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鍾繇
前任:
繼任:司馬懿
鍾繇
鍾繇
太傅
元常
出生 151年
豫州潁川長社(今河南长葛)人
逝世 230年
太和四年
諡號 定陵成侯

鍾繇(151年-230年)[1][2],字元常豫州潁川長社(今河南长葛)人,三国时期曹魏重臣、著名书法家,官至太傅,逝世後諡曰「成侯」。钟繇在書法上頗有造詣,與晉代書法家王羲之合稱為「鍾王」。

生平[编辑]

護帝東逃[编辑]

鍾繇獲推举为孝廉,之後擔任過尚書郎、陽陵令,因病去職。之後又被徵召到朝廷擔任廷尉正、黃門侍郎。汉献帝初平三年(192年)董卓死後部将李傕郭汜又攻破长安把持朝政,此時曹操大破黃巾自領兖州州牧,初次遣使上書長安朝廷,李、郭認為關東群雄有意另立天子因而並不信任曹操,鍾繇反勸說李、郭應借助曹操擁護獻帝的忠心,於是使者得以來往。兴平二年(195年),李、郭互相攻擊,李傕脅持獻帝到自己軍營中,鍾繇與侍中衛尉楊奇、尚书郎韩斌等人出計謀,比如誘使李傕部下反叛削弱其勢力,獻帝才得以逃離長安。[3]因功拜御史中丞,迁侍中、尚書僕射,封为东武亭侯。

鎮撫關中[编辑]

建安二年(197年),马腾韩遂相争,曹操因伐吕布无暇分身,經由荀彧推薦,上书奏请侍中鍾繇守司隸校尉、持節督關中諸軍。四年十二月甲辰(200年1月4日[4][5],鍾繇到长安之后送书给马腾和韩遂陈述利害,马、韩臣服献帝,送子为官渡之战时,送两千余马匹给曹操,曹操誉之为“昔蕭何鎮守關中,足食成軍,亦適當爾”。

七年(202年),匈奴單于呼廚泉平陽叛乱,鍾繇率军围困,袁尚遣鍾繇外甥河東太守郭援并州刺史高幹率军到河東,鍾繇遣参軍張既说服马腾来援,马腾遣子马超、部下庞德夹击,斬郭援,降服單于。其后河东卫固作乱,与张晟张琰高幹等并为寇,鍾繇又率诸将将其击破。

十六年(211年),曹操派钟繇率军进伐张鲁,引起馬超韓遂起兵叛乱,是为潼关之战

自从汉帝被董卓挟持从雒阳迁往长安后,雒阳人口稀少,钟繇迁徙关中居民,又招纳逃亡之人,数年间人口逐渐充实。曹操出征关中之时,得到这里物资支援,表封钟繇为前军师。

位極人臣[编辑]

建安十八年(213年)曹操受封魏公后,钟繇出任魏国大理,掌管刑獄。建安二十一年 (216年)曹操進爵為魏王,鍾繇遷相國。建安二十四年(219年),魏諷謀反。鍾繇因举荐魏諷而被免职。後隨徐晃參與了樊城之戰[6]

220年,曹丕继魏王位之后,鍾繇復職又擔任大理。同年曹魏代汉后,钟繇任廷尉,封「崇高乡侯」,之后於黄初四年八月丁卯日(223年9月23日)迁太尉,改封「平阳乡侯」。钟繇以太尉之职,与司徒華歆司空王朗并列三公,曹丕稱三人是「一代之偉人」。钟繇膝盖有病,华歆年高多疾,于是被允许朝见时坐车前往,再由虎贲卫士抬上殿就坐,开后世三公有疾病时特别优待的先例。

黄初七年(226年),魏明帝曹叡即位,钟繇进「定陵侯」,增五百户封邑,共计一千八百户,升太傅太和四年(230年)四月逝世[7],曹叡素服吊唁,諡号「成侯」。

政治观点[编辑]

主張肉刑[编辑]

  • 作为长期掌管刑狱的大臣,钟繇曾数次向曹操、曹丕、曹睿提议恢复肉刑,认为不设肉刑虽然名义上是仁政,实际由于死刑数量的增多反而加重了刑罚。曹魏的大臣中陈群等人也支持这一观点,不过以王朗为首的大臣坚决反对,最终由于各种原因这一建议始终没有被采纳。
  • 建安二十一年(216年)有人密告毛玠見到有人遭受黥面之刑並且妻子被充當為官婢感嘆「上天就是因此不下雨啊!」毛玠因此被收入獄。鍾繇時任大理,審問毛玠時提出道理捍衛刑律並據《尚書》駁斥刑律致旱之事。表面上是圍繞著刑律的爭議,背後似乎是因為毛玠對曹操殺害崔琰之事有所不滿,因此觸怒了曹操。最後毛玠遭到免官,不久死在家中。[8]

明察當法[编辑]

  • 王朗和鍾繇都曾擔任過魏國大理。《三國志》描述王朗與鍾繇治獄風格有所不同:「(王朗)務在寬恕,罪疑從輕。鍾繇明察當法,俱以治獄見稱。」《魏書》記載,鍾繇諡號為成的緣由是因其「辨理刑獄,決嫌明疑,民無怨者,猶于、張之在漢也。」。[9]
  • 建安十二年(207年)鍾繇任司隸校尉時,長陵令吉黃違法擅離職守為舊長官趙溫奔喪,被鍾繇收捕入獄,後來因此伏法。吉黃的弟弟吉茂隱居有名聲,認為兄長是追義而死,怨怒不肯哭。當年,鍾繇舉薦吉茂為秀才。旁人以為吉茂不會去,結果吉茂卻前去就任,引起時人議論。十年後(即217年),吉茂受到同宗吉本起事牽連被捕入獄,時任相國的鍾繇為吉茂舉證與吉本「服第已絕」,因此吉茂才沒有受到刑罰。[10]

聖人致太平[编辑]

  • 鍾繇與王粲曾著論云:「非聖人不能致太平。」司馬朗則認為:「伊、顏之徒雖非聖人,使得數世相承,太平可致」。[11]當時曹丕偏好司馬朗的觀點。[12]

书法造诣[编辑]

鍾繇也是当时著名书法家,据说楷书就是他最初衍化出来的。在书法方面,与王羲之并称“鍾王”,其书体称为「鍾体」,有徒弟衛夫人及徒孫王羲之

軼事[编辑]

鍾繇年輕時,跟劉勝抱犢山學了三年書法,回來後與曹操邯鄲淳韋誕孫子荊闗枇杷等研討筆法。鍾繇忽然在韋誕的座位上看見了蔡邕論筆法的書,於是向韋誕苦苦索求這本書,韋誕不肯給。回家後他一連數日捶打自己的脯,因此吐血。太祖曹操用五靈丹救治,才活過來。等到韋誕死後,鍾繇暗中派人掘開韋誕的墳墓,才得到蔡邕的書[13]。但極有可能是虛構的,韋誕死時鍾繇已死了21年。

家庭[编辑]

祖父[14][编辑]

  • 鍾皓,字季明,东汉名士。於《後漢書·卷六十二》有傳。

父輩[编辑]

  • 钟迪,曾任潁川郡主簿,因党锢不仕[15]
  • 鍾敷,鍾迪弟,同上
  • 鍾瑜,族父[16]

[编辑]

  • 钟演,字仲常[17],有子鍾劭、孫鍾豫,皆封列侯。[18]晉室南渡後,侍中鍾雅是鍾演曾孫。

姐妹[编辑]

妻妾[编辑]

  • 孙氏,妻,钟繇认为孙氏毒害小妾张昌蒲,黄初五年(224年)休妻。嘉平元年(249年),钟毓迎还孙氏灵位,为其服丧
  • 贾氏,继妻,孙氏出,钟繇更纳贾氏
  • 張昌蒲,妾,太原兹氏人,钟会生母,甘露二年二月病死,年五十九

子女[编辑]

  • 钟毓,嗣子,定陵惠侯,廷尉、车骑将军
  • 钟会,鍾毓異母弟,鎮西將軍、司徒,灭蜀主将,谋反夷族
  • 鍾氏,荀勖[19]

[编辑]

  • 钟骏,钟毓嗣子,因为钟毓事先劝谏司马昭“不可专任钟会”,所以免受叔父钟会牵连,官爵如故
  • 钟辿,钟毓子,同上
  • 鍾峻,鍾毓子,同上
  • 钟邕,钟毓子,随钟会作乱被杀,诸子也被处决
  • 钟毅,钟毓子,钟会养子,钟会败亡后被诛
  • 钟徽,黄门侍郎

曾孫女[编辑]

評價[编辑]

  • 陳壽:“鐘繇開達理幹,…,誠皆一時之俊偉也。魏氏初祚,肇登三司,盛矣夫!”
  • 曹操:“关右平定,朝廷无西顾之忧,足下之勋也。昔萧何镇守关中,足食成军,亦适当尔。”
  • 曹丕:“於赫有魏,作汉籓辅。厥相惟钟,实干心膂。靖恭夙夜,匪遑安处。百寮师师,楷兹度矩。”;“此三公者,乃一代之伟人也,后世殆难继矣!”
  • 曹植:“蓋精微聽察,理析豪分。規矩可則,阿保不傾。群言系於口,而研核是非;典誥總乎心,而唯所用之者,鐘太傅也。”
  • 曹叡:“太傅功高德茂,位为师保,论行赐谥,常先依此,兼叙廷尉于、张之德耳。”
  • 曹奐:“繇,三祖之世,極位台司,佐命立勳,饗食廟庭。”
  • 应詹:“昔高祖(刘邦)使萧何镇关中,光武(刘秀)令寇恂守河内,魏武委钟繇以西事,故能使八表夷荡,区内辑宁。”
  • 袁昂:“张芝骛奇,钟繇特绝,逸少鼎能,献之冠世,四贤共类,洪芳不灭。”;“ 钟繇书意气密丽,若飞鸿戏海,舞鹤游天,行间茂密,实亦难过。”
  • 岑宗日:“钟繇如盛德君子,容貌若愚。”
  • 刘咸炘:“钟繇于魏,如汉之萧何。”
  • 卢弼:“李通淮、汝,臧霸青、徐,与钟繇关中之任并重,实委全局所系,不仅一隅之得失也。”

艺术形象[编辑]

三国演义[编辑]

形象与正史相似。初为长安郡守,马超反叛时,引军攻打长安,钟繇率军防卫。后城破,钟繇从东门弃城而走,退守潼关。后奉献帝令繇草拟诏令,册立曹操为魏王,曹操以钟繇为相国。明帝即位时,钟繇为太傅。诸葛亮北伐,钟繇举荐司马懿前往抵御。

影视[编辑]

注釋[编辑]

  1. ^ 唐朝张怀瓘书断》:太和四年薨,迨八十矣。
  2. ^ 裴松之注《荀攸傳》:臣松之案:攸亡后十六年,锺繇乃卒,撰攸奇策,亦有何难?而年造八十,犹云未就,遂使攸从征机策之谋不传於世,惜哉!
  3. ^ 《後漢書‧楊震傳》:及李傕脅帝歸其營,奇與黃門侍郎鍾繇誘傕部曲將宋曄、楊昂令反傕,傕由此孤弱,帝乃得東。
  4. ^ 兩千年中西曆換算
  5. ^ 袁宏《後漢紀》卷29:(建安四年)十二月甲辰,司隸校尉鍾繇持節鎮撫關中。
  6. ^ 《全三國文》引《絳帖》,題名《賀捷表》:即日長史逮充宣大令,命知征南將軍運田單之奇,厲憤怒之眾,與徐晃同勢,并力撲討。表里俱進,應期克捷,馘滅兇逆。賊帥關羽,已被矢刃。傅方反覆,胡修背恩,天道禍淫,不終厥命。
  7. ^ 《三國志·魏明帝紀》:夏四月,太傅锺繇薨。
  8. ^ 《三國志毛玠傳》:「崔琰旣死,玠內不恱。後有白玠者:「出見黥靣反者,其妻子沒為官奴婢,玠言曰『使天不雨者蓋此也』。」太祖大怒,收玠付獄。大理鍾繇詰玠曰:「自古聖帝明王,罪及妻子。書云:『左不共左,右不共右,予則孥戮女。』司寇之職,男子入于罪隷,女子入于舂槀。漢律,罪人妻子沒為奴婢,黥靣。漢法所行黥墨之刑,存於古典。今真奴婢祖先有罪,雖歷百世,猶有黥靣供官,一以寬良民之命,二以宥并罪之辜。此何以負於神明之意,而當致旱?案典謀,急恒寒若,舒恒燠若,寬則亢陽,所以為旱。玠之吐言,以為寬邪,以為急也?急當陰霖,何以反旱?成湯聖世,野無生草,周宣令主,旱魃為虐。亢旱以來,積三十年,歸咎黥靣,為相值不?衞人伐邢,師興而雨,罪惡無徵,何以應天?玠譏謗之言,流於下民,不恱之聲,上聞聖聽。玠之吐言,勢不獨語,時見黥靣,凡為幾人?黥靣奴婢,所識知邪?何緣得見,對之歎言?時以語誰?見荅云何?以何日月?於何處所?事已發露,不得隱欺,具以狀對。」玠曰:「臣聞蕭生縊死,困於石顯;賈子放外,讒在絳、灌;白起賜劒於杜郵;晁錯致誅於東市;伍員絕命於吳都:斯數子者,或妬其前,或害其後。臣垂齠執簡,累勤取官,職在機近,人事所竄。屬臣以私,無勢不絕,語臣以冤,無細不理。人情淫利,為法所禁,法禁於利,勢能害之。青蠅橫生,為臣作謗,謗臣之人,勢不在他。昔王叔、陳生爭正王廷,宣子平理。命舉其契,是非有宜,曲直有所,春秋嘉焉,是以書之。臣不言此,無有時、人。說臣此言,必有徵要。乞蒙宣子之辨,而求王叔之對。若臣以曲聞,即刑之日,方之安駟之贈;賜劒之來,比之重賞之惠。謹以狀對。」時桓階、和洽進言救玠。玠遂免黜,卒于家。
  9. ^ 《三國志》注引《魏書》:有司議謚,以為繇昔為廷尉,辨理刑獄,決嫌明疑,民無怨者,由于、張之在漢也。
  10. ^ 《三國志·卷23·常林傳》裴注引《魏略》:吉茂字叔暢,馮翊池陽人也,世為著姓。好書,不耻惡衣惡食,而耻一物之不知。建安初,關中始平,茂與扶風蘇則共入武功南山,隱處精思數歲。州舉茂才,除臨汾令,居官清靜,吏民不忍欺。轉為武德侯庶子。二十二年,坐其宗人吉本等起事被收。先是科禁內學及兵書,而茂皆有,匿不送官。及其被收,不知當坐本等,顧謂其左右曰:「我坐書也。」會鍾相國證茂、本服第已絕,故得不坐。後以茂為武陵太守,不之官。轉酇相,以國省,拜議郎。景初中病亡。自茂脩行,從少至長,冬則被裘,夏則裋褐,行則步涉,食則茨藿,臣役妻子,室如懸磬。其或饋遺,一不肯受。雖不以此高人,亦心疾不義而貴且富者。先時國家始制九品,各使諸郡選置中正,差叙自公卿以下,至于郎吏,功德材行所任。茂同郡護羌校尉王琰,前數為郡守,不名為清白。而琰子嘉仕歷諸縣,亦復為通人。嘉時還為散騎郎,馮翊郡移嘉為中正。嘉叙茂雖在上第,而狀甚下,云:「德優能少。」茂慍曰:「痛乎,我效汝父子冠幘劫人邪!」初,茂同產兄黃,以十二年中從公府掾為長陵令。是時科禁長吏擅去官,而黃聞司徒趙溫薨,自以為故吏,違科奔喪,為司隷鍾繇所收,遂伏法。茂時為白衣,始有清名於三輔,以為兄坐追義而死,怨怒不肯哭。至歲終,繇舉茂。議者以為茂必不就,及舉旣到而茂就之,故時人或以茂為畏繇,或以茂為髦士也。
  11. ^ 《三國志》:鍾繇、王粲著論云:「非聖人不能致太平。」朗以為「伊、顏之徒雖非聖人,使得數世相承,太平可致」。
  12. ^ 《三國志》裴松之注引《魏書》:文帝善朗論,命祕書錄其文。
  13. ^ 虞喜《志林》:“鐘繇見蔡邕《筆法》于韋誕坐,苦求不與,捶胸嘔血,太祖以五靈丹救之,誕死,繇盜發其墓,遂得之。”
  14. ^ 《三國志》本傳作曾祖父,今從《後漢書》
  15. ^ 裴松之注引《先賢行狀》作其孫,唐李賢注引《海內先賢傳》作其子(“郡主簿迪之子也”),今從後者。
  16. ^ 《三國志》:尝与族父瑜俱至洛阳
  17. ^ 《世說·志二》注引《鍾雅別傳》:雅字彥冑。潁川長社人。魏太傅鍾繇弟仲常曾孫也。少有才志。累遷至侍中。
  18. ^ 《三國志鍾繇傳》:“初,文帝分毓戶邑,封繇弟演及子劭、孫豫列侯。”
  19. ^ 《晉書·荀勖傳》:(勖)從外祖魏太傅鍾繇曰:「此兒當及其曾祖。」

参考[编辑]

官衔
前任:
首任
曹魏太傅
220年—230年
繼任:
司馬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