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格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部分格(缩写ptvprtvpart)是一种,标记“部分性”“无结果”或“无特别特征”。也用在从较大集合中选出来的小集合的语境下。

芬兰语支[编辑]

芬兰语爱沙尼亚语芬兰语支语言中,这个格用以表达未知的特征和非结果性动作。例如下列语境,部分格后缀为-a或-ta:

  • 数词后以单数出现:“kolme taloa”→“三所房子”(比较两个都用的复数,如sadat kirjat“数百本书”、作为非结果性宾语的sata kirjaa“一百本书”。)
  • 非结点性动作(可能未完成)和持续动作:“luen kirjaa”→“我在读书”
    • 比较宾格结点动作:“luen kirjan”→“我会读(完这本)书”
  • 与非结点性动词,特别是那些暗示情感的动词:“rakastan tä taloa”→“我爱这些房子”
  • 尝试性询问:“saanko lainata kirjaa?”→“我能借这书吗?”
  • 不可数名词:“lasissa on maitoa”→“玻璃杯里有(些)牛奶”
  • 组成:“pala juustoa”→“一片奶酪”
  • “一些”或“任何”:“onko teillä kirjoja?”→“你有书吗?”
    • 与主格比较:“onko teillä kirjat?”→“你有那(特指)书吗?”
  • 负面状态:“talossa ei ole kirjaa”→“房子里没有书”
  • 比较

-、** Without "kuin" (“比...”):“saamista parempaa on antaminen”→“比接受更好的是给予”

    • 谚语“antaminen on parempaa kuin saaminen”“给予优于接受”中获得部分格的只有比较级副词。

Where not mentioned, 宾格不是语法。例如,部分格一定会用在数词单数后。

作为意为部分性的非结果性例子,“ammuin karhun”(宾格)意为“我把熊射(死)”,而ammuin karhua(部分格)意为“我向熊射击”,并未限定熊的状态。注意芬兰语没有自源的未来时,所以部分性会提供重要的现在指示作为将来的对照。因此luen kirjaa“我在读(那)书”,而luen kirjan“我会读(那)书”。“luen”可以意为“我读”,至于是现在进行还是将来则取决于后词的格形式。部分格形式kirjaa因为动词是现在时,暗示未完成动作。宾格形式kirjan因为动词的过去时,暗示已完成动作,但用现在时动词时暗示计划将来的动作。因此luen kirjan“我会读那书”。


部分格带有不明确特征,如onko teillä kirjoja,应用部分格是因为它指未指定的书,与主格形式onko teillä (ne) kirjat?形成对照,意为“你有(那些)书吗?”。

部分格来自古代离格。这个含义保存在kotoa(从这里)、takaa(从后面)等表达中,意为“从...”。

西芬兰方言性现象是结尾的-a被后继元音同化,形成部分格标记的时位。例如,suurii→suuria“一些大—”。

爱沙尼亚语中的系统大致相似。在爱沙尼亚语传统语法中不用“宾格”,如芬兰语一样,整个宾语形式是属格单数,部分格则是复数。

许多爱沙尼亚语单词中,全和部分宾格之间的区别只在于元音或辅音数量(长与极长),除塞音外都不会在书面上体现。因此全和部分宾格间的区别口语中更明显。例如,“Linn ehitab kooli”“这座城市会建学校”的kooli“学校(属格)”有长元音“o”,而“这座城市在建一所学校”则是超长的“o”(部分格)。

爱沙尼亚语中许多动词表示已完成动作时必须添加一个副词-例如,ma söön leiba“我在吃面包”,比较ma söön leiva ära“我会吃掉(整个)面包”。因为爱沙尼亚语和芬兰语一样,存在属格和部分格单数在拼写上都完全相同的词,这可以帮助消去歧义-如ma söön kala“我在吃鱼”,比较ma söön kala ära“我会吃(完)鱼”。

萨米语[编辑]

萨米语支伊纳里萨米语斯科尔特萨米语仍有部分格,尽管正逐渐变得不能产、功能被其他格替代。

斯科尔特萨米语[编辑]

部分性只用在单数且可以被属格代替。以后缀-d表示。

1. 在大于6的数词后出现:

  • kääu´c čâustõkkâd:8个套索

这可以被kää´uc čâustõõǥǥ代替。

2. 可以与特定的后置介词使用:

  • kuä´tted vuâstta: 与kota相对

可以说成kuä´đ vuâstta。

3. 可与比较级共用以表示被比较的对象:

  • Kå´lled pue´rab:比金子更好

这在今天更可能被pue´rab ko kå´ll替代。

俄语[编辑]

俄语一般以属格表达部分性。但有些俄语不可数名词发展出一种独特的部分格,也被称为“第二属格”。部分性源自古东斯拉夫语以*-ŏ和*-ŭ结尾的词干名词的变格的合流,残留的古*-ŭ词干属格后缀可用于特定用途。[1]现代俄语中,部分格的使用可被替代。一些情景下部分格和属格可以几乎同义:чашка чаю cháshka cháyu(部分格)和чашка чая cháshka cháya(属格)都是“一杯茶”;много дыму mnógo dýmu(部分格)和много дыма mnógo dýma(属格)“许多烟”。部分格的变体与动词一致:выпить чаю、výpit' cháyu“喝茶”。属格变体在物质名词被形容词修饰时更常用:чашка горячего чая cháshka goryáchevo cháya“一杯热茶”。[2]:29

注释[编辑]

  1. ^ Ivanov, V. V. Istoricheskaya grammatika russkogo yazyka Историческая грамматика русского языка 3rd. Moscow: Prosveshcheniye. 1990: 256. ISBN 5-09-000910-4 (俄语). 
  2. ^ Rozental, D. E. Govoritye i pishitye po-russki pravil'no Говорите и пишите по-русски правильно. Moscow: Airis Press. 2007. ISBN 978-5-8112-2447-0 (俄语). 

阅读更多[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