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聯謬誤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關聯謬誤(Association fallacy)指的是一種輕率概化類型的非形式歸納謬誤,及一種紅鯡魚,此類的謬誤藉由利用實質上不相關(且常常訴諸情感)的論述,主張說某事物持有的性質也存在於另一種事物之上。「罪惡關聯」(guilt by association)和「榮譽關聯」(honor by association)是這種謬誤的兩種形式。

一些例子有「他是韓國人,韓國人很賤,因此他很賤」、「他是日本人,他的性欲很變態,因此日本人很變態」、「他是工程師,他很宅,因此工程師很宅」、「這些大學生是唸理工的,他們都是男生,因此理工科是男生唸的」、「一些人反廢死刑、全力支持死刑,而這些人的言辭理盲濫情,因此反廢死刑的都理盲濫情」、「某媒體常有誇大不實的報導,該媒體首先報導活摘器官,因此活摘器官是誇大不實的報導」、「他是個主張女性主義的女生,我感覺他只想享受權利,不想盡義務,因此支持女性主義的女生都是只想享受權利,不想盡義務的母豬」、「死刑是讓厭惡的人死,殺人犯和種族屠殺者也要厭惡的人死,因此支持死刑和種族屠殺是同一種心態」、「我反對全球暖化的觀點被主流嘲笑,當年加利略的地動說觀點也被主流嘲笑,而加利略的觀點是對的,因此我的觀點是對的」、「司馬光說了某事,司馬光是個誠實的人,因此那件事一定是真的」等等。

形式[编辑]

說明關聯謬誤的尤拉圖。盡管A在B當中,也在C當中,但不是所有的B都在C當中。

一階邏輯當中,此種謬誤可表述為(x  S : φ(x)) ⇒ (x ∈ S : φ(x)),也就是說「假若在集合S當中,有任意的x,對這個x而言性質φ成立,那麼對於所有S當中的元素x,性質φ必然成立。」

前提:甲是乙
前提:甲是丙
結論:所有的乙都是丙

此種謬誤可以用尤拉圖來說明:甲滿足了使之為乙和丙一部分的條件,但假若使用尤拉圖來表示的話,就可以清楚地看到,有可能有部分的乙,不是丙的一部分,因此「所有的乙都是丙」這結論不一定成立。

罪惡關聯[编辑]

例子[编辑]

一些以三段論形式呈現的罪惡關聯:

  • 甲、乙、丙、丁都是戊的朋友,他們都是罪犯,己是戊的朋友,因此己也是個罪犯。
  • 某甲支持威權體制、支持威權思想,同時某甲支持髮禁,因此髮禁是威權思想的落伍產物。
  • 某乙是個打混摸魚、不思上進,成天只想趕快退休領18%退休金的教師,某乙支持體罰,因此支持體罰教師的都是打混摸魚、不思上進,成天只想趕快退休領18%退休金的教師。
  • 某位繪師拒絕反對女性主義,女性主義是危險的反社會思想,因此那位繪師是危險人物,作品應該下架。
  • 呂惠卿曾布章惇等都是奸臣,呂惠卿、曾布、章惇等人支持王安石的新法,因此王安石的新法盡是惡法。
  • 支持死刑的人主張殺人者死,也就是主張某類的人必須死,而殺人犯和搞出種族屠殺的獨裁者也主張某類的人必須死,因此死刑是殺人犯心態的產物,所以為了彰顯好人和壞人間的區別,必須廢除死刑
  • 鄉民支持死刑、鞭刑、嚴刑峻法和體罰,鄉民的言論常常充滿了謬誤和不理性的思維,因此死刑、鞭刑、嚴刑峻法和體罰是錯的、不理性的。
  • 韓國人很賤,裁判是韓國人,因此裁判的判決是可疑的!
  • 希特勒既吃素又愛家,而他是邪惡的,所以我們不該吃素或愛家。

罪惡關聯作為人身攻擊的謬誤[编辑]

如果論述攻擊說持有某主張的人和其他持有類似觀點的人之間有相似之處的話,罪惡關聯也可以用做人身攻擊的一種形式。[1][2]

此種論述的形式如下:

  • 甲持有某種觀點。
  • 乙持有相同的觀點,且乙形象負面。
  • 因此,甲被視為和乙相關,且有著和乙一樣的負面形象。

這種論述的例子如下:

  • 新加坡對殺人犯使用死刑,對其他罪犯使用鞭刑等重罰,漠視人權的極權政府使用死刑和重罰對付罪犯及他們厭惡的人,因此新加坡政府充滿了漠視人權的極權思想。
  • 那些女生主張女權,我認為一些婊子會用女權合理化自己只想享受權利、不想盡義務的惡行,因此那些女生都是只想享受權利、不想盡義務的婊子。
  • 那些人支持某政治人物,但那名政治人物沒有知識、什麼都不懂,只會喊一些好聽的口號,辯論時的內容也都是幕僚寫的,還假裝自己是政治素人,因此那些支持者也都是一群不會獨立思考的笨蛋。
  • 你喜歡獵奇向作品?!心理扭曲的變態殺人魔也喜歡獵奇,因此你心理扭曲、是個變態!

榮譽關聯[编辑]

「榮譽關聯」是「罪惡關聯」的相反,在其中,論者因為支持某種事物或與之相關的人或組織的緣故,而主張這種事物是可取的、可敬的。[2]

例子:

  • 國際特赦組織是得過諾貝爾和平獎人權團體,國際特赦組織主張廢除死刑,因此廢除死刑是好的。
  • 甲國的人比乙國的人得更多諾貝爾獎、奧運金牌和文學獎項,因此甲國的人比乙國的人來得優越。
  • 貴國希望建立一個民主、尊重人權的社會,而一個民主、尊重人權的社會,不應該有死刑存在,所以貴國該廢除死刑。
  • 唸法律的人主張廢除死刑和反對重刑,唸法律的人比較有邏輯,所以廢除死刑和反對重刑的主張比較合乎邏輯。
  • 司馬光是個誠實、正直的人,司馬光寫了《資治通鑑》這本史書,因此除了無心的錯誤外,《資治通鑑》的內容是百分之百真實的。
  • 廢除死刑和反對重罰人權運動一部份,人權運動反對一切歧視,所以主張廢除死刑和反對重罰的人比較不會歧視他人或對人有偏見
  • 主張廢除死刑的人往往也主張性別平等、性傾向平等和關懷弱勢,性別平等、性傾向平等和關懷弱勢都是好的,所以廢除死刑是好的。
  • 反韓,他講話很有條理、且總是有事實根據,因此反韓是理性的。
  • 政府打算立法通過逃犯送中條例,逃犯送中有助治安,因此人們不該反對逃犯送中條例。

另外在許多廣告中,廣告者大量地使用榮譽關聯,像例如說以一個具有魅力的代言人說某產品是好的,而這位代言人的魅力給了產品正面的關聯。

伽利略戰術[编辑]

一種被那些否認已被確立的科學學說或歷史事實的人所使用的關聯謬誤名叫「伽利略戰術」(Galileo Gambit)。[3]這項論證主張說「伽利略在他活著時候到嘲弄,但後來人們證明他是對的;而他們的非主流觀點受到其他科學家的拒絕和嘲弄,因此在未來,他們的觀點也會被證明是對的」。[4]

伽利略戰術的問題在於,受到嘲弄的一方不一定就是正確的,而很多在歷史上受到嘲弄的人也確實是錯的[3][5];類似地,卡爾·薩根曾提到說,當人們嘲笑哥倫布和萊特兄弟時,「他們也同時嘲笑了博佐小丑(Bozo the Clown)[6]。」[7][8]

在2012年,伽利略戰術在美國總統選舉期間受到關注,因為當時里克·佩里表達了他對全球暖化的質疑,而之後學界指出他的論述的錯處[9],結果里克·佩里就用了伽利略戰術作為回應,說自己的觀點遲早會被人採納。對於他的言論,學界的反應是指出這做法的問題,就是「我的觀點被人拒絕、嘲笑」不等同於「我的觀點遲早會被後人所認同」。

參見[编辑]

註解[编辑]

  1. Labossiere, Michael C. Fallacy: Guilt By Association. The Nizkor Project. 12 June 2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4 October 2018). 
  2. 2.0 2.1 Damer, T. Edward. 6: Fallacies that Violate the Relevance Criterion. Attacking Faulty Reasoning: A Practical Guide to Fallacy-Free Arguments 6th. Cengage Learning. 21 February 2008: 112. ISBN 978-1-111-79919-9. 
  3. 3.0 3.1 Collins, Loren. Bullspotting: Finding Facts in the Age of Misinformation. Prometheus Books. 30 October 2012: 27–28. ISBN 978-1-61614-635-1. 
  4. Amsden, Brian. Recognizing Microstructural Fallacies (PDF): 22. [24 March 2014]. 
  5. Gorski, David. The Galileo Gambit. Respectful Insolence. 28 March 20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8 February 2018). 
  6. 博佐小丑是美國1950年代知名的小丑角色,後來其名字Bozo在英語口語中被引申為「蠢蛋」之意,因此原文可理解為「當人們嘲笑哥倫布和萊特兄弟這類真的有開創性的先驅人物時,人們也同時嘲笑了那些真的很蠢的人
  7. Shapiro, Fred R. The Yale Book of Quotations.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06: 660. ISBN 9780300107982. 
  8. Sagan, Carl. Broca's brain: Reflections on the Romance of Science. Random House. 1979: 64. 
  9. Is Rick Perry a 21st-century Galileo?. The Guardian.

參照[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