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福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阮福景
越南阮朝皇太子
阮福景
阮福景的肖像畫,現藏於法國巴黎外方傳教會
皇太子
國家 大南
時代 阮朝
姓名 阮福景
封爵 郡公[1](追贈皇太子)
出生 1780年4月6日
广南国嘉定
逝世 1801年3月20日
广南国平定城
墓葬 楊春社[2]
祠廟 親勳祠

阮福景越南语Nguyễn Phúc Cảnh阮福景,1780年4月6日-1801年3月20日),亦稱阮景皇子景越南语Hoàng tử Cảnh皇子景)。越南阮朝皇太子。阮朝開國皇帝嘉隆帝阮福映的長子。其最著名的事蹟是在7歲時(1787年)奉父親之命,同法國籍傳教士百多祿一起來到法國,簽訂《法越凡爾賽條約》。阮福景先於其父嘉隆帝而死,因此未能即位。諡號英睿皇太子越南语Anh Duệ Hoàng thái tử英睿皇太子)。而阮朝的皇位最終則由其同父異母弟阮福膽繼承。

生涯[编辑]

法國之行[编辑]

阮福景出生於景興四十一年三月初二日(1780年4月6日),是阮福映與元配妻子承天高皇后宋氏蘭所生的次子(阮福景的長兄阮福昭在出生後不久便逝世了)。

景興四十四年(1783年),阮福映決定送阮福景隨百多祿前往法國求援。次年(1784年)正式西行,范文仁阮文廉隨同,此外還有阮福景的一位堂親(天主教洗禮名為Pascal的一位宗室),以及一些士兵、僕人等。[4]景興四十六年(1785年2月),一行人到達本地治里[4]他們在當地未獲得任何幫助,並於景興四十七年(1786年7月)離開本地治里;[5]次年初(1787年2月)到達法國。[6]

阮福景一行於1787年5月5日(或6日)會見了法國國王路易十六。同年11月28日,雙方簽訂同盟條約。[7]阮福景的到來導致了路易十六宮廷中的不小轟動。著名的理髮師利奧納多(Léonard)因此將一種髮型命名為交趾支那王子(au prince de Cochinchine)。[8]Maupérin英语Maupérin為阮福景、百多祿各畫了一幅肖像畫,目前這些肖像畫保存在巴黎外方傳教會。阮福景在法國宮廷中格外耀眼,甚至同法國王太子路易·約瑟夫英语Louis Joseph, Dauphin of France成為了玩伴。[9][10]

阮福景顯現出強烈的親基督教傾向。[11]他強烈希望接受洗禮[12]但百多祿為了避免在越南皇室中產生消極的影響,反對他這麼做。[13]

回到越南[编辑]

景興四十八年(1787年12月),阮福景一行乘坐Dryade號離開了法國的港口。[14]1788年5月至1789年7月之間,一行再次在本地治里做了停留。[15]阮福景回到越南後,拒絕在宗廟前行跪拜禮,並且在佛壇前畫十字[16]他定期出席天主教的彌撒,但他沒有正式接受過洗禮。[17]

景興五十四年(1793年)春,阮福景被冊立為東宮太子(Đông Cung Thái tử)[18],封為元帥、郡公,並讓翰林院鄭懷德黎光定擔任侍講,教導阮福景。該年夏,阮福映出征歸仁,留阮福景鎮守嘉定。該年冬,阮福景與百多祿一起出鎮延慶府,次年在延慶城遭到了西山軍的圍攻。阮福映率兵為阮福景解圍。隨後令武性接替阮福景鎮守延慶,阮福景返回嘉定。

景興五十九年(1798年),阮福景接替阮文誠再次鎮守延慶城,百多祿和宋曰福擔任副手。

景興六十年(1799年),阮福景隨阮福映進攻歸仁,百多祿隨軍期間在歸仁城逝世。阮福景為他的神父作最後的告別:

啊!我們曾經親密地生活了許多年,我們曾經經歷了一系列戰爭和患難。(...)你將你的一生奉獻給了安南,而且,作為一名完美的戰略家,你制定了擊敗敵人的計畫。我們各自國家的習慣可能會有所不同,但是我們的心卻不是的,我們的心靈構築了我們最堅固的友誼。

——1799年,阮福景在百多祿葬禮上的致辭。[19]

阮福景在生命結束前可能秘密地施行過洗禮[20]根據越南的一部編年史記載:

當他與百多祿神父生活在一起時,他是和藹、虔誠、信教的。在神父逝世之後,他性情大變,沉迷酒色。他完全拋棄了自己的信仰。只有當他將要死去的時候,才將思想獻給了基督。他感到非常懺悔,秘密要求一個士大夫為他舉行了洗禮,沒有人知道這件事。

——[21]

景興六十二年(1801年)春,阮福景在嘉定死於天花[22]傳教士認為他可能是被毒死的。[23]

嘉隆三年(1804年),入祀太廟左廡。嘉隆四年(1805年),阮福映追諡其為英睿皇太子建福元年(1884年),因避諱嗣德帝諡號“英”皇帝而改為“增睿皇太子”。

阮福景是嘉隆帝的太子,而根據當時的規定,阮福景的兒子阮福美堂是繼其之後的皇位繼承人。然而最終嘉隆帝在遺詔上改變了繼承人,指定庶出的第四子阮福膽為嗣皇,這就是後來的明命帝[22]

家族與後裔[编辑]

阮福景與府妾宋氏涓育有阮福美堂(阮福旦)和阮福美垂(阮福曔)二子。1817年(嘉隆十六年),二人分別被冊封為應和公與太平公,得到與皇子相同的待遇。[3]1824年,黎文悅告發阮福景的長子阮福美堂與其母宋氏涓有亂倫行為。隨後,阮福美堂廢為庶人,其母則死於獄中[3]。1848年嗣德帝讓他和他的子女恢復皇室身份。[24][25]

1833年至1835年間,黎文𠐤發動叛亂,試圖將阮福景的後裔擁上皇位。這場叛亂得到了許多支持阮福景的法國傳教士以及越南天主教人士的支持。[26]

阮福美堂的長子阮福麗鐘本為庶人,後出繼病死無嗣的太平公阮福美垂之後,於1826年被封為應和侯(Ứng Hòa Hầu)。[24],後改封為太平侯(Thái Bình Hầu),再改為感化侯。阮福麗鐘的長子阮福英濡(亦稱阮福增濡)在法國於1884年建立安南保護國之後,曾經被作為傀儡皇帝的候選人。1889年同慶帝逝世後,法國人曾再度考慮擁立他為皇帝没成功,阮福英濡卒于1896年。

越南獨立運動家彊柢就是英濡的兒子。[24]

腳註[编辑]

  1. ^ 《大南實錄·英睿皇太子景》
  2. ^ 《大南實錄·英睿皇太子景》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大南實錄·英睿皇太子景》
  4. ^ 4.0 4.1 Mantienne, p.84, p.200
  5. ^ Mantienne, p.92
  6. ^ Mantienne, p.93
  7. ^ Mantienne, p.97
  8. ^ Viet Nam by Nhung Tuyet Tran, Anthony Reid, p.293
  9. ^ "He dazzled the Louis XVI court at Versailles with Nguyen Canh, ... dressed in red and gold brocade, to play with the Dauphin, the heir apparent." in The Asian Mystique: Dragon Ladies, Geisha Girls, and Our Fantasies by Sheridan Prasso, p.40
  10. ^ "The Dauphin, about his age, played with him." French Policy and Developments in Indochina - Page 27 by Thomas Edson Ennis
  11. ^ "He had not converted Gia Long to Christianity, but had succeeded in making Prince Canh a Catholic zealot, universally condemned for having told his mother to throw feces on Buddhist images" A History of Vietnam by Oscar Chapuis, p.179 [1]
  12. ^ Mantienne, p.200
  13. ^ Mantienne, p.122
  14. ^ Mantienne, p.109-110
  15. ^ Mantienne, p.110
  16. ^ A Vietnamese Royal Exile in Japan by My-Van Tran, Tran My-Van, p.15 [2]
  17. ^ A Vietnamese Royal Exile in Japan by My-Van Tran, Tran My-Van, p.15-16 [3]
  18. ^ A Vietnamese Royal Exile in Japan by My-Van Tran, Tran My-Van
  19. ^ Mantienne, p.222-223. 原文法語: "Hélas! Nous étions liés depuis de nombreuses années, et continuellement nous vivions au milieu de la guerre et des troubles (...) Vous consacrant dès lors à redresser la fortune de l'Annam, vous élaborâtes en stratège consommé votre plan de défaite de l'énemi. Les usages de nos deux pays ont beau être différents, nos coeurs ne l'étaient pas, unis qu'ils étaient par la plus solide amitié."
  20. ^ A Vietnamese Royal Exile in Japan by My-Van Tran, Tran My-Van, p.16
  21. ^ A Vietnamese Royal Exile in Japan by My-Van Tran, Tran My-Van, p.16 [4]
  22. ^ 22.0 22.1 Viêt Nam Exposé By Gisèle Luce Bousquet, Pierre Brocheux, p.204
  23. ^ "Prince Canh is said to have died from the measles at the age of twenty-one. However, French missionaries reported that he had been poisoned." Colonialism by Philip Wolny, p.45 [5]
  24. ^ 24.0 24.1 24.2 A Vietnamese Royal Exile in Japan by My-Van Tran, Tran My-Van My Duong p.22 [6]
  25. ^ 《大南實錄·英睿皇太子景》
  26. ^ McLeod, p.30

參考資料[编辑]

  • Mantienne, Frédéric 1999 Monseigneur Pigneau de Béhaine Eglises d'Asie, Série Histoire, ISSN 12756865 ISBN 2-914402-20-1
  • McLeod, Mark W. The Vietnamese response to French Intervention, 1862-1874 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1990 ISBN 0-275-93562-0

外部連結[编辑]