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忌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邹忌(?-?),战国时代齐国人。《史记》中亦作驺忌齐威王时为相,后封于下邳(今江苏邳县西南),号成侯。后又事齐宣王。邹忌时期,齐国先后取得了桂陵之战桑丘之战马陵之战等胜利,徐州相王后齐国国君开始称王,多国朝于齐国。但邹忌也曾阻止齐国救赵、救韩,并因将相失和而一度逼走田忌

人物事迹[编辑]

齐威王二年(公元前355年),騶忌靠鼓琴见到齐威王,后趁机在齐威王鼓琴时陈说为政之道,在见到齐威王仅仅三月后,被任命为齐相。接受淳于髡“毋離前”“事左右”“自附於萬民”“擇君子,毋雜小人其閒”“謹修法律而督姦吏”的建议。次年封下邳,号成侯。 [1]

邹忌形容美丽,曾经向妻、妾、客询问自己与齐国美男子城北徐公相比谁更美,而妻因为偏爱自己、妾因为害怕自己、客因为有求于自己,都说自己比城北徐公美。邹忌在发现城北徐公比自己美丽太多后,从中悟出自己受到了蒙蔽,从而想到齐威王受到的宫妇左右、大臣、百姓的蒙蔽比自己更严重,于是建议齐威王广开言路,最终使得齐国在政治上战胜别国。 [2]

齐威王四年(公元前353年),赵国邯郸遭遇魏国攻击,赵国向齐国求救。齐威王询问属下是否应当救援赵国,鄒忌认为不应该救赵国,而段干綸认为应该救援赵国,最终齐王采用了段干綸建议,南攻魏国襄陵。最后承魏之弊,任命田忌为将,任命孙膑为师,取得桂陵之战的胜利。 [3]

齐威王三十五年(公元前324年),邹忌为相,田忌为将,两人之间有嫌隙。邹忌采用公孫閈计策,向齐威王建议伐魏。田忌三戰三勝,公孫閈派人伪装成田忌之人在市中占卜谋反之事。田忌攻打临淄设法得到邹忌失败,被迫逃离齐国前往楚国[4] [5]

邹忌害怕田忌依靠楚国力量回到齐国,于是派遣杜赫前往楚国,杜赫向楚王建议封田忌于江南之地,这样邹忌就会使齐国和楚国交好,田忌也会感激楚王;而田忌之后回到齐国,一定会以齊事楚。于是田忌受楚王封于江南之地。 [6]

齐宣王即位,田忌返回齐国。 [7] 齐宣王二年(公元前309年),韩国向齐国求救,齐宣王与大臣商议,邹忌建议不救韩国,田忌建议早救韩国,孙膑建议晚救韩国。最终齐王采用孙膑建议,取得马陵之战的胜利。 [8]

齐宣王时,邹忌让很多人仕官,齐王对此很不高兴。晏首富贵而只让很少人仕官,齐王很高兴。邹忌对齐宣王说:“我认为有一个孝子,不如有五个孝子。现在晏首所进用当官的有几人呢?”齐王因此认为晏首堵塞了人才进用的道路。 [9]

参考文献[编辑]

  1. ^ 史记·田敬仲完世家》:騶忌子以鼓琴見威王,威王說而捨之右室。須臾,王鼓琴,騶忌子推戶入曰:「善哉鼓琴!」王勃然不說,去琴按劍曰:「夫子見容未察,何以知其善也?」騶忌子曰:「夫大弦濁以春溫者,君也;小弦廉折以清者,相也;攫之深,醳之愉者,政令也;鈞諧以鳴,大小相益,回邪而不相害者,四時也:吾是以知其善也。」王曰:「善語音。」騶忌子曰:「何獨語音,夫治國家而弭人民皆在其中。」王又勃然不說曰:「若夫語五音之紀,信未有如夫子者也。若夫治國家而弭人民,又何為乎絲桐之閒?」騶忌子曰:「夫大弦濁以春溫者,君也;小弦廉折以清者,相也;攫之深而捨之愉者,政令也;鈞諧以鳴,大小相益,回邪而不相害者,四時也。夫復而不亂者,所以治昌也;連而徑者,所以存亡也:故曰琴音調而天下治。夫治國家而弭人民者,無若乎五音者。」王曰:「善。」騶忌子見三月而受相印。淳于髡見之曰:「善說哉!髡有愚志,願陳諸前。」騶忌子曰:「謹受教。」淳于髡曰:「得全全昌,失全全亡。」騶忌子曰:「謹受令,請謹毋離前。」淳于髡曰:「狶膏棘軸,所以為滑也,然而不能運方穿。」騶忌子曰:「謹受令,請謹事左右。」淳于髡曰:「弓膠昔干,所以為合也,然而不能傅合疏罅。」騶忌子曰:「謹受令,請謹自附於萬民。」淳于髡曰:「狐裘雖敝,不可補以黃狗之皮。」騶忌子曰:「謹受令,請謹擇君子,毋雜小人其閒。」淳于髡曰:「大車不較,不能載其常任;琴瑟不較,不能成其五音。」騶忌子曰:「謹受令,請謹修法律而督姦吏。」淳于髡說畢,趨出,至門,而面其仆曰:「是人者,吾語之微言五,其應我若響之應聲,是人必封不久矣。」居朞,封以下邳,號曰成侯。
  2. ^ 战国策》:鄒忌脩八尺有餘,身體昳麗。朝服衣冠窺鏡,謂其妻曰:「我孰與城北徐公美?」其妻曰:「君美甚,徐公何能及公也!」城北徐公,齊國之美麗者也。忌不自信,而復問其妾曰:「吾孰與徐公美?」妾曰:「徐公何能及君也!」旦日客從外來,與坐談,問之客曰:「吾與徐公孰美?」客曰:「徐公不若君之美也!」明日,徐公來。孰視之,自以為不如;窺鏡而自視,又弗如遠甚。暮,寢而思之曰:「吾妻之美我者,私我也;妾之美我者,畏我也;客之美我者,欲有求於我也。」於是入朝見威王曰:「臣誠知不如徐公美,臣之妻私臣,臣之妾畏臣,臣之客欲有求於臣,皆以美於徐公。今齊地方千里,百二十城,宮婦左右,莫不私王;朝廷之臣,莫不畏王;四境之內,莫不有求於王。由此觀之,王之蔽甚矣!」王曰:「善。」乃下令:「群臣吏民,能面刺寡人之過者,受上賞;上書諫寡人者,受中賞;能謗議於市朝,聞寡人之耳者,受下賞。」令初下,群臣進諫,門庭若市。數月之後,時時而間進。期年之後,燕、趙、韓、魏聞之,皆朝於齊。此所謂戰勝於朝廷。
  3. ^ 战国策》:邯鄲之難,趙求救於齊。田侯召大臣而謀曰:「救趙孰與勿救?」鄒子曰:「不如勿救。」段干綸曰:「弗救,則我不利。」田侯曰:「何哉?」「夫魏氏兼邯鄲,其於齊何利哉!」田侯曰:「善。」乃起兵,曰:「軍於邯鄲之郊。」段干綸曰:「臣之求利且不利者,非此也。夫救邯鄲,軍於其郊,是趙不拔而魏全也。故不如南攻襄陵以弊魏,邯鄲拔而承魏之弊,是趙破而魏弱也。」田侯曰:「善。」乃起兵南攻襄陵。七月,邯鄲拔。齊因承魏之弊,大破之桂陵。
  4. ^ 战国策》:成侯鄒忌為齊相,田忌為將,不相說。公孫閈謂鄒忌曰:「公何不為王謀伐魏?勝,則是君之謀也君可以有功;戰不勝,田忌不進,戰而不死,曲撓而誅。」鄒忌以為然,乃說王而使田忌伐魏。田忌三戰三勝,鄒忌以告公孫閈,公孫閈乃使人操十金而往卜於市,曰:「我田忌之人也,吾三戰而三勝,聲威天下,欲為大事,亦吉否?」卜者出,因令人捕為人卜者,亦驗其辭於王前。田忌遂走。
  5. ^ 史记·田敬仲完世家》:三十五年,公孫閱又謂成侯忌曰:「公何不令人操十金卜於市,曰『我田忌之人也。吾三戰而三勝,聲威天下。欲為大事,亦吉乎不吉乎』?」卜者出,因令人捕為之卜者,驗其辭於王之所。田忌聞之,因率其徒襲攻臨淄,求成侯,不勝而奔。
  6. ^ 战国策》:田忌亡齊而之楚,鄒忌代之相。齊恐田忌欲以楚權復於齊,杜赫曰:「臣請為留楚。」謂楚王曰:「鄒忌所以不善楚者,恐田忌之以楚權復於齊也。王不如封田忌於江南,以示田忌之不返齊也,鄒忌以齊厚事楚。田忌亡人也,而得封,必德王。若復於齊,必以齊事楚。
  7. ^ 史记·孟嘗君列傳》:田嬰自威王時任職用事,與成侯鄒忌及田忌將而救韓伐魏。成侯與田忌爭寵,成侯賣田忌。田忌懼,襲齊之邊邑,不勝,亡走。會威王卒,宣王立,知成侯賣田忌,乃復召田忌以為將。宣王二年,田忌與孫臏、田嬰俱伐魏,敗之馬陵,虜魏太子申而殺魏將龐涓。
  8. ^ 史记·田敬仲完世家》:韓氏請救於齊。宣王召大臣而謀曰:「蚤救孰與晚救?」騶忌子曰:「不如勿救。」田忌曰:「弗救,則韓且折而入於魏,不如蚤救之。」孫子曰:「夫韓、魏之兵未獘而救之,是吾代韓受魏之兵,顧反聽命於韓也。且魏有破國之志,韓見亡,必東面而愬於齊矣。吾因深結韓之親而晚承魏之獘,則可重利而得尊名也。」宣王曰:「善。」乃陰告韓之使者而遣之。韓因恃齊,五戰不勝,而東委國於齊。齊因起兵,使田忌、田嬰將,孫子為(帥)[師],救韓、趙以擊魏,大敗之馬陵,殺其將龐涓,虜魏太子申。其後三晉之王皆因田嬰朝齊王於博望,盟而去。
  9. ^ 战国策》:鄒忌事宣王,仕人眾,宣王不悅。晏首貴而仕人寡,王悅之。鄒忌謂宣王曰:「忌聞以為有一子之孝,不如有五子之孝。今首之所進仕者,以幾何人?」宣王因以晏首壅塞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