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压反革命运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鎮壓反革命運動
Suppress counterrevolutionaries(1951).jpg
1951年的镇压反革命运动海报
日期1950年 - 1953年底[1][2]
地點
方法
  • 处决
  • 逮捕
  • 結果中国共产党成功肅清留在大陸地區的國軍、國民黨特務、认定的反動黨團骨幹、反動會道門頭子和其他反革命分子
    傷亡

    官方數據:712,000~2,584,000人死亡[3]

    拘捕2,620,000人

    關押1,290,000人

    管制1,200,000人

    镇压反革命运动,简称鎮反运动,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的1950年代初,由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毛泽东主持下在全国范围内进行清查和镇压反革命分子的大规模政治运动。镇反运动对中华民国政府中国国民党残余势力、特工以及傳統會黨幫派土匪等地方武装势力进行了镇压,具体方式包括处决劳改、送监等。据中国政府中国共产党于1954年的官方统计,镇反运动中共有260余万人被捕,130余万人被监禁,另有71.2万人被处决,其中包括诸多冤假错案[4][5][6][7][8]

    发展过程[编辑]

    1950年[编辑]

    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认为:华东地区多数都是用比较和平的方法分配土地的,匪首恶霸特务杀得太少。根据毛泽东的建议,1950年2月,中共中央专门召开会议讨论了处决人犯的比例问题,“决定按人口千分之一的比例,先杀此数的一半,看情形再作决定”。[6][5]1950年3月,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剿灭土匪建立革命新秩序的指示》和《关于镇压反革命活动的指示》,动用军队开始“全国大剿匪”及镇反运动。但中共政权刚刚上台,西南华南许多地区尚未占领,财政金融混乱,经济恢复的任务相当繁重,加之还要进行的土地改革,毛泽东等中央领导对大规模的“镇压反革命”非常之谨慎。对于土改,毛提出暂时不动富农的土地,他说:“过去北方土改,是在战争中进行的,战争完全掩盖了土改空气,现在基本上已无战争,土改就显得特别突出,给予社会的震动特别显得重大,地主叫唤的声音将特别显得尖锐。如果我们暂时不动半封建富农,待到几年之后再去动他们,则将显得我们更加有理由,即是说更加有政治上的主动权。”“民族资产阶级是与土地问题密切联系的,为了稳定民族资产阶级起见,暂时不动半封建富农似较妥当。”

    1950年6月,中共七届三中全会提出当前一切工作的重心是“为国家财政经济状况的基本好转而斗争”。毛解释说:“我们已经在北方约有一亿六千万人口的地区完成了土地改革。今年秋季,我们就要在约有三亿一千万人口这样广大的地区开始土地改革,推翻整个地主阶级。在土地改革中,我们的敌人是够大够多的。”毛泽东还提到中共胜利引起了社会经济改组,战争已经带来了很多破坏,许多人对我们不满。因此,目前我们的首要任务,在城里是“要合理地调整工商业,使工厂开工,解决失业问题,并且拿出二十亿斤粮食解决失业工人的吃饭问题,使失业工人拥护我们”。同时“通过合理调整工商业,调整税收”,改善同“民族资产阶级”的关系。通过举办各种大学和使用知识分子,使他们不反对我们。而在农村,则是要通过减租减息、剿匪反霸、土地改革,使广大农民拥护我们。总之,“就是要把人民中间不满意我们的人变成拥护我们”,至少不要使他们反对我们。

    1950年10月8日,毛泽东发布命令,组成中国人民志愿军,准备入朝作战。10月9日,毛泽东让罗瑞卿彭真等人到中南海,要求他们连夜起草一份镇压反革命的文件,这就是著名的《关于镇压反革命活动的指示》即“双十指示”。毛泽东认为[9],现在抗美援朝战争打起来了,财经问题基本解决了,因此,“不要浪费了这个时机,镇压反革命恐怕只有这一次,以后就不会有了。千载难逢,你们要好好运用这个资本,不仅是为了杀几个反革命,而更主要的是为了发动群众。”刘少奇说,“抗美援朝很有好处,使我们的很多事情都好办(如搞土改,订爱国公约,搞生产竞赛、镇反等)。因为抗美援朝的锣鼓响起来,响得很厉害,土改的锣鼓、镇反的锣鼓就不大听见了,就好搞了。如果没有抗美援朝的锣鼓响得那么厉害,那么土改(和镇反)的锣鼓就不得了了。这里打死一个地主,那里也打了一个,到处闹”,“很多事情不好办”。

    在毛泽东的亲自主持下于1950年10月10日通过《关于镇压反革命活动的指示》(双十指示),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开展镇反运动。双十指示发布前后,各地出现各种暴动。罗瑞卿1950年10月26日在全国公安会议的报告表示,会门(以一贯道為主)是當時最大的反革命组织,中共在东北已从组织上打垮会门,华北已进行过若干重点取缔,但潜伏势力依然存在。接下來中共在老區要直接鎮壓會門,在新區則先針對會門領袖,為直接鎮壓製造條件。[10]

    1951年[编辑]

    鉴于镇反运动开始时候缺乏必要的法律依据,1951年2月21日中央人民政府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惩治反革命条例》,规定:

    只要有勾结帝国主义,策动、勾引、收买公职人员、武装部队或民兵叛变,持械聚众叛乱,参加特务或间谍组织,以反革命为目的组织或利用会门,抢劫、破坏公私财产和公共设施,投毒杀人,伪造公文证件,煽动群众对抗政府和挑拨团结,制造散布谣言,以及偷越国境、劫狱越狱、窝藏包庇反革命罪犯等项行为,甚或意图之一者,不论“已遂”、“未遂”,均可定为“反革命罪”。

    使得“反革命罪”的解释变得更宽泛,处刑标准有更大的自由度。毛泽东等中共领导人曾发出指示要求将镇压对象“必须严格限制在匪首、惯匪、恶霸、特务、反动会门头子等项范围之内,不能将小偷、吸毒犯、普通地主、普通国民党党团员、普通国民党军官也包括在内”。[11]但是由于缺乏明确的量刑标准和法律审判程序,加之地方政府为了完成中央的杀人指标,这一指示某种程度上是一纸空文。镇反运动不可避免地、极其严重地扩大,出现了大量冤假错案。

    毛泽东1951年4月30日批示说:

    凡无血债或其他引起民愤的重大罪行,但有应杀之罪者,例如有些特务或间谍分子、有些教育界及经济界的反革命等,可判死刑,但缓期一年或二年执行,强迫他们劳动,以观后效。如他们在劳动中能改造,则第二步可改判无期徒刑,第三步可改判有期徒刑。……这样,主动权抓在我们手里,而后要怎样办都可以。[12]

    1951年5月8日,此意见在中共中央通过的决定中被正式表达[13]。5月10日-16日第三次全国公安会议的决议中宣布:“对于没有血债,民愤不大和虽然严重地损害国家利益尚未达到最严重的程度、而又罪该处死者,应当采取‘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强迫劳动,以观后效’的政策。”5月,中共中央决定实行谨慎收缩的方针,集中力量处理积案。1951年10月,全国规模的镇压反革命运动基本结束。[14]1951年底后,镇反运动逐渐让位于三反五反运动,但是实际一直持续到1953年才逐渐结束。此后中华人民共和国特赦了部分人员。

    历史影响[编辑]

    运动结果[编辑]

    一贯道等“反动会道门”被取缔,袍哥青帮洪门等帮会组织在中国大陆被彻底消灭。

    1954年1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副部长徐子荣的报告称:镇反运动以来,全国共捕262万余人,其中“共杀反革命分子712,000余名,关了1,290,000余名,先后管制了1,200,000余名。捕后因罪恶不大,教育释放了380,000余名。”以被处决人数71.2万这个数字来计算,占当时全国5亿人口的千分之一点四二。[4][5][6][7][8][15]

    1996年,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等4个部门合编的《建国以来历史政治运动事实》的报告称:从1949年初到1952年2月进行的“镇反”中,镇压了反革命分子1,576,100多人,其中873,600余人被判死刑。[4][5][6]

    镇压反革命运动、土地改革運動抗美援朝戰爭三者同時進行,彼此協調。在1950到1953年間,中國共產黨總共对于2-5百萬人进行了軍事清洗,部分被捉拿關押,部分農村武裝力量反抗而變成地方上的內戰,所有反抗在1953年後平息。中國共產黨因此剷除了反對者,巩固了新生的政权。

    冤假错案[编辑]

    在镇反运动中,许多中華民國國軍投诚官兵和中共地下党员也被当作反革命分子“杀”、“管”、“关”[16],如朱自清的儿子朱迈先,早年追随中共,投身地下党推翻国民党活动,八年抗战期间亦因中共指派随宣传团集体參加了国军,第二次国共内战后期并策动桂北国民政府军政人员起义成功,卻在镇反运动中被当成历史反革命判处死刑,执行了枪决,80年代获平反。[14][17]1949年抗日名将池峰城策动军统北平站长徐宗尧起义,率所部参加“北平和平解放”,4月因“历史遗留问题”被关押审查,1955年3月16日池峰城在北京狱中病逝,1983年5月12日北京市公安局予以池峰城平反。武侠小说家金庸的父亲查枢卿梁羽生的父亲陈信玉也是在镇反期间被处死的(80年代平反)[18]

    1957年5月22日,反右运动前夕中共中央统战部召开的各民主党派负责人、无党派民主人士座谈会上,民盟中央副主席罗隆基发言,建议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成立一个委员会,检查“三反”、“五反”、“肃反”运动中的失误偏差。而该委员会须由执政党、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三方面组成,即“成立平反委员会”的主张。罗隆基随后被毛泽东划为右派,且至今未获改正。由于时代的局限和意识形态的影响,许多在运动中被错误打倒的人士长期未获平反,直到20世纪70年代末平反冤假错案[19][20][21]

    历史评价[编辑]

    这场政治运动存在较大争议。部分异见人士认为,镇压反革命运动是毛泽东领导的中国共产党犯下的第一宗滔天罪行,目的是鞏固新政权,不顧人民生死,自相殘殺。[22][23] 但是中国共产党官方及部分民间学者则认为,中国共产党基本肃清了敌对势力分子,维护了社会的和平与稳定,为第一个五年计划的开展奠定了基础。[24]

    参见[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您可以在維基文庫中查找此百科條目的相關原始文獻:

    参考文献[编辑]

    1. ^ 黄钟. 第一次镇反运动考察(含注释). 炎黄春秋. 
    2. ^ 满永. “镇压反革命”与1950年代初的皖西北乡村. 香港中文大学. 
    3. ^ 中共「鎮反」運動按比例殺人內幕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新唐人電視臺,2018/07/31
    4. ^ 4.0 4.1 4.2 群情激奋,镇反扩大化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人民网
    5. ^ 5.0 5.1 5.2 5.3 镇反运动各地处决人数有指标. 2013-10-03. 多维新闻. [2013-1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04). 
    6. ^ 6.0 6.1 6.2 6.3 镇反毛泽东嫌杀人少 定指标千分之一终超过. 2012-08-17. 中国文化传媒网. [2013-1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03). 
    7. ^ 7.0 7.1 胡平:镇反运动小议. www.hrichina.org.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2019-11-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02). 
    8. ^ 8.0 8.1 中共功罪评说之四:“镇反”运动杀了多少人?. 美国之音. [2019-11-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11) (中文). 
    9. ^ 黄金生:“抗美援朝改变了中国的政治走向”,《国家人文历史》2013年第13期(总第85期)
    10. ^ 中共中央批转中央公安部《关于全国公安会议的报告》. 中国共产党新闻. [2015-03-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11. ^ 關於鎮壓反革命 (一九五○年十二月——一九五一年十月). 毛澤東文集第六卷. 人民網. 1951-04-02 [2014-12-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2-14). 
    12. ^ 毛泽东提出“死缓”一词. [2016-0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13. ^ 中共中央《关于对犯有死罪的反革命分子应大部采取判处死刑缓期执行政策的决定》. [2016-0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7-13). 
    14. ^ 14.0 14.1 建国初期:空前绝后的“镇压反革命”运动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凤凰网
    15. ^ 胡平: 对中共镇反运动的盖棺定论(之一). Radio Free Asia. [2019-11-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1-08) (中文(中国大陆)‎). 
    16. ^ 镇反运动中被错杀原国民党将领平反录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凤凰网
    17. ^ 朱自清之子的冤死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光明日报
    18. ^ 身无分文闯香港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7-03-12.,搜狐
    19. ^ Zhengyuan Fu. Autocratic Tradition and Chinese Politic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3年: 274–275 [2014-07-27]. ISBN 978-0-521-44228-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3-15). (英文)
    20. ^ Mechthild Leutner. Rethinking China in the 1950s. LIT Verlag Münster. 2007: 31 [2014-07-29]. ISBN 978-3-8258-029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3-15). (英文)
    21. ^ 建国初期空前绝后的“镇压反革命”运动. 凤凰网. [2012-03-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6-05). 
    22. ^ Yang Kuisong. Reconsidering the Campaign to Suppress Counterrevolutionaries. The China Quarterly. March 2008, 193: 102–121 [2014-12-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10). (英文)
    23. ^ 楊奎松. 毛澤東與鎮壓反革命運動. 陳永發 (编). 《兩岸分途: 冷戰初期的政經發展》.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 2006年: 31–76 [2014-12-03]. ISBN 978-986-00-635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3-15). 
    24. ^ 于海洋. 建国初期镇压反革命运动评述. 仇加勉 (编). 《公安大学学报》.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 2000年: 65–60 [2017-07-28]. ISSN 1009-696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28).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