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门闸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金门闸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布
所在 河北省涿州市
分类 古建筑
时代
编号 6-350
登录 2006年

金门闸,位于河北省保定市涿州市里渠,是清朝永定河上兴建的水利工程,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历史[编辑]

金门闸是清朝在北京永定河南行百余里处(卢沟桥下游31公里处)兴建的一座泄洪闸。位于今河北省涿州市义和庄乡北蔡村东北3.5公里处的永定河右岸(西岸),北京市房山区窑上乡窑上村东南、窑上乡韩营村北,其地是位于北京市房山区境内的属于河北省涿州市的一块飞地[1]

永定河旧称浑河,自古常发生水灾。因其流经北京近郊,直接威胁北京安全,故清朝自康熙宣统200余年间,各代皇帝都将治理永定河作为重大国事,责令直隶总督负责,河道总督专责治河事务。[1]

清康熙三十七年(1698年)浑河大水,灾民流离失所。康熙帝下诏命直隶巡抚于成龙治理浑河水患。于成龙奉命与洋人安多(葡萄牙传教士)前往勘察,于成龙把治理工程分成三部分,一是清淤疏浚;二是加固堤防,筑堤束水,束水攻沙;三是疏通下游河道。六个月后,浑河治理完工,于成龙建议将浑河更名为永定河,获康熙帝赞同,工程告竣日,康熙帝赐名“永定河”。[2]

对永定河的实际管理中,将永定河两岸堤防分成工段,编工号。清朝康熙四十年(1701年),在宛平县南、竹络坝北(今北京市房山区任营村与窑上村之间)创建金门闸,堤防编号“南二工八号段”,原是草闸,类型属于进水闸,设计功能是引檿牛河(牤牛河)水入永定河,借清刷浑,以便清淤排沙,加深永定河河槽。康熙四十六年(1707年)将原来的草闸改建为石闸。但因檿牛河水量小,随着永定河河床淤高,檿牛河水无法引入,雍正二年(1724年)此闸废弃。[1][2]

乾隆三年(1738年),乾隆帝采纳大学士鄂尔泰减水分流的主张,敕令在“南二工九号段”移建减水石坝,分减永定河洪水,并沿用旧称“金门闸”,类型属于出水闸。乾隆三十八年《金门闸浚淤碑》载:乾隆帝闻“两岸堤工稳固”,“览奏稍慰”,传旨“务使积淤尽除,水道畅行,以资疏泄。嗣后金门闸每遇过水,永远照此办理。仍将永定河水长落情形随时奏闻。”乾隆帝巡视金门闸时作《堤柳》长诗,指出在堤内如何植柳,强调“堤柳以护堤,宜内不宜外”, 如果在堤外植柳,则“水至堤仍坏”,并评价了永定河水性及金门闸分泄功能。[1]

乾隆六年(1741年)、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道光三年(1823年)、道光十一年(1831年)、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同治十一年(1872年),由于河底逐年淤高和分洪要求,逐步对溢水坝加宽加高。[1]

自乾隆年间起,金门闸几乎每年都要修整。宣统年间总理直隶永定河道的吕佩芬在撰写的宣统元年《重建金门闸记》碑文中称,自乾隆至光绪“必数年一小修,三十年一大修,每一大役兴,费必以巨万计”。金门闸历年的修建花费了巨资。例如雍正二年(1724年)修缮金门闸“用银五千六百一十四两九分余”。乾隆三年(1738年)移建金门闸(即减水石坝)“用银十八万六千一百一十二两有奇”。道光四年(1824年)拆修金门闸“耗银十万三千四百五十一两”,道光帝御批“所需银两,即于预拨各省封贮项下解到动用,其灰石等项料物,应于今冬采办到工,著蔣攸銛将解部粤海关饷先行截留一批,计银五万两,发交永定河道,赶紧购备,以免迟误”。宣统元年(1909年)重建金门闸(石坝改建为石闸)用“五万二千两金”。[1]

宣统元年(1909年)将石坝改建为石闸,辟闸空15道,各设闸板,启闭由人,成为泄洪闸。“水小可闭之以遏其轶,水大可启之以杀其怒。”现存的金门闸就是宣统元年所建。宣统元年(1909年),总理直隶永定河道吕佩芬在完成金门闸重建工程后,撰写了《重建金门闸记》碑文。其中记载,吕佩芬起初对乾隆年间将闸改坝但仍称闸名很不解,在巡视永定河河道时,见减水石坝“仅持一小埝横障之”,深感忧虑,乃建议复建大修金门闸。同时他派员对工程加以勘估,“因财政方艰”,在估算中“节无可节”,“犹估需五万二千两金”。此后,吕佩芬与直隶总督杨文敬商议修闸事宜,经过努力“遂奉部议准行”。但此时吕佩芬尚不知金门闸历史上并不是坝,所请的“五万二千两金”只是修坝经费而非建闸经费。后来他查阅《畿辅安澜志》,了解金门闸沿革后,才产生了“坝有定型,不若闸之启闭由人,可因水大小以为宣塞也”的建闸思想。[1]

吕佩芬请张黼廷协助建闸。张黼廷提出,金门闸以坝称闸,名不副实,不如改建为闸,由人启闭闸门以便控制永定河分洪水量。吕佩芬“喜其意与己合”,但又提出以修坝经费能否建闸的问题。张黼廷“久历河防,且承修石工者屡矣”,他勘察金门闸的当天便回北京面复吕佩芬,提出了重建金门闸的方案,认为建闸“预计所需之灰土木石与夫大小匠作之工,其费当修坝等,纵有不足者亦仅矣”。吕佩芬乃决定改坝为闸,并启用了一批起家自河员、老于工程的官员,宣统元年二月金门闸大修工程开工,五月末告成。张黼廷等人程督有方,工繁而费简,建闸费用恰及吕佩芬向朝廷所请的修坝经费数额。[1]

1937年,改金门闸南端两空为铁闸门,用于农田浇灌,其余各空均废。中华人民共和国时期,随着永定河干涸,金门闸逐渐闲置。[1]1993年7月15日,金门闸被公布为河北省文物保护单位,类型为古建筑,历史年代为清代。2002年,北京市出台《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将金门闸列为重点保护的水工建筑物。[3]2006年,金门闸被公布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涿州市文物保管所派专人看护金门闸。[4]

建筑[编辑]

金门闸南北全长100.6米,占地总面积16000平米。金门闸在石坝面上建闸,主体由14座“鸡心垛”(闸桥墩)组成,形成15个闸空。上下游两侧砌有金刚墙,长28.6米,高8.5米。金刚墙东西两端有雁翅墙,使金门闸迎水面、顺水面形成敞口的簸箕形。南北金刚墙与雁翅墙衔接处置镇水兽(吞水兽)4尊,其中迎水面为狮子一对,顺水面为神牛(镇水牛)一对,现均已无存。[1][4]

闸桥墩由迎水面(东向)砌成等腰三角形的14座鸡心垛组成,每垛长6.02米,宽2.52米,高2.7米,均为方形花岗岩垒砌。每个垛顶斜置绞关石4根,每根长1.56米,宽0.32米,厚0.19米,其顶端有直径0.15米的圆孔,两孔之间横放木轴用于以绳提吊闸板启闭控制泄洪,闸板是双槽木制。鸡心垛之间形成15闸空,每空宽4.35米。每个垛的上沿设有五个凹槽放方木为梁,横铺木板,板上垫三合土成为桥面,桥面宽4.7米。[1]

闸底均为海墁石坦坡。迎水面海墁石纵深4米,延以灰土。顺水面海墁石纵深44.62米,坦坡落差5.3米。[1]

金门闸的鸡心垛、金刚墙、雁翅墙、石龙骨、海墁石所用块石之间,均用铸铁“银锭扣”相连接。银锭扣呈束腰形,所以旧时民间有“金门闸银锭扣,镇水的狮子饮水的牛”的说法。[1]

金门闸南侧的坝台新建汛铺房一座,坐北朝南,面阔三间,硬山起脊。汛铺房后院西房内立有五通石碑:乾隆题诗碑《堤柳》碑,乾隆《金门闸浚淤》碑、道光《上谕》碑、同治《重修金门闸减水石坝记》碑、宣统元年《重建金门闸记》碑。[4]

其中乾隆的题诗碑《堤柳》碑十分高大,汉白玉质。碑首雕二龙戏珠。碑座为长方形,正面雕花蕊和龙纹。碑身有乾隆题诗,诗曰:“堤柳以护堤,宜内不宜外。内则根盘结,御浪堤弗败,外惟徒饰观,水至堤仍坏。此理本易晓,倒置尚有在。而况其精微,莫解亦奚怪,经过命补植,缓急或少赖。治标兹小助,探源斯岂逮。”碑身断裂,据说是因为早年曾遭雷击,后用铁杵加固。[1]

金门闸北侧现存清末防汛衙门、闸房的建筑遗址。[1]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张立国,试析金门闸的历史地位及人文蕴涵,文物春秋2007年第3期
  2. ^ 2.0 2.1 邱崇禄,金门闸探古,北京日报,2008年
  3. ^ 北京出台《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全文). 搜狐. 2002-09-18. 
  4. ^ 4.0 4.1 4.2 涿州“国保”金门闸期待新生. 光明网. 2013-04-25. 

延伸阅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