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江之战 (1842年)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镇江之战
第一次鸦片战争的一部分
British troops capture Chin-Keang-Foo.jpg
进攻镇江的英军同清军在城門外战斗
日期1842年7月6日-1842年7月21日
地点
结果 英军胜
参战方

英国 英国

 大清
指挥官与领导者
郭富子爵
巴加爵士
海龄
兵力
陆军:6907名[1] 旗兵:1580名
汉兵:2700名
伤亡与损失
死亡:37人
受伤:128人
失蹤:3人[2]
500+人

镇江之战发生于清道光二十二年六月(1842年7月),第一次鸦片战争期间。是英国远征军为进攻清朝战略要地镇江清军进行的一场战役。此战是英军在第一次鸦片战争历次作战中投入兵力最多的一次,也是伤亡最为重的一次。镇江之战是第一次鸦片战争的最后一战,此战失败后清朝政府被迫同英国签订《南京条约》。[3]

缘起[编辑]

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开始后,英军在广东福建等地发起进攻,虽然取得进展,但亦受到清朝军队的抵抗。为尽快结束战争,英军改变军事策略,于1841年9月从厦门北上舟山,转攻清朝的经济重地浙江沿海地区,陆续攻陷了浙东定海镇海宁波等地。在英军占领浙东期间,为寻求尽快实现其目的之途径,对清朝的政治、经济、地理等情况,作了进一步的调查分析,认为:北京虽为京师要地,但比较贫瘠,清政府的物资银财主要仰给于南方各省,并经由运河输送。如进攻北京,清政府必迁都于更远的内地,届时难以找到谈判的对象,势必迁延时日,达不到迅速结束战争的目的。同时,清政府正全力加强北京一带防务,对长江的防御则未予重视。只要沿着长江攻入江苏安徽,占领南京,控制京杭大运河,并占领乍浦上海,扼住主要的航道,切断清朝的漕运咽喉命脉,最终使清政府求和妥协。[4][5]

战前准备[编辑]

1903年英國人出版的镇江地图

英国[编辑]

英国方面在确定扬子江战役计划后,将进攻发起时间选在春夏之交,因为那时正是粮食等物资北运的季节。自1841年9月至1842年4月,英军陆续从印度向中国战场调兵,这批奉调来华的海陆军,计有军舰七艘和陆军约七个团,从而使英军在中国战场共“拥有军舰二十五艘,载炮六百六十八门,轮船十四艘,载炮五十六门,医院船、测量船及其他船舰共九艘,另有大量辅助作战的运输舰。地面部队,除了炮兵以外,有步兵一万余人”[6]。从1842年5月上旬开始主动从浙东一带收缩兵力,集中兵力从长江口进攻,相继攻占乍浦、吴淞、等地。此后,英军集结兵力于长江口外,扬言北上京津,实则准备溯江西进镇江,切断中国内陆交通“大动脉”京杭大运河。

清朝[编辑]

早在1841年冬,道光帝即风闻英军可能进犯上海,曾谕令新任两江总督牛鉴加以防备。但牛鉴却认为,“下游之堵御既严,瓜洲之防护又密”,英舰“断不敢飞越数百里重兵驻守之地,冒险入江,阻我漕运”,结果未有效加强在长江一带防务,导致英军相继攻陷乍浦吴淞。1842年6月,英军攻陷吴淞口后扬言北上,清廷中计,在催促耆英伊里布等由浙江驰赴江苏,会同牛鉴“办理夷务”,加紧议和的同时紧急从华北东北调集援兵,加强京津地区防务,而对于长江下游的防务,仍未予以足够重视。只是同意由浙江调兵二千,协助江苏驻军(五六千名)防守沿江要隘及江宁府,其中镇江守军有旗兵1583名(包括400名青州兵);西南郊的汉兵有2700名,由满族将领海龄指挥。[7]

作战过程[编辑]

進攻西門的英軍

1842年7月初,英军援兵全部抵达,璞鼎查巴加臥乌古随即于7月6日率领十一艘军舰、九艘轮船、四艘运兵船和四十八艘运输船,装载陆军一万余人,驶离吴淞口,溯长江而上。所有舰船编组成先锋舰队和五个纵队,每个纵队有八至十三艘运输船,由一艘战舰率领(第三纵队由一艘运兵船率领),并接受该舰舰长的指挥。每纵队之间保持三至五公里距离。沿途以测量船为先导,边测量,边前进。另外,英军在吴淞口留有军舰两艘,用以封锁长江口,保证后路安全。英军西进过程中,福山、鹅鼻咀和圌山等长江险隘处的炮台守军,因兵力薄弱,稍事抵抗,即弃阵而走。

7月14日下午,英军摧毁镇江东面五十里的圌山关炮台(有炮二十门)。之后,因风小暂停西进,只派测量船继续上驶,进行侦察。17日,大队英舰进入镇江江面,随即封锁瓜洲运河北口,阻断漕运。

镇江位于长江和运河的交会处,是运河的咽喉,江宁的屏障。镇江城雄峙长江南岸,西北有金山,东北有北固山焦山象山。战前,由副都统海龄率旗兵一千六百名、绿营兵四百名驻守。城内大炮因已大多调运吴淞,仅留下数门。英军攻占吴淞后,四川提督齐慎(4月授参赞大臣,赴浙防英)带江西兵千余名、湖北提督(6月署江南提督)刘允孝带湖北兵千余名仓卒赶到,驻扎城外,协助防守。但在英军兵临城下的危急时刻,将领间互不协同,各自为战,没有集中统一的指挥。海龄未派部队控制金山与北固山等制高点,而将全部旗兵收缩城内,紧闭四门,禁止任何人出城,并于城内捉汉奸,捕杀城内居民百余人。[8]

巴加和卧乌古曾亲自登上镇江西北的金山寺,察看周围地形,所见到的景象是:坚固的城墙上没有士兵守卫,只有城西南的半山坡上新建了三座军营。于是英方判断,清军主力可能已经撤至城外,进攻镇江城将不会遇到什么抵抗。

英军进攻吴淞时,主要由海军担任,而进攻镇江,则主要由陆军负责。参战的陆军共六千九百一十五人,编为第一、二、三旅和炮兵旅。第一旅(二千三百一十八人)、第三旅(二千一百五十五人)和炮兵旅担任主攻,矛头主要指向镇江西南郊高地的清军;第二旅(一千八百三十二人)担任助攻,指向镇江东北,主要任务是牵制和分散清军兵力。[9]

7月21日晨,英军开始进攻。右翼的第一、第三旅和炮兵旅在镇江西北的金山附近未遭抵抗即顺利登陆。第一旅上岸后,为分割城内外清军,直指西南山坡上的清军兵营。经过数小时激战,清军不支,齐慎、刘允孝率部退往新丰镇(今江苏丹阳北)。英军第三旅登岸后,则沿着西城根,进攻西门。

与此同时,英军第二旅在北固山一带登岸,直薄城下,冒着清军的炮火,蜂拥爬梯登城。守城旗兵誓死抵抗,有的把英军推下城去,有的扭住一起跳下城墙。上午10时许,北门被打开,大队英军冲入城内,向西门方向进攻。

进攻西门的英军第三旅遭到清军的阻击,城门久攻不下。中午,英军一个爆破小队在炮火掩护下,用三个火药包(火药一百六十磅)将瓮城门炸开。此时,由北门冲向西门的英军已将内城门打开,于是大队英军由西门蜂拥而入。

进攻镇江的英军遭到守城清军的强力抗击,英军攻入城内后,守城的旗兵从巷道内涌出,与英军展开激烈的巷战和肉搏战。许多旗兵战前杀死自己的妻儿,然后才参加与英军的战斗。将士们”血积刀柄,滑不可握,犹大呼杀贼[10]“。最终,守卫镇江城的旗兵以极大的伤亡代价,使英军死伤160多人,是自第一次鸦片战争爆发以来最重的伤亡。海龄督战到最后一刻,最后自杀身亡。[11][12] [13]

英军破城后大肆烧杀,“毁城垣,焚衙署,纵黑鬼奸淫妇女,道路死伤枕藉”,全城大火弥漫数日,镇江城遭到了极其严重的破坏。英国参战军人事后回忆“只要是真实的回忆,就可觉得这颗心很难说是有人道的了。但即使是心肠最硬、资格最老,以杀人越货为生的人,看到这种悲惨景象也不能无动于衷的。”[14]

后续行动[编辑]

英军在镇江的军事行动,成功的切断了京杭大运河漕运,沉重打击了清朝经济命脉。7月16日,道光帝就密谕耆英,只要英国息战退兵,便同意割让香港,并增开通商口岸。镇江失守后,道光帝决心专意“议抚”,并授权耆英、伊里布“便宜行事,务须妥速办理,不可稍涉游移”,并令奕经所率援军暂缓由浙赴苏,“以免该逆疑虑”。[15]然而,英方对清朝方面的“羁縻”置之不理,决心打到江宁,以争取更大的砝码。8月3日,英国远征军留下一部分兵力守卫镇江,主力舰队开始向江宁开进,9日抵达江宁江面。11日,英国陆军在观音门附近登岸,军舰摆开了攻城的架势。同日,耆英自无锡赶到江宁,在英国军队的武力威慑下,开始与英方议和。[16]

结局[编辑]

在8月14日和谈中,英方在谈判中以武力迫使清政府全部接受英方提出的条件。接着,道光帝先后发出了“不得不勉允所请,借作一劳永逸之计”和“各条均准照议办理”的谕旨[17]。29日,耆英、伊里布、牛鉴等在英军旗舰“皋华丽号”上与英方全权代表璞鼎查签订了 《南京条约》(即《江宁条约》),[18]条约签订后,英军舰船陆续撤往定海一带,第一次鸦片战争正式结束。[19]

图片集[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Waley, Arthur. The Opium War Through Chinese Eyes. George Allen & Unwin. 1958: 197. ISBN 0-04-951012-6. 
  2. ^ William Dallas Bernard; W. H. Hall. Narrative of the Voyages and Services of the Nemesis, from 1840 to 1843; and of the Combined Naval and Military Operations in China: Comprising a Complete Account of the Colony of Hong Kong, and Remarks on the Character and Habits of the Chinese. Colburn. 1844年: pp. 417–418. 
  3. ^ 军事科学院. 《中国近代战争史》第七节 英军侵入长江下游. 军事科学出版社. 1984. 
  4. ^ Granville G. Loch. The Closing Events of the Campaign in China: The Operations in the Yang-tze-kiang and Treaty of Nanking. London. 1843 [2014-07-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7-16). 
  5. ^ 《阿伯丁伯爵致亨利·璞鼎查爵士函》·[美]马士《中华帝国对外关系史》(中译本)第一卷·第755—756页。
  6. ^ [英]利洛:《英军在华作战末期记事——扬子江战役及南京条约》
  7. ^ 牛鉴:《防护漕船及江海情形折》,《筹办夷务始末(道光朝)》(三),第1575页
  8. ^ 《鸦片战争》.第3册.第80页
  9. ^ [英] 穆瑞:《在华战役记》
  10. ^ 镇江府立青州驻防忠烈祠碑
  11. ^ 《清史稿.列传》.一百五十九
  12. ^ 骆承烈. 《鸦片战争中镇江抗英的史料 》. 《历史研究》1978年04期. 
  13. ^ 《鸦片战争》第5册.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0: 305页. 
  14. ^ 利洛:《英军在华作战末期记事——扬子江战役及南京条约》
  15. ^ 《廷寄》.《筹办夷务始末(道光朝)》(四).第2133页
  16. ^ 中国第一个丧权辱国的条约——《南京条约》的签订. 中国历史专题网. [2008-08-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4-24). 
  17. ^ 《廷寄》.《筹办夷务始末(道光朝)》(五).第2277-2307页
  18. ^ 凤凰网. 1842年 《南京条约》条约签订. [2011年8月29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年8月29日). 
  19. ^ 《第一次鸦片战争的最后一战》. 镇江网. [2008-10-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