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Yin Yang

道家系列條目

道家思想
無為 齊物 逍遙
道家人物
黄帝 三皇五帝 广成子 伊尹 姜尚
老子 關尹子 文子 楊朱
莊子 列子 黄石公 張良 劉安
劉基
道家典籍
老子》《莊子》《黃帝四經》《淮南子
相關條目
諸子百家 兵家 儒家 墨家 法家
黃老 玄學 中医学
道教 佛教 禅宗
道家主题首页

道教
Yin and Yang.svg
入門

中國哲學的個重要概念,表示「終極真理」。此一概念,不單為哲學流派道家儒家等所重視,也為宗教流派道教等所使用。

《周易》中的「道」[编辑]

易经》是中國最古老的文獻之一,並被儒家尊為「五經」之首;上古三大奇書。《易》事實上是包括了古代的《连山》、《归藏》和《周易》,但《连山》和《归藏》已經失传。一般《易经》即指《周易》。

《周易》起源相當早,相傳「文王拘而演周易」,所以坊間認為西周初年由文王所著,因此較春秋時代的哲學著作(老子的道德經和孔子的論語)為早。

廣義的《易》包括《周易》和《易傳》。由於《周易》文字含義隨時代演變,内容在春秋戰國時便已不易讀懂,因此孔子時代的人撰寫了《十翼》(在宋代歐陽脩之前,歷代一直認定是孔子之作),又稱為《易傳》,以解讀《周易》。現今學者多認為《周易》七卷書中最早的《易傳》是戰國時代的作品。

《周易》以一套符號系統來描述狀態的變易,表現了中國古典文化的哲學和宇宙觀。它的中心思想,是以陰陽交替的變化描述世間萬物的變化。雖然秦朝時已普遍認為《易經》可用以占卦筮卜,但它的影響遍及中國的哲學、宗教、醫學、天文、算术、文學、音樂、藝術、軍事和武術。自從十七世紀開始,《易經》也被介绍到西方。

陰陽就是道[编辑]

繫辭傳說:「一陰一陽之謂道」、「天之道,曰陰與陽也」,並引用孔子的話:「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所以說儒家認同:「道者,陰陽變化之理也。」道,即宇宙運行,自然變化的法則。

道的衍生與變化[编辑]

繫辭傳說:「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易經中的「太極」與「道」字相通,正因為萬物由「道」所生,因此萬物變化均由太極,化成兩儀、四象、八卦。所以易經的卦象才能蓋括所有變化,成為筮卜的依據。

先秦其他经典中的「道」[编辑]

“道之大如天,其广如地,其重如石,其轻如羽,民之所以知者寡。”(《管子·白心》)

“是故上道高而不可察也,深而不可则(且)也。显明弗能为名,广大弗能为刑(形),独立不偶,万物莫之能令。”(《黄帝四经·道原》)

“一者,道之本也,胡为而无长。□□所失,莫能守一。一之解,察於天地,一之理,礭於四海。何以知□之至,远近之稽?夫唯一不失。"(《黄帝四经·十大经·兵容》)

道德經》中的「道」[编辑]

「道」字見於《老子》(《道德經》以此為篇名)。道家道教老子為始祖,道家、道教的名稱也由此而來。

什么是道?[编辑]

不可用言語表達[编辑]

道德經》第一章一開始就寫道:「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

王弼對此的解釋是:「可道之道,可名之名,指事造形;非其常也。故不可不道,不可名也。」

一般來說,這裡第一個、第三個「道」字解作「終極真理」;第二個「道」字解作「言語,說話」。意思大概是:「可以用言語解釋妥當的『道』,就不可能是真正的『道』;若果我們給予『道』一個名字,這個名字也肯定不能把『道』形容妥貼。」

由於人認識的局限性,我們所說的道都只是真正道的一部分,無法窺見道的全貌,故無法反映道的本質。例如我們說這是一張桌子,可那是我們的說法,它是什麼呢?是一堆木頭,還是一堆原子,都只反映了它的一個側面。

正因為「道」本身是不可言說,所以老子在《清靜經》後來寫道:「吾不知其名,強名曰『道』。」也就是說:「這個『道』字雖然不肖,但我(老子)還是先把這個終極真理叫作『道』好了。」

但儘管道的本質不可言傳,但包括《道德經》等典籍都在言說道,“道不可道”本身也是在描述道,實際上不是在言說道的本質,而是言說道的存在,即是道的本質雖然無法具體描述,但其存在是可言的,但也止於“祂存在”而無法進一步言說。這和現代西方的存在哲學的“存在先於本質”異曲同工。

道虽然可以被履行(可道),但其实质行道之法不是恒定不变(非恒道)。

道虽然可以被讨论、命名(可名),然其实质并非恒定不变,是开放的(非恒名)。

泛生萬物[编辑]

《道德經》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

道者,在“一”之前,所谓“一”,即是所谓的本体论的“本体”、現代西方的存在哲學的“存在”,此“一”者,即指万物统一的本质。

“一”本身便不可思议,因为可思议者必须分辨能思议与不能思议之事物,此即是分别心,即是“二”,即是“阴阳”,等而下之而有万物可言。

“一”即不可思议,是故“道”更加无可言说,无可思议判别之理。

需要注意的是,“道”在不同的地方,可指可以实践的“道路”、理论体系的“根本”,与此不可言说之“本体”、更甚于本体之上的超出有无存在的“概念”,后者即是无法讨论的“道”,而之前的“道”是可以理论、切实可行的事物。

意指「道」是所有創造自然,及自然變化的法則,是一切事物的規律,因此,「道」是一切的本源。此处,老子道出宇宙发源形成论。道家的太极印正是体现,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生万物。

道既獨立於萬物,又內在於萬物[编辑]

《道德經》曰:「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這就是說,人的法則在地裡頭,地的法則在天裡頭,天的法則在道里頭,而只有道的法則是自在的,本源的。

道也是道路的意思。是事物發展路徑。路徑是事物規律的外在體現。因此,道理與道路就統一了。

實際上“道”字本身的字形也表明道在萬物中。《說文解字》:「道」,從,從首,謂長行,首:謂面之所向,行之所達。所謂“面之所向,行之所達”,意即面向哪裡,道在哪裡;走到哪裡,道在哪裡。

道与德的关系[编辑]

  • 1.道,是“一”之上,不可言说者,为体。德,是道所衍生的万物一切,事物的存在规律,为用。
  • 2.道,是無名的泛生神,是唯一神。德,是道的靈(道靈)。道泛生萬物,道又用他的德(道靈),永恆地畜養萬物。

《莊子》中的道[编辑]

莊子》是道家另一部經典作品,裡頭也有述及「道」的概念。

無處不在[编辑]

《莊子》外篇《知北遊第廿二》中,有這麼一段:

東郭子問於莊子曰:「所謂道,惡乎在?」莊子曰:「旡所不在。」東郭子曰:「期而後可。」莊子曰:「在螻蟻。」曰:「何其下邪?」曰:「在稊稗。」曰:「何其愈下邪?」曰:「在瓦甓。」曰:「何其愈甚邪?」曰:「在屎溺。」東郭子不應。莊子曰:「夫子之問也,固不及質。正獲之問於監市履狶也,每下愈況。汝唯莫必,旡乎逃物。至道若是,大言亦然。周咸三者,異名同實,其指一也。」「嘗相與游乎旡何有之宮,同合而論,旡所終窮乎!嘗相與旡為乎!澹而靜乎!漠而清乎!調而閒乎!寥已吾志,旡往焉而不知其所至。去而來而不知其所止,吾已往來焉而不知其所終;徬徨乎馮閎,大知入焉而不知其所窮。物物者與物旡際,而物有際者,所謂物際者也。不際之際,際之不際者也。謂盈虛衰殺,彼為盈虛非盈虛,彼為衰殺非衰殺,彼為本末非本末,彼為積散非積散也。」

莊子在此回答東郭子問「道是甚麼」,大意是說:「『道』是無始無終,無所不包,無處不在。人要學道的話,當看鼻涕蟲,當看屎尿便溺,所有事物都不放過,才能觀見『道』的法則與偉大。

《吕祖明道说》对“道”字的解释[编辑]

吕祖明道说》认为“道”字从“首”从“辵”,“首”指“先天一”;“辵”义为乍行乍止。“有先天一炁之道存焉。何言之?性非此道不能圆,命非此道不能了,其事非人不敢言。故道家巧譬曲喻,而有玉液了性,金液了命之说。夫玉液金液者,即先天一炁之道也。其所以生天生地生人生物者,此道也。鬼神所以能为造化之迹,而为二气之良能者,亦此道也。” “首者先也,取先天一炁之义也;辵者乍行乍止也。”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