酈食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酈食其拼音Lì Yìjī注音ㄌ丨ˋ 丨ˋ ㄐ丨,音同「力异基(普通話);力异基(粵語)」[1](前268年-前204年),陳留高陽(今河南開封杞縣西南)人,性嗜酒,人稱「高陽酒徒」,是劉邦的謀臣,因遊說齊王田廣停戰,而韓信卻繼續攻,田廣大怒,將之烹殺。劉邦一向不屑儒生,惟獨看得起他與張良

生平[编辑]

秦末民變,酈食其家境貧寒,但仍嗜如命,常混跡于酒肆中,人稱「高陽酒徒」;喜讀書,性豁達,有心計;對殘暴的秦朝非常痛恨,對奮起抗秦的陳勝項梁寄予很大希望,但酈食其發現這些人心胸狹窄,不足為交,因此一直隐居未出。

酈食其有一個鄰居的兒子,正在劉邦部下當騎士,酈食其得知劉邦抱負大,胸襟廣闊,希望透過騎士引薦,加入劉邦的陣營。騎士卻說劉邦不喜歡儒生,時常羞辱儒生,還會在儒生的帽子中尿尿,表示羞辱。但酈食其堅持之下,騎士還是向劉邦說了。後來劉邦來到高陽,住在旅舍,召見了酈食其,當時劉邦正踞坐在床上,令兩個女子同時幫他洗腳。酈其食進來,看到洗腳的劉邦,不向劉邦跪拜,只作揖,說道:「您是想要協助秦朝攻打起義諸侯呢,還是想要率領諸侯打敗秦朝呢?」劉邦罵道:「混蛋儒生!天下人受秦朝暴政之累已經很久了,所以各諸侯國相繼起義,怎麼說我是幫助秦朝攻打諸侯呢!」酈食其說:「如果您是要率領諸侯打敗秦朝,那接見長者的時候,不應該這麼不禮貌地踞坐。」劉邦大驚,於是穿好衣服,爬起來,向酈食其致歉[2],任用酈食其為謀士。酈食其為劉邦成功勸降陳留秦軍,事後劉邦將他封為廣野君。

劉邦命其與齊國和平談判,本來已成功,但正在攻齊的韓信蒯通唆使之下起了妒忌之心,以未收到劉邦停戰命令為由揮軍攻齊,連破多座城池,齊王田廣與田橫大怒,要酈食其去叫韓信退兵,酈食其卻說:「幹大事的人不拘小節,成大德的人不需辭讓,老子不會幫你們遊說的!」酈食其於是被烹殺

身后[编辑]

劉邦平定英布後,分封時很掛念酈食其,想封其子酈疥,雖然酈疥多次領兵打仗,但軍功未至於封侯,最後劉邦仍破例封酈疥為高粱侯。

逸事[编辑]

酈食其曾經穿著儒服求見沛公劉邦,但劉邦不想見儒生,就叫衛兵說:「沛公婉謝先生的好意,沛公正忙着天下大事,没有空檔可以接见儒生。」郦食其十分生气,瞪著衛兵,按着宝剑说:「走!你再進去告诉沛公,我是『高阳酒徒』,不是甚麼儒生。」劉邦認為他氣勢驚人,於是接見他了。

李白在《梁父吟》中稱讚酈食其:“君不见高阳酒徒起草中,长揖山东隆准公。入门不拜骋雄辩,两女辍洗来趋风。东下齐城七十二,指挥楚汉如旋蓬。狂生落魄尚如此,何况壮士当群雄。”

家庭[编辑]

郦食其曲周景侯郦商
高梁共侯郦疥曲周侯郦寄缪靖侯郦坚
高梁侯郦遂缪康侯郦遂成
高梁侯郦平缪怀侯郦世宗
郦赐缪侯郦终根
郦共

弟弟[编辑]

子侄[编辑]

  • 郦疥:功臣之一,汉高祖追述郦食其生前功勋,封郦疥为高梁侯;
  • 郦寄:侄子,弟弟郦商之子,高后八年(前180年),功臣诛除诸吕时起到关键作用(见成语“郦寄卖友”)。汉景帝时吴楚七国之乱时任汉将,后来欲娶平原君(汉景帝王皇后之母),被废。

注釋[编辑]

  1. ^ 見《史記》卷九十七 酈生陸賈列傳 第三十七;另見《史記正義》。
  2. ^ 史记·郦生陸贾列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