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閩語支
地理分佈:  中国內地福建海南广东東部及南部、浙江南部
 香港
 澳門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臺灣
 马来西亚
 新加坡
 泰國
 印尼
 菲律賓
 美國纽约
谱系学分类 漢藏語系
原始語言: 原始閩語
分支:
ISO 639-6: mclr
Idioma min.png
閩語支的分佈範圍

閩語閩東語Mìng-ngṳ̄闽南语Bân-gú莆仙語Máng-gṳ̂閩北語Mâing-ngṳ̌),在中国大陆俗称福建话閩東語Hók-gióng-uâ闽南语Hok-kiàn-ōe),[註 1]汉藏语系汉语族閩語支,為傳統的「漢語族七大语言」架構中的語言(漢語方言)之一。閩語實質上是一群相互關聯的聲調語言,主要分布地为中国大陆福建海南浙江南部、广东東南部和南部,以及臺湾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印尼等海外閩台裔人群。

閩語在閩南人口最多的台湾有相當大數量的使用者,影響力僅次於國語現代標準漢語)。而在其他国家華人居住地区也有相當規模的影响力。在海外華人社群中,其影響力僅次於粵語。截止至2002年,以各种闽语为母语的總人口數大約在7500萬以上,比粵語使用人口多,但在海外的分佈範圍不如粵語廣。[1]

闽语的形成是多源流的。其中存在闽越语閩越人的語言)的底層詞彙,上古時期吳語楚語(湘語)的詞彙也有留存。後來在六朝五代時期,先後由中原移民帶來上古汉语中古汉语的中原汉语因素,逐漸形成定型的系統。[2]闽语也是汉语族中保留上古汉语特色较多的一个语言。

閩語被看作是汉语族中语言现象最复杂、内部分歧最大的一支;尤其是在福建中部的山区,方言分布极为复杂,素有“十里不同音”之称。1955年,中国大陆学术界将闽语作为一个语支,下分闽南、闽北两语;1963年则合而为一,下分闽南、闽东、闽北、闽中、莆仙五种语言。

福建是闽语的中心地带。后来因闽南人移民到海南、臺灣、广东南部以及浙江东南部沿海,使用闽语范围随之扩张。后来因为福建人的大量对外移民,在东南亚北美地區也有相當多華人使用各种闽语,全球閩民系人口約1億1500萬人。其中在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印尼菲律賓汶萊等东南亚国家的華人就屬闽南人移民数量最多,当地所稱的福建話閩南語泉漳片

历史[编辑]

福建在春秋时属越国地,叫东冶,为了记念冶炼始祖欧冶子而得名,当时欧冶子住在冶山〔今福州〕。春秋后期越被楚国所败,越国举城退到现今的福州,而原属越国首都的浙江绍兴仍属越国。"史记″和"吴越春秋″里"闽″因东南门周易八卦方位为蛇,蛇在门中为闽,这就是闽之来源。春秋时,儒家思想是越王所倡导的。"闽″字包含至高的道家术数文化,内藏儒家思想,不以忌讳的龙自居。古文龙蛇同归虫类,东南门是龙蛇之地,龙在门中也是闽。吴越同处闽地〔双方各自用道家术数立闽以制敌国,可惜内藏不同心怀〕闽吴是以龙自居,最后灭亡,此闽归越。 七闽周朝服国之数,战国时,古七闽从江苏到越南为七闽地。〝史记〞里越子民是大禹的直系子孙,闽语实为华夏语,战国时从越语改称闽语,秦国统一中国时,七闽被秦国灭掉六闽,惟独放过越国〔闽中〕,仅逼迫越国首都闽中(今福州) 归附,削闽中为闽中郡,秦国无一兵一卒直接进入闽中,闽语保留着先秦之华夏语,全中国汉族惟独闽语得以保留先秦之华夏语。闽乃七闽(百越)之代表,惟闽之主方以闽自称,百越的主人之意,凡越之臣民统归闽下,闽语成于大禹夏朝的华夏语,至今五千年。 后来汉武帝灭闽越吋,将闽越族迁往江淮一带封爵,同样给封侯王,为了越国是大禹直系子民之故,必须封侯。可是到了东汉时,汉帝发现闽越亲子民当时是遁入山林复住在冶城〔今福州〕,汉帝得知后,马上封侯官,当时是对大禹子民一种尊重,福建就叫侯官省。 西晋时,发生永嘉之乱,其皇亲国戚和贵族从河南,南渡福州,除了高官封爵于福州之外,还有八位皇子封爵于福州,其中有两位后来成为皇帝,视闽中为晋朝皇亲国戚和贵族之故乡,福州因此叫晋安,唐五代时,闽国也是来自于河南,而被烧毁的闽中南少林也是来自河南,一南一北,建筑完全按照河南少林寺,结缘数千年。但闽语不是南渡的晋语,更不是后来的河南话,闽语是先秦的华夏语远比晋语和后来的河南话古老数千年。 唐朝初,改州制,现福州为闽州,因福州是温泉地带,也曾得名为泉州(非现今福建闽南泉州),后发现,北有福山(一说福山非山名,是风水福山的意思;一说为山名,即今董奉山) ,据传是回头虎的风水福地,卒改闽州为福州至今。唐朝时的闽中,因闽中之主闽州改名福州随而易名为福建,建字取自闽中〔福州〕早期之名建州而合成的。 五代十国时期,闽王王审知成立闽国,长乐府〔福州〕是闽国的首都,为闽府,闽语福州话成了官话,得到进一步的发展,有非常发达的书写系统,而能百分百以古汉语书写。开始有了强大的闽语文化的凝聚力,能与当时强唐分庭抗礼。此时闽南地区,因长期泥沙堆积,开始多出3平方华里。王审知开始移山填海,在闽南泉州修筑拓大子城,此后,共二十七次修筑拓城直到清朝道光年,共历时900多年,闽南泉州,从水泽变泉州陆地扩大30平方华里。从汉朝闽越开始算,福州直接管辖(泉州地)直到武荣州成立自理,为时886年。武荣州27年后改名为泉州。事实上,泉州实为福州复名,直到明朝时期,闽南泉州才脱离福州复名泉州。 明清时,福州为福州府,府治福建,浙江以及台湾。台湾自古属中国自治区直到明朝,因当时海盗和曰寇侵扰,福州逼于无奈直接管治台湾内陸,把大量闽人迁入台湾以助发展,台湾此时成为福建第九闽。此时闽语融入了晋语,自成一体,有完整独立的书写系统,介于文言和口语之间,有闽语专有的用词和完整的注音系统,俨然一国之语言,比当时汉语超前,非明清时期任何汉语方言所能比拟。

分支[编辑]

閩語分支分佈圖

闽语支内部差异巨大,各语言之間基本上无法相互通话。閩語大致可以分為閩東、閩南、閩北、閩中、莆仙五大支系,西方學者多將它們視為獨立的語言,而中國大陸學者則多將它們視為漢語閩方言的不同「区」。[3]

由侯精一主編的《現代漢語方言概論》(2002年出版)中,將閩語劃分為如下八個片區:[4]

  1. 閩東語(閩東方言):1987年的《中國語言地圖集》中稱之為閩語大區的閩東区,[5][6]通行於閩東地區,分为南片(侯官片)和北片(福宁片),南片以福州話为代表,北片以福安话为代表。[4]南地区通行的蛮讲受到吳語甌江片很深刻的影響,歸屬存在爭議,《現代漢語方言概論》、[7]《中國語言地圖集》都將其劃屬閩東語之下。[6]
  2. 闽南语(閩南方言):《中國語言地圖集》中稱之為閩語大區的閩南区,[6]通行於閩南南、粵東臺灣,可分为东、西、南、北四个小片,分别以厦门话龙岩话漳州话泉州话为代表。浙江南部通行的閩南語屬北片,近於泉州話;臺灣通行的臺灣話混合有泉州話和漳州話的特色,屬東片近於廈門話。潮汕地區的潮汕話屬南片,近於漳州話。[4]《中國語言地圖集》中的劃分方法與《現代漢語方言概論》差異較大,將閩南三地、浙南和臺灣的閩南語統稱泉漳片,潮汕地區的閩南語統稱潮汕片,又將通行於三明市大田縣大田閩語劃歸閩南語之下,稱為大田片。[6]
  3. 闽北语(閩北方言):《中國語言地圖集》中稱之為閩語大區的閩北区,[6]通行於閩北地區,分為東南片和西北片,東南片以建瓯话为代表,西北片以建陽話為代表。[4]
  4. 闽中语(閩中方言):《中國語言地圖集》中稱之為閩語大區的閩中区,[6]通行於三明市區永安沙縣,以永安话为代表。可分為南片(永安)、北片(沙縣)兩個方言片。[4]
  5. 莆仙语 / 兴化语(莆仙方言):《中國語言地圖集》中稱之為閩語大區的莆仙区,[6]莆田话为代表,分布在清末的兴化府一带,即莆田仙游及其周边地区。可分為北片(莆田)、南片(仙游)兩種方言。[4]
  6. 閩客贛過渡區:也稱閩贛過渡區、邵將語、邵將閩語,《中國語言地圖集》中稱之為閩語大區的邵将区,[6]分布在邵武将乐一带,為閩語、客家語贛語的混合型土語。可分為北片(將樂)、南片(明溪)兩個片。[4]昔日有的學者認為它是閩北語的方言,也有學者認為是贛語撫廣片的方言。
  7. 閩語過渡區,為大田閩語和尤溪閩語等戴雲山一帶所有具有特色的土語之統稱,分佈在三明市大田縣尤溪縣一帶。可分為東片(尤溪)、西片(大田)兩個片。[4]為各種閩語的混合型土語。《中國語言地圖集》將大田話歸為閩南語大田片,尤溪話歸在閩東語侯官片之下。[6]
  8. 瓊雷話(瓊雷方言):分佈在海南岛和廣東雷州半岛一带。可分為北片(海康)、南片(文昌)兩個片。[4]《中國語言地圖集》則將海南話雷州話分別獨立設「區」,稱為閩語大區的琼文区和雷州区(雷州片)。[6]曾長期被當作閩南語的方言,現被劃出閩南語片區之外。[8]

其他分類法[编辑]

早年提出的闽南、闽北分区法[编辑]

1937年,语言学家李方桂在研究闽语时,首次将闽语分为“闽北方言”和“闽南方言”两支。1955年,中国大陆语言学界延续了这种两区的分区方法。袁家骅在1960年所著的《汉语方言概要》中,也是采用这种分区方法。

闽语的两区分区法是按照“有无鼻化元音”、“次浊声母m、n、ng在口元音前念b、l、g”的规则,把闽语简单的分为“闽北方言”、“闽南方言”两种方言:

其中,“闽南方言”中又有几种情况:

  1. 鼻化元音消失,念口元音的:莆田话、雷州话、海南话(注意同(a)类无鼻化元音类型不同,(a)类从来就没有过鼻化元音,只念鼻音韵尾,而这类是某些韵摄的阳声韵变为鼻化元音后,鼻化元音在演变为口元音);
  2. 次次浊声母在同辅音韵尾(不包括喉塞)-m、-n、-ng、-p、-t、-k相拼也念塞音b、l、g的(按闽南话的l其实是以塞音d成阻,边近音l除阻的):闽南话泉漳片、闽中语;
  3. 次浊声母在同辅音韵尾(不包括喉塞)-m、-n、-ng、-p、-t、-k相拼大部分念鼻音m、n、ng,少部分也念塞音b、l、g的:闽南话潮汕片、雷州话、海南话;
  4. 次浊声母在同辅音韵尾相拼部分念鼻音m、n、ng,少部分也念塞音p、t、k的:莆仙话;
  5. 只有一个鼻音韵尾的:莆仙语、闽中语、大田话。

「闽南、闽北分区法」是基於福州話和廈門話的異同而立論的。然而,根據这种划分方式,这两种“方言”内部仍然无法互通。而根據1957年中國大陸進行的漢語方言普查發現,閩語之間的差別主要是在東西(沿海與沿山)之別,而並非南北之別。[9]1963年,学者潘茂鼎李如龙梁玉璋张盛裕陈章太在论文《福建汉语方言分区略说》中,提出将闽语更细地拆分为五个区。“闽北方言”被拆分为闽东区(闽东语)和闽北区(闽北语);“闽南方言”被拆分为莆仙区(莆仙语)、閩中区(闽中语)和閩南区(闽南语)。[10]这种分区法不久后被中国大陆学术界采纳。后来,又将邵武将乐一带的方言从闽北语中拆分出来设置邵将区(邵将语)。这种分区法今日已被国际学界大部分学者接受。

臺湾,曾长期沿用闽语的「闽南、闽北分区法」,将福州话称作“闽北语”。不过近年来已经渐渐被淘汰,改用国际学界通用的分区方法。

新近提出的沿海、沿山分区法[编辑]

今日有部分语言学者将闽语的各支语言归为“沿海闽语”和“沿山闽语”两类。闽东语、闽南语、莆仙语、瓊雷語等沿海地区的闽语支统称为沿海闽语,闽北语、闽中语、邵将语统称沿山闽语。其中,沿海閩語是較典型的閩語,保留的文白異讀也較多;沿海閩語在多音連讀的時候,廣泛存在著連讀變調、連讀變聲的現象,閩東語中還存在連讀變韻的現象。相對地,沿山閩語的文白異讀比較少,而多音連讀現象在沿山閩語中基本不存在。[11]

在常用詞彙方面,沿山閩語或保留古代的特殊說法(如呼「豬」為「豨」,來自古代南楚方言,沿海閩語無此詞彙),或因客贛方言的影響而放棄舊有的閩語說法(如「人」不說「儂」,與沿海閩語不同)。[11]

在由于历史的缘故,在沿山闽语中,既有閩語的共同特徵,又有因客贛語支音素影响而產生的特徵。[11][12]

發音[编辑]

各閩語音素對照表
音素 閩語 贛語
(南昌話)
客家語
(梅州话)
粵語
(廣州话)
官話
(北京话)
閩東語 莆仙語
(莆田话)
閩南語 海南語[註 2]
(海口話)
閩北語
(建甌話)
閩中語
(永安話)
閩贛語
(邵武話)
侯官片
(福州话)
福寧片
(福安話)
泉漳片
(廈門话)
大田片
(大田話)
潮汕話/潮語
(汕頭話)
聲母 15 17 15 14 15 18 16 17 15 20 19 18 18 22
韻母 46 56 40 76 36 85 46 41 34 46 65 76 68 40
聲調 7 7 8 7 7 8 8 6 6 6 7 6 9 4

註:該表列出的僅為代表方言(括弧後附註)的音素。閩語中的許多語言,在其各方言中聲母、韻母乃至聲調數上都存在差異。

语音特色[编辑]

閩語雖然內部差異性頗大,主要表現在音韻方面,卻仍有不少彼此相通之處。

中國大陸學者李如龍將閩語的共同特徵歸納如下:[13]

  1. 在聲母方面:
    1. 全濁聲母今讀相對清音。逢塞音塞擦音時,多讀不送氣音,少數字讀作送氣音。
    2. 輕唇音,在今日不少閩語口語中多仍讀作重唇音,此為上古漢語的語音特徵。
    3. 舌上音,在今日不少閩語口語中多仍讀作舌頭音,此亦為上古漢語的語音特徵。
    4. 匣母字,在今日不少閩語口語中讀作k或零聲母。此為閩語特色。
    5. 古擦音心母邪母書母禪母字,今日閩語口語中有些讀作塞擦音。
    6. 某些常用字口語讀音特殊,但十分一致。如云母h以母s崇母t章組字讀k。此為閩語特色。
  2. 在韻母方面:
    1. 開口一等歌韻部份常用字,今日閩語讀作合口呼
    2. 古開口二等韻部份常用字,今日閩語讀為洪音
    3. 止攝脂韻部份常用字,今日閩語韻腹低元音
    4. 部份古三等韻字,今日閩語讀同相應的一等韻字。
    5. 古四等歌韻部份字,今日閩語讀為洪音。
    6. 豪韻字多數點,今日閩語讀音相混。

而在聲調方面,各閩語多為7個聲調,少數語言有8個聲調或者6個聲調的。閩北語和閩中語多為6個聲調,而海南語、雷州語多為8個聲調。大部份閩語入聲調共有兩個。

词汇[编辑]

语音差异以外,如下表所示,各地词汇差异较多,影响彼此交流。

词汇对照表
類型 閩語 贛語
(南昌话)
客家语
(梅州话)
粤语
(广州话)
北京官话
(北京话)
閩東語
(福州話)
莆仙語
(莆田話)
閩南語 海南語[註 2]
(海口話)
閩北語
(建甌話)
閩中語
(永安話)
泉漳片
(厦门话)
潮汕片
(汕頭話)
全語共通
漢字 漢字 漢字 漢字 漢字 漢字 漢字 漢字 漢字 漢字 漢字
閩語共通 筷子 筷只、
箸只
筷子 筷子
鑊、
鼎罐
鑊頭
鷄卵 鷄卵 鷄卵 鷄卵 鷄卵 鷄卵 鷄卵 鷄蛋 鷄卵 鷄蛋、鷄春 鷄蛋、鷄子兒
内陸部・客家語共通 犬姆 狗母 狗母 狗母 狗母 狗嫲 狗嫲 狗婆 狗嫲 狗乸 母狗
粙、
粙仔
早子 稻子
各語特有 汝各儂 汝輩 恁、
恁、
汝儂 你夥人 汝儕 你俚 你等人 你哋、妳哋 你們
琵琶兜壁、
仙鼠
鳥翕 蜜婆 蜜婆 飛鼠、
佛鼠
比婆 卑婆燕 檐老鼠 帛婆仔 飛鼠、
蝠鼠
蝙蝠
明旦 逢早 明旦日、
明仔再
明起、明日 旦白 明朝 明朝 明日 天光日、
晨朝日
聽日、
聽朝
明天、
明兒

通行地域[编辑]

閩語使用者主要通行於中國大陸的福建、海南、廣東和浙江南部及江西、江蘇、安徽四省的個別地區,在臺灣西部也通用,東南亞及歐美各地零星分布。根據中國大陸學者李如龍的統計,閩語的使用者人數在中國大陸約為4200萬(福建1800萬、潮汕1500萬、浙南100萬、海南500萬、各方言島200萬);在臺灣,約有1800萬;在海外,使用者人數在1500萬以上。[1]

中國大陸(內地)[编辑]

福建有53個縣市使用閩語,佔全省面積的3/4:福州閩侯長樂福清平潭連江羅源閩清永泰古田屏南寧德霞浦周寧壽寧福安柘榮福鼎莆田仙遊廈門泉州晉江南安惠安同安永春安溪德化漳州龍海長泰華安南靖平和漳浦雲霄東山詔安龍岩漳平大田尤溪永安三明沙縣建甌南平(城關除外)、建陽崇安松溪政和浦城南部。

中華民國統治下的福建金門縣使用閩南語泉漳片,金門縣烏坵鄉使用莆仙語,福建連江縣馬祖)使用閩東語侯官片,大约10萬人。

廣東东部地區有12個縣市使用閩語,佔全省面積的1/4:汕頭潮州澄海饒平南澳揭陽揭西普寧惠來潮陽汕尾海豐陸豐,以及惠東豐順大埔的一部分,雷州半島有6個縣市使用閩語:赤坎區霞山區麻章區遂溪雷州徐聞。 此外,主要通行粵語的中山市沙溪大涌、火炬区张家边南蓢三乡镇等及珠海市拱北淇澳岛等通行中山閩語;广州市白云区的竹料镇;惠东县的吉隆、稔山等镇;丰顺县的汤坑、留隍乡镇等,大约1600万人。

海南有14個縣市使用閩語:海口瓊山文昌瓊海萬寧陵水三亞崖縣瓊中屯昌定安澄邁昌江東方少數民族地區除外),大约500万人。

明末清初有部分泉州人流入温州府南部的泰順蒼南洞頭玉環平陽西部等地。在太平天國戰爭之後,浙南閩語人口又流入浙东舟山群島普陀嵊泗部分地區,以及浙西湖州西北部山区。

江苏安徽江西广西也有閩語使用者。太平天國戰爭之後,浙南闽语人口除流向本省其他地區之外,一部份也播遷至苏南宜兴溧陽山区以及皖南宣州徽州山區。但这些人对外都使用當地方言,只有内部才使用闽语。此外,江西的玉山鉛山上饒廣豐等地,廣西的桂平北流等地亦有閩語人口分佈。

香港[编辑]

香港約有240萬人口屬閩海民系,祖籍福建閩南約120萬,祖籍閩東的約30萬,祖籍福建其他地方的約15萬,祖籍福建的總共大約165萬。而祖籍廣東潮州以及海陸豐總共約70萬,在歷代以至現今的人口普查中以福建話(學術名為閩南語,香港、東南亞稱閩南語為福建話)為母語的約潮州話的1.7倍(參香港粵語),閩東語福州話的人口則比上海話更少,列入其他方言的選項,香港的閩民系閩南語潮州話閩東語為母語。根據歷代以至現今的語文數據,閩東人不在五甲之內,但香港亦有一定數量的閩東人,以及政府公佈以至全國政協常委省籍成份數據,香港、福建、台灣、南洋閩籍人約總人口的1/5,華中人口約1/8,華北人口約1/6,南方人(廣東、廣西、江西、兩湖、四川雲南等)總和接近半數的香港人口。

早期香港語言情況較為複雜,但隨逃港潮,大量廣東人口(包括三大民系)進入香港,而廣州人認為廣州話是廣東最有代表性的方言,力勸香港政府以粵語廣州話作為香港通用語,而且冠以廣東話之名,使其他省籍人口更樂意接受廣州話作為香港通用語。香港在教育、廣播、政府部門只使用粵語廣州話,不少閩語人口及其後代在廣州話成為香港官方的通用語後放棄閩語,令50歲以下的閩語人口絕大多數都變成粵語廣州話人口,雖然不少仍懂得聽閩語,但很多都不懂得說閩語,很多連一句簡單的閩語句子亦說不出來,大多像各省籍的香港人一樣以中英夾雜的港式粵語與父母或祖父母的閩語溝通,很多在中學中文堂(香港的中文科即廣州話為本的中文)時亦學會粵語正音以應付考試(特別是中文會話科),只有較少比例對語文有興趣的年輕人口的懂流利閩語,很多50歲以上的中老年人仕亦改以廣州話和子女溝通,但50歲以上的閩籍港人很多都懂得閩語,不過部份因長年沒說閩語而有些生疏,對閩文化較重視的人口以及年紀較大的人仕仍以閩語作為母語,他們保持閩南習俗如信奉天后等,在說起廣州話的時候或有閩語口音。

部份中老年原籍福建或潮州的閩語人口,與較不相熟的同鄉說話時以大多廣州話溝通,但與非常相熟的同鄉以及近親溝通時不少50歲以上人士仍以閩語溝通。五十年代,香港市區有來自中國南方北方各民系各語系的語言,但都以粵語和閩語為主,六十年代末期,香港化運動後,各民系(包括閩民系)都迅速轉以廣州話作為交流語以至日常生活的第一以至第二語言。而以閩南人為大多數的國家如新加坡以及台灣等地亦推廣普通話,普通話亦是多數華人的通用語,很多閩民系的後代的普通話比閩語更好,而香港的廣州話以外各方言已經變得很式微,但在歷屆的人口普查中,福建話的人口在華語中只比廣州話低,因為祖籍閩南人口基數是在廣府人以外中最大群體,在六十年代以前,在香港市區亦經常會聽到閩南話。香港的福建籍人口在民國以及二戰後曾接近總人口的40%,但逃港潮人口中絕大部份來自廣東各地區,廣東省以外的人口比例一直下降,但各省籍的人士亦有把家屬申請到港,因為福建籍人口在民國合法移民大約佔總香港人口的40%,所以申請來港者亦大約有40%為福建籍(但在60年代香港人口即以廣東籍為大多數,因為逃港人口已達總人口的30%,但逃港者居港權未定,在1980年以前極少有逃港者成功把親屬申請到港,家屬移民以民國時來港的廣東福建籍人口為主),加上福建籍人口亦有從東南亞新加坡等地遷居,人口下降得沒其他省籍人口快,現今社會各界上流、富豪以及非常重要的人物才可參加的全國政協委員,福建籍的亦佔1/4以上[14],香港的福建籍人口由民國時代的接近40%一直下降至現今的25%。由香港移居外國(如歐美)的福建籍人口,特別是五十歲以下的人士,他們大多數以廣州話在外國溝通。其他省籍的總人口比例亦一直下降。香港人口普查語言分類以及全國政協委員比例大可代表了各族群在港的人數,在廣東籍以外的主要為福建籍,其次則為浙江籍、江蘇籍以及山東籍。

臺灣[编辑]

臺北市高雄市臺中市臺南市新竹市苗栗縣海線地區、基隆市嘉義市嘉義縣新北市桃園市彰化縣雲林縣屏東縣宜蘭縣南投縣澎湖縣臺灣原住民地區除外),大约1500萬人。臺灣本島及澎湖的閩南語方言族群主要使用閩南語,迄今仍為臺灣第一大母語、及使用量第二的語言。根據2009年中華民國年鑑,臺灣大概有73%的人會使用閩南語[15] 。 由於地域與中國大陸區隔且曾為日本殖民地,因此部分語言已融入日語現代標準漢語用法(如:臺灣稱煤氣瓦斯(Gas)從日文發音「ガス,Gasu」而來、摩托車(Autobike)稱為「歐都邁」(日语:オートバイク罗马字Ōtobaiku等,而閩南語也音近日語),甚至彼此影響而形成臺灣國語。為了區隔此不同也有稱為臺灣閩南語臺語

海外華人社群[编辑]

  • 马来西亚馬來西亞华人人口接近700万人,閩南系族群有200万人,福建(閩南)人在各方言群中排列第1位,潮州与海南人之人口,排列第4及5位。北马如吉打檳城盛行闽南语漳州話及潮州話,中、南马如柔佛通行閩南語泉州話馬來西亞半島砂朥越沙巴部分城市通行閩東語福州話
  • 汶萊:华人人口4万5800人,大部分为閩南系族群。首都斯里巴加湾通行闽南语。
  • 新加坡:华人人口300万人,閩南系族群约200万,潮州人有47万,海南人有15万,操闽南语系者,占了华人总人口的78%。盛行泉州及潮州音闽南语。
  • 缅甸:华人大约90万人,閩南系移民占约40%,海南人3%。通行漳州音闽南语。
  • 印尼:华人人口600万人,閩南民系逾半,海南人与潮州人略少。通行漳州音闽南语,语音接近马来西亚北马闽南话
  • 寮国:华人大约5000余人,接近90%为潮州人。通行潮州音闽南语。
  • 菲律宾:华人人口约有100万人,90%为閩南系,大部分祖籍泉州晋江。通行泉州音闽南语。
  • 泰国:华人人口接近600万人,潮州人逾40%,海南人18%,福建(閩南)人16%。通行潮州音闽南语。唯普吉岛及泰南部分地区通行漳州音闽南语。
  • 越南:华人人口近100万人,潮州人占34%,閩南系6%,海南人2%,共计42%。通行潮州音闽南语。
  • 日本:日本华人族群多通行闽东语福州话
  • 美國東部:美國東部地區超過10萬華人通行閩东語福州話

差異[编辑]

閩中、北地區,向來有十里不同音的說法,有的甚至僅相隔一山便無法對談。通常越往沿海地區移動,隨著交通的便利和受官話普通話影響,口語的互通程度就越高。

閩南地區的泉州廈門漳州臺灣,和東南亞閩南語可以彼此溝通(泉漳片),与粵東潮汕話(為閩南語分支)也能有一定程度的理解,並且使用人口眾多加上分布廣泛,也成為很具影響力的一支閩語分支。

福州話不僅在福州福州十邑)与 海外東南亞日本北美福州人社區之間可以順利溝通,與鄰近的福安話也有一定程度相近,但與閩南語無法互相溝通。

研究史[编辑]

福建地区在唐宋时期曾是汉语音韵学兴盛的地区之一。唐宋年间的两部早期韵图《韵镜》和《七音略》都跟福建人有着很密切的关系。《韵镜》的刊印者三山张麟之可能是福州人(福州别称三山,不过也有别的地方别称三山的),《七音略》的刊印者郑樵是莆田人。但唐宋时期人们关心的只是如何解释《切韵》,而对方言口语并不关心。

嘉靖年间,出现了第一部福州话韵书——《戚参将八音字义便览》。清朝康熙年间,又出现了福州话韵书《太史林碧山先生珠玉同声》、闽南语韵书《渡江书十五音》和《拍掌知音》。其中《渡江书十五音》是参照两部福州话韵书编成的。乾隆年间,《戚参将八音字义便览》与《太史林碧山先生珠玉同声》这两部福州话韵书合订为《戚林八音》并出版刊行,该书系统地记载了18世纪福州话的音系,对其他闽语的韵书影响甚大。后来的《安腔八音》、《建州八音》等闽北、闽东地区韵书便是受到《戚林八音》很大的影响。民国初年,广东饶邑隆都人(今汕头市澄海区莲华镇人)张世珍[需要消歧义]参照《渡江书十五音》,编写了潮州话韵书《潮声十五音》。

厦门、福州、汕头、海南、台湾等地开埠后,西方传教士纷至沓来。为了便于传教,他们创造了闽南语白话字福州土腔罗马字(福州话平话字)、兴化平话字建宁府土腔罗马字等文字,以便记载闽语。他们也开始首次用西方语言学理论来描写和解释闽语。日本学者小川尚义在20世纪初调查了台语(台湾话),并为台语的研究作出了巨大贡献。

1930年代,中国学者用现代语言学理论描写、解释闽语的著作日益增多。陶燠民的福州話著作《闽音研究》(1930年)、羅常培的廈門話著作《廈門音系》、周辨民的廈門話著作《廈門話的語音結構及聲調特徵》(1931年),都是早期的現代語言學著作。這些著作多注重語音研究方面,且並未涉及各閩語之間的相互比較。之後的《四个闽南方言》等著作,也多著重研究單點方言語音分析。

1950年代以後,臺灣學者首先開始詞彙語法調查研究,出版《福佬話詞彙》(李獻璋,1956年)、《福建語法序說》(李獻璋,1950年)、《臺灣語常用詞彙》(王育德,1958年)、《臺灣語典》(連橫,1957年)、《臺灣閩南語辭典》(許成章,1970年)等書籍。不久中國大陸學者也展開類似研究,發表《福建省漢語方言概況》、《福建漢語》等著作。這一時期是两岸方言调查的一个高峰期,閩語的比較語言學有了很大發展。

1970年代以後,語言學界對閩語研究的廣度和深度都有了較大進展,蠻話海南話所通行的較為邊遠的地域,乃至海外各國華人所操的閩語方言,原先都處於研究空白狀態,此時也逐漸開始有了基礎調查材料。隨著方言調查點的密佈,語言學家們得以對其展開更深入地研究。此後,學者們對閩語產生了比較準確的認識,達成了不少共識。目前,閩語的研究規模和研究水平在漢語族各語言中居於比較領先的地位。

注釋[编辑]

  1. ^ 《大辞海·语言学卷(修订版)》,上海辞书出版社,2013年1月,“闽方言”条:“闽方言,现代汉语方言之一,亦称闽语,俗称福建话”。“福建话”条:“福建话,见闽方言。”
  2. ^ 2.0 2.1 海南話與閩南語泉漳片差異較大,昔日被劃為閩南語的瓊文片,今日直接隸屬於閩語支。

參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侯精一主編,《現代漢語方言概論》,上海教育出版社2002年出版,207~208頁
  2.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hou208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3. ^ 福建概览 方言
  4. ^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現代漢語方言概論》,241頁
  5. ^ 中国语言地图集》,B8 东南地区的汉语方言
  6. ^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中国语言地图集》,B12 闽语福建 臺灣 粤东 海南
  7. ^ 《現代漢語方言概論》,68頁
  8. ^ 侯精一主編,《現代漢語方言概論》,上海教育出版社2002年出版,238頁
  9. ^ 中國語言地圖集》,B8 東南地區的漢語方言 叁 閩語的性質。香港朗文(远东)出版公司出版,1987年。
  10. ^ 潘茂鼎、李如龙、梁玉璋、张盛裕、陈章太〈福建汉语方言分区略说〉,刊载于《中国语文》1963年第6期
  11. ^ 11.0 11.1 11.2 侯精一主編,《現代漢語方言概論》,上海教育出版社2002年出版,216~217頁
  12. ^ 广信移民史
  13. ^ 侯精一主編,《現代漢語方言概論》,上海教育出版社2002年出版,209~212頁
  14. ^ http://www.66163.com/fujian_w/news/fjqb/030307/1_2.html
  15. ^ CHAPTER 2 People and Language Archive.is存檔,存档日期2010-08-03,《The Republic of China Yearbook 2008》,Government Information Office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