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优良条目,点此获取更多信息。

遊仙詩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明代張瑞圖草書郭璞〈遊仙詩〉

遊仙詩中國古代詩歌類型之一,以遨遊仙境、上昇天庭為主題,抒發嚮往成仙的心願,廣泛採用道教神話傳說為素材。有些遊仙詩寄託以有志難伸的不滿,抒發憤世嫉俗與苦悶之情,亦有遊仙詩以登臨仙境比喻男歡女愛,抒寫俗世的悅樂。廣義的遊仙詩,包括楚辭辭賦屈原離騷》被視為遊仙詩的起源,為後世所倣效。歷史上遊仙詩最興盛的時期是魏晉時代,代表詩人有東晉的郭璞和晚唐的曹唐,其餘重要詩人有曹植阮籍李白等。文學批評家對遊仙詩整體評價不高,認為遊仙詩精神價值太塵俗,缺少了想像力和宏偉的架構。

主題思想[编辑]

遊仙詩抒寫遊覽仙境,歌詠神仙世界[1]:255,主題大致有五種:

  1. 慕仙:道家詩人相信神仙之說,幻想仙境,描寫異象,如張華張協郭璞李白曹唐[2]:108;李白〈天台曉望〉、〈古風〉其五、其七幾首,都表達了追求成仙的願望[3]:157、160、165
  2. 寄託:詩人大多身當亂世,有志難伸,懷才不遇,憤世嫉俗,假託神仙之說抒發不滿和憂愁,如屈原嵇康阮籍[2]:107[4]:11
  3. 擬古:文人欣賞遊仙詩的幽美意境,模倣前人的藝術成就,憑想像加以虛構,如宋玉曹植傅玄鮑照庾信[2]:108
  4. 祝頌:詩人向帝王祝頌長生不老,如西晉成公綏〈晉四箱歌〉、陸機〈前緩聲歌〉[5]:351、362
  5. 狎邪:作者以仙女比喻妓女,仙境比喻妓院,自命風流的詩人以仙郎仙夫自居,這類世俗化的遊仙詩是一種娼妓文學[4]:19-21

部份遊仙詩抒發苦悶之情,在衝突中掙扎,但沒有找到出路或歸宿,如阮籍〈詠懷詩〉,即使寫到神仙境界,也難以擺脫俗世的羈絆[2]:127[6]:213。詩人往往憤世嫉俗,不滿現世而別有希冀,想逃到另一世界,但理智上,他們大多並不真正相信仙界,幻想醒覺以後,有更空虛和更苦悶的心情[2]:127-128

情節與題材[编辑]

早期遊仙詩的典型情節,有以下兩類:

  1. 詩中人登山遇仙,得到仙丹,自己服下,或將丹藥帶回凡間,獻給帝王。例如曹植〈飛龍篇〉,寫詩人登上泰山,得遇仙翁,獲授仙丹,由此長生不老[7]:163-165
  2. 詩中人修練得道,飛昇仙境,拜會仙人,如西王母赤松子,或在天庭盛宴,或得仙丹秘術,得以長生不老。例如曹操〈陌上桑〉,寫詩人自九嶷山玉門關崑崙山,見西王母,遇見赤松子,獲授秘術和靈芝,升天遨遊,最後長生不老[7]:163、193曹植〈五遊詠〉先寫離世升天,車馬鼎盛,然後寫天路歷程與仙境,以及在仙境的樂趣,是遊仙詩的典型結構[2]:116

漢魏時,遊仙詩所寫仙境集中於華山泰山等名山,詩中人可由崑崙上昇天庭,仙人以王喬赤松子為主,其次為西王母東王公,所用典故較為固定,成為套語,意象缺乏新意。東晉開始,詩人取材較廣,如郭璞〈遊仙詩〉有取於《山海經》,庾闡的遊仙詩取材自劉向列仙傳[4]:26、42-44庾信則有取於葛洪神仙傳英语Shenxian zhuan》。南北朝時,遊仙詩受道教影響較深,加入了道教詞彙,甚或述說學道過程[4]:54-55、49-51。部份遊仙詩描寫山水草木等大自然景物,促進山水詩的興起[8]:538

發展[编辑]

遊仙詩歷史可分三期:

  1. 楚辭時期,由戰國至東漢,以屈原為中心,主要體裁是[2]:107
  2. 五言詩時期,由魏晉到盛唐,以曹植阮籍郭璞為中心,主要體裁是七言古詩;當中魏晉是歷史上遊仙詩的鼎盛期,到南北朝漸趨衰歇[4]:175
  3. 七言詩時期,由中唐到明清,以曹唐為中心,主要體裁是七絕,間中用七律或七古,當中曹唐創出遊仙詩的新格局[4]:176

戰國至東漢[编辑]

屈原的〈離騷〉和〈遠遊〉是遊仙詩的開山鼻祖,前無古人,後來的摹擬作品也有所不及[4]:9[2]:108、110。〈遠遊〉有道家神仙思想,描寫赤松子王喬、韓眾等仙人[2]:109-111;〈離騷〉中,詩人遊歷天國,乘神龍之車,但被天上神仙拒斥,天國關閉不開,唯有返回人間[9]:186、188宋玉的〈九辯〉詳述上天歷程,有超塵絕俗之想[9]:187-188漢賦中,賈誼〈惜誓〉、嚴忌〈哀時命〉、張衡〈思玄賦〉等遊仙作品,都模倣楚辭;曹操曹植的遊仙詩,也受到辭賦的影響[2]:113[7]:193、200。秦朝博士所作的〈仙真人詩〉,是遊仙詩最古的例子,其主題學者有兩種說法:一為長生不老,一為巫師的神遊體驗[5]:325-326[4]:4。漢代朝廷祭祀所用的〈郊祀歌〉,也表達登仙或飛昇天界的願望。樂府詩中的遊仙詩,有〈王子喬〉、〈董逃行〉及〈善哉行〉等,都源自民間歌謠[5]:330-333、339-340,部份遊仙詩以淮南八公為主題,是源自民間祠廟祭祀所用的樂曲[2]:114[5]:350

魏晉[编辑]

遊仙詩最具代表性的名篇,大部份完成於魏晉時期[4]:88。三曹父子開始大量寫遊仙詩,曹操現存有〈氣出吐〉、〈精列〉等4篇,曹丕有〈折楊柳行〉1篇,曹植則有〈升天行〉、〈仙人篇〉、〈五遊詠〉等10多篇。曹植在理智上懷疑神仙[2]:115,卻假託神仙以抒發不滿,其詩有模倣屈原之處[5]:349[4]:34,被朱光潛批評為「沒有真正的生命,既無深情,也無逸致」[2]:117阮籍的遊仙詩寄託懷抱,成就較高,其〈詠懷詩〉82章中,有接近40章涉及遊仙,往往抒發對人生的不滿,表明其退隱自處,不與當權者合作的政治態度[4]:36-37[2]:117-118陸機的〈東武吟行〉則以辭藻華美,對偶工整見稱[4]:36

東晉遊仙詩文字較華麗,講究對偶 [4]:46郭璞嚮往神仙之說,所寫仙景新鮮而具體,但氣象規模較狹小,詩中主角多是棲於山林的隱士,多用對偶,詩風華麗[2]:118-119[5]:358,多作自敘及慷慨之辭,部份素材來自《山海經》。郭璞受阮籍影響,把遊仙詩當作詠懷詩來寫,抒發苦悶與不滿[4]:41-43、109-110、115,有憤慨不平之情[8]:533。其中一首:

京華遊俠窟,山林隱遯棲。朱門何足榮?未若託蓬萊。臨源挹清波,陵崗掇丹荑。靈谿可潛盤,安事登雲梯。漆園有傲吏,萊氏有逸妻。進則保龍見,退為觸藩羝。高蹈風塵外,長揖謝夷齊。[8]:537

這首詩運用對比手法,指出富貴虛幻,不如隱居求仙[8]:537、539-540。一些東晉道士的遊仙詩,與郭璞的相似[5]:324。郭璞作品是中國遊仙詩的代表作,劉勰讚賞郭璞「仙詩亦飄飄而凌雲」、「挺拔而為俊」,影響唐代與道教有關的詩人,如李白李商隱曹唐[4]:95、103、13

南北朝至中唐[编辑]

南北朝遊仙詩創作較少,或因山水詩興起,遊仙作品相對減少[4]:46[5]:359。遊仙詩自楚辭變為五古,到郭璞發展可說告一段落,其後鮑照庾信李白等都寫過遊仙詩,大體上繼承阮籍郭璞,發展不大[2]:121。與魏晉名篇相比,唐代遊仙詩較少達致「新鮮而有力」[4]:69。不少遊仙詩寫夢遊仙境,當中王勃〈忽夢遊仙〉為最早例子,中晚唐詩人如白居易、李沇、沈彬等,亦寫入夢後遊歷仙境[4]:65-66。唐代詩人給遊仙詩賦予新生命,藉以表達現實生活中的挫折與歡悅,遊仙詩有狎妓的新意思,其意源自張鷟唐傳奇遊仙窟[4]:87、67。唐代妓院中人常以「仙」、「真」為藝名,遊仙詩的「仙家」,實為妓院,仙家玉女實為妓女。這種遊仙詩強調人仙相戀,特別喜歡運用六朝志怪小說中劉郎、阮郎與仙女結為夫妻的典故,表現文人的風流自賞。這類遊仙詩可說是娼妓文學[4]:84-89

晚唐及其後[编辑]

晚唐道士曹唐是寫下最多遊仙詩的唐代詩人,成就頗高[4]:169、89,為遊仙詩開一新方向,不再用辭賦五古的體裁,改用七律七絕,現存詩兩卷,大半是遊仙詩[2]:121,有七律〈大遊仙詩〉50篇,七絕〈小遊仙詩〉98篇[4]:169、135。曹唐雖然還俗,仍傾慕神仙,熟讀道教經書,採用葛洪神仙傳英语Shenxian zhuan》、陶弘景《登真隱訣》、《漢武帝內傳》以及其他道經中的傳說,素材之豐富多樣,前所未有[4]:136、178、202。其詩常以神仙傳說為題材,如劉晨、阮肇上天台山、漢武帝西王母、張碩與杜蘭香等故事,往往涉及男女感情[2]:121-122。詩風方面,遣詞鮮明亮麗,〈大遊仙詩〉敘事精簡,善於改造神話情節,表現神話中人的心境[4]:223、22、143,〈小遊仙詩〉則寄寓作者對神仙傳說的感慨[4]:159,如以下一例:

長房自貴解飛翔,五色雲中獨閉門。看卻桑田欲成海,不知還往幾人存。

此詩引用《神仙傳》中費長房的故事,表現滄海桑田、人事全非的感慨[4]:163。曹唐也運用把妓女當作仙女的隱喻,部份作品有濃厚的性愛色彩,寫宮嬪服飾之盛與逍遙行樂的痛快,與當時盛行的宮體詩相似[4]:145[2]:123

晚唐僧人貫休作有〈夢遊仙〉詩,抒寫仙境[9]:190。五代時徐鉉的〈夢遊〉,則為流連妓院之作[4]:88。從曹唐起,遊仙詩往往與宮體詩合流。其後用七絕寫遊仙詩,數目最多的是清代的厲鶚,共有300多首,聲稱學習郭璞與曹唐,風格亦與曹唐相似[2]:124[4]:173

評價[编辑]

遊仙詩對仙境的理想往往並不高,有濃厚的物質主義色彩,仙境的極樂,大多就肉體需要而言,都是精緻化的肉體感受[2]:126-127。如曹操的遊仙詩,大部份描述神仙歡宴的可喜可樂。不少遊仙詩一味歌頌仙境,表現對世外的憧憬,缺少寄託;仙人沒有追求什麼哲學思想[6]:209-210、214,不作智慧的追求或道德的奮勉,沒有引導精神向上的激勵,精神價值「太塵俗,太鄙陋,不能產生很偉大的藝術作品」[2]:127,其情懷往往沒有歸宿,不能產生莊嚴燦爛的意象[2]:128。對仙境的描繪,遊仙詩一般過於薄弱[6]:208,沒有首尾貫串的故事,對仙人的描寫亦太簡略,相對於西方的史詩,遊仙詩缺少了想像力和宏偉的架構[2]:129-130

翻譯[编辑]

美國學者薛愛華譯註曹唐〈小遊仙詩〉33首,寫成Mirages on the sea of time: the Taoist poetry of Ts'ao T'ang一書,1985年加州大學出版社出版[4]:184

註釋[编辑]

  1. ^ 游佐昇. 〈道教和文學〉. (编) 福井康順等. 《道教 第二卷》. 朱越利等譯.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92: 253–298. ISBN 753251207X (中文(简体)‎).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2.13 2.14 2.15 2.16 2.17 2.18 2.19 2.20 2.21 2.22 2.23 朱光潛. 〈遊仙詩〉. 《詩論新編》. 台北: 洪範書店. 1984: 105–130 (中文(繁體)‎). 
  3. ^ 松浦友久. 《李白——詩歌及其内在心象》. 張守惠譯. 西安: 陝西人民出版社. 1983 (中文(简体)‎). 
  4. ^ 4.00 4.01 4.02 4.03 4.04 4.05 4.06 4.07 4.08 4.09 4.10 4.11 4.12 4.13 4.14 4.15 4.16 4.17 4.18 4.19 4.20 4.21 4.22 4.23 4.24 4.25 4.26 4.27 4.28 4.29 李豐楙. 《憂與遊:六朝隋唐遊仙詩論集》. 台北: 台灣學生書局. 1996. ISBN 9571507377 (中文(繁體)‎). 
  5. ^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釜谷武志. 〈遊仙詩の成立と展開〉. (编) 吉川忠夫. 《中國古道教史研究》. 東京: 同朋社. 1992: 323–362. ISBN 4810410501 (日语). 
  6. ^ 6.0 6.1 6.2 前野直彬日语前野直彬. 〈道家思想與文學〉. (编) 宇野精一. 《中國思想之研究(二)道家與道教思想》. 邱棨鐊譯. 台北: 幼獅文化事業公司. 1978: 175–215 (中文(繁體)‎). 
  7. ^ 7.0 7.1 7.2 宇文所安. 《中國早期古典詩歌的生成》. 胡秋蕾等譯. 北京: 三聯書店. 2012. ISBN 7108039966 (中文(简体)‎). 
  8. ^ 8.0 8.1 8.2 8.3 葉嘉瑩. 《漢魏六朝詩講錄》. 石家莊: 河北教育出版社. 1997. ISBN 754342942X (中文(简体)‎). 
  9. ^ 9.0 9.1 9.2 鮑吾剛. 《中國人的幸福觀》. 嚴蓓雯等譯. 南京: 江蘇人民出版社. 2004. ISBN 7214038498 (中文(简体)‎). 

延伸閱讀[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