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剛經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敦煌出土的唐代金剛經(868年),现存最早的印刷品之一,藏于大英图书馆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又譯《佛說能斷金剛般若波羅蜜多經[1]梵文वज्रच्छेदिकाप्रज्ञापारमितासूत्र vájra-cchedikā-prajñā-pāramitā-sūtra),简称《金剛經》,是大乘佛教般若部重要經典之一,為出家及在家佛教徒最多人日常早晚課所誦持的經典。《金剛經》是禪門南宗惠能一系重視的經典,北宗神秀一系重視《楞嚴經》,俗說「南剛北嚴」。20世纪初出土于敦煌的《金刚经》,为唐代咸通868年)年間印刷,世界最早的印刷品之一,藏于大英图书馆

梵文版[编辑]

《金剛經》有四種梵文版:[2][3]

  1. 馬克斯·繆勒(Friedrich Max Müller)1881年於英國牛津大學校對刊印本;
  2. 中亞版本,由斯坦因(Sir Aurel Stein)1900年於中亞發現,由帕及多英语F. E. Pargiter1916年校勘轉寫;
  3. 吉爾吉特版本,1931年於吉爾吉特(英语Gilgit)發現。
  4. Schoyen Collection版本。該本可能來自於玄奘所著大唐西域記中提到的梵衍那國說出世部寺院。[4][5]該本與吉爾吉特版本十分接近。[6]

梵文版中,馬克斯·繆勒版本最完整。[2]

譯本[编辑]

在中國佛教史上,《金剛經》有六種汉譯[7],其中被《大正新修大藏經》收录的版本分別为:

朝代 譯者 名称 所属宗派 大正藏·般若部中位置 备注
姚秦 鳩摩羅什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 中觀派 第八部·第二三五卷 流传最广
元魏 菩提流支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 唯識派 第八部·第二三六卷
真谛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 唯識派 第八部·第二三七卷
达摩笈多 《金刚能断般若波罗蜜经》 唯識派 第八部·第二三八卷 大正藏中有两译本[8]
玄奘 大般若波罗蜜经·第九会能断金刚分》 唯識派 第七部·第二二零卷
义净 《佛说能断金刚般若波罗蜜多经》 唯識派 第八部·第二三九卷

六譯中流傳最廣者為鳩摩羅什法師譯本,與梵文本最能對應者為達磨笈多法師譯本與玄奘法師譯本;達磨笈多譯本與梵文馬克斯·繆勒版本幾乎是完全對應。[2]

1996年,許洋主出版新編、譯、註梵文《金剛經》五冊。[9][10]

藏传佛教甘珠尔中,金刚经有一种译本,名称是《圣般若波罗蜜多金刚能断大乘经》,别称《三百颂般若》[11]。西藏传统对般若经的分类有“六部母般若,十一部子般若”的说法,金刚经属于子般若中的一种。

经题解释[编辑]

這部經的原題目是玄奘大師所翻譯的《能斷金剛般若波羅蜜經》(梵文vájra-cchedikā-prajñā-pāramitā-sūtra),「金剛」(vájra)有兩種意義:

  1. 閃電:具有極大的快速而又猛烈的威力;
  2. 鑽石:世界上最堅硬、最珍貴、最受人青睞的寶貝。

「金剛能斷」有兩種解釋:[12][9]

  1. 金剛喻作智慧。鳩摩羅什下的傳說:(如)金剛(的般若)能斷(煩惱)。金剛(即鑽石)用以比喻「般若」,即指般若如金剛,能破壞一切戲論妄執。
  2. 金剛喻作煩惱。玄奘等傳說:(般若)能斷(如)金剛(的煩惱)。金剛用以比喻「煩惱」,即煩惱難以破壞。

金剛者為不可壞,非生滅法,非有為法,本就如此,法爾如是。[13]

由於人們認虛為實、認假為真,所以頑固地執著自我和外部客觀世界是真實的,由此造作無量無邊的身業、口業、意業,並且受這三種業力的牽引、拖累,以致長劫地生死輪迴,經受不可言狀的種種痛苦,始終無法獲得自由和解脫[14]。在佛教释义中,金剛般若波羅蜜多,靠著無上智慧的指引,就能夠超越欲界色界無色界,最終到達涅槃寂靜的彼岸,這就是本經題的深刻涵義[14]

本經主旨[编辑]

本經的主旨,歷來有多種說法。[15]

  • 禪宗六祖惠能認為本經的宗旨為:「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 江味農認為《金剛經》的宗旨,可以說是:「信心清淨,則生實相。」
  • 印順法師闡述此經宗要:「如佛為須菩提說如此發心,直至究竟菩提,徹始徹終的歸宗於離相無住。……般若無所住,無所住而生其心;不取諸相,即生實相,即名為佛。須知般若無住的現覺,即離相菩提的分證。」
  • 聖嚴法師指出全經的要旨在:「心有所住,即離無上菩提之心;心能降伏,即是無上菩提之心。」也就是要達到「心無所住」的境界。
  • 星雲法師認為《金剛經》主旨可以用16個字概括:「無相布施,無我度生,無住生活,無得而修。」

经文解析[编辑]

鸠摩罗什译版《金剛般若波羅蜜經》经文

昭明分品[编辑]

鸠摩罗什译本[16]中,昭明太子將《金剛經》分作三十二品(章),並以副標題加以註解。梵文本及藏譯本中並沒有這種分法。[9]

本經缘起[编辑]

一切的煩惱和痛苦皆由心生。“解空第一”的佛之大弟子須菩提尊者向佛祖請教問題,如何调整与掌控这颗心呢?[17][18]

修行漸次[编辑]

凡夫眾生與修行者最大的差別,在於眾生執著四相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而輪迴不斷;而大乘行者則能於佛法修行中證悟金剛智慧漸漸捨離於四相之執著,直至圓成佛道。[19][20]

摒離四相[编辑]

佛祖對弟子須菩提的開示就是:菩薩、大菩薩們要想獲得身心安寧,首先要修福、度無量無邊眾生,雖然救度了無量無邊的眾生,而心中不能存留我度了眾生的概念。也就是說,菩薩要去除四相;即“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如果没有去除,就不是真正的菩萨[21]

  • 離我相:首先必須行三大佈施:財佈施(施予錢財)、法佈施(施予能轉化執著的出世間佛法,或能解決問題的入世間理論或準則)、無畏佈施(施予能使人安心安定的各種作為),去除貪愛執著,進而遠離贪嗔痴等“三毒”,認清自我肉身與意念為空虛幻有,没有值得执着的地方。
  • 離人相、眾生相:修行離我相時,必須利用佛法,循序漸進離我相,但卻會執著於用來離我相的佛法,通稱為法執,也就是執有人相與眾生相境界。佛法本質也是空虛幻有。
  • 離壽者相:修行離人相眾生相時,必須以“空虛幻有”,如同上面所提到的,來對峙相對性的執著與觀念。因此即便已經離人相、眾生相,但會執著於用來離人相、眾生相的“空虛幻有”的念頭,落於前無始無明與後無始無明的一切因緣變化之中,永無止盡,也就是執有壽者相境界[19]。要離壽者相,必須證悟與破除所有一切相對性的因緣假合,也就是無始無明,甚至包括不執“我已破除空執”的念頭,也可稱為明心見性[19]

具體分析,菩薩救度眾生,首要教導眾生修行“六度波羅蜜”: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或止观)、般若。首先是布施,不管是財布施、法布施還是無畏布施,都不要著布施的相,既沒有行布施的我,也沒有受布施的人,更沒有所布施的物,三體皆空,那樣布施的福德才會像虛空一樣遼闊無垠[22]

无相修行[编辑]

佛陀提到了自己往昔修行忍辱波羅蜜時,被歌利王割截身體的故事[23]。忍辱仙人被節節支解,亦即千刀萬剮而能忍辱成功,關鍵是做到了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要破除四相及一切相,就要明瞭一切法相的的本質是空無所有。佛說:“須菩提,忍辱波羅蜜,如來說非忍辱波羅蜜,是名忍辱波羅蜜”。再如代表智慧的般若波羅蜜(第一波羅蜜),“須菩提,如來說第一波羅蜜,即非第一波羅蜜,是名第一波羅蜜。”[23]以此類推,諸如持戒、精進、禪定,皆是名相,只有做到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才能真正地持戒、精進、禪定。[23]

诸相非相[编辑]

人們生活在現實世界中,须衣食住行交往,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意識心分清他人、自己、外界、內心,然而意識心從來不離“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19]。若无“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那是何等的心?已證悟大乘實相金剛心的須菩提明白,那眼前說法的佛祖所說的如來是自心如來,也就是金剛心如來藏佛祖明白須菩提的所證,因此明確地告訴他及聽法的大眾:“凡所有相,皆是虛妄,”[24][25],即人們見到的一切都是虛假的幻相,當然肉眼看到的如來也不是真正的如來,以慧眼來見如來,才是真見如來。要知道如來並無實質之形象,肉眼當然不能得見,只有真正證悟到“诸相非相”的金剛心,才能得窺見如来之真實面貌:“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不可以身相得见如来。”[26][27]

正信希有[编辑]

須菩提擔心未來的眾生不會相信這種深法,佛祖回应道:“須菩提,你不要這麼說,就是如來滅後五百年,還會有人相信這種法。這些人自然不是寻常人,也不是親近過幾位佛的人,而是在無量佛前種了善根的人,他們已經證悟了實相的離“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就是信受此經所說離四相的真實法的人,以此金剛心為實相,他們所種的善根已經非常深厚了[28]

非法無得[编辑]

不但要破除四相,不執著於俗人眼中的“佛”[26],還要不執著佛所說的“法”[24][25],以及佛所證到的“法”[19]。佛問須菩提,“我所说的‘無上正等正覺’是佛所证的‘法’么?”[29]須菩提明白佛的用意,所以按照佛的說法進行了說明:“如我解佛所說義,無有定法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亦無有定法如來可說。何以故?如來所說法,皆不可取,不可說,非法,非非法。”[19]佛進一步詢問:“須菩提啊,你告诉我,如來当年在燃燈佛的时候,是否證到了‘法’?”須菩提斬釘截鐵地回答:“不,世尊,您当年在燃燈佛位所,就‘法’而言,实际并无所得。”[30]

持誦功德[编辑]

《金刚经》经本

佛祖說:“須菩提,如恒河中所有的沙粒,每一粒變成一條恒河,這麼多條恒河的沙粒多不多呢?”須菩提答道:“光一條恒河的沙粒變成的恒河就無數可計了,何況這麼多條恒河的沙粒呢!”[31]這時佛告訴須菩提:“這麼多恒河的沙粒,每一粒再變成三千大千世界,假如有善男子、善女人用珍貴的七種寶貝裝滿這麼多三千大千世界,然後用這些珍寶去作布施,那他(她)得的福德多不多呢?”毋庸置疑,多得無法形容了[32]。佛進一步講:“若善男子、善女人,即使能夠理解、接受本經中的四句偈詩、實行四句偈,然後給別人解釋,那麼他(她)得到的福德,比布施那麼多三千大千世界珍寶的人得到的福德還要多。”[33][34]

爲了強調此經的重要,佛陀又作了如下比喻:“假如有人早晨用恒河沙那麼多的身體和生命來進行布施,上午也用恒河沙那麼多的身體和生命來進行布施,下午還用恒河沙那麼多的身體和生命來進行布施,像這樣布施無量百千萬億劫的時間,那麼這個人所得的福德真是不可思議、難以言表了。可是假如另一個人聽了這部經,完全信任,沒有懷疑,那麼他得到的福德,比前面無量億劫每天布施三恒河沙那麼多身體和生命的人所得的福德還要多,如果他再去書寫、受持、讀誦、為人解說,那他的福德就更加殊勝無比了。”[35]

樂極涕泣[编辑]

須菩提徹底理解了佛所講的甚深涵義,這種契入經藏所帶來的歡樂使這位長者老淚縱橫,以致在佛祖及一千二百五十位師兄弟面前喪失常態,忍不住哭泣起來,可見就是對解空第一須菩提長者來說,也被深刻地明白了佛說的甚深妙義而感到由衷喜悦。[36]由此看來,對佛法的無上妙義,重要的還是要悟佛知見、入佛知見,這要以長期修行六度為前提,只能是日積月累、水到渠成,任何的急功近利、揠苗助長都會無濟於事,甚或會適得其反。[來源請求]

終極真理[编辑]

佛在《金剛般若波羅蜜經》中,揭示了宇宙間至高無上的究竟真理,佛告訴須菩提尊者,盡虛空、遍法界的一切佛,以及他們取得的無上正等正覺,都是由這部經所明示、暗指所述的真實心如來藏所成,也因如此才說眾生與佛無二。[37]

著名偈頌[编辑]

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則見如來[26][38]

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24][25][39][40]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33][41][42][43][44][45]

逻辑分析[编辑]

鸠摩罗什所譯的《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译本中有大量的类似于“如来说〇〇,即非〇〇,是名〇〇”的文字,如“如来说世界,非世界,是名世界”[26][19][27][46]等等。

这些文字是《金刚经》的一个重要立论:即所有的東西,都只是語言文字的名相施設而已,有它背後要傳達的真相,而真相不離兩邊也不即兩邊。这种立论被称为《金刚经》的三段论,以阐述大乘佛教的空性不二哲理[47]

史丹佛大學宗教學教授Paul Harrison的新譯本指出,這類梵文複合詞可以翻譯成兩種意義,除了傳統翻譯:「莊嚴佛土者,即非莊嚴,是名莊嚴。」,另一種譯法是:「『莊嚴佛土』中沒有『佛土』,所以成為『莊嚴佛土』」;其意義是『佛土』不能離開其各種顯現方式(如『莊嚴佛土』)而存在。[48]

金刚经的历代论、注、疏[编辑]

在印度,无著世亲菩萨著有《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论》及释,功德施也有注疏《金剛般若波羅蜜經破取著不壞假名論》传世。大正藏中,收有世亲弟子金剛仙菩薩著的《金刚仙论》,但其真实性受到质疑[49]

朝代 譯者 名称 大正藏中位置 备注
佚名 《金刚般若论》 释经论部·毗昙部·第二十五部·第1510卷A
达磨笈多 《金刚般若论》 释经论部·毗昙部·第二十五部·第1510卷B
元魏 菩提流支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论》 释经论部·毗昙部·第二十五部·第1511卷 无著世亲
元魏 菩提流支 《金刚仙论》 释经论部·毗昙部·第二十五部·第1512卷 金剛仙
义净 《能断金刚般若波罗蜜多经论释》 释经论部·毗昙部·第二十五部·第1513卷
义净 《能断金刚般若波罗蜜多经论颂》 释经论部·毗昙部·第二十五部·第1514卷
地婆诃罗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破取着不坏假名论》 释经论部·毗昙部·第二十五部·第1515卷
智顗 《金刚般若经疏》 经疏部·第三十三部·第1698卷
吉藏 《金刚般若疏》 经疏部·第三十三部·第1699卷
窥基 《金刚般若经赞述》 经疏部·第三十三部·第1700卷
宗密 《金刚般若经疏论纂要》 经疏部·第三十三部·第1701卷 宋朝子璇 治定
子璇 《金刚经纂要刊定记》 经疏部·第三十三部·第1702卷
宗泐王汜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注解》 经疏部·第三十三部·第1703卷
智俨 《佛说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略疏》 经疏部·第三十三部·第1704卷
窥基 《金刚般若论会释》 律疏部·论疏部·第四十部·第1816卷
日本 空海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开题》 第五十七部·第2201卷

在中国,由于金刚经流传很广,所以各个时代、各个宗派都有对它的注疏传世。最早由僧肇的《金刚般若波罗密经注》;随后三论宗吉藏有《金刚般若疏》;天台宗智顗有《金刚般若经疏》;华严宗智俨有《佛说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略疏》;唯识宗窥基有 《金刚般若经赞述》、《金刚般若论会释》;禅宗祖师惠能相传有《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口诀》传世,而后宗密作《金刚般若经疏论纂要》,以上各注疏都被收入《大正藏》内。此后明清历代高僧,如真可、藕益也有注疏流传,进入近现代后,太虚慈舟印顺圆瑛等也有相关的论述和讲记。

早期印刷品的代表[编辑]

虽然不是世界上最早的雕刻印刷品,现存于大英图书馆的《金刚般若波罗蜜经》是目前世界上最早的有明确日期记载的印刷品。该印刷品原藏于敦煌莫高窟的“千佛洞”,后由英国考古学家马尔克·奥莱尔·斯坦因王圆箓处购得,上面标明“咸通九年四月十五日(公元868年)”等字样[50]

名人说经[编辑]

文學藝術影響[编辑]

中國唐朝受佛教影響而興起變文,其中《金剛經變文》[51]、《降魔變文》都是以金剛經為主題[52][53]

敦煌莫高窟中有金剛經變相(簡稱《金剛經變》[54]),將金剛經文的內容畫在石窟牆壁上。莫高窟中的金剛經變相有17窟,可分為中唐9窟,晚唐8窟。[55]

金庸所著的武俠小說倚天屠龍記》中,描述少林寺三位高僧的「金剛伏魔圈」以「金剛經」的「無我相, 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為最高旨義。[56]

相关条目[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注释[编辑]

  1. ^ CBETA,T08,no.239,p.771,c21 佛說能斷金剛般若波羅蜜多經
  2. ^ 2.0 2.1 2.2 善慧光 蓮花藏. 金剛經梵文注解 (PDF). 4. 
  3. ^ Yongyou Shi. The Diamond Sutra in Chinese Culture. Buddha's Light Publishing. 2010: 6–7. ISBN 978-1-932293-37-1. 
  4. ^ BHAISAJYAGUR AND VAJRACCHEDIKA SUTRA. The Schoyen Collection. 
  5. ^ 维基文库中有关大唐西域記/01的原始文献
  6. ^ Vajracchedikā Prajñāpāramitā, in Jens Braarvig, gen. ed., Manuscripts in the Schøyen Collection: Buddhist Manuscripts, Volume III (Oslo: Hermes Publishing, 2006), pp. 89
  7. ^ 史原朋. 《金刚经》及其不同译本研究. 中国宗教网. 2009-04-13 [2009-11-05] (简体中文). 
  8. ^ 《大正藏》 No. 0236a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笈多版):“《金刚般若》,前后六翻。按《开元录》,此第二译。《思溪》经本竟失其传,误将陈朝真谛三藏者重出,标作魏朝留支所译,大有迳庭。今于留支三藏所翻论中录出经本,刊版流通,庶期披阅知有源矣。时至元辛已冬孟望日,南山普宁经局谨记。”
  9. ^ 9.0 9.1 9.2 新譯梵文《金剛經》譯者 許洋主. 〈採摭生命的智慧花朵 十個議題談《金剛經》〉. 《香光莊嚴》. 民國95年3月20日, (八十五期). 
  10. ^ 許洋主; 如實佛學硏究室.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 新譯部, 集註部. 台北市: 如實出版社. 1995年. ISBN 978-957-99454-0-0. 
  11. ^ 梶山雄一; 許洋主. 般若思想. 法爾出版社. 1990: 123 (繁体中文). 
  12. ^ 印順法師.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講記 懸論〉//《般若經講記》. 
  13. ^ 《大寶積經》如來身者即是法身。金剛之身。不可壞身。堅固之身。超於三界最勝之身。
  14. ^ 14.0 14.1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姚秦·鸠摩罗什译,“尔时,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当何名此经?我等云何奉持?’佛告须菩提:‘是经名为《金刚般若波罗蜜》,以是名字,汝当奉持。所以者何?须菩提!佛说般若波罗蜜,即非般若波罗蜜,是名般若波罗蜜。’”
  15. ^ 釋自衍. 十個途徑解《金剛經》. 《香光莊嚴》. 民國95年3月20日, (八十五期). 
  16. ^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姚秦三藏法師鳩摩羅什譯
  17. ^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姚秦·鸠摩罗什译,“长老须菩提在大众中即从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希有!世尊!如来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菩萨。世尊!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应云何住?云何降伏其心?’”。
  18. ^ 《金刚能断般若波罗蜜经》·笈多译,“尔时,命者善实起坐。一肩上著作已,右膝轮地著已,若世尊彼合掌,向世尊边如是言:“希有,世尊!乃至所有如来、应、正遍知,菩萨摩诃萨顺摄,最胜顺摄;乃至所有如来、应、正遍知,菩萨摩诃萨付嘱,最胜付嘱。彼云何,世尊!菩萨乘发行住应?云何修行应?云何心降伏应?”
  19. ^ 19.0 19.1 19.2 19.3 19.4 19.5 19.6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姚秦·鸠摩罗什译,“若取法相,即著我、人、众生、寿者。何以故?若取非法相,即著我、人、众生、寿者,是故不应取法,不应取非法。以是义故,如来常说:‘汝等比丘,知我说法,如筏喻者,法尚应舍,何况非法。’“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耶?如来有所说法耶?”须菩提言:“如我解佛所说义,无有定法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亦无有定法,如来可说。何以故?如来所说法,皆不可取、不可说、非法、非非法。所以者何?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
    如來常說的‘汝等比丘,知我说法,如筏喻者,法尚应舍,何况非法。’在南传佛教经典位于《巴利大藏经·中部》第二十二卷,相似内容比如“我以此筏,或置於岸上,或浸於水後,如所欲而行。’諸比庫!彼人如是為者,對彼筏以應為而為者也。諸比庫!如是,予為度脫不令執著而說筏喻法。諸比庫!汝等實從筏喻知法亦應舍離,何況非法耶?”
  20. ^ 《金刚能断般若波罗蜜经》·笈多译,“若有,善实!如是语:‘如来、应、正遍知,无上正遍知证觉。’彼不如语,诽谤我。彼,善实!不实取。彼何所因?无有彼,善实!一法,若如来、应、正遍知,无上正遍知证觉。若,善实!如来法证觉说,若不彼中实不妄,彼故如来说:‘一切法,佛法者。’彼何所因?一切法、一切法者,善实!一切彼非法,如来说;彼故,说名一切法者。
  21. ^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姚秦·鸠摩罗什译,“佛告须菩提:“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降伏其心:‘所有一切众生之类,若卵生、若胎生、若湿生、若化生,若有色、若无色,若有想、若无想、若非有想非无想,我皆令入无余涅槃而灭度之。’如是灭度无量无数无边众生,实无众生得灭度者。何以故?须菩提!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
  22. ^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姚秦·鸠摩罗什译,“复次,须菩提!菩萨于法,应无所住,行于布施,所谓不住色布施,不住声香味触法布施。须菩提!菩萨应如是布施,不住于相。何以故?若菩萨不住相布施,其福德不可思量。”
  23. ^ 23.0 23.1 23.2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姚秦·鸠摩罗什译,“须菩提!如来说:第一波罗蜜,即非第一波罗蜜,是名第一波罗蜜。须菩提!忍辱波罗蜜,如来说非忍辱波罗蜜,是名忍辱波罗蜜。何以故?须菩提!如我昔为歌利王割截身体,我于尔时,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何以故?我于往昔节节支解时,若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应生瞋恨。须菩提!又念过去于五百世作忍辱仙人,于尔所世,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
  24. ^ 24.0 24.1 24.2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姚秦·鸠摩罗什译,“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三十二相观如来不?”须菩提言:“如是!如是!以三十二相观如来。”佛言:“须菩提!若以三十二相观如来者,转轮圣王则是如来。”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如我解佛所说义。不应以三十二相观如来。”尔时,世尊而说偈言:“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
  25. ^ 25.0 25.1 25.2 《金刚能断般若波罗蜜经》·笈多译,“尔时,世尊彼时此伽陀说:‘若我色见,若我声求,邪解脱行,不我见彼’”。
  26. ^ 26.0 26.1 26.2 26.3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姚秦·鸠摩罗什译,“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身相见如来不?”“不也,世尊,不可以身相得见如来。何以故?如来所说身相,即非身相。”佛告须菩提:“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
  27. ^ 27.0 27.1 The Diamond Sūtra, Translated by Charles Muller, "Why is this so? Subhūti, If a bodhisattva abides in the signs of self, person, sentient being, or life-span, she or he is not a bodhisattva."
  28. ^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姚秦·鸠摩罗什译,“须菩提白佛言:‘世尊!颇有众生,得闻如是言说章句,生实信不?’佛告须菩提:‘莫作是说。如来灭后,后五百岁,有持戒修福者,于此章句能生信心,以此为实,当知是人不于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种善根,已于无量千万佛所种诸善根,闻是章句,乃至一念生净信者,须菩提!如来悉知悉见,是诸众生得如是无量福德。何以故?是诸众生无复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
  29. ^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姚秦·鸠摩罗什译,“須菩提,於汝意云何?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耶?如來有所說法耶?”
  30. ^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姚秦·鸠摩罗什译,佛告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昔在然灯佛所。于法有所得不?”“不也,世尊!如来在然灯佛所。于法实无所得。”
  31. ^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姚秦·鸠摩罗什译,“须菩提!于意云何?如一恒河中所有沙,有如是沙等恒河,是诸恒河所有沙数,佛世界如是,宁为多不?”“甚多,世尊。”
  32. ^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姚秦·鸠摩罗什译,“须菩提!于意云何?若有人满三千大千世界七宝,以用布施,是人以是因缘,得福多不?”“如是,世尊!此人以是因缘,得福甚多。”“须菩提!若福德有实,如来不说得福德多;以福德无故,如来说得福德多。”
  33. ^ 33.0 33.1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姚秦·鸠摩罗什译,“须菩提!若有人以满无量阿僧祇世界七宝,持用布施;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发菩提心者,持于此经,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读诵,为人演说,其福胜彼。云何为人演说,不取于相,如如不动。何以故?“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34. ^ 《金刚能断般若波罗蜜经》·笈多译,“若复时,善实!善家子,若善家女,若彼所有世界七宝满作已,如来等、应等、正遍知等施与。若此法本乃至四句等偈,受已,为他等分别广说,此如是,彼缘,多过福聚生,无量、不可数!虽然复次时,善实!此中地分,此法本乃至四句等偈,为他等说,若分别,若广说,若彼地分支帝有天、人、阿修罗世。何复言,善实!若此法本,持当、读当、诵当,他等及分别广说当,最胜彼希有具足当有。此中,善实!地分,教师游行别异,尊重处相似,共梵行。”
  35. ^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姚秦·鸠摩罗什译,“须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初日分以恒河沙等身布施,中日分复以恒河沙等身布施,后日分亦以恒河沙等身布施,如是无量百千万亿劫,以身布施;若复有人,闻此经典,信心不逆,其福胜彼,何况书写、受持、读诵、为人解说。“须菩提!以要言之,是经有不可思议、不可称量、无边功德。如来为发大乘者说,为发最上乘者说。若有人能受持读诵,广为人说,如来悉知是人,悉见是人,皆得成就不可量、不可称、无有边、不可思议功德。
  36. ^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姚秦·鸠摩罗什译,“尔时,须菩提闻说是经,深解义趣,涕泪悲泣,而白佛言:‘希有!世尊!佛说如是甚深经典,我从昔来所得慧眼,未曾得闻如是之经。世尊!若复有人,得闻是经,信心清净,即生实相,当知是人,成就第一希有功德。世尊!是实相者,则是非相,是故如来说名实相。世尊!我今得闻如是经典,信解受持不足为难;若当来世,后五百岁,其有众生,得闻是经,信解受持,是人即为第一希有。何以故?此人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所以者何?我相,即是非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是非相。何以故?离一切诸相,即名诸佛。’”
  37. ^ 《金刚能断般若波罗蜜经》,笈多译,“彼何所因?念知我,善实!过去世不可数,劫不可数,过灯作如来、应、正遍知,他他过四八十佛俱致那由多百千有,若我亲承供养,亲承供养已,不远离。若我,善实!彼佛、世尊亲承供养已,不远离,若后时、后长时,后分五百,正法破坏时中,转时中,此经受当、持当、读当、诵当,为他等及分别广说当。此复时,善实!福聚边,此前福聚,百上亦数不及,千上亦,百千上亦,俱致百千上亦,俱致那由多百千上亦,僧企耶亦,迦罗亦,算亦,譬喻亦,忧波泥奢亦,乃至譬喻亦不及。”
  38. ^ 《金刚能断般若波罗蜜经》·笈多译,“世尊,命者善实边如是言:‘所有,善实!相具足,所有妄,所有不相具足,所有不妄,名此相不相如来见应。’”
  39. ^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真谛译,“是时世尊而说偈言:‘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应得见我。由法应见佛,调御法为身,此法非识境,法如深难见’。”
  40. ^ 大般若波罗蜜经·第九会能断金刚分》·玄奘译,“如是应以诸相非相观于如来。尔时世尊而说颂曰:‘诸以色观我,以音声寻我。彼生履邪断,不能当见我。应观佛法性,即导师法身。法性非所识,故彼不能了’。”
  41. ^ 《金刚能断般若波罗蜜经》·笈多译,“星、翳、灯、幻、露、泡、梦、电、云,见如是,此有为者。”此语,世尊,欢喜上座善实,彼及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彼天、人、阿修罗、乾闼婆等,闻世尊说,大欢喜。归命一切佛菩萨海等!
  42. ^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真谛译,“如如不动,恒有正说。应观有为法,如暗、翳、灯、幻,露、泡、梦、电、云。”尔时世尊说是经已,大德须菩提,心进欢喜,及诸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众,人、天、阿修罗等,一切世间踊跃欢喜信受奉行。
  43. ^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元魏·菩提流支译,“一切有为法,如星、翳、灯、幻、露、泡、梦、电、云,应作如是观”。
  44. ^ 大般若波罗蜜经·第九会能断金刚分》·玄奘译,“尔时世尊而说颂曰:‘诸和合所为,如星翳灯幻。露泡梦电云,应作如是观。’时薄伽梵说是经已。尊者善现及诸苾刍苾刍尼邬波索迦邬波斯迦。并诸世间天人阿素洛健达缚等。闻薄伽梵所说经已。皆大欢喜信受奉行。”
  45. ^ The Diamond Sūtra, Translated by Charles Muller, "All conditioned phenomena/ Are like a dream, an illusion, a bubble, a shadow /Like the dew, or like lightning /You should discern them like this."
  46. ^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姚秦·鸠摩罗什译,“须菩提!诸微尘,如来说非微尘,是名微尘。如来说世界,非世界,是名世界。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三十二相见如来不?”
  47. ^ The Diamond Sūtra, Translated by Charles Muller, Diamond Sūtra "More important, though, is the basic resonance of the text's message with a core aspect of Chan doctrine/practice — the theme of "non-abiding." Non-abiding, in a Buddhist, and especially a Chan context, refers to the continual practice (i.e., not just while one is sitting in zazen) of being aware of the stoppings and goings of the mind, and avoiding being tricked and ensnared by the web of mental constructs that one continually weaves for oneself."
  48. ^ Buddhist Diamond Sutra. Stanford Humanities Center. 2009-08-02. (英文)
  49. ^ 《玄义私记五本》:“诸师不用此论,慈恩云:非真圣教。”
  50. ^ 中国科学院科普中心. 雕版印刷技术的发明. [2009年6月12日] (简体中文). 
  51. ^ 收入《敦煌變文集》中的《金剛般若波羅蜜經講經文》
  52. ^ 维基文库中有关降魔變文的原始文献
  53. ^ 李奭學. 中外文學關係論稿. 聯經出版. 2015-01-31: 5. ISBN 978-957-08-4527-3. 
  54. ^ 金剛經、金剛經變及金剛經變文的比較
  55. ^ 唐代敦煌金剛經變研究 (PDF), 碩士. 南華大學. 33. 
  56. ^ 《倚天屠龍記第38章 君子可欺之以方》:三僧的「金剛伏魔圈」以「金剛經」為最高旨義,最後要達「無我相, 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於人我之分,生死之別,盡皆視作空幻。只是三僧修為雖高,一到出手,總去不了克敵制勝的念頭,雖已將自己生死置之度外,人我之分卻無法泯滅,因此這「金剛伏魔圈」的威力還不能練到極致。三僧中渡厄修為最高,深體必須除卻 「人我四相」,但渡難、渡劫二僧爭雄鬥勝的念頭一盛,染雜便深,著了世間相的形跡,渡厄的鞭法非和他二人相配不可。

延伸阅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