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樵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鄭樵(1104年-1162年),字漁仲南宋興化軍莆田(今福建莆田)人,世稱夾漈先生

郑国器太学生宣和元年(1119年)姑苏(今江苏苏州)。鄭樵一生無意於科舉[1],刻苦力學三十年,立志讀遍古今書[2],他與從兄鄭厚到處借書求讀,“寸阴未尝虚度,不休,无烟火而讽诵不绝”[3],立志“欲读古今之书,欲通百家之学,欲讨六艺之文而为羽翼,如此一生则无遗恨”,畢生從事學術研究,为了解的生长状况,他与“田夫老野往来、与夜杂处”[4],在經學禮樂之學、語言學自然科學文獻學史學天文地理、虫鱼、草木等方面都取得了成就[5],自负不下刘向扬雄[6],並结识当时的抗名将如李纲韩世忠[7]

紹興十九年(1149年),赴獻《詔藏秘府》一百四十卷,授右迪功郎,未接受[8]。1152年,新任同安主簿朱熹上山拜見鄭樵,鄭樵僅用“豆腐白盐白薑荞头”相待,两人谈诗论文三天三夜;下山时,朱熹的书童对此颇有微词,朱熹却说:“此‘四白’乃山珍海味齐全也”。

1157年,《通志》初稿完成,其中《通志》的“二十略”涉及諸多知識領域,堪稱世界上最早的一部百科全書。绍兴二十七年,王纶荐郑樵,绍兴二十八年(1158年),應高宗召對[9],授右迪功郎、禮兵部架閣文字,後改監潭州南嶽廟。紹興三十一年,鄭樵步行三千里至臨安,獻《通志》一書,此時高宗幸建康(今南京),無緣得見,詔升為樞密院編修兼權檢詳諸房文字,次年春天,高宗返臨安,三月,命鄭樵呈獻《通志》,詔旨下達之日,鄭樵病卒。

鄭樵著述等身,“十年為經旨之學”,有《書考》、《詩辨妄》、《春秋考》等;“三年為禮樂之學”,有《謚法》、《系聲樂府》等;“三年為文字之學”,有《象類書》、《續汗簡》、《梵書編》等;“五六為天文地理之學,為之學,為方書之學”,《天文書》、《春秋地名》、《爾雅注》、《詩名物誌》、《本草成書》等;“八九年為討論之學,為圖譜之學,為亡書之學”,有《求書闕記》、《校仇備略》、《書目正訛》、《圖書志》、《集古系地錄》等,凡81部900餘卷,但流傳不多,僅《通志》、《爾雅注》、《詩辨妄》、《六經奧論》、《系聲樂譜》二十四卷與《夾漈遺稿》等。其中,記載典章制度的《通志》一書最為重要,其中《二十略》相当于正史中的书志,是一本由三皇五帝,記載到時代的政書

評價[编辑]

  • 《四庫全書總目提要》中指出:“南北宋間記誦之富,考證之勤,實未有過於樵者。”
  • 章学诚说:“郑君区区一身,僻处寒陋,独犯马、班以来所不敢为者而为之,立论高远。”[10]
  • 梁启超曾高度评价郑樵对史学的贡献:“宋郑樵生左(左丘明)、司(司马迁)千岁之后,奋高掌,迈远蹠,以作《通志》,可谓豪杰之士也……史界之有樵,若光芒竞天一彗星焉。”
  • 呂振羽賦詩稱讚鄭樵與《通志》:“史通莆鄭著新編,門類略析脈絡全。食貨藝文顛主次,古今通變敘禪緣。敢提疑偽同知己,忍摭傳聞近史遷。未若船山闡理勢,廣搜博引仰莆田。”

注釋[编辑]

  1. ^ 宋史》四百三十六卷《郑樵传》:“平生甘枯淡,乐施与,独切切于仕进,识者以此少之。”
  2. ^ 鄭樵〈上宰相書〉:“山林三十年,著書千卷”(《夾潦遣稿》卷三,〈上宰相書〉)
  3. ^ 《郑樵文集》卷2《献皇帝书
  4. ^ 通志·昆虫草木略序
  5. ^ 鄭樵为学习天文知识,一面读《步天歌》,一面观察星象,“时素秋无月,清天如水,长诵一句,凝目一星,不三数夜,一天星斗,尽在胸中矣”。(《通志·天文略·天文序》)
  6. ^ 《宋史》四三六卷《儒林列传》六
  7. ^ 《宋史》卷436《郑樵传
  8. ^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57
  9. ^ 周华:《福建兴化县志》
  10. ^ 《文史通义》卷五,内篇五《申郑》

參考書目[编辑]

  • 《宋元学案》
  • 康熙四十四年《莆田县志》
  • 乾隆二年《福建省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