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塔那摩灣海軍基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坐标19°54′N 75°9′W / 19.900°N 75.150°W / 19.900; -75.150

關塔那摩灣海軍基地
古巴关塔那摩湾
Gitmo Aerial.jpg
關塔那摩灣鳥瞰圖(東北方向)
Seal of Guantanamo Bay Naval Base.svg
类型 軍事基地
设施信息
控制者  美國海軍
历史
建於 1898年
使用时期 1898年至今
战役 關塔那摩灣之役英语Battle of Guantánamo Bay
驻军状态
现任指挥官 Captain John A. Fisher, USN
關塔那摩灣地圖,圖中顯示了美國海軍基地的大致邊界

關塔那摩灣海軍基地(西班牙語:Base Naval de la Bahía de Guantánamo)是一個美國軍事基地拘留營,位於古巴東南端的關塔那摩灣,面積合共120平方公里,駐紮了超過8,500名美國水手海軍陸戰隊[1][2],美國於1903年起租用此地作煤炭站英语Fuelling station海軍基地。美國和古巴簽訂的第一張租約有效至1934年,其間美國每年向古巴缴付等值2000美元的黃金作為租金[3];在1974年後,年租升至4,085美元。[4]

關塔那摩灣海軍基地是美國最古老的海外基地[5],也是美國唯一一個設在共产主义国家的軍事基地[6]。自1959年古巴革命以來,古巴政府一直抗議美國佔據關塔那摩灣,稱美國的行為根據國際法是非法的,並聲稱該基地是以武力強行奪走的。

關塔那摩灣海軍基地在2002年增建了一個軍事監獄英语military prison,即关塔那摩湾拘押中心,用於監禁在反恐戰爭期間於阿富汗伊拉克和其他地方被捕的非法交戰人員英语unlawful combatant[7]此拘押中心因不時傳出虐囚事件[8]以及拒絕根據日內瓦公約對囚犯保護而多次在國際上受到譴責。[9][10]

歷史[编辑]

1916年的基地
美國艦隊在基地停泊,攝于1927年
海軍基地鳥瞰圖,左邊是海軍販賣部英语Navy Exchange麥當勞,右邊是室外電影院,攝于1995年

西班牙殖民時代[编辑]

關塔那摩灣周邊地區最初是泰诺族居住的地方。[11]1494年4月30日,克里斯托弗·哥伦布在他的第二次航行抵達海灣並過夜。哥倫佈命名海灣為格蘭德港(英語:Puerto Grande),而他著陸的地方現在稱為漁夫角(英語:Fisherman's Point[12]。在詹金斯的耳朵戰爭期間,海灣及其周圍地區受到英國的控制。在英國占領之前,該海灣被稱為沃爾瑟納姆港(英語:Walthenham Harbor)。 英國將其更名為坎伯蘭灣。 後來英國人在嘗試前往古巴聖地亞哥但失敗告終之後從該地區撤退。[12]

美西戰爭期間的關塔那摩灣[编辑]

美西戰爭期間,攻擊聖地亞哥的美國艦隊[13]1898年的颶風季節英语1898 Atlantic hurricane season確保了關塔那摩的港口得到保護。美国海军陆战队海軍的輔助下在關塔那摩灣登陸,並聯合古巴部隊將守衛的西班牙軍隊擊潰。戰爭以1898年的《巴黎條約》結束,西班牙正式放棄了對古巴的控制。儘管戰爭已經結束,但美國在該島上仍保持著強大的軍事影響力。在1901年,美國政府通過了《普拉特修正案》。[14]該修正案的第七節如下:

為了能使美國保持古巴的獨立,並保護其人民,以及出於自己國防需求,古巴政府將出售或租借給美國所需的煤或建立海軍基地的某些特定地點。

在起初受到制憲會議的抵制之後,《普拉特修正案》於1901年正式納入古巴共和國憲法英语1901 Constitution of Cuba[15]憲法於1902年生效,並於次年向美國授予了現為關塔那摩灣海軍基地的土地。[16]

租借[编辑]

美國與古巴之採礦與海軍基地租借地協議
簽署日 1903年2月16日,1903年2月23日
地點 哈瓦那华盛顿
生效日 1903年2月23日
簽署者
引证 TS英语United States Treaty Series 418; 6 Bevans 1113
租用採礦或海軍基地條件協議
簽署日 1903年7月2日 (1903-07-02)
地點 哈瓦那
生效日 1903年10月6日
簽署者
引证 TS英语United States Treaty Series 426; 6 Bevans 1120

1903年的租賃協議分兩部分執行。 第一部分於2月簽署,包括以下規定:[16]

  1. 協議–這是美國與古巴之間根據《普拉特修正案》第七條租用的海軍基地財產。
  2. 第1條-描述了要出租的區域,關塔那摩灣和巴伊亞本田的邊界。
  3. 第2條–美國祇能佔領,使用和修改其屬性,以使其滿足聯合和海軍基地的需要。 古巴貿易中的船隻應自由通行。
  4. 第3條-古巴保留最終主權,但在佔領期間,美國對第1條所述地區擁有唯一管轄權。在達成協議的條件下,美國有權通過購買或占有上述任何土地。

第二部分後於1903年7月簽署,包括以下規定:[17]

  1. 第1條–年租是2000美元金幣。 邊界內的所有私有土地由古巴持有。 美國將向古巴預付租金以方便交易。
  2. 第2條-美國應支付對場地的勘測費用,並用圍欄標出邊界。
  3. 第3條–租賃區內不得有商業或其他企業。
  4. 第4條-相互引渡
  5. 第5條-不是入境口岸。
  6. 第6條-船舶應服從古巴港口警察。 美國不會阻礙進入或離開海灣。
  7. 第7條–該提案開放七個月。

西奧多·羅斯福和何塞·加西亞·蒙特斯簽名。

在1903年關塔那摩的租約沒有固定的到期日期。[18]

1934年,美國根據《黃金儲備法英语Gold Reserve Act》單方面將付款方式從金幣改為美元。根據當時的黃金價格,租賃金額定為3,386.25美元。[19]1973年,美國根據黃金價格的進一步上漲,將租賃金額調整為3,676.50美元,1974年調整為4,085美元。[20]付款每年發送一次,但是自從古巴革命以來古巴僅接受了一筆租賃付款,而據菲德爾·卡斯特羅聲稱,這張支票是於1959年因混亂而存入的。從那時起,古巴政府就沒有再存入任何其他租賃支票。[21]

第二次世界大战[编辑]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該基地是從紐約市基韋斯特巴拿馬運河波多黎各牙買加千里達及托巴哥群島的商船護航隊的重要分发及補給點。[22]

戰後[编辑]

列剋星敦號航空母艦離開關塔那摩,攝於1991年

直到古巴革命之前,成千上萬的古巴人每天從基地外面通勤到內部工作。在1958年中,車輛停止了通行,在基地工作的工人被要求步行穿過基地的幾個大門。公共汽車幾乎在一夜之間被迫投入服務,以疏導工人往返大門的人潮。[23]

1962年古巴導彈危機期間,軍事人員的家屬被從基地撤離。 在10月22日收到疏散通知後,疏散人員被告知要為每個家庭成員收拾一個手提箱,攜帶疏散和免疫卡,將寵物綁在院子裡,把房子的鑰匙留在餐桌上,並在房子前等候公交車。[24]家屬隨後前往機場飛往美國,或前往登上港口的疏散船。危機解決後,家屬於1962年12月獲准返回基地。[25]

從1939年開始,基地的水是通過從亞特拉斯河向基地東北約7公里處取水的管道提供的,每天約供给9,000立方米的水,美國政府為此在1964年前每月支付約$14,000美金。[26]1964年,古巴政府停止向基地供水。[26]該基地的蓄水量約為50,000立方米,並立即實行嚴格的節水措施。 美國首先通過駁船從牙買加進口水,然後從聖地亞哥洛馬角英语Point Loma, San Diego搬遷了一家海水淡化廠[27]當古巴政府指責美國竊水時,時任基地指揮官約翰·布爾克利英语John D. Bulkeley下令切斷並拆除一段輸水管道,將兩段分別直徑36厘米,長97厘米和直徑25厘米,長51厘米的管道從地面抬起,並密封開口。[28]

21世紀[编辑]

2005年,美國海軍在基地完成了一項1200萬美元的風力發電項目,安裝了四台950千瓦,275英尺高的風力發動機,從而減少因主力使用柴油發電機英语Diesel generator提供電力所產生的柴油燃料需求[29][30]。在2006年,風力渦輪機全年減少了65萬加侖的柴油消耗。[31]

到2006年,只有兩名年長的古巴人路易斯·德拉羅薩(英語:Luis Delarosa)和哈里·亨利(英語:Harry Henry)仍每天穿越基地的東北門在基地工作,因為古巴政府自革命以來一直禁止美國招募新工人。他們都於2012年底退休。[32]

2009年1月,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簽署了行政命令,指示中央情報局關閉其轄下的「秘密監獄」,並命令在一年之內關閉關塔那摩灣拘留營[33]但是,他將關於細節的艱難決定推遲了至少六個月。[34]2011年3月7日,奧巴馬總統發布了一項行政命令,允許繼續無限期關押關塔那摩拘留營的被拘留者。[35]2012年度美国国防授权法案》授權無限期拘留可疑恐怖分子,[36]但有關部分的執行受到聯邦法院在2012年5月16日赫奇斯訴奧巴馬案英语Hedges v. Obama臨時阻止,[37]經過一系列上訴後,訴訟因為原告人缺乏訴訟資格而撤消。[38]拘留中心至今仍在運營中。

在2013年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上,古巴外交部長要求美國歸還基地和自1898年美西戰爭期間美國入侵古巴以來的「被佔領領土」。[39][40][41][42][43]

仙人掌幕[编辑]

美國海軍陸戰隊將地雷堆積起來進行後續處理,攝於1997年7月

「仙人掌幕」是一個描述將海軍基地與古巴控制的領土分隔開的界線的術語。古巴革命後,一些古巴人在關塔那摩灣海軍基地尋求庇護。 1961年秋天,古巴軍隊在基地周圍27公里圍欄的東北部分,沿著仙人掌種植了13公里的仙人掌屏障,以阻止古巴人逃離古巴前往美國尋求庇護[44]。美國稱它為仙人掌幕,影射歐洲的铁幕,東亞的竹幕白令海峽類似的冰幕。[45]

美國和古巴軍隊在海軍基地周圍的無人區上放置了約55,000枚地雷,創造了世界最大的雷区[46]。1996年5月16日,比爾·克林頓下令掃除英语Demining美國基地上的地雷,以動作英语Motion detector和聲音傳感器取代地雷來檢測基地的入侵者。古巴政府則尚未在外圍地區掃除其相應的雷區。[47][48]

拘押中心[编辑]

三角洲拘留營1號營的入口
關塔那摩灣的一棟警衛塔,攝於1991年

在20世紀後半葉,該基地被用來收容在公海攔截的古巴海地難民。

1990年代初期,在海地總統让-贝特朗·阿里斯蒂德被推翻後,該基地被用來收容逃離海地的難民。 這些難民被關押在一個名為布爾克利營英语Camp Bulkeley的拘留區,直到美国联邦地区法院法官小斯特林·約翰遜英语Sterling Johnson Jr.於1993年6月8日宣布該拘留營違憲。此判決後來被撤銷。 1995年11月1日,最後一批海地移民離開了關塔那摩。[49]

從2002年開始,即在針對九一一袭击事件發動的反恐戰爭之後的幾個月,該基地的一小部分被用來拘留數百名敵方戰鬥人員英语enemy combatants,分別被關押在三角洲營英语Camp Delta (Guantanamo Bay)迴聲營英语Camp Echo (Guantanamo Bay)鬣蜥營英语Camp Iguana (Guantanamo Bay)和現已關閉的X射線營英语Camp X-Ray (Guantanamo)。美國軍方被指未經正式檢控程序就指控其中一些被拘留者與基地組織塔利班有聯繫。在關於在基地被監禁者享有基本權利的訴訟中,美國最高法院裁定被拘留者已「被監禁在美國行使專屬管轄權和控制權的領土內。」[50]因此,被拘留者享有美國憲法第五修正案規定的正當法律程序的基本權利。此後,美國地方法院裁定「日內瓦公約適用於塔利班被拘留者,但不適用於基地組織恐怖組織的成員。」[51]

2006年6月10日,美国国防部報告三名關塔那摩灣被拘留者自殺英语Guantanamo Bay detention camp suicide attempts。軍方報告說,這些人被用床單和衣服製成的套索絞死。[52]薛頓賀爾政策與研究中心英语Seton Hall reports對此事件發表了一項研究,當中雖然未對實際發生的事情做出任何結論,但斷言軍事調查未能解決該報告中詳述的重要問題。[53]

2006年9月6日,時任總統喬治布殊宣布,由中央情報局拘留的涉嫌或非涉嫌戰鬥人員將移交給國防部拘留,並關押在關塔那摩監獄。關塔那摩灣約500名囚犯中,關塔那摩軍事委員會英语Guantanamo military commission僅審判了10名囚犯,其餘所有案件均被擱置,等待作出調整以符合美國最高法院在哈姆迪訴拉姆斯菲爾德案英语Hamdi v. Rumsfeld中的裁決。

奧巴馬參選2008年美國總統選舉時說他打算關閉拘留所,並承諾會於2009年把它關閉。2009年1月22日,他發布了三項行政命令,其中一個明確涉及關塔那摩灣拘留營的政策,並指示在一年內關閉該營。這三個行政命令都可能對拘留中心以及美國如何拘留被拘留者產生影響。[54]在強制關閉拘留營的同時,整個海軍基地不受制於行政命令,並將繼續無限期運作。這項計劃在2009年5月20日被美國參議院投票否决,決定在可預見的將來讓關塔那摩灣的監獄保持開放,並禁止將任何被拘留者轉移到美國的設施中。[55]

2018年1月30日,總統特朗普公布了一份新簽署的總統行政命令,下令繼續開放關塔那摩灣監獄,推翻前總統奧巴馬簽署關閉關塔那摩的行政命令。[56]

商業[编辑]

在關塔那摩灣的麥當勞

在1980年代開業的31冰淇淋是最早被允許在基地開店的連鎖店[57]在1986年初,該基地增設了古巴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麥當勞餐廳。[58][59]2002年開設了一家赛百味[60]2004年,在保齡球館開設了一家肯德基艾德熊組合餐廳,並增設了必勝客[61]。還有一家咖啡店出售31冰淇淋星巴克咖啡,還有一家合併的肯德基塔可鐘餐廳。[62]

基地的所有餐館均由美國海軍擁有和專營權。[63]這些餐館的所有收益均用於支持服役軍人及其家人的士氣、福利和娛樂活動。[64]

機場[编辑]

基地內有兩個機場,Leeward Point Field麥考拉機場英语McCalla Field。Leeward Point Field是活躍的軍用機場,ICAO代碼為MUGM,IATA代碼為NBW。[65]而麥考拉機場則在1970年被指定為輔助著陸場。[66]

Leeward Point Field建於1953年,是關塔那摩灣海軍航空站的一部分。[67]Leeward Point Field有一條跑道,長2,400米。[65]舊跑道長2,600米。目前,Leeward Point Field負責運營數架支持基地運營的飛機和直升機。Leeward Point Field在1993年第10中隊英语VC-10 Challengers被逐步淘汰前一直是該部隊的所在地。

麥卡勒機場成立於1931年[67],一直運營到1970年。在麥卡勒機場常規運行的飛機包括JRF-5英语JRF-5N3N英语N3NJ2F英语J2FC-1商人式運輸機英语C-1 Trader和飛船[68]。麥卡勒機場現在被列為停飛機場。該機場有3條分別長1,400米,670米和560米的跑道。

教育[编辑]

國防部教育活動部英语Department of Defense Education Activity在基地開設了兩所學校為服役軍人的受撫養人員提供教育。 兩所學校均以海軍少將威廉·托馬斯·桑普森英语William Thomas Sampson命名。桑普森小學英语W.T. Sampson Elementary/High School開設K-5年級,桑普森高中英语W. T. Sampson High School開設6-12年級。 Villamar兒童發展中心為六周至五歲的受撫養人提供托兒服務。軍眷與士氣福利休閒司令部英语United States Army's Family and MWR Programs亦設有一個青年中心,為家屬提供活動。[69]

氣候[编辑]

關塔那摩灣海軍基地的年降雨量約為61.5厘米[70]。低降雨量使基地被歸類為半乾旱沙漠環境。[70]基地的年平均高溫為31.2 °C(88.2 °F),年平均低溫為22.5 °C(72.5 °F)。[71]

關塔那摩灣气候平均数据
月份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全年
平均高温​℉(℃) 84
(29)
84
(29)
86
(30)
88
(31)
88
(31)
90
(32)
91
(33)
91
(33)
91
(33)
90
(32)
88
(31)
86
(30)
88.2
(31.2)
平均低温​℉(℃) 68
(20)
68
(20)
70
(21)
72
(22)
73
(23)
75
(24)
75
(24)
75
(24)
75
(24)
75
(24)
73
(23)
70
(21)
72.5
(22.5)
平均降水量​英⁠寸(㎝) 0.98
(2.5)
0.91
(2.3)
1.2
(3)
1.3
(3.3)
3.58
(9.1)
2.09
(5.3)
1.1
(2.8)
1.89
(4.8)
3.1
(8)
5.1
(13)
1.81
(4.6)
1.1
(2.8)
24.4
(62)
来源:Weatherbase[71]

知名人士[编辑]

出生在海軍基地的著名人物包括演員彼得·褒曼英语Peter Bergman[72]和美國吉他手艾薩克·蓋爾利英语Isaac Guillory[73]

參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US Naval Station Guantanamo Bay. Navel Technology. [2019-05-04]. 
  2. ^ Ralston, Jeannie. 09360 No-Man's-Land. National Geographic. April 2005 [2019-09-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10-11). 
  3. ^ Sweeney, Joseph C. Guantanamo and U.S. Law. Fordham International Law Journal. 2006, 30 (3): 22. 
  4. ^ Elsea, Jennifer K.; Else, Daniel H. Naval Station Guantanamo Bay: History and Legal Issues Regarding Its Lease Agreements (PDF). Washington, D.C.: 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 2016-11-17 [2016-12-09]. 
  5. ^ Why the U.S. base at Cuba’s Guantanamo Bay is probably doomed. Washington Post. [2018-05-31]. 
  6. ^ 插入共產國心臟的美軍基地. 新紀元周刊. 
  7. ^ Guantanamo Bay – Camp Delta. GlobalSecurity.org. [2012-09-03]. 
  8. ^ GTMO CTD Inspection Special Inquiry (PDF). 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 [2011-01-26].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1-07-21). 
  9. ^ Article 10: Right to fair public hearing by independent tribunal. BBC World Service. [2012-09-03]. 
  10. ^ Agenda Item 17 base naval. cubaminrex.cu.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4-06-04). 
  11. ^ Robert M. Poole. What Became of the Taino. Smithsonian Magazine. [2012-09-09]. 
  12. ^ 12.0 12.1 M. E. Murphy. The History of Guantanamo Bay 1494–1964. United States Navy. [2012-09-09]. 
  13. ^ The Santiago Campaign | Battlefields | Cuban Battlefields of the Spanish-Cuban-American War. cubanbattlefields.unl.edu. [2019-04-19]. 
  14. ^ 1901 Platt Amendment commentary at the United States Archives online
  15. ^ The Platt Amendment is Accepted by Cuba (PDF). New York Times. 1901-06-13 [2016-02-29]. 
  16. ^ 16.0 16.1 Agreement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and Cuba for the Lease of Lands for Coaling and Naval stations, 1903.
  17. ^ Lease to the United States by the Government of Cuba of Certain Areas of Land and Water for Naval or Coaling Stations in Guantanamo and Bahia Honda U.S. Federal Government, 1903.
  18. ^ Suellentrop, Chris. How Did the U.S. Get a Naval Base in Cuba?. The Slate. 2002-01-18 [2018-06-05]. 
  19. ^ Central Bank Gold Reserves
  20. ^ Strauss, Michael. The Leasing of Guantanamo Bay. Praeger Security International. 2009: 246 and viii. ISBN 978-0-313-37782-2. 
  21. ^ Boadle, Anthony. Castro: Cuba not cashing US Guantanamo rent checks. Reuters. 2007-08-17 [2016-03-13]. 
  22. ^ Hague, Arnold The Allied Convoy System 1939–1945 Naval Institute Press 2000 ISBN 1-55750-019-3 p.111
  23. ^ M. E. Murphy; Rear Admiral; U.S. Navy. The History of Guantanamo Bay 1494–1964: Chapter 18, "Introduction of Part II, 1953 – 1964". [2006-03-15]. 
  24. ^ M. E. Murphy. The History of Guantánamo Bay 1494–1964: Chapter 19, "Cuban Crisis, 1962". [2006-03-15]. 
  25. ^ History of the American Red Cross Station on NSGB. 美國海軍. 
  26. ^ 26.0 26.1 Peter Hulme. Cuba's Wild East: A Literary Geography of Oriente. 
  27. ^ John Pomfret, Captain, U.S. Marine Corps. The History of Guantanamo Bay. Ch. 1, After the Cuban Missile Crisis, 1968. [2008-03-31]. 
  28. ^ John Duncan Bulkeley. 美國海軍歷史與遺產司令部英语Naval History and Heritage Command. 
  29. ^ Virginia Bueno. Navy's New Wind Turbines to Save Taxpayers $1.2 Million in Annual Energy Costs (新闻稿). Naval Facilities Engineering Command英语Naval Facilities Engineering Command. 2011-04-25. 
  30. ^ Annie Snider, Could Alternative Energy Be Gitmo's Next Legacy?, Greenwire (republished by the New York Times) (13 June 2011).
  31. ^ Wind turbines at U.S. Naval Station Guantanamo Bay reduce fuel consumption by 650,000 gallons annually 30 July 2006
  32. ^ Suzette Leboy; Ben Fox. Era Ends: Base's last two Cuban commuters retire. [2012-12-15]. 
  33. ^ Shane, Scott. Obama Orders Secret Prisons and Detention Camps Closed. The New York Times. 2009-01-23 [2009-01-22]. 
  34. ^ Warren Richey. Obama's Guantánamo, Counterterror Policies Similar to Bush's?.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 2009-10-15. .
  35. ^ President Obama Issues Executive Order Institutionalizing Indefinite Detention (新闻稿). 美國公民自由聯盟. 2011-03-07. 
  36. ^ Obama Makes It Official: Suspected Terrorists Can Be Indefinitely Detained Without a Trial. 大西洋 (雜誌). 2011-12-31. 
  37. ^ Judge Blocks Controversial NDAA. Courthousenews.com]. 2012-05-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5-20). 
  38. ^ Hurley, Lawrence. Supreme Court rejects hearing on military detention case. Reuters. 2014-04-28 [2014-07-20]. 
  39. ^ Australian News, May 2013, Comments by Cuba to the UN Human Rights Council
  40. ^ Granma, 26 January 2012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3-11-03., comments on an article in the New York Times on the continued occupation of Cuba
  41. ^ New York Times, 10 January 2012, Give Guantanamo Back to Cuba, Jonathan M. Hansen, cited in Granma
  42. ^ Guantanamo, Yankee naval base of crimes and provocations, 1970, (Cuban)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translated 1977 by U.S. Joint Publications Research Service (PDF)
  43. ^ Alfred de Zayas, "The Status of Guantanamo Bay and the Status of the Detainees" in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 Law Review, vol. 37, July 2004, pp. 277–342;, A de Zayas Guantanamo Naval Base in Max Planck Encyclopedia of Public International Law,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2
  44. ^ Guantanamo Bay Naval Base and Ecological Crises. Trade and Environment Database. 美利坚大学. [2009-04-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3-27). 
  45. ^ Yankees Besieged. 時代雜誌. 1962-03-16. 
  46. ^ A Useful Corner of the World: Guantánamo. 紐約客. 
  47. ^ Rosenberg, Carol. Guantanamo base free of land mines. Miami Herald英语Miami Herald. 1999-06-29 [2009-02-14]. 
  48. ^ Destination Guantanamo Bay. BBC News. 2001-12-28 [2006-03-15]. 
  49. ^ U.S. Tells Haitians Held at Guantanamo They Must Go Home. 紐約時報. 1994-12-30. 
  50. ^ Rasul v. Bush, 542 U.S. 466 (2004).
  51. ^ In re Guantanamo detainee Cases, 355 F.Supp.2d 443 (D.D.C. 2005).
  52. ^ DOD Identifies 3 Guantanamo Suicides, The Washington Post, 11 June 2006
  53. ^ Death in Camp Delta, Seton Hall University School of Law. (18 MB)
  54. ^ 奥巴马签署命令关闭关塔那摩拘押营. BBC. 
  55. ^ 奥巴马将阐述关塔那摩湾问题. 美國之音. 
  56. ^ 推翻歐巴馬承諾,川普下令:續開關塔那摩灣監獄. 聯合報. 
  57. ^ U.S.-CUBAN FACE-OFF JUST DAILY DRUDGERY. Chicago Tribune. 1985-12-20 [2019-01-15]. 
  58. ^ Warner, Margaret. INSIDE GUANTANAMO. Online NewsHour. 2003-10-14 [2006-03-15]. 
  59. ^ Joseph A. Morris. Profession of the Week: McDonald's workers (PDF). The Wire (JTF-GTMO)英语The Wire (JTF-GTMO). 2002-11-15 [2019-09-18].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2-06-11). 
  60. ^ Frank N. Pellegrini. Monday Night Football at Subways: Open until it is over (PDF). The Wire英语The Wire (JTF-GTMO). 2002-11-22 [2019-09-18].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2-06-11). 
  61. ^ Dining. JTF Guantanamo. [2009-01-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12-03). 
  62. ^ The Military Spent $1.45 Million Opening a Starbucks and a KFC/Taco Bell in Guantanamo Bay. 2010-06-09 [2019-01-15]. 
  63. ^ Andrew Selsky. Not just a prison, the Navy sees many uses for Guantanamo. Miami Herald英语Miami Herald. 2008-11-27 [2008-1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11-30). 
  64. ^ Morale, Welfare and Recreation. Branded Food & Beverage Concepts. U.S. Navy. [2010-01-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4-14). 
  65. ^ 65.0 65.1 Guantanamo Bay NS. WorldAeroData. [2012-08-31]. 
  66. ^ The History of Guantanamo Bay, Vol. II 1964–1982. United States Navy. [2012-09-05]. 
  67. ^ 67.0 67.1 Guantanamo Bay (PDF). Naval Aviation News. United States Navy. [2012-08-31]. 
  68. ^ Gillcrest, Paul. 35 McCalla Field. Sea Legs. iUniverse. 2000. ISBN 978-1-4697-9797-7. 
  69. ^ Naval Station Guantanamo Bay, Cuba. Department of Defense. [2011-12-13]. [永久失效連結]
  70. ^ 70.0 70.1 Stephen A. Lisio. Guantanamo Bay Naval Base and Ecological Crises. American University. June 199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3-27). 
  71. ^ 71.0 71.1 Weatherbase: Historical Weather for Guantanamo Bay, Cuba. Weatherbase. 2011.  Retrieved on 24 November 2011.
  72. ^ Peter Bergman Biography. CBS. 
  73. ^ Flynn, Nicholas. Obituary of Isaac Guillory. The Independent (London). 2001-01-11 [2009-09-25]. 

延伸閱讀[编辑]

  • Jonathan M. Hansen, Guantánamo: An American History. New York: Hill and Wang, 2011.
  • Alfred de Zayas, "The Status of Guantanamo Bay and the Status of the Detainees" in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 Law Review, vol. 37, July 2004, pp. 277–34;, A de Zayas Guantanamo Naval Base in Max Planck Encyclopedia of Public International Law,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2)

外部連結[编辑]

Official U.S. Military website
Maps and phot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