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鐵鉉
鐵鉉

济南大明湖公园铁公祠铜像


大明兵部尚書
籍貫 河南
族裔 色目人
字號 鼎石
諡號 忠襄、忠定
出生 元至正二十六年(1366年)
河南鄧州
逝世 明洪武三十五年(1402年)十月十七日[1]
京師
配偶 杨氏
親屬 兩子兩女
出身

鐵鉉(1366年-1402年),鼎石河南鄧州(今鄧州市)人,元代色目人後裔。他是明惠帝時著名忠臣,在靖難之變時不肯投降造反奪位的燕王朱棣,被施以磔刑。後人尊其忠義不屈,在各地有鐵公祠以祀之。南明時,追赠太保、諡忠襄清朝乾隆時諡忠定

生平[编辑]

早期生平[编辑]

明太祖洪武時期,以太學生授禮科給事中,後調任都督府斷事曾经审理疑案,并迅速破案。明太祖十分高兴,赐其字为“鼎石”[2]建文初年,铁铉为山东承宣布政使司参政。李景隆率军北伐燕王朱棣时,铁铉督送军饷,从未中断。建文三年(1400年),李景隆兵败白沟河,一人骑马逃往德州,守城将士均望风而溃。铁铉与参军高巍为此感奋,痛哭流涕,自临邑直趋济南,偕同盛庸、宋参军等誓死相守[3]。燕兵进攻德州,李景隆投奔铁铉。德州陷落,燕兵获其储蓄百余万,势头更猛,于是进攻济南。李景隆又大败,往南而逃[4]

抗击燕军[编辑]

五月十五,燕军攻济南,铁铉与盛庸等倚城抵御。朱棣射信入城招降,未果[5]。五月十七日,燕軍掘開河堤,放水灌城[6]。鐵鉉見勢不妙,決定派千人詐降[7]。朱棣大喜,燕军将士都为此欢呼。铁铉命勇士埋伏在城墙上,待朱棣进入,便抛下铁板袭击他,并另外设伏断桥。不久失约,朱棣还未入城,铁板便突然被抛下,朱棣大惊而逃。伏兵暴露,桥在仓促之间也未截断,朱棣策马奔驰而去。朱棣十分气愤,決定使用大砲攻城。鐵鉉在一些木牌上寫了「高皇帝神牌」幾個字并掛在城頭,燕軍只得停止砲擊[8]。围城共三个多月,可济南终固守不下。正在当时,平安统兵二十万,打算收复德州,以绝燕兵运饷之路。燕王畏惧,便解围北归[9]

朱棣自起兵以来,进攻真定,二日不下,便捨它而去。唯独认为获得济南便可截断南北通道,就地划疆而守,应天府不难谋取,因此便乘大破李景隆锐气之机,全力以攻,希望一定要攻取济南,但却为铁铉所挫。建文帝闻此大悦,遣官前往慰劳,赏赐金币,封其三世。铁铉入宫拜谢,建文帝又赐宴招待。凡是铁铉的建议都予以采纳。铁铉被提升为山东左布政使[10]。十二月,进升兵部尚书[11]。 建文帝以盛庸代替李景隆为平燕将军,命铁铉参与军务[12][13]。这年冬天,盛庸在东昌大败朱棣,斩其大将张玉。朱棣逃回北平。从此以后,燕兵都由徐州沛县南下,不敢再取道山东[14]

当燕兵日益进逼时,建文帝命辽东总兵官杨文率所部十万前去与铁铉会合,断绝燕兵后路。杨文军至直沽,为燕将宋贵等所败,无一到达济南。建文四年(1402年)四月,燕军在小河之南与中央军交战,铁铉与诸将时有斩获。双方连战于灵璧,平安等兵溃被擒。之後盛庸也败绩。燕兵渡江,铁铉屯兵淮上,军队也溃败[15]

不屈而亡[编辑]

不久铁铉兵败被俘,不肯投降,背坐廷中辱骂朱棣不止。朱棣命他回过身来,铁铉却始终不听,即使割下耳鼻也不肯回顾。朱棣下令灼烧他的肉后塞入其口中,并问:“甘否?”铁铉厉声回答:“忠臣孝子肉,有何不甘!”于是施以磔刑,铁铉至死骂不绝口。死後又以熱油烹炸其屍身,過程中朱棣曾欲使其面北朝拜,但因熱油突然濺起而作罷[16]。铁铉之妻杨氏及兩名女兒被沒入教坊司,儿子铁福安流放河池,83岁的父亲铁仲名和母亲薛氏被流放到海南[17]。杨氏病死,二女不肯受辱,后朱棣也将她们赦免,嫁给士人[18]

明成祖朱棣雖恨鐵鉉,但仍讚其忠義[19]明神宗初,下詔“祀建文朝盡節諸臣與鄉”,修鐵鉉等七位建文忠臣之廟。南明弘光帝时,追贈鐵鉉為太保,谥忠襄[20]清高宗追諡曰“忠定”。在山東諸地,有諸多「鐵公」祠廟,皆是祭奉鐵鉉。濟南大明湖畔建有“铁公祠”,济南人更視其為鄉土神或城隍爺

参考文献[编辑]

  1. ^ 国朝献徵录》(卷38):“时年三十七,十月十七日也。”
  2. ^ 国朝献徵录》(卷38):“铁鼎石,名铉,邓州丰和乡人。幼处州校,聪敏迈伦。既入国学,学问益大,除礼科给事中,迁五军都督府断事官。高庙每试以盘根错节,知其能,喜而字之曰鼎石。法司有疑狱未决,多属铉以成。”
  3. ^ 革除逸史》:“五月辛未,景隆自德州潜出,奔济南。癸酉,燕将张信入德州,夺军饷百万,转掠济南。参政铁铉、都督盛庸、参赞高魏自临邑入济南。”
  4. ^ 明史》(卷142):“鐵鉉,鄧人。洪武中,由國子生授禮科給事中,調都督府斷事。嘗讞疑獄,立白。太祖喜,字之曰「鼎石」。建文初,為山東參政。李景隆之北伐也,鉉督餉無乏。景隆兵敗白溝河,單騎走德州,城戍皆望風潰。鉉與參軍高巍感奮涕泣,自臨邑趨濟南,偕盛庸、宋參軍等誓以死守。燕兵攻德州,景隆走依鉉。德州陷,燕兵收其儲蓄百餘萬,勢益張。遂攻濟南,景隆復大敗,南奔。”
  5. ^ 明通鑑》(卷12):“燕師遂圍濟南,鉉與庸等乘城守禦。王知不可驟克,令射書城中趣降。”
  6. ^ 明太宗實錄》(卷6):“辛巳,隄水灌濟南城。”
  7. ^ 《明通鑑》卷十二:鉉乃佯令守陴(牆頭)者皆哭,撤守具,遣千人出城詐降。王大喜,軍中懽呼。鉉設計,預懸鐵板城門上,伏壯士闉堵(甕城)中,候燕王入,下板擊之,又設伏,斷城外橋以遏歸師。
  8. ^ 明通鑑》(卷12):“初,燕王之攻真定也,三日不下,即解兵去。惟自以得濟南足以斷南北道,即不下金陵,畫疆自守,亦足以徐圖江、淮,故乘此大破景隆之銳,盡力攻之,期於必拔。不意鉉等屢挫其鋒,又令守陴者詈燕,燕王益憤,乃以大炮攻城。城中不支,鉉書高皇帝神牌,懸之城上,燕師不敢擊。”
  9. ^ 明史》(卷142):“鉉與庸等乘城守禦。燕兵堤水灌城,築長圍,晝夜攻擊。鉉以計焚其攻具,間出兵奮擊。又遣千人出城詐降。燕王大喜,軍中皆歡呼。鉉伏壯士城上,候王入,下鐵板擊之。別設伏、斷橋。既而失約,王未入城板驟下。王驚走,伏發,橋倉卒不可斷,王鞭馬馳去。憤甚,百計進攻。凡三閱月,卒固守不能下。當是時,平安統兵二十萬,將復德州,以絕燕餉道。燕王懼,解圍北歸。”
  10. ^ 革除逸史》:“八月戊申,济南围解。以铁铉为山东左布政使,有功将士姜贵等五十四人升赏有差。”
  11. ^ 明史》(卷111):“十二月任督军。”
  12. ^ 明通鑑》(卷12):“九月,辛未,擢鐵鉉山東布政使,參贊軍務,尋進兵部尚書。封盛庸為曆城侯,授平燕將軍,以代景隆,都督陳暉、平安副之。詔庸屯德州,平安及吳傑屯定州,徐凱屯滄州,相為犄角以困北平。”
  13. ^ 国朝献徵录》(卷38):“当世荣之时,李景隆以败军召还,命历城侯盛庸出印代之。铉趋朝谢恩蒙,赐宴碗肉,几所建白,皆如其言。陞山东布政使,不数日拜兵部尚书,参佐盛庸。凡运筹策申军政粮草,主将多倚藉之。”
  14. ^ 明史》(卷142):“燕王自起兵以來,攻真定二日不下,即捨去。獨以得濟南,斷南北道,即畫疆守,金陵不難圖。故乘大破景隆之銳,盡力以攻,期於必拔,而竟為鉉等所挫。帝聞大悅,遣官慰勞,賜金幣,封其三世。鉉入謝,賜宴。凡所建白皆採納。擢山東布政使。尋進兵部尚書。以盛庸代景隆為平燕將軍,命鉉參其軍務。是年冬,庸大敗燕王於東昌,斬其大將張玉。燕王奔還北平。自燕兵犯順,南北日尋幹戈,而王師克捷,未有如東昌者。自是燕兵南下由徐、沛,不敢復道山東。”
  15. ^ 明史》(卷142):“比燕兵漸逼,帝命遼東總兵官楊文將所部十萬與鉉合,絕燕後。文師至直沽,為燕將宋貴等所敗,無一至濟南者。四年四月,燕軍南綴王師於小河,鉉與諸將時有斬獲。連戰至靈璧,平安等師潰被擒。既而庸亦敗績。燕兵渡江,鉉屯淮上,兵亦潰。”
  16. ^ 明史纪事本末》(卷18):“兵部尚书铁铉被执至京,陛见,背立廷中,正言不屈,令一顾不可得,割其耳鼻,竟不肯顾。爇其肉,纳铉口中,令啖之,问曰:“甘否?”铉厉声曰:“忠臣孝子肉有何不甘!”遂寸磔之,至死,犹喃喃骂不绝。文皇乃令舁大镬至,纳油数斛熬之,投铉尸,顷刻成煤炭;导其尸使朝上,转展向外,终不可得。文皇大怒,令内侍用铁棒十馀夹持之,使北面。笑曰:“尔今亦朝我耶!”语未毕,油沸蹙溅起丈馀,诸内侍手糜烂弃棒走,尸仍反背如故。文皇大惊诧,命葬之。”
  17. ^ 明史》(卷142):“燕王即皇帝位,執之至。反背坐廷中嫚罵,令其一回顧,終不可,遂磔於市。年三十七。子福安,戍河池。父仲名,年八十三,母薛,並安置海南。”
  18. ^ 明史纪事本末》(卷18):“妻杨氏并儿女发教坊司,杨氏病死,二女终不受辱,久之,铉同官以闻,文皇曰:“渠竟不屈耶?”乃赦出,皆适士人。”
  19. ^ 罪惟录》:「對群臣言,每稱鉉忠。」
  20. ^ 爝火录》(卷6):“追补建文死节诸臣赠谥,立祠祀之。……铁铉赠太保,谥“忠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