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本语

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道本语
toki pona
一个圆圈,圆圈上面发散出三条和圆圈不相连的短线,从左到右分别朝向左上方、上方、右上方。圆圈中间有一条向下弯的弧线,像微笑的嘴巴。
道本语的标志:用sitelen pona书写的“toki pona
发音[ˈtoki ˈpona]
创造者索尼娅·兰
创造日期2001年8月8日
设定和用法测试极简主义萨丕尔-沃尔夫假说皮钦语的原则
使用人数500—5000 (2021)[1]
分類
(目標)
人造语言(结合了艺术语言哲学语言的特点)
文字拉丁字母sitelen ponasitelen sitelen
道本语对应手语和luka pona
分类
(来源)
后验人造语言,含有多种自然语言的元素(见下文
管理机构
語言代碼
ISO 639-3tok
Glottologtoki1239[2]
本条目包含国际音标符号。部分操作系统浏览器需要特殊字母与符号支持才能正確显示,否则可能显示为乱码、问号、空格等其它符号。

道本语(道本语:toki pona[a],通常译为“好的语言”[b]國際音標:[ˈtoki ˈpona]讀音)是一门结合哲学语言艺术语言特点的人造语言,以词汇量极小、简单易学而闻名。[6]它由加拿大语言学家、翻译索尼娅·兰创造[6][7],用于简化思想和交流。道本语2001年就在网上发布了初稿[3],而到2014年才在《道本语:好的语言》(英語:Toki Pona: The Language of Good)一书中完整发布[8][5]:134;2021年7月,索尼娅·兰又根据社群使用道本语的情况发布了《道本语词典》(英語:Toki Pona Dictionary)。

道本语是种孤立语,只有14个音位,以极简主义为基本特征。它专注于简单的、近乎普世皆有的概念,用极少的词语最大限度地表达。《道本语:好的语言》有120个词(另有3个“同义词”,各自与120词中的一个词同义),《道本语词典》则列出了137个“基本”词和一些不太常用的词。对于讲各种语言的人来说,道本语的词汇都很容易发音,这使得它可以成为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之间沟通的桥梁。[5]:10不过,索尼娅·兰并不是把它当成国际辅助语设计的。道本语一定程度上受道家哲学的启发,试图帮助使用者注重基本事物,促进积极思考。尽管词汇很少,但使用者可以依靠上下文和词组表达更具体的含义,因此亦可相互理解、交流。

2000年代初,道本语使用者形成了一个小型社群[7][9]。他们主要活动在网络聊天室社交媒体和其他在线小组,但也组织了一些线下集会[3]

名称[编辑]

toki(意为“语言”)来自托克皮辛语tok”,pona(意为“好”或“简单”)来自世界语bona”。[10]因此,toki pona可以理解为“好的语言”,也可以理解为“简单的语言”。

目标[编辑]

为了在重性抑郁疾患期间简化自己的思想,加拿大语言学家索尼娅·兰创制了道本语。[7][11]她在《道本语:好的语言》中称,道本语是她“在120个单词中理解生活意义的哲学尝试”。[5]

道本语以极简主义为主要目标之一,旨在用简单的形式表达丰富的含义,[4]皮钦语一样注重那些几乎普世通用的简单概念和元素。道本语词汇量很少,音位也只有14个。如此少的音位是为了使讲各种语言的人都容易发音。[6][3][7]

道本语的另一个目标,是把复杂的概念分解成基本元素,帮助其使用者关注事物的本质。这一目标受到了道家哲学的启发。[6][12]将简单的概念简单地组合到一起,可以建立起更复杂的想法;[4]这门语言的使用者也能由此看到,自己要表达的想法有什么基本性质,又会造成什么影响。

道本语也依照语言相对论(人的思维和行事方式受语言影响)设计,[7][12]以引起使用者的积极思考;[13]它还希望使用者们关心当下,关注周围环境和人们使用的词汇。[6]索尼娅·兰说,她希望这种语言“又有趣,又可爱”。[14]

虽然索尼娅·兰无意把道本语当作一门国际辅助语[13]但是也有全球性的网络社区用道本语交流。[6]

历史[编辑]

2001年8月8日[1],索尼娅·兰在网上发布了道本语的早期版本,很快它就受到了关注[7]。早期的活动在一个雅虎群组英语Yahoo! group中进行。该群组的成员用英语、道本语、世界语讨论这门语言,提出修改意见,谈论tokipona.org上的资源。这一群组最多有500多名成员,其中的消息存档在由phpBB驱动的道本语论坛上。2014年,索尼娅·兰发布了她的第一本关于道本语的书,《道本语:好的语言》(英語:Toki Pona: The Language of Good)。书中收录了120个单词,另有3个和其他单词同义的词。[8]2016年,此书出版法语版[15]

2007年,道本语首次申请ISO 639-3代码,但在次年被拒,审批者回应称这门语言“历史太短”[16]。2017年提出了第二次申请,又于次年被拒,因为这门语言“似乎没有用于多种领域,也未被包含所有年龄段的社区用于交流”[17]。第三次申请于2021年8月提出,2022年1月通过;道本语获得了ISO 639-3代码“tok[18]

道本语是一些科学工作的主题[3],亦被用于人工智能和软件工具[15]。有疗法让病人通过道本语了解自己的想法,借此去除消极的思绪[7]。2010年,机器人交互语言英语Robot Interaction Language计划的第一版词汇表选用了道本语。这项研究旨在调查人为语言英语artificial language语音识别准确性,加以调整的道本语在研究中的表现显著优于英语[19]

2015年,YouTube博主jan Misali上传了影响广泛的系列视频《12天学会道本语》(12 days of sona pi toki pona)。sitelen sitelen的创制者乔纳森·盖贝尔推荐大家用它学习道本语,说它非常易懂[20][21]

2021年,索尼娅·兰发布了《道本语词典》。这是一部全面的道本语-英语双向词典,包含11000多个词条,详细介绍了她通过民意调查收集到的道本语使用状况。相关民意调查在Discord服务器ma pona pi toki pona上举行了几个月。此书介绍了120个《道本语:好的语言》中原有的词汇和16个nimi ku suli(主要的词典词),这些词都由超过40%的受访者提供;还介绍了45个使用得不那么广泛的词,称作nimi ku pi suli ala(不太重要的词典单词)。

语音[编辑]

概览[编辑]

道本语有/p, t, k, s, m, n, l, j, w/这九个辅音/a, e, i, o, u/这五个元音,一共14个音位。[3][7]重音都在单词的第一个音节,重读音节的响度、长度、音高均比非重读音节更高。[5]:16道本语没有双元音元音间隙,没有依元音长度声调区分的最小对立体复辅音也只出现在以鼻音音节尾的音节与下一个音节之间。[3]道本语的音位种类和语音组合法与各种语言大多可以兼容,因此容易掌握。[8]

辅音
   舌冠 舌背
鼻音 m n
塞音 p t k
擦音 s
近音 w j
边近音 l
元音
闭元音 i u
中元音 e o
开元音 a

分布情况[编辑]

道本语中各元音出现频率之比比较典型。[3]每个词根算一次的话,元音中/a/占32%,/i/占25%,/e//o/各占15%多一点,/u/占10%。[3]根据一项样本大小为10 kB的估测,文本中的元音使用频率更不均匀:/a/占34%,/i/占30%,/e//o/各占15%,/u/占6%。[22]

音节首的辅音中,占比最多的是/l/,占20%。/k//s//p/占比也都超过10%,鼻音/m//n/占比更少。占比最少的是/t//w//j/,仅各占略多于5%。/l/的占比这么高、/t/的占比这么低,这点在世界上各种语言中不太寻常。[3]

音节结构和语音组合法[编辑]

道本语的音节形式是“(C)V(N)”,也就是“辅音(可选)+元音+鼻音(可选)”,或者说“V或CV或VN或CVN”。不在词首的音节,必须以辅音开始。[15]其中“CV”型音节最常见,和大部分语言一样。这类音节占比为75%(每个词根算一次);“V”型、“CVN”型音节各占10%左右;“VN”型音节占比为2%,只出现在5个单词中。[3]

道本语的词根有70%是双音节的,20%左右是单音节的,10%是三音节的。这种分布很常见,类似波利尼西亚诸语[3]

道本语中,元音都能自成音节,在“CV”型音节中,只有 /ji//wu//wo//ti/是不合法的;每个合法的“V”型“CV”型音节,后面都能加上鼻音。一个词根中,不能有两个元音相邻,也不能有两个鼻音相邻。[3][15]

道本语的所有合法音节
-a -an -e -en -i -in -o -on -u -un
∅- a an  e en i in o on u un
p- pa pan pe pen pi pin po pon pu pun
t- ta tan te ten to ton tu tun
k- ka kan ke ken ki kin ko kon ku kun
m- ma man me men mi min mo mon mu mun
n- na nan ne nen ni nin no non nu nun
s- sa san se sen si sin so son su sun
l- la lan le len li lin lo lon lu lun
w- wa wan we wen wi win
j- ja jan je jen jo jon ju jun

音位变体[编辑]

音节尾的鼻音读成哪种鼻音都可以,不过一般会和后面的辅音同化。也就是说,这个鼻音一般在/t//s//l/前面读[n],在/p//w/前面读[m],在/k/前面读[ŋ],在/j/前面读[ɲ][3]

道本语音位很少,因此对同位异音的限制较为宽松。例如,/p t k/可以读作[b d ɡ]或者[p t k]/s/可以读成[z][ʃ][s]/l/可以读成[ɾ][l][3]

语法[编辑]

道本语是一种完全的孤立语,没有任何变格动词变位之类的屈折变化。因此,道本语中一个词根就是一个单词。

道本语采用主动宾语序[12][23],单词li用在谓语开头,e用在直接宾语开头,前置词短语英语prepositional phrase放在賓語之后。还可以在主语前使用以la结尾的短语来表达有关语境的额外信息。[15]

除了这些语法词之外,大部分单词并不固定属于某一词类。一个单词是用作名词、动词、修饰语还是感叹词,可以根据上下文或者这个词在短语中的位置判断。例如,ona li moku可以表示“他们吃了”或者“它是食物”[3][12]

句子结构[编辑]

道本语的句子类型有单个感叹词构成的句子、陈述句、祈愿/祈使句疑问句

aalaikejakimupakalaponatoki这样的感叹词,可以独立成句[12]

和大多数语言一样,陈述句中主语在前,谓语在后;句首可以加上以la结尾的短语以表明语境。谓语以li开头,但misina单独作主语时除外。直接宾语以e开头。一个主语带多个谓语时可以使用多个以li开头的短语,一个动词带多个宾语时可以使用多个以e开头的短语。o放在名词后可以构成呼格短语。呼格短语位于主语之前,用于表明所称呼者是谁。[12][15]

o可以放在句首,后面直接跟不带li的谓语,表示祈使。o放在主语后代替li则表达祈愿。

把要问的内容换成疑问词seme,即构成疑问代词问句。[15]是非问句有两种表示方式:第一种方式是用“动词 ala 动词”代替动词;这里所说的“动词”指的是谓语开头的第一个词,包括助动词名词[12]。第二种方式是在句尾加上anu seme?直译为「或者什么?」)。此外,有些道本语使用者不使用这两种方法,而是只用语调区分是非问句和陈述句;不过索尼娅·兰并不推荐将其作为构成是非问句的主要方式。[24]

代词[编辑]

道本语有3个人称代词:第一人称代词mi、第二人称代词sina、第三人称代词ona[25]这些代词都不分单复数性别。此外还有指示代词ni(这/那)。

名词[编辑]

道本语词根极少,表达较为复杂的含义时,往往使用名词短语英语noun phrase[11]。名词短语中的修饰语放在中心语之后;比如,jan(人)加上utala(争斗)就是jan utala(斗士、战士、士兵)。

道本语的名词不分单复。不同情境下,jan可以表示“人”“人们”“人类”或“某个人”[3]

对专有名词的语法处理[编辑]

道本语中的专有名词只能做修饰语,不能作为中心词单独存在。因此,称之为“专有形容词”或者“专有词”而非“专有名词”,可能更为合适。例如,人名和地名出现时要用作“人”和“地”这种普通名词的修饰语,“加拿大”和“丽莎”要说成“ma Kanata”(直译为“加拿大土地”)和“jan Lisa”(直译为“丽莎人”)[3]

修饰语[编辑]

道本语的短语中心词前置英语head-initial的,修饰语总是位于被修饰的词语后面[12]。例如,soweli意为“动物”,utala意为“争斗”,那么根据这条语法规则,soweli utala是“争斗的动物”,utala soweli是“动物的争斗”[3]

如果还有第二个修饰词,它就把前面的内容作为一个整体来修饰。在jan pona lukin这个短语里,lukin修饰前面的所有词。因此这个短语应该分析成((jan pona) lukin),意为“在看东西的朋友”;不能分析成(jan (pona lukin)),意为“好看的人”。[3]

助词pi放在中心语之后、修饰语之前,用来将后面的修饰语组合成另一个短语,这个短语作为一个整体再来修饰中心语。比如,想表达上一段提到的“好看的人”,可以说成jan pi pona lukin。这里lukin修饰pona,而pona lukin作为一个整体修饰jan[3][15]

指示词数词物主代词英语possessive和其他修饰语一样,也位于中心词之后。[3]

动词[编辑]

道本语的动词没有任何人称时态语气语态之类的屈折变化。人称可以靠动词的主语表示,时间可以通过上下文或句中的时间状语表示[3]。介词也可以用在谓语中,替代常规的动词[5]:134[23]

词汇[编辑]

道本语约有120—137词。每个词都是多义词,可以表示一系列相近的概念。[26]例如,suli除了表示“大的”“长的”,还可以表示“重要的”。[3]词语的具体涵义非常依赖于上下文;将词语组合起来,可以表达更复杂的概念。jan pona字面意思是“好的/友善的人”,可以表示“朋友”;[11]telo nasa字面意思是“傻气的液体”,可以根据上下文翻译成“酒”或“酒精”。“教育”可以译成pana e sona,直译为“给予知识”。[3]同一个概念,不同人也可以根据自己的见解和经验,用不同的字句描述。[8]

颜色词[编辑]

相互重叠的三个圆形。它们分别是红色的、黄色的、蓝色的。红色圆形与黄色圆形的重叠部分是橙色的;黄色圆形与蓝色圆形的重叠部分是绿色的;蓝色圆形与红色圆形的重叠部分是紫色的;三个圆形相互重叠的部分是黑色的。
很多颜色可以用减色法表示

道本语有五个表示颜色的词:pimeja(黑)、walo(白)、loje(红)、jelo(黄)、laso蓝或绿英语Blue–green distinction in language)。一些常见于西方语言的颜色词,道本语中并没有;但是这五个词也可以相互结合,以对颜色作出更细致的区分。例如,想要表达“紫色”,可以结合lasolojelaso loje意为“带些红色的蓝色”,loje laso意为“带些蓝色的红色”。[3]

数词[编辑]

道本语中,wan意为“一”,tu意为“二”,mute意为“多”。另外,ala原义为“没有”,但也可以表示“零”;ale原义为“所有”,但也可以表示“无穷”或非常大的数。

最简单的数字系统只用这五个词表示一切数目,用mute表示任何大于二的数[26]

复杂一些的数字系统将这些数词结合起来表示更大的数。例如,tu wan表示“三”,tu tu表示“四”。即便如此,很大的数也不便表达;这是有意为之的。[26][27]这一系统中,luka直译为「“手”」)表示“五”,mute直译为「“多”」)表示“二十”,ale直译为「“所有”」)表示“百”。ale tu就是102,mute mute mute luka luka luka tu wan就是78。[28]

专有名词[编辑]

道本语通常把专有名词转换成符合自身音系的专有形容词。这种转换以当地发音为基础,甚至可以接受口语化的发音。比如,“英格兰(England)”转为“Inli”,“约翰(John)”转为“San”。[29]

词根发展史[编辑]

一个女孩,她的一些身体部位标上了对应的道本语单词。头部标为lawa,头发标为linja,眼睛标为oko,鼻子标为nena,嘴巴标为uta,耳朵标为kute,肚子标为insa,双手和胳膊标为luka,双脚、双腿和胯下标为noka。
道本语中的身体部位。okoutalawalukanoka都来自斯拉夫语族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

一些单词有已经弃用的同义词。比如,nena在道本语发展的早期取代了kapa(突起),原因不明。[30]之后,代词ona取代了iki(他/她/它/他们/她们/它们);后者容易与ike(坏)混淆。[27]

与此类似的是,后加入的单词ali可用于替代ale(所有),这样可以避免后者由于非重读音节中的元音弱化ala(不、没有)混淆。两种形式现在都有人使用。

最初oko意为“眼睛”,lukin则是动词“看”。在《道本语:好的语言》中,前者被并入后者,成了一个可选的同义词。[5]:134[15]

也有一些单词直接从词汇表里删除了,例如leko(方块、楼梯)、monsuta(怪物、恐惧)、majuna(老的)、kipisi(切开)、pata(兄弟姐妹)。[30]这些词没有列入《道本语:好的语言》,被视为陈旧词汇。[30]然而,okolekomonsutamajunakipisi在道本语社群中仍有不少人使用,于是索尼娅·兰后来在《道本语词典》中重新列入了这些单词,把它们置于nimi ku suli部分。[24]:22

除了nenaona这两个取代了原有词根的词根,还有几个词根被加进了最初的118个词根中:pan(谷物、面包、意大利面、米饭)、esun(市场、商店、交易)、alasa(狩猎、搜集);还有namako(额外的、附加的、香料),它是sin(新的、新鲜的)的同义词。[31]

词源[编辑]

一张饼图(饼图就是那种一个圆形分成多个扇形的统计图),列明了道本语词根来源于各种语言的比例。
道本语词根的来源语言(不含陈旧词根)

道本语的词根主要来自英语托克皮辛语芬兰语格鲁吉亚语荷兰语阿卡迪亚法语英语Acadian French世界语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也有一些来自汉语(包括官话广州话)。[10][4]

很多词根的来源显而易见。toki(言语、语言)近似于托克皮辛语tok,也近似于后者的词源——英语的talk;pona(好的、积极的)显然来自世界语bona。但是,道本语简单的音系也让一些单词与源语言中的读音相比发音大改,难以看出来源。lape(睡觉、休息)来自荷蘭語slapen,后者又与英语的sleep同源;kepeken(用)来自荷兰语gebruiken的变形;akesi(蜥蜴、两栖动物)来自荷兰语hagedis,这就更难辨认了。(ti在道本语中不是合法音节,于是荷兰语的di到道本语里变成了si。)[10]

虽然只有14个词根(12%)被列为来自英语的词,但是一些来自托克皮辛语、世界语等语言的词根明显与英语中的对应单词同源。因此,道本语词汇中易于英语使用者理解的大概有30%。来自其他语言的单词占比为:托克皮辛语15%,芬兰语14%,世界语14%,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12%,阿卡迪亚法语10%,荷兰语9%,格鲁吉亚语8%,官话5%,广州话3%。来自威尔士语汤加语契维语的词根各有一个,另有一个来源不详的词根。有四个词根是通过语音象征英语sound symbolism创造的,其中两个亦见于英语,一个亦见于日语,还有一个是自行创造的。助词e也是自行创造的。[10]

书写系统[编辑]

一张4个横排、4个纵排的表格。第一横排的第二、三格合并为一格,写着“AEI pi toki pona”,意为“道本语字母表”。剩下14格列出了道本语用到的14个拉丁字母:a、e、i、j、k、l、m、n、o、p、s、t、u、w。每个字母旁边都有一个以那个字母开头的道本语单词,以及单词对应的图片。
道本语字母表

道本语正字法仅使用a、e、i、j、k、l、m、n、o、p、s、t、u、w这14个拉丁字母,读法均与对应的国际音标相同。[3]“j”的读音类似英语的“y”,元音的读法类似西班牙语英语Spanish phonology现代希腊语英语Modern Greek phonology现代希伯来语英语Modern Hebrew phonology。只有专有名词的第一个字母才大写;道本语本身的词根只用小写字母书写,即使在句首也是如此。[3][4]拉丁字母是最常用于书写道本语的书写系统,但它并非唯一的选择。[3]有两种流传较广的新造语素文字是专门造来书写道本语的:sitelen ponasitelen sitelen

sitelen pona[编辑]

一张10个横排、12个纵排的表格,包含120个sitelen pona字符,每个字符下面都有对应单词的拉丁字母写法。
《道本语:好的语言》中的120词对应的sitelen pona
用sitelen pona书写的四个短语,每个短语下方都有对应的拉丁字母写法。第一、第二、第四个短语把修饰词对应的符号放在了中心词里面,第三个短语把修饰词放在了中心词上面。
sitelen pona书写的几个定中短语

索尼娅·兰本人设计了sitelen pona(好/简单的文字/图画),并于2014年在《道本语:好的语言》中首次发表这一书写系统。[5]:134sitelen pona中,每个道本语单词都由单个字符表示。《史密斯杂志英语Smith Journal》的一篇文章称之为“一种圣书体似的、有着曲里拐弯的线条和儿童涂鸦似的图案的文字”。[32]专有名词写在类似象形繭的符号内;象形茧中的每个字符,都代表这个字符本来所代表的单词的第一个字母。表示单个形容词的符号可以写在其中心词的内部或者上方。道本语的标志“”就是通过将sitelen pona中的“”(pona)放在“”(toki)中构成的。[32]

2021年8月,sitelen pona被提议加入UCSUR中的U+F1900..U+F1AFF区域。[33][34]

sitelen sitelen[编辑]

一张有15个横排的表格,前13个横排各有10个元素,第14横排有8个元素,最后一横排有7个元素。每个元素都是一个道本语单词或标点符号的sitelen sitelen写法。
sitelen sitelen中道本语单词和标点符号的写法

sitelen sitelen(画出来的的文字/图画)书写系统是种更为复杂的非线性书写系统,又称sitelen suwi(可爱的文字/图画),由乔纳森·盖贝尔(Jonathan Gabel)创制。它既用语素文字表示单词,又用元音附标文字拼写音节,尤其是专用名词中的音节。选用这些复杂精巧的符号,是为了帮助人们放慢脚步、探索语言和交流方式如何影响思维。[5]:134[35]

sitelen sitelen的总体审美受启发于吉姆·伍德林英语Jim Woodring美國西岸地下漫画家和肯尼·沙尔夫英语Kenny Scharf美國東岸塗鴉艺术家,字符的设计也受到了多种书写系统的启发,包括圣书字汉字瑪雅文字米格马象形文字英语Miꞌkmaw hieroglyphic writing东巴文,以及早期的异教基督教符号。[36]

道本语对应手语和luka pona[编辑]

一张3行3列的表格,列出了9种手势,每种手势下面都有这种手势的英文名。
道本语对应手语和luka pona中的手势

道本语对应手语(英语:Signed Toki Pona;道本语:toki pona luka)是道本语衍生的一种人工编码语言英语Manually coded language。每个单词、每个字母都有对应的手势,手的形状、位置、手掌方向、手指方向都是区分不同手势的要素。大部分手势只用到右手,也有的手势要用双手对称着做。道本语对应手语的句法和道本语的句法一模一样。[5]:134

luka pona是种更为自然的人造手语,道本语社群用它比用道本语对应手语多。它是一种独立的语言,有自己的语法,但词汇与道本语大致平行。luka pona有很多源于自然手语的借词,也像自然手语那样使用了手语量词英语classifier constructions手势空间英语signing space;它的手势比道本语对应手语更有象似性[37][38]在《道本语词典》中,索尼娅·朗更推荐学习luka pona,而非道本语对应手语。[24]:11

社群[编辑]

很多世界语者知道这种语言,世界语者集会时也常常提供道本语的课程和交流小组。[3]2007年有报道称,索尼娅·兰认为道本语讲得流利的至少有一百人,略懂的大概有几百人。[7][39]麻省理工学院多次在独立活动期英语Independent Activities Period间教授一小时的道本语课程。[7]

道本语主要用于网上的社交媒体、论坛和其他群组,[39]其使用者广布多个平台。2002年就有以道本语为主题的雅虎群组英语Yahoo! Groups,它在2009年搬到了phpBB网站的论坛上。[40][41]道本语维基百科(道本语:lipu Wikipesija)曾短暂存在,但它在2005年关站[42]并转移到Fandom,2021年4月23日又从Fandom转移到一个独立的网站。[43]

2021年11月,电子游戏《我的世界》加入了这种语言。[44]

作品[编辑]

一个手绘风格的标志,整体上是一个黄色的正方形,正方形右上四分之一的区域是一个蓝紫色的小正方形,两个正方形都有黑色的描边。
最早注册的道本语爱好者杂志《lipu tenpo》的标志

道本语有不少作品,包括一些出版物。大部分出版物是为初学者提供的语言学习用书,比如《akesi seli lili》和《meli olin moli》。[45]也有一些道本语译著。道本语爱好者杂志lipu tenpo》(《时间之书》)2020年起就在筹办、出版,此杂志已在英国注册。[46][47]

例文[编辑]

世界人权宣言》第一条:[48]

jan ali li kama lon nasin ni: ona li ken tawa li ken pali. jan ali li kama lon sama. jan ali li jo e ken pi pilin suli. jan ali li ken pali e wile pona ona. jan ali li wile pali kepeken nasin ni: ona li jan pona tawa jan ante.
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他们赋有理性和良心,并应以兄弟关系的精神相对待。

参见[编辑]

注释[编辑]

  1. ^ 按照道本语正写法,大写字母只用于专有名词。[3][4]
  2. ^ toki作名词时,有“语言”“交谈”“交流”等含义;pona作形容词时,有“好的”“和平的”“简单的”等含义。[5]:125—134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ISO 639-3 Registration Authority Request for Change to ISO 639-3 Language Code (PDF). SIL International ISO 639-3. 2021-08-31 [2023-07-06].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3-07-06) (英语). 
  2. ^ Hammarström, Harald; Forkel, Robert; Haspelmath, Martin; Bank, Sebastian (编). Artificial Language: Toki Pona. Glottolog 2.7. Jena: 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the Science of Human History. 2016. 
  3. ^ 3.00 3.01 3.02 3.03 3.04 3.05 3.06 3.07 3.08 3.09 3.10 3.11 3.12 3.13 3.14 3.15 3.16 3.17 3.18 3.19 3.20 3.21 3.22 3.23 3.24 3.25 3.26 3.27 3.28 3.29 Blahuš, Marek. Fiedler, Sabine , 编. Toki Pona: eine minimalistische Plansprache [Toki Pona: A Minimalistic Planned Language] (PDF). Interlinguistische Informationen (Berlin). November 2011, 18: 51–55 [2019-01-08]. ISSN 1432-3567.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06-27) (德语). 
  4. ^ 4.0 4.1 4.2 4.3 4.4 Rogers, Steven D. Part I: Made-Up Languages – Toki pona. A Dictionary of Made-Up Languages.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dams Media. 2011. ISBN 978-1440528170 (英语). 
  5. ^ 5.00 5.01 5.02 5.03 5.04 5.05 5.06 5.07 5.08 5.09 Lang, Sonja. Toki Pona: The Language of Good. 2014 (英语). 
  6. ^ 6.0 6.1 6.2 6.3 6.4 6.5 Morin, Roc. How to Say (Almost) Everything in a Hundred-Word Language. The Atlantic. 2015-07-15 [2019-08-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7-12) (美国英语). 
  7. ^ 7.00 7.01 7.02 7.03 7.04 7.05 7.06 7.07 7.08 7.09 Roberts, Siobhan. Canadian has people talking about lingo she created. The Globe and Mail. 2007-07-09 [2017-03-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3-12) (加拿大英语). 
  8. ^ 8.0 8.1 8.2 8.3 Thomas, Simon. Exploring Toki Pona: do we need more than 120 words?. Oxford Dictionaries. 2018-03-27 [2019-02-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1) (英语). 
  9. ^ Јовановић, Тијана (Tijana Jovanović). Вештачки језици (Veštački jezici) [Artificial languages]. Политикин Забавник (Politikin Zabavnik). 2006-12-15, (286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6-10) (塞尔维亚语). 
  10. ^ 10.0 10.1 10.2 10.3 Toki Pona word origins. tokipona.org. 2009-09-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3-08) (英语). 
  11. ^ 11.0 11.1 11.2 Dance, Amber. In their own words – literally / Babel's modern architects. Los Angeles Times. 2007-08-24 [2007-08-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1-03) (美国英语). 
  12. ^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Tomaszewski, Zach. A Formal Grammar for Toki Pona (PDF). University of Hawai‘i. 2012-12-11 [2019-09-21].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9-11-01) (英语). 
  13. ^ 13.0 13.1 Malmkjær, Kirsten. Artificial languages. The Routledge Linguistics Encyclopedia 3rd. New York: Routledge. 2010: 34. ISBN 9780415424325. OCLC 656296619 (英语). 
  14. ^ Okrent, Arika. The Klingons, the Conlangers, and the Art of Language – 26. The Secret Vice. In the Land of Invented Languages需要免费注册. New York: Spiegel & Grau. 2009. ISBN 978-0-385-52788-0 (英语). 
  15. ^ 15.0 15.1 15.2 15.3 15.4 15.5 15.6 15.7 15.8 Fabbri, Renato. Basic concepts and tools for the Toki Pona minimal and constructed language. ACM Transactions on Asian and Low-Resource Language Information Processing. July 2018. arXiv:1712.09359可免费查阅 (英语). 
  16. ^ Change Request Documentation: 2007-011. SIL International ISO 639-3. 2008-02-18 [2022-08-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2-01) (英语). 
  17. ^ Change Request Documentation: 2017-035. SIL International ISO 639-3. 2018-01-23 [2022-08-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17) (英语). 
  18. ^ Change Request Documentation: 2021-043. SIL International ISO 639-3. 2022-01-20 [2022-08-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7-19) (英语). 
  19. ^ Mubin, Omar; Bartneck, Christoph; Feijs, Loe. Towards the Design and Evaluation of ROILA: A Speech Recognition Friendly Artificial Language. Advances in Natural Language Processing. Lecture Notes in Computer Science. 2010,. LNCS 6233/2010: 250–256. CiteSeerX 10.1.1.175.6679可免费查阅. ISBN 978-3-642-14769-2. doi:10.1007/978-3-642-14770-8_28 –通过ResearchGate (英语). 
  20. ^ 12 Days of sona pi toki pona Day One: Reading and Whatnot. [2022-10-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10-07) –通过YouTube (英语). 
  21. ^ Gabel, Jonathan. toki pona. jonathangabel.com. 2021 [2022-10-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10-02) (英语). 
  22. ^ Phoneme frequency table / Ofteco de fonemoj. lipu pi toki pona pi jan Jakopo.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11-14) (英语). 
  23. ^ 23.0 23.1 3. Toki Pona Text – Grammar and Vocabulary. Language Creation Society. [2019-01-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26) (英语). 
  24. ^ 24.0 24.1 24.2 Lang, Sonja. Toki Pona Dictionary. 2021 (英语). 
  25. ^ Martin, Matthew. Toki Pona: Pronouns unleashed. My Suburban Destiny. 2007-09-11 [2019-01-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20) (英语). 
  26. ^ 26.0 26.1 26.2 Синящик, Анна (Anna Sinyashchik). Коротко и ясно. Как искусственный язык учит фокусироваться на главном [Briefly and Clearly. How an Artificial Language Teaches to Focus on What's Important]. Фокус (Focus). 2018-01-03 [2019-02-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2-12) (俄语). 
  27. ^ 27.0 27.1 Yerrick, Damian. Toki Pona li pona ala pona? A review of Sonja Kisa's constructed language Toki Pona. Pin Eight. 2002-10-23 [2007-07-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9-28) (英语). 
  28. ^ Numbers. tokipona.net. [2019-0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8) (英语). 
  29. ^ Lang, Sonja. Knight, Bryant , 编. Phonetic conversion of proper names. lipu pi jan Pije. [2019-0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17) (英语). 
  30. ^ 30.0 30.1 30.2 Knight, Bryant. Extinct words. lipu pi jan Pije. 2017-08-31 [2019-0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17) (英语). 
  31. ^ Classic Word List (Improved!). tokipona.net. [2019-01-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30) (英语). 
  32. ^ 32.0 32.1 Toki Pona – The language of good. Smith Journal英语Smith Journal (Melbourne, Australia). 2019-06-03 [2019-10-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20) (英语). 
  33. ^ Bettencourt, Rebecca G. Under-ConScript Unicode Registry. Kreative. 2021-08-06 [2021-10-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9-28) (英语). 
  34. ^ Bettencourt, Rebecca G. Sitelen Pona: U+F1900 - U+F1AFF. KreativeKorp. 2021-08-06 [2021-10-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9-28) (英语). 
  35. ^ Gabel, Jonathan. Lesson 1: Welcome. Jonathan Gabel. 2019-10-20 [2019-10-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20) (英语). 
  36. ^ Gabel, Jonathan. sitelen sitelen acknowledgements and etymology. Jonathan Gabel. 2021 [2021-10-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25) (英语). 
  37. ^ luka pona li seme?. lukapona.blogspot.com. [2022-01-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15) (道本语). 
  38. ^ lipu tenpo nanpa akesi > lipu tenpo. lipu tenpo. 2021-02-01 [2021-07-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7-20) (英语). 
  39. ^ 39.0 39.1 Marsh, Stefanie. Now you're really speaking my language. The Times (London, England). 2007-09-06: 2 (英语). 
  40. ^ Martin, Matthew. Conlang SE. Fake languages by a fake linguist. 2018-03-11 [2019-10-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1-12) (英语). 
  41. ^ tokipona Toki Pona. Yahoo! Groups. 2019-10-20 [2019-10-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4-30) (英语). 
  42. ^ van Steenbergen, Jan. A new era in the history of language invention. (PDF). Linguapax Review. 2018 [2020-07-09].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2-04-24) (英语). 
  43. ^ lipu open. Wikipesija. 2021-04-23 [2021-05-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7-20) (道本语). 
  44. ^ Mojang. Minecraft. v. 1.18 Java. 2021-11-30. 
  45. ^ Aaron (Fingtam Languages). meli olin moli. Independently Published. 2020. ISBN 979-8579152343 (道本语). 
  46. ^ jan pali. lipu tenpo. kulupu pi lipu tenpo. 2021-02-01 [2021-05-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5-08) (道本语). 
  47. ^ ISSN 2752-4639 (Online) | lipu tenpo | The ISSN Portal. portal.issn.org. [2023-01-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3-01-25) (英语). 
  48. ^ Toki Pona. Omniglot: the online encyclopedia of writing systems & languages. [2023-07-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3-06-29) (英语). 

参考书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