲離笛催
問君此去幾時來,來時莫徘徊

後來再有人在此基础上又加入以下歌詞,風格不類李叔同:

韶光逝,留無計,今日卻分袂
驪歌一曲送別離,相顧卻依依

聚雖好,別雖悲,世事堪玩味
來日後會相予期,去去莫遲疑

创作[编辑]

19世纪美国音乐家J·P·奥德威作有一首歌曲《梦见家和母亲》(Dreaming of Home and Mother),这首歌流传到日本后,日本音乐家犬童球溪日语犬童球渓以原歌的曲调(可能作过略微的改动),填上日文的新词,作成《旅愁》这首日文歌。1904年《旅愁》发表后,在日本被广泛流传。1905年至1910年,李叔同留学日本,故接触到了《旅愁》,他被这首歌曲的优美旋律所打动,产生了创作灵感,后于1915年在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任教时便以J.P. 奥德威的曲调配上中文歌词,作成了在中国传颂至今的《送别》一歌。

《送别》用的是J.P. 奥德威作的曲调,但李叔同本人在作词时对曲子作过少量修改,故《送别》与《梦见家和母亲》的曲子并不完全相同。在歌词上,《夢迴故里》、《旅愁》、《送别》则分别是三位艺术家的个人创作,是三个独立的作品,之间无直接联系;当然由于曲调的一致基础,或许在艺术神韵和表现感情上有一定的相通之处。《送别》的歌词类似中国诗词中的长短句,有古典诗词的文雅[注 2],但意思却能平白易懂;整个中文歌词与曲调结合得十分完美,几乎不能被发现是谱曲后重填词的歌曲。

《送别》这首歌的歌名常被误作为“骊歌”,虽然《送别》是一首骊歌,但“骊歌”并不是它的名字。

《送别》和《旅愁》两首歌曲在中日两国都分别广为流传直至今日,但英文的《梦见家和母亲》在美国却没有被人们记住,如今已少有人知。

影响[编辑]

  • 20世纪20年代到40年代,《送别》是作为在新式学堂中教授的学堂乐歌,广为传唱,受到大众的深爱。
  • 1970年代和1980年代,《送别》作为插曲或主题曲分别出现在电影《早春二月》和《城南旧事》中,更使其脍炙人口,传唱不息。
  • 1997年中國搖滾樂隊唐朝乐队在其第二张专辑《演义》中对《送别》作了改编演唱。
  • 1990年代电视剧《千王之王重出江湖》中使用了《送别》作为插曲。
  • 2009年7月6日大愛電視《大愛劇場》芳草碧連天中使用了《送别》作为插曲。
  • 2010年电影让子弹飞》片头使用歌曲《送别》,用以说明该电影所述故事发生在民国初年。
  • 2013年电影厨子戏子痞子》电影插曲为歌手朴树翻唱的版本《送别》,该版本采用了完整版的歌词。
  • 2014年韩磊在《我是歌手》第二季第八期节目中对《送别》作了改编演唱,部分采用了后半部分的歌词。
  • 2017年李玉剛在其專輯《剛好遇見你 紀念版》第七首曲目收錄了他翻唱的《送别》。
  • 2018年9月9日,SNH48在“五周年全员答谢粉丝公演”的收官阶段,由当年总选排名第一的李艺彤领衔SNH48全员演唱了改编版的《送别》——《砥砺前行》。

注释[编辑]

  1. ^ 「一瓢濁酒盡餘歡」之典故本出自《論語·雍也》:「子曰:『賢哉回也!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賢哉!回也。』」,但近代錄音版本也有作「一觚」、「一壺」、「一斛」者。
    由弘一弟子豐子愷親自手抄,並在弘一大師在世時已多次再版付印的《中文名歌五十曲》,所載《送别》歌詞是「一瓢濁酒盡餘歡」。
    1935年百代公司的原版錄音演唱者所唱的是「瓢」。唐·許渾〈秋日赴闕題潼關驛樓〉詩:「紅葉晚蕭蕭,長亭酒一瓢。」故「瓢」字當為是。另,有版本作“觚”者,应为异体字:瓢 - 教育部異體字字典. 
  2. ^ 有论者认为李叔同的作词是浓缩了元杂剧王实甫西厢记》中第四本第三折《长亭送别》的意境。

参考文献[编辑]

  1. ^ 送别 龍珣 蝦米音乐网. 中國唱片總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