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面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鐵面人,1789年的金屬版畫,作者不詳。該畫的標題稱鐵面人是法國國王路易十三的私生子維芒杜伊伯爵Comte de Vermandois

鐵面人法語L'Homme au Masque de Fer,?-1703年11月19日,臨死前被稱作馬奇歐利(Marchioly))是在法國路易十四當政期間的一名神秘的囚犯,他曾先後被關押於皮內羅要塞(Pignerol,今義大利都靈省皮內羅洛)、巴士底監獄等監獄。由於此人的臉一直戴著一個由絨布製成的黑色面具,沒有任何人見過他的面容,因此他的真實身份曾受到許多著名學者的關注和研究,並成為許多書籍的題材。

在1771年出版的《百科全書上的疑問》(Questions sur l'Encyclopédie)中,伏爾泰宣稱鐵面人是路易十四的長兄、先王的私生子。1840年代末期,大仲馬在其《三劍客》系列冒險故事的最後一章裡,闡述了鐵面人的身份是路易十四的孿生兄弟[1]

關於鐵面人的事蹟,人們主要是從監獄看守和在巴黎的上司之間的信件中得知的。

生平[编辑]

被捕和投獄[编辑]

現存最早的關於鐵面人的記載是1669年7月下旬的一封信件。這封信件是路易十四司法大臣路瓦侯爵Marquis de Louvois)給皮內羅要塞的典獄長德·聖馬爾(Bénigne Dauvergne de Saint-Mars)的。在這封信件中,路瓦侯爵通知德·聖馬爾,一位名叫歐斯塔徹·道澤(Eustache Dauger)的犯人將於下個月或其他時間到達。

路瓦指示聖馬爾準備一間有複雜的門的牢房,其中一扇門在其他門的上方,用以防止外面的人聽到裡面的談話。聖馬爾本人則被允許僅用一天的時間探視該犯人,目的是為了給他提供食物和其他他所需要的物品。同時,道澤也接到命令,如果他膽敢言及對必須物品的要求之外的話題,他將被殺害。但是,根據路瓦的說法,囚犯應該不需要太多,因為他「只是一個僕人」。

歷史學家們注意到,「歐斯塔徹·道澤」的名字的筆跡與書信的其他部分不同,這意味著此書信是由路瓦侯爵的秘書在侯爵的口述下寫成的,然後第三者(即有可能是侯爵本人)將犯人的名字補了上去。

此人是在敦克爾克被當地的軍防司令亞歷山大·德·瓦羅埃(Alexandre de Vauroy)逮捕的,並於八月底被送到皮內羅要塞。一些被臆造的證據證明他的被捕完全是在加來編造的,甚至當地的總督也是被告知此事的——當時瓦羅埃正在捉拿一些迷路進入法國境內的西屬尼德蘭士兵。[2]

第一個關於鐵面人身份的傳說認為他是一位法國元帥,正是基於這一點。許多關於鐵面人傳說的版本中,聲稱鐵面人終身戴著面具,這更有可能是鐵面人是在轉押途中,或是監獄中有人來參觀時才戴上的。

鐵面人充當僕人[编辑]

鐵面人的插圖,約繪於1872年

皮內羅監獄,正如後來道澤被押解到的其他監獄一樣,是專門關押能夠令國家感到困窘的人士的地方,在當時往往只關押一小撮犯人。

當時關押在皮內羅監獄的犯人包括一位義大利外交官厄科勒·安東尼奧·馬基歐利伯爵(Count Ercole Antonio Mattioli),他在義大利與法國的卡薩萊蒙費拉托要塞交易事件中被法方認為出賣了法國,因此被扣押。此外還有尼古拉·福科(Nicolas Fouquet),他曾出任法國的財政總管,被路易十四以侵吞國家財產的罪名逮捕;以及未經國王同意,擅自與國王堂妹訂婚的勞尊侯爵Marquis de Lauzun)。福科的牢房在勞尊的上面。

在寫給路瓦的信件中,聖馬爾描述道澤是一個文靜的人,從來不惹麻煩。他「聽任上帝意願和國王旨意的安排」,與之相比,其他被關押的人則不是經常抱怨,就是常常策劃越獄,或者乾脆就瘋掉。[2]

道澤並非永遠與其他犯人隔離開來。健康而重要的犯人通常擁有自己的貼身男僕,例如福科就由一個叫拉里維耶(La Rivière)的人伺候著。然而這些貼身男僕事實上就像他們的主人一樣,不能離開監獄,因此極少人願意充當這樣的志願者。由於拉里維耶經常生病,聖馬爾向上級提出讓道澤充當福科的男僕的請求。1675年,路瓦同意了這一安排,然而有一個條件:必須是在拉里維耶生病無法伺候福科的時候,而且道澤伺候福科時,不能有其他任何人在場。例如,如果福科與勞尊侯爵會面,道澤不得在場。

鐵面人充當男僕的事實是一個重要的線索。福科沒有被釋放的指望,所以他與道澤會面無關緊要;而勞尊侯爵最終則是要被釋放的,因此,在不讓勞尊侯爵知道鐵面人的存在是非常重要的,以免他出獄後散佈謠言。歷史學家也曾就十七世紀王室成員充當僕人的草案起過爭論,感到不可思議。一些認為道澤在某種程度上與國王有親屬關係的人認為,這樣使王室的名聲受到敗壞。[1]

在福科死後(1680年),聖馬爾發現了福科與勞尊侯爵牢房之間的秘密地道。他認為二人已經在監獄看守的眼皮底下互相聯絡過,而且勞尊一定意識到了道澤的存在。路瓦指示聖馬爾將勞尊遷往福科的牢房,並告訴他道澤和拉里維耶已經被釋放。事實上,道澤和拉里維耶被關押到了監獄的另一個地方,他們的存在被是一個高級機密。

其他犯人[编辑]

勞尊侯爵於1681年被釋放。不久以後,聖馬爾被調任埃齊勒斯要塞(Exilles,今義大利埃齊勒斯)監獄的典獄長。他在赴任之時,同時帶上了拉里維耶和道澤二人。1687年1月,拉里維耶死去;5月,聖馬爾攜道澤遷往萊蘭群島聖瑪格麗特島

在前往聖瑪格麗特島的途中,囚犯中間出現了關於一個戴有鐵面具的囚犯的傳言。道澤再次被投入一間擁有複雜的門的牢房之中。

1698年9月18日,聖馬爾調任巴黎巴士底監獄典獄長。他攜道澤前往赴任。他被關在Bertaudière塔的一個預先佈置好的、擁有三個房間的單獨牢房裡。要塞的副司令德·洛薩澤(de Rosarges)前去看望他,容卡中尉(Lieutenant du Junca)注意到該犯戴著「一個黑色絲絨布的面具」。

這名先前被稱作「道澤」的戴面具的囚犯,於1703年11月19日死去。次日,他被以「馬奇歐利(Marchioly)」的名字埋葬。他所使用過的傢俱和衣服在事後全部被銷毀了。

1711年,路易十四的弟媳奧爾良公爵夫人Duchess de Orléans),在一封寫給她姑姑索菲婭的信中提到,那個犯人「身邊有兩個火槍手,如果他掀開面具,將被立即殺死」。她對犯人的描述非常認真,聲稱該犯人受到了很好地照顧,並且能得到一切他想要的東西。也許應該注意到,公爵夫人應該沒有見過犯人,因為犯人已經在八年前死去。她更像是在講述一個宮中的傳言。

關注[编辑]

關於這位神秘囚犯的傳說,以及監獄看守對其看管之嚴密,立刻引起大家的關注,並產生種種傳聞。此事幾乎有一百多種猜測,而且許多書籍以此事為寫作材料。現存的一些關於鐵面人的信件被捐贈出來,而且非常著名。可能依據被渲染過的版本的故事,後世的評論者提出了一些自己的理論。

當時關於鐵面人真實身份的猜測,包括一位法國元帥,或英格蘭共和國護國公理查·克倫威爾,或者博福爾公爵。後來,許多知名人士(如伏爾泰大仲馬)將鐵面人的事蹟當作寫作的題材。[3][4]

也有人認為,鐵面人是一位著名人士,他與真名叫「道澤」的人當時同被關在皮內羅監獄裡。

鐵面人可能的身份[编辑]

國王親屬說[编辑]

伏爾泰認為鐵面人是安妮王后樞機主教馬薩林的私生子,也就是法國國王路易十四的同母異父弟。很難說明此事的嚴重性。大仲馬在他的小說《布拉熱洛納子爵》中採用了這種說法,但把鐵面人的身份寫成是路易十四的孿生兄弟。大仲馬的觀點為目前許多有關鐵面人的電影所採用。

休·羅斯·威廉姆森(Hugh Ross Williamson)則反對這一觀點,認為鐵面人是路易十四的生父。他指出,路易十三對王后安妮關係非常疏遠,然而路易十四卻「神奇地」在他們關係惡劣的二十年之間出生(1638年),意味著路易十三根本就不是路易十四的生父。[5]

根據威廉姆森的觀點,法國樞機主教黎塞留公爵為安妮王后指定了一個替身,與王后親熱並且生下了子嗣。這名替身可能是亨利四世的私生子或者私生孫。根據王位的繼承順序,應當由路易十三的弟弟奧爾良公爵嗣位。然而奧爾良公爵也是黎塞留的政敵。如果奧爾良公爵即位,黎塞留不僅會失去權力和官職,而且性命難保,所以必須阻撓奧爾良公爵成為未來的國王。路易十三也討厭奧爾良公爵,因此很有可能參與了這項陰謀。

據說後來路易十四的生父到了美國去,後來在17世紀六十年代期間又回到了法國,試圖向王室敲詐勒索,否則將公之於眾。此人立刻被投入了大牢。這種觀點不僅解釋了對鐵面人身份嚴格保密的原因(如果其真實身份洩密將會動搖路易十四統治的合法性),也解釋了路易十四為什麼要優待這個神秘的犯人(因為他是路易十四的生父)。

威爾(Will)和阿里埃爾·杜蘭特(Ariel Durant)也支持鐵面人是路易十四生父的觀點。路易十三被認為是一個同性戀,他無法容忍女性的存在。當他在以觀看同性戀的色情劇取樂時,非常討厭接見來訪的權貴們。黎塞留試圖讓路易十三與安妮王后同房一次,但被路易十三回避了。最後(可能是好幾天以後),王后及其隨從來到了國王那裡。路易十三才說,他願意為王室的後嗣犧牲自己的一切,與王后同房。在正常的過渡期之內,王後生下了路易十四。顯然,路易十四的生父並不是路易十三,並且其身份成為了國家機密。

後來,國王在公開場合上的一次失言廣為人知,國王的寶座受到了威脅,國王聲稱決定確認許多所謂的「路易十三的私生子女」。許多婦女編造各種與國王在一起的理由,聲稱自己與國王有私生子女。使用這種方式,民眾可以使用完全背離道德立場的謠言來更加惡毒地詆毀國王。其結果是,直到今天,仍有許多系譜學者接受了路易十三擁有這些「私生子女」的說法。

將軍說[编辑]

1890年,法國軍事史學家路易·曾德隆(Louis Gendron)偶然發現了一些密碼信件,並將它們送到了法國密碼分析專家艾蒂安·巴澤里(Étienne Bazeries)處。三年之後,巴澤里成功解讀了路易十四時期「大密碼」(Grand Chiffre)的一些資訊。其中一封信件提到了一個身份為維維恩·德·布隆德(Vivien de Bulonde)的將軍,另一封信件為路瓦所寫,裡面指出了德·布龍德將軍的罪名。

九年戰爭庫內奧戰役(1691年)中,布隆德見到敵軍抵達奧地利境內,匆忙下令拋棄了彈藥和傷患撤軍回國。這使路易十四相當惱火。在其他幾封信件裡,路瓦傳達了國王的命令:「Sa Majesté vous mande d'arrêter immédiatement le général Bulonde et de le conduire à la forteresse de Pignerol pour y être écroué, gardé à vue la nuit, et autorisé à se promener sur les remparts le jour, le visage recouvert d'un 330 309(國王陛下要求你立即攔下布隆德將軍,讓他來到皮內羅要塞並將他拘留,關在一間夜間有哨兵的牢房裡。白天允許他在城牆上散步,他的臉必須覆蓋著一個330 309)」。巴澤里認為這裡的「330」指的是「masque(面具)」,「309」則是句號。而在17世紀的法語裡,「avec un masque」的意思是「戴著一個面具的人」。

有些人認為憑藉著這些信件作為證據,鐵面人的真實身份已經確認無疑。然而其他一些資料證實,布隆德將軍是被公開逮捕的,其被捕的消息曾被刊登在報紙上。幾個月後他就被釋放了。同時有記錄表明他死於1709年,而此時鐵面人已經死去了六年。[2]

僕人說[编辑]

1801年,有革命党傾向的議員盧克斯·法栽拉克(Roux Fazaillac)聲稱傳說中的鐵面人共有兩個,一位是厄科勒·安東尼奧·馬基歐利伯爵(詳見下文),另一位是被關在監獄裡的一名叫「歐斯塔徹·道澤」的僕人。

安德魯·朗格在著作《僕人的悲劇及其他故事》(1903年)裡,提出「歐斯塔徹·道澤」是雨格諾派人士盧克斯·德·馬希利(Roux de Marsilly)的僕人「馬丁」的化名。1669年,在他的主人被處死之後,馬丁被捕或被騙往法國,投入皮內羅監獄,因為馬丁知道了他主人的太多事情。

查理二世之子說[编辑]

在《鐵面人》(1908年)中,亞瑟·巴爾尼斯(Arthur Barnes)稱鐵面人的身份是詹姆斯·德·拉·克羅徹(James de la Cloche)。拉·克羅徹是厭惡耶穌會的英國國王查理二世的私生子,他曾作為父親與法國天主教宮廷秘密聯絡的中介人。由於拉·克羅徹知曉太多關於法國與英國之間的事情,因此被路易十四投入大牢。

查理二世的另一名私生子蒙茅斯公爵Duke of Monmouth)也被懷疑是鐵面人。蒙茅斯公爵是一位耶穌會信徒,曾於1685年發動蒙茅斯叛亂,反對當時信仰天主教的英國國王、其叔父詹姆斯二世。同年叛亂被鎮壓,蒙茅斯公爵被處決。然而在1768年,一位名叫聖-弗瓦克斯(Saint-Foix)的作家聲稱被處死的是公爵的替身。在公爵臨刑之前,路易十四曾遣使告知詹姆斯二世,他不希望得知自己的親外甥被殺死消息。因此蒙茅斯公爵被引渡法國,成為戴有面具的鐵面人。然而,約翰·農(John Noone)認為聖-弗瓦克斯依據傳言作出推斷,其證據不足。[2]

法國大臣說[编辑]

其他著名的觀點認為,鐵面人是與道澤同時被關在皮內羅監獄的囚犯。法國前財政總管福科便是其中之一。然而根據鐵面人曾作為福科僕人的事實似乎說明這不太可能。在1789年法國大革命中,民眾攻佔巴士底監獄之後,曾有報導稱在巴士監獄裡發現了一副依舊鎖在牆上的骨架,身邊緊挨著一個鐵制的面具。旁邊題字稱此人的名字是「福科」。[6]

隨後這個報導即被懷疑是不真實的。大革命的領導者試圖以此來掩蓋巴士底監獄裡沒有政治犯的事實。事實上,巴士底監獄裡只有關著十幾個人,他們不是犯有造假罪的人,就是被當作瘋子的人。[2]

義大利外交官說[编辑]

另一位被懷疑是鐵面人的,是19世紀著名的外交官厄科勒·安東尼奧·馬基歐利伯爵。馬基歐利伯爵是當時義大利的外交官。1678年,義大利的曼托瓦公爵查理四世因債務纏身,決定將義、法邊境的戰略要塞卡薩萊蒙費拉托賣給法國,派馬基歐利伯爵赴法交涉此事。由於法軍的佔領不受歡迎,慎重考慮是必要的。然而當馬基歐利在交易中獲取回扣之後,馬基歐利將詳情洩露給了法國的敵人西班牙。在法軍到達卡薩萊蒙費拉托要塞之前,西班牙出價買下了這個要塞。隨後,馬基歐利於1679年4月被法國扣押,並投入了附近的皮內羅監獄。兩年之後,法軍奪取了這個要塞。[2]

由於鐵面人死後被以「馬奇歐利(Marchioly)」的名字埋葬,許多人認為這證實了鐵面人的身份應該是馬基歐利伯爵。Hon George Agar Ellis於1820年左右查閱了從法國檔案室中提取出來的相關檔後,得出了馬基歐利伯爵就是被稱為「鐵面人」的神秘囚犯。他於1826年以英語出版了一本關於鐵面人身份研究的書。這本書後來被翻譯成法語,於1830年出版。德國歷史學家威廉·布魯歐金(Wilhelm Broecking)經過獨立研究,在七年後得出了同樣的結論。

而那時的研究學者們明顯沒有讀過聖馬爾的相關信件。馬基歐利伯爵只在皮內羅監獄和聖馬格麗特島關押過,他根本沒有到達埃齊勒斯甚至巴士底監獄。這使這種說法的可信度大打折扣。[1]

道澤——囚犯的名字[编辑]

在寄給聖馬爾的信件中,路瓦聲稱即將到來的戴著鐵面具的囚犯名叫「歐斯塔徹·道澤」。歷史學家發現在當時確有道澤其人,並且牽涉到當時令法國高層尷尬的許多曖昧事件。他的全名叫「歐斯塔徹·道澤·德·卡瓦耶」(Eustache Dauger de Cavoye)。[2]

歐斯塔徹道澤出生於1637年8月30日,其父法蘭西斯·道澤(François Dauger)是黎塞留公爵的衛隊隊長。法蘭西斯與瑪麗亞·德·塞利南(Marie de Sérignan)結婚並育有十一名子嗣,其中九名活到了成年。法蘭西斯及其長子、次子陣亡之後,歐斯塔徹成為名義上的該家族首領。歐斯塔徹加入了軍隊。在軍隊裡,其頂頭上司就是當時非常勇敢的戰士、同時也是著名的花花公子和雙性戀人士的古依徹伯爵Comte de Guiche)。

醜聞[编辑]

1659年4月,歐斯塔徹和古依徹兩人同時受邀前往魯瓦西布里,參加復活節週末的聚會。據大家所說,聚會上有人以各種各樣骯髒方式幹出同性戀的舉動,其中包括攻擊樞機主教馬薩林的代理人。據說他們還舉行了黑彌撒,作出同性戀舉動;他們把一隻當作鯉魚施以洗禮,以便他們在基督受難日能夠吃上豬肉。

這些事情被公眾知曉之後,參加聚會者大多遭到審問,肇事者被監禁或流放。沒有發現道澤關於此事的記載;然而據稱,在1665年,道澤於聖日爾曼昂萊堡(Château de Saint-Germain-en-Laye)附近,與一個醉酒的年輕聽差爭吵並殺死了他,這件事同時牽涉到杜·德·弗瓦克斯(Duc de Foix)。兩人宣稱是那個醉酒的聽差先向他們挑釁。然而,殺人事件發生在國王駐蹕的城堡附近,意味著這並非一個好的藉口。最終道澤被迫辭去了他的軍職。

事後不久,道澤的母親便逝世了。在她一年前寫的遺囑裡,她將她的財產傳給依然在世的、較年長的兩子——歐斯塔徹和阿爾芒(Armand),將大部分房產留給了他們的弟弟路易(Louis)。歐斯塔徹繼承財產後揮霍無度,已經負債累累,餘下的財產僅能保證他自己的「食物和保養」。作為一家的族長,他得到了一小塊的房產。然而這些房產也是路易送給他的,同時,路易在每年還給他一些經濟資助。

投毒事件[编辑]

1930年代,一位名叫莫里斯·杜維維(Maurice Duvivier)的歷史學家認為道澤牽涉到著名的投毒事件(L'affaire des poisons)中。投毒事件發生於1677年,是一樁法國高官用黑彌撒投毒的方法企圖害死路易十四的醜聞。許多高層人士被牽涉其中,成為被告。當調查到路易十四的情婦蒙特斯潘侯爵夫人Marquise de Montespan)以及弟媳奧爾良公爵夫人Duchesse of Orléans)牽涉其中後,國王下令掩蓋了這一事實。[2]

相關的審訊資料記載,在審訊期間,審訊人員得知毒藥是由一位名叫奧澤的外科醫生提供的。杜維維認為這個「奧澤」(Auger)就是道澤·德·卡瓦耶。道澤在失去繼承權並且一貧如洗的情況下成為了這個毒藥的供應者「奧澤」醫生。後來道澤因此事而被投獄,成為鐵面人。

在福科(就是那個在監獄裏曾被稱作「道澤」的鐵面人服伺過的人)死後不久,司法大臣路瓦寫信給聖馬爾。大臣在信的後面親筆加了一段話,詢問道澤是如何按照聖馬爾在之前書信(相關書信未找到)所提到的方式做的,以及「他是如何得到毒藥的,這很有必要知道」。杜維維認為在路瓦及其政敵柯爾貝爾的勾心鬥角中,路瓦指使道澤將福科毒死。

獄中的道澤[编辑]

然而,已經有證據表明道澤·德·卡瓦耶事實上在聖-拉扎熱監獄(Prison Saint-Lazare)裡死去的。被保存下來的檔證實,道澤德卡瓦耶被關進聖-拉扎熱監獄的時間,與那個被稱作「道澤」的鐵面人被關進皮內羅監獄的時間相同。

這些證據包括了道澤於1678年7月20日寄給妹妹法貝古侯爵夫人(Marquise de Fabrègues)的信件。在信中,道澤顧影自憐地抱怨他在監獄中十年裡所受到的待遇,以及他是如何被自己的弟弟路易和克勒拉克(Clérac,克勒拉克也是路易的房產管理者)所欺騙的。一年之後,道澤給國王寫了一封信,信中同樣抱怨自己的牢獄生活,同時懇請國王的特赦。國王最好的辦法則是給聖-拉扎熱監獄的負責人寫信,告訴他「除非你本人或監獄裡的牧師以外,必須讓任何人都不知道德·卡瓦耶先生的存在,甚至包括他的妹妹也不能知道」。這封信件是由國王和柯爾貝爾親自簽署的。

曾與道澤同時被關押在同一個監獄的布連內伯爵(Comte de Brienne)曾寫過一首詩。這首詩證明了歐斯塔徹·道澤·德·卡瓦耶在1680年代末期因酒精中毒而死。歷史學家們依此認為這個歐斯塔徹·道澤·德·卡瓦耶與鐵面人沒有任何關係。[1][2]

相關文化[编辑]

  1. 文學作品
  • 布拉熱洛納子爵》,(法國)大仲馬著。其最後一部題為「鐵面人」
  • 《鐵面人》(The Man With the Iron Mask),(英國)亨利·維澤特里著。
  • 《國家機密》(Secret d'etat),朱麗耶苔·本卓尼(Juliette Benzoni)著
  • 《卡珊德拉帕爾米爾系列》(Cassandra Palmer series),路易-凱撒(Louis-César)著
  1. 電影與電視劇

相關內容[编辑]

腳註[编辑]

  1. ^ 1.0 1.1 1.2 1.3 The Man in the Iron Mask, Timewatch TV documentary presented by Henry Lincoln, BBC, 1988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The Man Behind the Iron Mask by John Noone, 1988
  3. ^ http://www.gutenberg.org/etext/2751
  4. ^ http://www.runmovies.be/index2.php?option=com_content&do_pdf=1&id=92
  5. ^ Williamson, Hugh Ross. Who Was The Man In the Iron Mask? and Other Historical Mysteries. Penguin. 2002. ISBN 0141390972. 
  6. ^ Broadsheet published in 1789, available from the Bibliothèque nationale de France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