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灿荣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金灿荣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
中國國際關係學會副會長
央視特約國際戰略評論員
任期
2006年11月至今
个人资料
性别
出生 1962年12月 (53–54歲)
 中华人民共和国
湖北武漢
籍贯 中国湖北武漢
政党 中国共产党 中國共產黨

金灿荣(1962年12月)生于湖北武汉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治学家、美国问题专家,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教授。[1][2]

生平[编辑]

金灿荣的父亲是工人,所在工厂是1950年代初从浙江省迁来武汉,被人称为“下江村”。家中有6个孩子,生活困难,孩子们全靠母亲教养,在外工作的父亲很少管家事。1954年夏,武汉发生洪水,父亲在机床上坚守三天三夜,被评为当年的劳动模范。这让父亲获得学习机会,入读工人夜大扫盲班。父亲经过自学,成为工人工程师。[3]

小学三年级时,受阿尔巴尼亚电影《地下游击队》的影响,身为班长的金灿荣将全班同学组织到自己家,成立了一支“地下游击队”,自任司令。后来受到老师批评,班长职务也被撤消。[3]

高一时,金灿荣考入重点高中湖北省武昌实验中学的普通班,学习理科。高二时,金灿荣决定转学文科,因为该校没有文科班,乃转学到武汉市三角路中学。1980年参加高考,以447分位居武汉市文科第一名,获复旦大学国际政治专业录取。1984年毕业于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获得学士学位。大学四年中,金灿荣用1/3的学习时间应付本专业知识,其他时间都用来阅读课外书,主要是中国历史及西方哲学方面的书籍。他还组织了许多社会活动,例如每周五的班级学术辩论。[3][2]

1984年毕业后,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进行研究生学习,1987年毕业,自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获得硕士学位。其间曾和另一位同学合写了《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会章程》。1987年硕士毕业后,金灿荣留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工作。其中,1987年7月到1992年6月,任《美国研究》责任编辑;1992年6月到1994年8月,任美国政治室助理研究员;1994年8月到2000年8月,任美国政治室副研究员;2000年8月到2002年7月,任美国政治研究室研究员;1995年8月到2001年8月,任美国政治室副主任(其间,1995年8月到1998年12月兼任美国研究所办公室分管科研的副主任,对外称科研处处长)。1999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获得博士学位[3][2]

1992年,金灿荣参加了美国新闻署的国际访问者计划,赴美国观察美国大选,为期一个月,这是他首次到美国。1994年回国后,金灿荣发表第一篇有影响的专业论文《美国的政治文化分裂与政局演变》。自此,金灿荣开始研究美国总统大选与美国国内政治。[3]金灿荣的主要研究领域是美国政治制度与政治文化、美国外交、中美关系及大国关系、中国对外政策。[2]

2002年8月起,在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任教授、博士生导师。后来,金灿荣出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教授、外交学专业博士生导师,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能源战略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中国人民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金灿荣还兼任中国国际关系学会副会长、全国人大常委会研究室特约研究员、中国和平与发展中心特约研究员、中国改革开放论坛常务理事、中国国际公共关系协会理事、上海未来亚洲学会常务理事、研究员。[2]

立論[编辑]

  • 金灿荣教授認為其實所謂西方現代文明沒什麼了不起,說穿了就是地底石化能源的大機械產生的製造能力,其效能約是人力的一萬倍多,整個社會被解放出的時間精力就能用於更新機械的研發設計和文藝文化創作,所以製造業和重工業是國力之本,同時工業品和機械能夠大量出口,提供了國內人民不必出國就能賺取大量外國錢的重商主義機會,所以任何放棄工業工廠的國家不論金融遊戲或藝文創作、觀光服務做得再好,遲早最終結局都是衰弱。[4]
  • 美國在冷戰結局的詮釋和後續作為犯下了戰略性錯誤,未來一百年以上都無法再校正,首先是蘇聯解體確實基礎是其經濟制度問題但另一重點是戈巴契夫的個人連續犯錯,但美國所有學者和高層將之解釋為美國制度是人類終極的完美,不再需任何修正只要繼續走下去,同時忽略了戈巴契夫因素,戰略自滿導致了美國全民的頭腦不清,這引發了後續錯誤,包含連續的中東戰爭與對俄羅斯的圍堵。首先所有美國人忽略了中東戰場最後完全被當地人解釋為宗教戰爭,從此再無道理可講很多人願意戰死方休,就算不訴諸武力者也不會配合接受美國的魁儡政府統治,而同時中東的戰略位置和石油其實根本沒那麼重要。對俄方面應該採取善意的拉攏與交往但是美採取圍堵,忽略了俄國的民族性及其依然是航天核武大國,多少的圍堵和反導彈系統最終都不可能抵銷核武威攝去佔領或附庸化俄羅斯,只造成俄的全國強硬化和倒向中國勢力圈,幫中國解除了最大外患同時獲得一大盟友,所以美國浪費了20多年和巨量的資本與聲望,在做兩件沒意義的事,而真正的歷史性對手中國則不受干擾就完成了工業化和政權穩定化。[5]
  • 所有的中華文化圈可以稱為「筷子文明圈」或儒家文明圈(包含日本、港台、南北韓、新加坡、越南)只要肯做發展最後都會成功工業化崛起到較高的水準,之後吃飯問題會很快解決開始發揮其藝文創作產業,不論其採用什麼政治制度,因為最終工業化層級根本與政治制度無關,而是和文明底蘊造成的人民思想模式生活模式有關,牽涉更深層的諸多東西,目前地球上最終互為對手的只有北半歐和北美的新教文明與東亞中華文明能達到高工業化社會,金灿荣教授看壞其他印度文明、伊斯蘭文明、東正教文明、天主教文明、非洲文明...等。[5]認為他們很快就會遇到瓶頸卡在中等階段甚至一開始就無法工業化,永遠成一種商業次殖民地。

著作[编辑]

  • 北京太平洋国际战略研究所,应对危机:美国国家安全决策机制,时事出版社,2001年
  • 北京太平洋国际战略研究所,发达国家政府管理制度文库,时事出版社,2001年
  • 金灿荣主编,多边主义与东亚合作,当代世界出版社,2006年
  • 王辑思 总主编、金灿荣 分册主编,中国学者看世界3:大国战略卷,新世界出版社,2007年
  • 金灿荣主编,中国高校哲学社会科学发展报告:国际问题研究,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年
  • 金灿荣编,美国二十讲,天津人民出版社,2009年
  • 金灿荣,大国的责任,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年
  • 金灿荣,中国的未来,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2年
  • 金灿荣等,和平发展:大国的责任,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年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