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國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铁国山
农民革命政权

1896年
国旗 国徽
首都 根据地:铁国山大坪顶
常用語言 台语  · 客家语
政体 君主专制
国家最高领导人
- 1896年6月14日-10月5日 九千岁首领 简义(简精华)
- 1896年10月-12月24日 霸王总统 柯铁(柯铁虎)
国家元首
- 1896年6月14日-10月5日 九千岁首领 简义(简精华)
- 1896年10月-12月24日 霸王总统 柯铁(柯铁虎)
歷史時期 新帝国主义
 - 建立 1896年06月14日
 - 終結 1896年12月24日
貨幣
今屬於  中華民國
警告沒有為"common_name"指定數值
History of Taiwan zh-hant.png
臺灣歷史臺灣歷史年表
史前時期
西治
1626-1642
荷治
1624-1662
明鄭時期
1662-1683
清治時期
1683-1895
日治時期
1895-1945
戰後時期
1945 迄今
其他臺灣系列

人口 - 族群 - 經濟 - 交通
地理 - 文化 - 教育 - 法律
政治 - 政府 - 軍事 - 外交

Taiwan-icon.svg臺灣主題首頁

坐标23°37′29″N 120°35′31″E / 23.624709°N 120.591946°E / 23.624709; 120.591946

铁国山,是指1896年以简义(字精华)和柯铁(号铁虎)等人为首领,以铁国山为根据地,武装抗击日本统治台湾而建立的一个独立政权

历史[编辑]

1895年清政府与日本签订《马关条约》,割让台湾后,次年夏云林县义民以云林县梅坑(今嘉义县梅山乡)人,刘永福旧属简义为首领,称“九千岁”,柯铁以下将领20多人,义民来投者千余人,以云林县东边一座大山大坪顶(现为云林县古坑乡山上)为抗日基地进行战斗,此地遂被改称“铁国山”,意思是『坚如钢铁,无人能攻克』的地方。

1896年6月14日,简义于铁国山大会群雄,丰备牲礼,祭告天地,称“天运”元年,树起“祷捷上帝”、“奉清征倭”的旗帜[1],向百姓征收粮食并约定维护治安,各地义军纷起响应。

6月15日,铁国山将领率700人围攻南投街,切断电信电话线。南投街日军选派敢死兵二人,偷越抗日军包围圈求救,在草鞋墩被当地抗日军捕杀。南投日军又派步兵、宪兵各一人,乘黑夜越山迂回,经彰化抵台中求救。台中日军防务吃紧,只能派出步兵两个小队、山炮两门,经彰化越山,于7月3日凌晨赶到南投街外,从高处轰击抗日军阵地。被围日军发动反攻,抗日军抵挡不住山炮的威力,7月3日撤围,返回铁国山。

6月30日,抗日军正在包围南投之际,简义自率600多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然下山,猛攻云林县治。云林守军佐藤少佐仓皇失措。 7月1日,抗日军增加到2000多人,把云林县围得水泄不通,逐渐逼近市街。佐藤见防守不住,仓促撤退到大莆林。抗日军光复云林,为台湾抗日战史上最光荣的一次战役。捷报传出,各地抗日军欢欣鼓舞,奋勇杀敌;各地义民纷纷起义,杀死宪兵、警察无数。驻鹿港日军有守备队500余人,因彰化等地警报频传,故按兵不动,不敢去救援云林。鹿港是引日军进台北城辜显荣的故乡。他看到各地抗日军声势浩大,就在鹿港募集壮丁近千名,编为日军别动队。 7月8日,简义部下刘狮杨胜率抗日军300人,在雷电交加、大雨滂论中潜入鹿港街,烧毁日军防御设施。抗日军还攻占了距彰化不远的番婆庄。抗日军见日军大队人马集中云林,知无力久守,于7月13日撤出云林,各路抗日军也徐徐退回铁国山。

日军于6月中旬派遣中村中尉,率20多人侦察铁国山地势。柯铁率众截击,除逃走二三人外,全部被歼。日军再遣佐藤大队围攻铁国山。铁国山抗日军坚守要塞,不出战,日军难于进攻。台中守备队益田中佐,带步兵一联队进入斗六街,在云林县各地大屠杀5天,对多个村庄遭劫,4900多户受害,被残杀的人数近3万人。其中受害最惨重的斗六街等地,不论男女老幼,全被杀尽。

6月29日,同铁国山有密切联系的集集地区,600多抗日义民起义,袭击日軍宪兵屯所。宪兵屯所设在神庙内,抗日军爬上屋顶朝下射击,宪兵打开门后夺路逃命,15名宪兵除1人漏网外,全部被围庙的抗日义民歼灭。

日军鉴于6月对云林惨无人道的大屠杀使得人心激变,导致云林县被抗日军攻克,因而改用怀柔政策,由台湾总督府派遣古庄内务部长到云林招抚、赈穷、调查户口,设临时保良救恤所于广福庙,并让辜显荣、陈绍年参加,协助日军招抚工作。

铁国山首领简义,在辜显荣陈绍年二人的劝降下,10月5日,独自一人下山归顺。

简义叛离后,刘得杓黄才张吕赤赖福来等首领,共举柯铁为铁国山“总统”,称“霸王”。柯铁抗日坚决,勇敢果断,众人心悦诚服,视同生死,绝不降日。众将领分头负责备战,军饷粮食,皆取于民,几所收获。十抽其一。保护地方治安,无忧于民。 10月25日,抗日军向斗六街及各地颁送抗日檄文。

台湾总督桦山资纪见铁国山声势浩大,下令组织大规模讨伐军,太田大队长前去征讨。太田受桦山资纪严令,下最大决心,不惜牺牲,势在必克。

1896年12月12日,太田率领军、警、宪数千人,直奔铁国山。 13日,抗日军在后头仔山包围日军侦察队,歼敌过半。 14日在吊境庄二坪仔庄截击日军,经过激战,终于击退来犯之敌。 15日,日军在二坪仔庄南面高地架设大炮两门,掩护各路兵马进军。抗日军在途中埋伏,打死不少日军。日军冒死侦察进山路径。 24日,日军冒险进攻二坪仔庄。日军向铁国山发动总攻,二坪仔庄是进入铁国山必经之地,不幸被日军攻占。抗日军的头道防线及二道防线先后失守,顽强坚守最后的顶界线,猛烈抵抗。日军援兵源源而至,集中火力炮击铁国山本垒。柯铁见敌来势太凶,知难以防守,为避免无谓牺牲,便化整为零,分散退入深山,待机再起,次年往嘉义温水溪(今嘉義縣中埔鄉)依附黄国镇。铁国山失陷后,避入深山的抗日军,并没有停止战斗。他们化装分散下山,潜入各地,召集抗日队伍,时时向宪兵屯所和警察派出所游击

1897年一年中,中部台湾发生的抗日游击战,难以计数。

1897年11月间,柯铁又聚集抗日义民500多人,占触口山为基地。12月11日,日军集中云林、台东、嘉义各处守备队,加上大炮队,猛攻触口山。抗日军奋起应战,激战中战死12人,伤56人,被俘25人。柯铁负伤退入深山。日军凭借猛烈炮火,付出惨重代价,才占领了触口山。

1898年1月,柯铁、刘德杓、林发等,招集抗日军700多人据守大鞍庄。 2月中旬,日军以守备步兵第四联队长为讨伐司令,派宪兵将校以下军官74人参加,编成大中小数队。 3月9日集结于林圮埔,11日,从东、西、北三面包围攻击。大鞍庄位于断崖绝壁之上,地势险要。抗日军充分利用地形,上下打击敌人,激战数日,毙敌几十人。但终因火力不足,再次退入深山。日军不敢追赶。柯铁时常率部下山,对林圮埔、南投、东势角等地日军频频展开游击战,出没无常,日军防不胜防,战战兢兢,日夜戒严。

1898年5月,儿玉源太郎任台湾总督,后藤新平就任民政长官。到任后,检讨过去,认为用武力对付抗日军是劳而无功,决定采用招抚政策。为达到消灭抗日军的目的,不择手段地进行劝降、欺骗。日本人令辜显荣会同嘉义林武琛,专门探查柯铁的动静,更利用斗六街吴克明郑芳香等人,劝诱柯铁出降,许以优厚条件。

1899年,台湾总督府开出三大条件招降柯铁,内容为:

柯铁最终于1899年3月23日接受总督府派来的策士白井新太郎所提的归顺条件而归顺。虽是归顺,但仍然保有一定的武装力量,且尚存枪支600挺及子弹3万发。柯铁的部下60人,其势力以云林地方为中心,南至嘉义东堡49庄,北至台中葫蘆墩丰原)。张吕赤、赖福来、黄才也各据一方、以溪州打猫斗六为各个的势力范围。

柯铁归顺后,日方一味监视柯铁等人的行动,毫无履行和议的诚意,迫害柯铁等人的阴谋,也日趋明显。日军借口柯铁等有拥兵造反图谋,明里暗里集结兵力,包围柯铁等人的住处。柯铁被迫,再起反日,无奈人员分散,部署疏少,日臻险境。

遂于1899年10月,离开苦苓脚庄,移居到打猫东顶堡竿蓁村岩窟中。 1900年2月9日,病重不治而死。柯铁死后,铁国山的统领由简水寿继任[2]

日军在1900年5月编成军宪警混合部队,突袭张吕赤、赖福来、黄才、刘荣陈提和简水寿等原属铁国山的抗日首领,格杀黄才及100余人部属,柯铁义军旋即遭台湾总督府派兵陆续剿灭[3]

参考资料[编辑]

  1. ^ 陈小冲. 《日本殖民统治台湾五十年史》. 北京: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05年09月1日第1版: 页数:423页 [2005年09月1日第1次印刷]. ISBN 7-80190-698-5 (中文(简体)‎). 
  2. ^ 柯铁虎
  3. ^ 责任编辑:董晓. 铁国山地区抗日斗争威震敌胆. 新华网>台湾频道>史事钩沉. 2005年8月24日 [2005年8月24日] (中文(简体)‎). 

外部链接[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您可以在維基文庫中查找此百科條目的相關原始文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