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觀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鄭觀應六十岁像。题款为“陶斋先生六十岁小像。刚方正直不合时宜,志在救世公而忘私,勇于为善劳怨弗辞,清廉自矢中外咸知,卓哉此公知音其谁。愚弟吴广霈拜题”
鄭觀應七十岁像。左上题款为“待鹤山人七十岁小影。刚方正直不合时宜,志在救世公而忘私,勇于为善劳怨弗辞,清廉自矢中外咸知,卓哉此公知音其谁。泾县吴广霈拜题。”右上题款为“官商洁士,儒道通人。心殷救世,志在成真。大埔张振勳敬题。”右下题款为“垂廉塞兑,抱一守中。欲铸神剑,遍访仙翁。高要梁应锦敬题。”

鄭觀應(1842年7月24日-1922年5月),原名官應,字正翔,號陶齋,又号居易杞忧生,别号待鹤山人罗浮偫鹤山人廣東香山縣三鄉雍陌(今中山市)人。中國近代著名文學家思想家實業家。他是中國近代最早具有完整維新思想體系的理論家,揭開民主科學序幕的啟蒙思想家,也是實業家教育家文學家慈善家和熱忱的愛國者

生平[编辑]

鄭觀應自小受身為讀書人的父親所教育,惜童子試未中。咸丰八年(1858年)他16岁时奉父命從香山到上海學習经商。[1]17岁在上海外商洋行工作的时候,他入英华书馆夜课班学习英文两年。[2]1860年成為英國寶順洋行的买办,並勤修英語,對西方的政治經濟等有更深之認識。[3]同治七年(1868年)起,他同别人合伙经营茶栈以及轮船公司等。[2]同治十二年(1873年)他受聘为英商太古轮船公司总理。1880年他編訂《易言》一書,在自強運動期間,他提出“商戰”(即在商業上學習西方),並建議採取君主立憲制。同年,他離開太古,並受直隸總督李鴻章之托出任上海機器織布局上海電報局總辦。[3]光绪七年四月(1881年),他任上海电报局总办。任内,他建设了津沪电线,并组织翻译出版了《万国电报通例》和《测量浅说》,供各地电报局使用。他还因为大北电报公司所用电码本字码过少,而对电码本进行扩编,出版《四码电报新编》。[2]1883年他升任輪船招商局總辦[3]

1884年,他因輪船招商局太古輪船公司經營不善以及员工中飽私囊等所累,身心俱疲,遂退居澳門,居住於其鄭家大屋中,潛心修訂《易言》,亦即後來的名著《盛世危言》。1891年,他出任開平煤礦局總辦,翌年調任招商局幫辦。1894年,《盛世危言》完成。[3]

武昌起義中华民國建立,鄭觀應則專注於發展教育事業,歷任招商局公學駐校董事、上海商務中學名譽董事等職。[3]

1922年5月下旬,他逝世於上海提篮桥華德路(現為长阳路招商局公學駐校校董公寓[2]。(但根據王学庄的引述上海《申报讣告考據,卒時應為1921年6月14日)[4]

影响[编辑]

鄭觀應八十岁像。上方题款为“发五大愿,著十万言,文章救国,是道所尊。待鹤山人小象。水晶庵道士飞声敬题。”右方题款为许炳璈题“大德昭宣,危言彪炳。五愿宏持,七教兼併。此愿无尽,此身无尽。日月山河,千秋並永。”左方题款为“待鹤老人八十小影。婣世姪许炳璈敬题。”

鄭氏世居澳門,自幼受歐風薰陶,“究心政治、實業之學”,平生經驗鑄為不朽名句:“欲攘外,亟須自強;欲自強,必先致富;欲致富,必首在振工商;欲振工商,必先講求學校、速立憲法、尊重道德、改良政治”。

鄭氏於澳門的故居──鄭家大屋撰寫的《盛世危言》堪稱中國近代社會極具震撼力與影響力之巨著,自十九世紀九十年代刊行後,在思想界、學術界乃至政治經濟軍事各界,都引起強烈反響。《盛世危言》甫問世即啟惕光緒皇帝,喚醒千百萬仁人志士,更深深影響數代偉人──如康有為梁啟超孫中山毛澤東等,為中國近代思想史寫下光輝一頁。

子女[编辑]

大子潤朝,二子潤燊,三子潤鑫;四子景康(1904年-1978年)为民国以至中共建政后著名摄影师,曾为多位名人或领袖拍摄肖像照,如齊白石、天安门的毛泽东肖像。

著作[编辑]

  • 盛世危言
  • 羅浮偫鶴山人詩草

其作品已集为《郑观应集》

参考文献[编辑]

  1. ^ 金冠军, 戴元光. 中国传播思想史: 近代卷. 上海: 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 2005. 
  2. ^ 2.0 2.1 2.2 2.3 上海地方誌辦公室‧邮电志:郑观应
  3. ^ 3.0 3.1 3.2 3.3 3.4 谢牧. 中国企业家列传(一). 北京: 经济日报出版社. 1988. 
  4. ^ 王學庄《鄭觀應的卒年》,《近代史研究》1994年第6期

延伸阅读[编辑]

  • 夏东元. 郑观应年谱长编. 上海: 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 2009. 
  • 夏东元. 郑观应传. 上海: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1985. 

相關條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