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年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郑永年
郑永年
//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0/0b/Zheng_Yongnian.jpg
政治學家
20世纪
性別
出生 1962年
浙江省餘姚縣
國籍 新加坡
學歷
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士
北京大學政治科學碩士
普林斯頓大學政治科學碩博士
經歷
北大任教
英國諾丁漢大學任教
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
代表作
《中國模式經驗與挑戰》、《未來30年》、《知殤》等

郑永年汉语拼音:Zhèng, Yǒngnián;Cheng, Yung-nien,曾用笔名:Mong Xiong;1962年 ),现任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英国诺丁汉大学当代中国学学院中国政策研究所教授级研究员(Professorial Fellows)。中国政治国际关系与社会问题专家。[1]

简历[编辑]

郑永年是浙江省余姚县(今宁波市余姚市)人[2]。郑永年于北京大学获得国际关系学学士(1985年)、政治科学硕士(1988年),并留校任教。1989年郑永年曾参与了六四运动,与当时的青年学生一起占领天安门广场,向中国政府请愿。后赴美国留学获普林斯顿大学政治科学硕士博士1995年)。其主要兴趣或研究领域为民族主义国际关系东亚国际地区安全;中国的外交政策全球化、国家转型和社会正义;技术变革与政治转型;社会运动与民主化;比较中央地方关系;中国政治[3]

論點[编辑]

郑永年在进行学术研究的同时,经常在报刊及其它媒体发表自己的评论。他在1997年2006年担任过香港信报》的专栏作家2004年开始在新加坡联合早报》撰写专栏。此前还在中国中央电视台播出的大型纪录片大国崛起》中作为专家接受过采访,他在该片中的一段评论引起很多人的共鸣,引述如下:

“所有的以前的国家,崛起中的大国,都是因为它内部的国家制度的健全。所谓的一个国家的外部的崛起,实际上是它内部力量的一个外延。”(第十二集 大道行思,原音)“ 在一个内部,自己的国家制度还没有健全的情况下,就很难成为一个大国。即使成为一个大国呢,是不是sustainable,不是可持续的。”(第三集 走向现代,原音)

郑永年是親歷天安門學運後隨著遊歷多國的經驗,轉而支持中國共產黨發展價值觀的新左派代表人物,是杭亭頓文明衝突論和福山歷史終結論的極力反對者,認為其觀點偏頗和短視,並認為所謂「普世價值」是帶有侵略性的政治口號,並在世界各地釀成災難後無法收拾。[4]其《中國模式經驗與挑戰》一書2010年成為中央黨校指定教材。

其核心觀點認為民主有多重不同版本與定義,並非歐美有單一定義權並且認為自己的制度就是最後完美模式,並認為不是民主法治而是法治民主,法治在前,因為先有民主之後產生法治的國家在世界上連一個範例也沒有,比如許多拉美、非洲国家二战后就有投票、多党制、宪政、自由媒体但依然國力衰弱法律混亂,而日本明治维新,新加坡的李光耀,甚至歐美自己都是先有法治觀念深入社會和經濟適當發展解決溫飽,之後再轉型由君主帝制到民主,反而較上軌道,但他同時也認為這個表像有欺騙性,因為多党制民主已經遇到新時代困境也提不出解決方案,在可見之年有可能逐漸被歷史放棄。[4]因為多黨型民主在一定条件下是好的,如果条件變了,這種民主也会是非常糟糕的一个政体。

問題在於現在西方宣傳的民主定义非常窄,就是普选。然而人均GDP是500美元时可以投票,1万美元也可以投票,但意义是不同的。在前者大部分公民没有受过教育又貧困,社会水平很低,选票不值钱,有时一块肥皂一包香烟就收买了,很多民主災難就是由此成長出來將國家拖入惡循環。而歐美高所得高教育基礎上的民主也走入困境,連福山都承認,以前的民主是相互争论以达到更理性的目标,现在则变成了一种「vetocracy」互相否定的制度为反对而反对[4],就像觀看球賽的情緒,只求自己支持對象的勝利。

2016年台灣領導人選舉後支持台獨的民進黨上台,郑永年表示國民黨經濟無法處理導致了民進黨獲得機會,但民進黨也更無法處理同時還要面對大陸發動的經濟戰爭,所以其實這不是哪一黨的錯,是西方式民主本身造成的矛盾怪區,民主的本質其實就是一句話「小政府」,但面對新自由式資本主義發展進入弊病期,小政府沒有權力工具去解大問題,只能不斷的讓人失望和換人會更好的死路中迴圈,這是制度性困境和哪一黨坐在那位置上無關,全世界多國都落入這泥潭找不到解藥。[5]

郑永年認為中國目前執行的制度其實是傳統儒家為主、法家為輔的儒法制度變形,皇权是垄断的,但官权是向全社会开放的,只要科举考试考得好的话都可以得到。只是传统的皇权转变成现在的党权,传统的皇权是以个人家族血統傳承驅動,黨則是一個意識形態組織,較大程度壓減了血統效果,皇帝不再需要姓同一個姓,可以從較大人群範圍內遴選。也就是透過「开放的一党制」達成內部多元性的競爭,尤其習近平在2012年就任中共中央總書記後成立了多個領域的領導小組吸收基層民意,本質是一種內部多黨制競爭辯論,但為了免除無意義無限期的辯論內耗,爭議點最後由最高領導人來下最終裁決,決定後大家就口徑一致對社會推行。但西方的外部多元制,不同意見就各自立黨變成多黨,裁決由四年一次的普選來總裁判,反而相對粗糙,且容易產生多年的內耗空轉。

《未來30年》一書認為中國總體戰略路徑已經清晰了,毛泽东的30年主任务是分裂和混亂国家的整合。邓小平的30年基本是在搞经济建设,把物質生產力總量衝上來,把一个穷国变成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那下一30年就是社会和制度理論成形自己的一條特色道路。这也需要30多年的时间驗證經濟上採共產加市場混合制,政治上採一黨加內部多元混合制,吸收過去百年來世界兩大陣營之所長來融合改進,若是能成功則中國將形成自己的整套意識形態體系傲立於世界上,達成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4]

研究·出版物(部分)[编辑]

  • 《論中央-地方關係 : 中國制度轉型中的一個軸心問題》(与吴国光合著,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1995)ISBN 0195873564
  • Discovering Chinese nationalism in China : modernization, identity, and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Cambridge and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9)ISBN 0521641802
  • Will China become democratic? : elite, class and regime transition (Singapore, London and New York : Eastern Universities Press , 2004) ISBN 9812103538
  • Globalization and state transformation in China (Cambridge and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4) ISBN 0521830508
  • De Facto Federalism in China : Reforms and Dynamics of Central-Local Relations (Singapore and New Jersey : World Scientific, 2007 ) ISBN 9812700161
  • "Technological Empowerment: The Internet, State, and Society in China"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7) ISBN 0804757372
  •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as Organizational Emperor: Culture, Reproduction, and Transformation (London: Routledge, December 2009) ISBN 9780415559638

参考文献[编辑]

  1. ^ 郑永年:TPP与中美关系的前景,亚太日报,2013年6月5日
  2. ^ 学者 郑永年. 新浪网 财经. [2012年12月1日] (中文(简体)‎). 
  3. ^ [1]
  4. ^ 4.0 4.1 4.2 4.3 鄭永年-中國未來30年的任務
  5. ^ 選後專訪郑永年看兩岸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