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漂流事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长江漂流事件,是1986年在青海省长江源頭四川川邊河段的漂流競賽,造成9名中國人、1名美國人死亡。原先只有美国漂流運動員率領「中美联合探险队」一隊探險,意外引起兩隊中國業餘者「不能讓洋人成為第一個長江漂流者」而參與「競賽」,業餘者9死。

长江漂流在1980年代被視為中國愛國主義運動,一度與1981-86年女排五連冠(尤其1984年奧運女排金牌)相提並論,然而漂流很快被遺忘。央視1988年播出的紀錄片《河殤》對长江漂流和後續的黃河漂流有強烈反思,約有2-3億中國觀眾收看[1]。此事件是中國有史以來第二嚴重的戶外運動事故,僅次於2021年的黄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赛事故

背景[编辑]

1985年6月,尧茂书在长江漂流,在7月24日因金沙江浪急导致触礁而死。1985年9月,《四川日报》刊发《长歌祭壮士》,第一次详细记录尧茂书的漂流遇险,自此长江漂流引发中国大陆的关注。[2][3]

经历[编辑]

中美联合长江漂流队[编辑]

1983年,美国职业漂流運動員肯·沃伦和妻子简·沃伦来到中国想在长江进行漂流。由于在中国办理漂流探险手续相当复杂,肯·沃伦联系到一个姓林的美籍华人委托其办理相关手续。当漂流队全体队员和数吨物资器材抵达香港,发现无人接机,肯·沃伦才知道受骗,漂流队因此就地解散。[4]后来肯·沃伦到中国国家体委旗下的中国体育服务公司寻求漂流长江的许可,中国体育服务公司开价80万美元。到1985年年底,沃伦夫妇仍未筹够80万美金,因此中国体育服务公司降到30万美元,后双方签订合同,中美联合长江漂流将在1986年7月初开始,从长江源头一直漂到宜宾,全程预计2个半月。该漂流队被称为“中美联合长江漂流探险队”(下称中美队)。[5]

“中美联合长江漂流探险队”共二十七人,美国方二十人,六人进行水上探险,十四人为后勤、医生、史学家和电视报道人员。中国方七人,三名进行水上探险,四人为翻译和记者。[4]但在漂流途中,中方和美方成员因漂流态度、食品和划船水平的原因双方产生分歧,最终未完成漂流。[5][4]

  • 7月21日,中美队从长江源头下水。
  • 7月28日,中美队抵达设在沱沱河大桥附近的大本营。
  • 7月31日,中美队分乘七条漂流船从沱沱河大桥下水。
  • 8月3日,美方摄影师大卫·西皮因高山反应引起肺水肿病逝,葬于通天河畔,时年28岁。
  • 8月16日,由于中方和美方的分歧,在青海玉树州,美方三名桨手和一名医生离开漂流队返回美国。
  • 8月17日,中美队9人分乘4艘漂流艇从直门达下水,开始金沙江漂流。
  • 9月2日,中美队3艘橡皮艇在白玉县境内盖玉乡叶巴灘近被礁石划破,无法前进。
  • 9月9日,中美队11名队员在四川巴塘与救援队汇合。
  • 9月13日下午,肯·沃伦在四川巴塘宣布中美队漂流结束。

洛阳漂流队[编辑]

洛阳漂流队(下称洛阳队)由民间自发组成,员多数来自洛阳市委和市政府大院,漂流队中没有成员进行过漂流。[5][4]洛阳队除部分水段外完成长江漂流。

  • 5月,洛阳漂流队隐瞒家人、躲开体育局的堵截,踏上去西宁的火车。
  • 6月24日,洛阳队到达唐古拉山镇沱沱河沿
  • 三周后,洛阳队通过漂流到达玉树。
  • 7月24日,在卡岗附近,洛阳队被长江队队员呼叫上岸,与科漂队汇合。下午5时,科漂队的王岩、孔志毅和洛阳队的张军、杨红林乘座碉堡形状的密封船漂过卡岗。
  • 7月25日,洛阳队和科漂队使用密封船捆绑橡皮船闯滩,其中7人落水,橡皮船上5人被找到,密封船上,科漂队的孔志毅失踪。
  • 8月13日,巴塘县宴请洛阳队,洛阳队由于得知中美队已过玉树,因此在8月17日,洛阳队乘卡车前往虎跳峡
  • 9月10日,洛阳队两人上船,当天冲过上虎跳,舱门连接处撕破。
  • 9月12日,洛阳队郎保洛和孙志岭上船在中虎跳进行漂流,下水后第一个大浪导致密封船撕裂,孙志岭失踪。
  • 9月16日,郎保洛获救。
  • 由于虎跳峡受阻,洛阳队派一队人乘汽车到武汉下水漂流,11月12日,洛阳队进入上海吴淞口,完成长江漂流。

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编辑]

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下称“科漂队”)主要由中科院成都地理研究所科研人员組成,無漂流經驗。由队长王岩(集美航海专科学校1983年屆畢業生)、副队长何平,队员孔志毅、李大放、兰为可、颜柯、杨勇、杨斌、周洪京和冯春组成,漂流队中没有成员进行过漂流。[5][4]科漂队除部分水段外完成长江漂流。

  • 7月19日下午4时50分,分乘“攀钢”号和“前卫号”橡皮船从青海省玉树州的直门达大桥左岸下水,开始长江漂流。
  • 7月20日,科漂队通过通伽峡乱石滩。
  • 7月21日,科漂队通过仁果西,但在度过卡松渡时遭遇险情,绝大部分物资装备和食品被江水冲走。
  • 7月24日,在卡岗附近,科漂队被岸上接应队员呼叫上岸,与洛阳队汇合。“攀钢号”橡皮艇在解绑途中被江水冲走。
  • 7月25日,洛阳队和科漂队闯滩时7人落水,洛阳队的张军、杨红林失踪。
  • 在洛阳队乘卡车前往虎跳峡时,科漂队也前往虎跳峡进行漂流。
  • 在洛阳队前往武汉后,科漂队开始强调“漂流长江要一寸不落”,派人去补漂在四川、云南跳过的4段江段,其中在莫丁险滩,进行漂流的3名队员全部遇难。
  • 9月13日,科漂队随队记者万明被飞石击中头部后去世。
  • 11月25日下午2时30分,科漂队队友驾着两艘橡皮艇漂至长江入海口附近的横沙岛,完成长江漂流。

事后[编辑]

洛阳队[编辑]

1987年,洛阳队部分队员参与黄河漂流[5]

中美队[编辑]

在玉树离开的队员回到美国接受采访,将肯·沃伦描述成一个恶魔。因为大卫·西皮的死,美国对长江漂流的报道绝大多数是负面。[5]

肯·沃伦回到美国后,遭受大卫·西皮家人的起诉。1990年6月,肯·沃伦赢得全部6场官司。1991年2月,肯·沃伦在家中突发心脏病死亡,享年63岁。[5]

遇难人员[编辑]

在长江漂流事件中共有10人遇难,中方9人均為翻船導致溺水或撞石死亡,美方1人為高山反應病死。[4]

姓名 所属队伍 身份 死亡日期 死因 年龄
孔志毅 科漂队 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青藏兵站59035部队营职干部 1986年7月27日 在漂流长江上游金沙江段叶巴滩时,翻船遇难。 33岁
杨红林 洛阳队 原洛阳市公交公司职工 1986年7月27日 在漂流长江上游金沙江段叶巴滩时,翻船遇难。 32岁
张军 洛阳队 原洛阳五三七厂职工 1986年7月27日 在漂流长江上游金沙江段叶巴滩时,翻船遇难。 35岁
大卫·西皮 中美队 原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摄影师,随队记者 1986年8月3日 在漂流长江上游通天河段时,因高山反应引发肺水肿病逝。 28岁
孙志岭 洛阳队 原洛阳机务段职工 1986年9月12日 在漂流长江上游金沙江段中虎跳峡时,翻船遇难。 35岁
万明 科漂队 原四川《青年世界》杂志社记者,随队记者 1986年9月13日 在长江上游金沙江段中虎跳峡采访途中,被飞石击中头部。 23岁
雷志 洛阳队 原金沙江水运局工人 1986年10月14日 在漂流长江上游金沙江段白鹤滩时,被漩涡卷入江底。 24岁
杨前明 科漂队 原成都色织染整厂设计师 1986年11月19日 在漂流长江上游金沙江段扎木滩时,翻船遇难。 32岁
王建军 科漂队 原中国科学院成都地理所干部 1986年11月19日 在漂流长江上游金沙江段扎木滩时,翻船遇难。 33岁
王振 科漂队 原中国科学院成都地理所干部 1986年11月19日 在漂流长江上游金沙江段扎木滩时,翻船遇难。 29岁

纪念[编辑]

1986年12月1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以1986年12月22日以[86]民优函第312号文,同意批准长江漂流中遇难的王建军、王振、杨前明、尧茂书、万明为革命烈士,孔志毅由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批准为革命烈士。[4]

2013年6月,长江漂流纪念馆正式开馆后,成为建川博物馆开放的第24座场馆。[6]

影视作品[编辑]

2016年9月27日,瑞格娱乐获得长江漂流的文字作品《Riding the Dragon's Back–The Great Race to Run the Wild Yangtze》的改编权,戢二卫和Jamie Lai将担任这部电影的制片人,该片将由中国和美国班底联合制作,预计2017年开拍。[7][已过时]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尹萍. 最熱門的話題-河殤. 遠見雜誌 (台灣). 1988-11-15(1988年12月號). 
  2. ^ 尧茂书:用生命换取首漂长江. 新京报. 2008-07-24 [2018-08-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19). 
  3. ^ 长江漂流--尧茂书. 搜狐. 2004-05-17. 
  4. ^ 4.0 4.1 4.2 4.3 4.4 4.5 4.6 虎啸长江 1986年长江漂流探险活动亲历者回忆录. 国家地理中文网. 2015-06-02. 
  5. ^ 5.0 5.1 5.2 5.3 5.4 5.5 5.6 1986,生死漂流. 网易. 2016-08-30. 
  6. ^ 长江漂流纪念馆开馆:盛着长漂壮举 装着多年夙愿. 四川在线. 2013-06-23. 
  7. ^ 中美将拍80年代长江漂流事件 预计2017年开机. 腾讯娱乐. 2016-0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