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中都太液池遗址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金中都太液池遗址
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
所在 西城区广安门外南街
分类 古遗址
时代
编号 3-107
登录 1984年5月24日

金中都太液池遗址,位于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外南街西侧,是金中都太液池的遗址。[1][2][3]

历史[编辑]

金中都太液池遗址,西北侧是老的广安门火车站,从火车站向北不远,铁路西侧过去是北京双合盛五星啤酒厂。

金中都太液池遗址,又称“西华潭遗址”。金朝天德三年(1151年)始建金中都城后,城内有皇城,皇城内有宫城。宫城西门玉华门之外,是皇家园林同乐园,园内有瑶池、蓬瀛、柳庄、杏村等名胜。金中都太液池遗址,为同乐园中的水池,是研究金中都城宫室方位的实物。[4]

据专家考证,金中都太液池并非金朝才兴建,考虑到完颜亮是在辽朝燕京城的基础上扩建形成金中都,所以金中都太液池可能辽朝便已存在,是辽朝及金朝皇帝、后妃、太子游玩、宴请大臣之处。[1]

金中都太液池后来被称为“鱼藻池”,水面呈马蹄形,凹口朝向西方,半包围着湖心半岛。1915年北京历史上最早的啤酒厂“双合盛”在广安门外建厂,专门在鱼藻池的湖心半岛为外国专家兴建了二层小洋楼。1930年代,德国律师洪生涛以其学生王有德的名义购得小楼。王有德后来参加抗日战争,下落不明。1949年,北京市房管局专门登报寻找王有德,但无回音。1952年,洪生涛被驱逐出境。[1]

1951年时,鱼藻池有芦苇、水鸟,鱼藻池的湖心半岛上仍为德国人洪生涛的住宅,种植着苹果树、李子树,周边民众经常趟过湖水去偷苹果。1958年大跃进,组织青年学生疏浚鱼藻池,因此将鱼藻池更名为“青年湖”。1965年,建成露天游泳场。1980年代又辟建网球场和棒球场。[1]当时,青年湖北半部已经被填平辟为游泳池,南半部水面仍然保留。[4]

1988年前后,青年湖所在的这块土地被出售,一多半的湖面被填土,开始动工兴建别墅群。别墅群建在原来的湖心半岛上。1991年时,正在兴建中的别墅群突然停工,形成烂尾楼,截至2013年该未完工的别墅群仍然荒废着。整个青年湖的湖水早已被排干,变成了植物茂密的土地。别墅群停建后,无人管理的工地很快遍布野草,此后一度成为流浪人员聚集的场所,别墅群的门窗也被流浪人员和附近居民毁坏或拿走。这块土地几经转让,后来落入成立于1994年3月的北京金中都置业有限公司手中。[2]

1994年,宣武区体育局用土地和一家房地产公司合作,成立“北京金中都置业有限公司”,启动了“金宫花园”项目,该项目的地址位于“鱼藻池旧址内”,面积将近4万平方米,用地性质是公寓,使用期限70年。那时获批准建设的房屋面积将近2.3万平方米,共有11栋楼,每栋三至四层,最高16米。项目主体工程封顶时,因向该项目贷款的银行倒闭,该项目建设资金链断裂,所以从1998年到2000年,该项目分别被北京、上海海南的7家法院交叉封存,因此用地权属发生纠纷。2004年,宣武区人民政府对“金宫花园”项目开展股权整合,新公司在同年重新取得土地使用证,对规划进行修改,用地性质改为办公,总建设面积2.9万平方米,其中地上两层1.5万平方米,地下两层将近1.4万平方米,建筑檐口高度13.8米。但因各种原因及股东意见有别,该项目被搁置。2010年,“金宫花园”项目的股权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出让,立业京城房地产有限公司(深圳立业集团的子公司)获100%股权。股权收购、财务成本、运营成本投入7亿元人民币。立业京城房地产有限公司的公开信息表示,该公司“正在北京市西城区开发占地70亩的顶级别墅项目”,“追求每个项目均能做到对土地价值的最大化开掘”。该公司将项目规划成地上两层,面积无变化,地下三层,面积增加将近2万平方米,所以总建设面积将近4.8万平方米。[3]

鱼藻池自从变为房地产项目,文物保护专家就一直呼吁保护文物。[3]2002年,《北京晨报》以《都市里的一片“鬼楼”》为题,率先报道了金中都太液池遗址变身烂尾楼的情况,北京大学教授侯仁之特委托学生朱祖希致信《北京晨报》,称金中都太液池遗址是北京最早的“生命印记”之一,建议将此处开辟成鱼藻池公园。[1]宣武区人民政府本来希望收回鱼藻池,根据侯仁之的建议恢复水面,兴建鱼藻池公园。但该房地产项目负债2亿元人民币,宣武区人民政府无财力承担。[3]

2004年该房地产项目股权整合,文物部门就规划方案征求专家意见。侯仁之、罗哲文徐苹芳王世仁四位专家表示,这是解决鱼藻池问题“不得已而为之的方法”,并且提出“减少园内住户,提供必要的地段对市民开放。鱼藻池南侧道路的规划应与鱼藻池衔接好,保证不再占用鱼藻池的范围。”[3]2004年,侯仁之亲自探望金中都太液池遗址,面对烂尾楼感到痛心疾首。2010年,朱祖希表示将继续呼吁拆除烂尾楼,兴建鱼藻池遗址公园。后来,北京史研究会秘书长李建平研究员撰文称,“应该像保护圆明园遗址公园一样对待鱼藻池。将鱼藻池遗址确定为‘金中都皇家园林遗址公园’,拆除违建,恢复水面。”2013年,《北京晨报》再度报道金中都太液池遗址的情况,呼吁加以保护。[1]

2011年,北京市文物局在《关于金中都太液池水面保护设计方案有关事宜的批复》中表示:“金中都太液池遗址为北京现存金中都宫城唯一遗址,是研究金中都城宫室的重要实物,为加强对金中都太液池遗址的保护,按历史原貌恢复水面,符合专家的论证要求。”还表示,应保证水面恢复不少于1.5万平方米,如可能应尽量扩大水域面积。2012年,北京市文物局在《关于金中都太液池遗址文物保护方案核准意见的复函》中称:“此工程为文物保护工程,应严格遵循文物修缮‘最少干预’和‘不改变文物原状’等原则。”北京市文物局的上述两个批复未明确地上面积用途。但北京市文物局明确建议,建设辽遗址展览馆,对北京市民开放。[3]

2013年,经过三年酝酿,立业京城房地产有限公司在鱼藻池又规划了“金中都项目(原金宫花园会所式公寓翻改建项目)”。根据该项目的规划书,其定位是高端商务办公区和会所,“打造具有皇家气质的高端商务办公区”。在效果图中,水面将恢复,西部、北部及湖心岛将建成地上两层、地下三层的商务办公楼,“用来做文化办公会所,为文化传播公司和个人提供有品位的办公空间”,湖心岛上兴建“鱼藻殿”作为“中心会所”,“作为文化交流中心使用”。东部规划有大门、连廊、榭,其中连廊“向公众开放,是沿湖浏览空间,也可出售文化商品等”,榭是“水下展览馆的入口,展览馆内展示鱼藻池的历史文化,展示各类艺术品以及文物等,也可进行文物的出售和拍卖。”东南角建设“侯仁之碑亭”。水面下兴建“水下辽金遗址展览馆”。规划中声称,连廊、榭、方亭、侯仁之碑亭、辽金遗址展览馆均对市民开放。根据该规划,该项目的会所约15座,比现存的烂尾楼还多4座。西城区文化委员会主任孙劲松对此表示,“总建筑面积近4.8万平方米,辽金遗址展览馆不足3000平方米,这能叫‘文物保护工程’吗?”[3]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