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幼孜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金幼孜

大明太子少保禮部尚書武英殿大學士兼翰林學士
族裔 漢族
原名 金善
字號 幼孜
諡號 文靖
出生 洪武元年(1368年)
江西等处行中书省临江路新淦州徘山
逝世 宣德六年十二月(1432年)
行在顺天府
出身
  • 建文二年庚辰科赐进士出身
著作
  • 《春秋要旨》
  • 《北征前录》、《北征后录》
  • 《文靖公全集》

金幼孜(1368年-1432年),名,字幼孜以字行室號退庵,谥文靖江西新淦徘山(今屬峡江县羅田鎮)人。明朝武英殿大学士礼部尚书

生平[编辑]

建文年间[编辑]

金幼孜為建文二年(1400年)进士。后被授予户科给事中[1]

永乐年间[编辑]

明成祖即位后,改任翰林院检讨,与解缙等人一同入值文渊阁[2],再升为侍讲。当时,翰林院和坊局之臣在东宫讲书,都先要准备所讲的经义,由阁臣阅正后,呈皇帝批览,然后才得进讲。解缙讲《尚书》,杨士奇讲《易经》,胡广讲《诗经》;金幼孜讲《春秋》,借此呈上《春秋要旨》三卷[3]

永乐五年(1407年),金幼孜升任右谕德兼侍讲,明成祖并传谕吏部,说在内阁当值的胡广、金幼孜等人已任满,不要改作他任。永乐七年,金幼孜随从明成祖到北京。第二年北征,金幼孜与胡广、杨荣随行。銮驾驻扎在清水源,有泉水涌出。金幼孜献上铭,杨荣献上诗,明成祖都以最高等级给予慰劳。明成祖敬重金幼孜的文学才华,所过山川要害,总命他加以记载。金幼孜就在马鞍上当场起草。使者从瓦剌来,明成祖召金幼孜等人傍车舆而行,谈论敌方之事,对他很亲信和倚重[4]

金幼孜曾与胡广杨荣和侍郎金纯迷路陷在山谷中。天黑时,金幼孜从马上掉下来,胡广、金纯去而不顾,杨荣为他结鞍再行,走了一会儿金幼孜又掉下来,杨荣便将自己的马让给他骑,第二天才到达行在。那个晚上,明成祖派出十几名使者追寻杨荣和金幼孜,但都没有找到。他们回来后,明成祖非常高兴。此后每次北征,金幼孜都随从,他还写下了《北征前录》和《后录》。永乐十二年,金幼孜受命与胡广、杨荣等人编纂《五经四书性理大全》,升为翰林学士。永乐十八年,金幼孜与杨荣一起升为文渊阁大学士[5]

永乐二十二年(1424年),金幼孜随从明成祖北征,途中士兵疲惫,明成祖向群臣咨询对策,没有人敢回答。只有金幼孜说不宜深入,明成祖不听。到达开平时,明成祖对杨荣、金幼孜说:“朕梦见神人两次说上帝好生,这是什么兆头?”杨荣、金幼孜回答说:“陛下此举,固在于除暴安民。但火烧昆仑,玉石俱焚,望陛下留意。”明成祖同意他们的意见,当即命他们起草诏书,诏谕各个部落。军队回到榆木川时,明成祖逝世。中官马云等人不知所措,只能与杨荣、金幼孜进入御幄商议。两人则称,部队现在在外,离京师尚远,应该秘不发丧。以礼入敛、熔锡为椑,载置于舆中。而每日的进膳则如常,但日益严厉军令,使人无法预测[6]。杨荣到京师报丧,金幼孜护梓宫返回[7]

洪熙、宣德年间[编辑]

明仁宗即位,金幼孜被任为户部右侍郎兼文渊阁大学士。不久加封为太子少保武英殿大学士。同年十月命金幼孜、杨荣杨士奇承天门外一起审查并记录囚犯的罪状。明仁宗还下诏给法司,审查重案囚犯必须会同这三位学士一起办。明仁宗御临西角门阅览廷臣的制诰,对三学士说:“你们三人和蹇义夏原吉两位尚书,都是先帝旧臣,朕正靠你们来辅佐。朕曾见前代君主不喜欢听直言,虽是一向所亲近的人,也因为惧怕君主之威而顺从君主的旨意,缄默不言以讨好君主。贤良之臣,所言不被采纳,便会退而闭口。朕与诸位爱卿应当引以为戒。”金幼孜等人叩头致谢。洪熙元年(1425年),金幼孜升任礼部尚书,仍兼大学士、学士,并支给三职俸禄。金幼孜不久请求回家探母。第二年,他母亲去世[8]

明宣宗即位后,诏令金幼孜出来任职,修撰明成祖、明仁宗两朝实录,充任总裁官。宣德三年(1428年),金幼孜持节到宁夏,册封庆府郡王妃。他所经过的地方,都询问士兵和百姓疾苦,回来后上奏明宣宗,宣宗都嘉许并采纳了。不久随从明宣宗巡边,经过鸡鸣山时,明宣宗说:“唐太宗仗着其英武征辽时,曾经过此山。”金幼孜回答说:“太宗不久便后悔这一战役,所以修建了悯忠阁。”明宣宗说:“此山在元顺帝时崩塌了,成为元朝灭亡的征兆。”金幼孜回答说:“顺帝是亡国之主,就是山不崩,国家也一定会灭亡。”宣德六年十二月(1432年初),金幼孜去世,终年六十四岁。追赠少保,谥号“文靖”[9]

金幼孜为人平易,沉默寡言,心胸开阔。虽很受皇帝宠信,但他自己更加谦虚。他给自己起居之室命名为“退庵”。他病重时,家人嘱咐他请求身后之恩,但金幼孜不听,说:“这种做法是君子所耻的行为。”[10]

著作[编辑]

著有《北征錄》及《後北征錄》。后人集其遗文辑成《文靖公全集》。

注释[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1. ^ 明史》(卷147):“金幼孜,名善,以字行,新淦人。建文二年進士。授戶科給事中。”
  2. ^ 明史》(卷147):“成祖入京師,擢侍讀。命與黃淮、楊士奇、胡廣、金幼孜、楊榮、胡儼並直文淵閣,預機務。內閣預機務自此始。”
  3. ^ 明史》(卷147):“成祖即位,改翰林檢討,與解縉等同直文淵閣,遷侍講。時翰林坊局臣講書東宮,皆先具經義,閣臣閱正,呈帝覽,乃進講。解縉《書》,楊士奇《易》,胡廣《詩》,幼孜《春秋》,因進《春秋要旨》三卷。”
  4. ^ 明史》(卷147):“永樂五年,遷右諭德兼侍講,因諭吏部,直內閣諸臣胡廣、金幼孜等考滿,勿改他任。七年從幸北京。明年北征,幼孜與廣、榮扈行,駕駐清水源,有泉涌出。幼孜獻銘,榮獻詩,皆勞以上尊。帝重幼孜文學,所過山川要害,輒命記之。幼孜據鞍起草立就。使自瓦剌來,帝召幼孜等傍輿行,言敵中事,親倚甚。”
  5. ^ 明史》(卷147):“嘗與廣、榮及侍郎金純失道陷谷中。暮夜,幼孜墜馬,廣、純去不顧。榮為結鞍行,行又輒墜,榮乘以己騎,明日始達行在所。是夜,帝遣使十余輩跡榮、幼孜,不獲。比至,帝喜動顏色。自後北征皆從,所撰有北征前、後二《錄》。十二年命與廣、榮等纂《五經四書性理大全》,遷翰林學士。十八年與榮併進文淵閣大學士。”
  6. ^ 明史》(卷148):“还次榆木川,帝崩。中官马云等莫知所措,密与荣、幼孜入御幄议。二人议:六师在外,去京师尚远,秘不发丧。以礼敛,熔锡为椑,载舆中。所至朝夕进膳如常仪,益严军令,人莫测。”
  7. ^ 明史》(卷147):“二十二年從北征,中道兵疲。帝以問群臣,莫敢對,惟幼孜言不宜深入,不聽。次開平,帝謂榮、幼孜曰:「朕夢神人語上帝好生者再,是何祥也?」榮、幼孜對曰:「陛下此舉,固在除暴安民。然火炎昆岡,玉石俱毀,惟陛下留意。」帝然之,即命草詔,招諭諸部。還軍至榆木川,帝崩。秘不發喪。榮訃京師,幼孜護梓宮歸。”
  8. ^ 明史》(卷147):“仁宗即位,拜戶部右侍郎兼文淵閣大學士。尋加太子少保兼武英殿大學士。是年十月命幼孜、榮、士奇會錄罪囚於承天門外。詔法司,錄重囚必會三學士,委寄益隆。帝御西角門閱廷臣制誥,顧三學士曰:「汝三人及蹇、夏二尚書,皆先帝舊臣,朕方倚以自輔。嘗見前代人主惡聞直言,雖素所親信,亦畏威順旨,緘默取容。賢良之臣,言不見聽,退而杜口。朕與卿等當深用為戒。」因取五人誥詞,親增二語云:「勿謂崇高而難入,勿以有所從違而或怠。」幼孜等頓首稱謝。洪熙元年進禮部尚書兼大學士、學士如故,並給三俸。尋乞歸省母。明年,母卒。”
  9. ^ 明史》(卷147):“宣宗立,詔起複,修兩朝實錄,充總裁官。三年持節寧夏,冊慶府郡王妃。所過詢兵民疾苦,還奏之。帝嘉納焉。從巡邊,度雞鳴山。帝曰:「唐太宗恃其英武征遼,嘗過此山。」幼孜對曰:「太宗尋悔此役,故建憫忠閣。」帝曰:「此山崩於元順帝時,為元亡征。」對曰:「順帝亡國之主,雖山不崩,國亦必亡。」宣德六年十二月卒。年六十四。贈少保,諡文靖。”
  10. ^ 明史》(卷147):“幼孜簡易靜默,寬裕有容。眷遇雖隆,而自處益謙。名其宴居之室曰「退庵」。疾革時,家人囑請身後恩,不聽,曰:「此君子所恥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