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邏輯語文法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邏輯語語法(Lojban language grammar)為基於邏輯語語法。作为一门人工語言逻辑语的语法相当严谨。它有严密的词法、构词法和句法以及言文一致的标点系统,可以精确表达许多自然语言难以准确表达的意义。此外,它是一种可以通过计算机程序对文字的语法进行自动检查的语言,在《逻辑语大全》一书最后一章用 YACCEBNF 两种文法描述语言对其语法进行了定义。[1]

词法和构词法[编辑]

逻辑语的词类和大部分自然语言的词类不同。根据现行标准,它可分为三个主要类别:

cmavo[编辑]

结构词,一般没有具体意义,用于组织句子,大致相当于其他语言中的代词、介词、副词、助词等词类。逻辑语对每一个结构词规定了一个分类标签,将语法功能相同的归为一类。根据官方网站上提供的词表,共有184个分类。又可细分为基本的和合成的两大类。基本 cmavo 只有一个音节,以元音结尾,可能以一个辅音开头,或者没有任何辅音。由于可供选择的发音有限,因此 cmavo 的总数是有限的。具体统计数字如下:

  • 只包含一个元音的,共有5个。另外还有半元音的「.y.」,合共6个。
  • 一个辅音加一个元音组成的,由于辅音总数为17个,总数为 5×17=85 个,另加以「y」结尾的17个,合共102个。
  • 双元音共有「ai/au/ei/oi」共4个,每个均可单独成词。
  • 用分隔符'分开的两个元音,共有 5×5=25 个,外加一个「.y'y.」,共26个。
  • 辅音加上两个元音(包括双元音和隔开的两个元音,不包括「.y'y.」),共有17×29=493个,但其中「x」开头的全部都属于试验性质,字典不录。另有14个目前并没有使用。这样总共是450个。

以上各种情形合计有598个基本 cmavo。此外,所有一个辅音加多个元音构成的词都属于 cmavo 一类,但是多于2个元音的情形都属于试验性质。

组合 cmavo 由多个基本 cmavo 组成,总数理论上为无限。官方网站上的列表中,包括基本 cmavo在内,总数1100个左右。

在汉语中,与此类似的概念是“虚词”。

brivla[编辑]

或内容词,带有实际意义。大致相当于其他语言中的名词、动词、形容词等。brivla 描述的是事物之间的关系,因此,除了要描述它的拼写(读音总是与拼写一致的)以外,还要说明这个词描述的是哪些对象之间的关系,才能确切定义一个 brivla。语法规格的定义大致上像这样:

某个 brivla x1 (如何如何)x2 (如何如何)x3 (如何如何)

最多可以有5个 xn,这些是与这个词相关的事物。例如

klama x1 走去目的地 x2, 出发自 x3 经过 x4, 使用交通方式 x5

在形态上,brivla 要求必须在前五个字母中存在两个相邻的辅音,并以元音结尾。由于基本 cmavo 不存在双辅音,且以元音结尾,因此这一形态要求就在发音上明确地将 brivla 区分于cmavo(组合 cmavo 显然也不可能会有相邻的辅音)。

汉语中类似的概念是“实词”。它们分为三大类别:

gismu[编辑]

或根词。根词除了本身具有严格定义的含义外,还具有构词能力。gismu 的格式受到严格的限制,标准的 gismu 只有 CCVCV 和 CVCCV 两种格式(其中 C 代表辅音字母,V 代表元音字母),有些则还有 CVC、CCV 和 CVV 三种用于组词的缩写。

gismu 总数只有一千三百多个,在官方网站上的列表虽然有一千四百多,但其中有94个是 cmavo,由于具有相应用于组词的缩写,因此列表中包括在内。

lujvo[编辑]

或者合成词。它们使用 gismu 和 cmavo 组合而成。组合的时候可以分开为独立的单词,也可以利用缩写形式进行组合。lujvo 也可以充当 selbri。在汉语中相当于多字词。

fu'ivla[编辑]

借用词。为了吸收来自各种专业领域或者不同文化背景的词汇,中文许多外来词往往在后面添加字词表示其类别,例如“厄尔尼诺现象”,逻辑语也有类似的机制,在借用词的前面添加一个与该词的意义有关联的根词,用来提示它的含义。

cmene[编辑]

或者专有名词。所有的逻辑语名字都必须以辅音结尾,以区分于 brivla 和 cmavo。如果原来的名字以元音结尾,需要在后面人为添加一个s辅音,例如“李丽”在逻辑语中的拼写是 lilis. 。这既可用于逻辑语本身造出来的名字,也可以用于拼写其他语言中的音译名字。注意,名字不是“名词”,它不能充当 selbri,只能添加结构词la后充当 sumti 成分。在汉语中,对应的概念是“音译词”。

句法[编辑]

邏輯語的文法源自謂詞邏輯,其陳述(句子)就是謂詞邏輯中的合式公式。謂詞邏輯中的謂詞和詞項在邏輯語中分別稱爲 selbri 和 sumti。正如謂詞邏輯一樣,每個謂詞 selbri 所帶的詞項 sumti 有一定的數量,並要按一定的順序排列,才可準確表達含義。此外,還有一些結構性的詞彙,類似于謂詞邏輯中的邏輯聯結詞、量詞等。 若把 selbri 看成謂語動詞 V,其第一個 sumti 看成主語 S,隨後的 sumti 看成賓語 O,則其句式一般為 SVO,當然這僅對帶有兩個 sumti 的 selbri 才正確。此外若 selbri 出現在句首,被認爲是省略第一個 sumti。如果句首有多個 sumti,則按照順序排列視爲合法句子。如此 SOV 也是合法的句子結構。分類基本上可說是主謂賓主賓謂,但實際上可以是任何形式:

  • mi prami do (SVO) (我愛你)
  • mi do prami (SOV) (我,你被愛)
  • do se prami mi (OVS) (你是所愛,我的)
  • do mi se prami (OSV) (你,我所愛)
  • prami fa mi do (VSO) (愛被我,你)
  • prami do fa mi (VOS) (愛你我是)

如此彈性使它有卓越的能力承接盡多的自然語言表達方式。

語句分析[编辑]

逻辑语的句法源自谓词逻辑,句子(bridi)由 selbri(谓词逻辑中的“谓词”)和 sumti 两种组成部分组成。以下是一个例句:

mi   klama  la beiDJIN. la guanJOUs. la canxais.            zo'e
--- ======= ---------- ------------ ----------- -------------------------------
我    去       北京    (从)广州   (经过)上海 (乘坐/使用)某种不必明说的东西

我从广州经过上海去北京。

利用某些称为 sumti tcita(相当于介词)的 cmavo,可以向句子添加额外的 sumti,例如时间状语、地点状语等。而另外一些 cmavo 则可以用来修饰selbri本身,类似于其他语言中的“助动词”,达到类似于时态的效果。但由于谓语词并没有形态变化,这些修饰成分也可以看成状语,或者看成中文的“我在干活”的,“我旁边有条狗”的旁边一类结构。

有趣的是逻辑语的标点系统。逻辑语的“标点符号”实际上就是一些特殊的 cmavo,例如「.i」就用来表示句子之间的间隔,相当于句号。当只有一个句子的时候,是不需要句号的,因此上面的句子就没有。另外,上面的句子如果要添加「.i」的话,应该放在句子的前面而不是后面。

參見[编辑]

註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